团宠学霸小姑姑[穿书] 第19章 第19章

小说:团宠学霸小姑姑[穿书] 作者:七颗菜 更新时间:2021-09-10 15:06: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身穿旗袍的服务员领着孟家三人穿过雕花木廊,在尽头一间停下,轻扣了两声,为他们推开门。

  要送穆景宸回家的穆厉庭反而是先到了,此时正端着茶杯坐在雕琢精美的槛窗下。

  小轩窗前暗影一打,手中茶烟袅袅,他的眉眼在雾气中迷蒙。

  温杳不意外地想起网友们那句“穆总是真绝色”,确实如此。

  孟云翳眼尾一勾,漫不经心说道:“能请到穆总一起吃饭,真是荣幸。”

  知道孟云翳这说的是反话,穆厉庭不理,拿起一本册子给温杳:“来了?想吃什么,点菜吧。”

  接过册子,温杳自然而然就坐在他的旁边了。他身上的雪松木气息混合着茶香,十分好闻。

  完全是盲点,香兰居的菜肴很有特色,名字都很诗意,比如什么玉壶冰心、步步生莲的,工笔画的图片有些抽象,很难看出是什么内容。

  只能求助地看着身侧的男人,他抿了一口茶,说:“你看哪个有趣,随便点。”完全是纵容的语气。

  温杳还真就看名字点菜了,时不时询问另外三人的意见。

  “这个”穆厉庭点了点,“这道菜有秋葵。”

  温杳二话没说下意识划掉。

  “秋葵怎么了?”孟云擎也好奇。

  穆厉庭无比自然的说:“她不爱吃。”

  有过几次接触的两人已经熟稔了不少,孟云翳端详着对面的人,握着茶杯的手紧了紧,这两人居然都有小秘密了!这发展速度八匹马都拉不回啊!

  他转了个话题,说到车上商量的事。

  “小姑姑,您想什么时候回家?”

  将册子交给服务员,“过两天吧,”温杳说。

  “还过什么两天,要我说,就明天。”孟云擎直接干脆,“你今晚收拾收拾,明天放学我陪你去季家。”

  孟云翳也同意尽快走,不过……他瞥眉,注意到孟云擎话中的意思,问道:“你陪小姑姑去?你要接她回哪?”

  “我那边啊,”孟云擎理所当然,“我跟她一起上下学方便,清平园太远。”

  “小姑姑,你想回哪边?”这又少不得让温杳选择了。

  温杳要是跟他回大院住,别的不说,他老妈肯定高兴,梁女士高兴了自己就少挨两顿揍,简直完美,孟云擎心想。

  “小姑姑,我们快要期末考试了,”孟云擎哑着嗓子别扭道,“我这成绩,你身为家里长辈肯定不放心吧?”

  他还真是,有事小姑姑,无事温杳。

  孟云翳笑得一派温和,却毫不留情地戳破:“是真转□□学习了?我去帮你物色十个八个名师,不用劳烦小姑姑。”

  “那怎么能一样!”

  他打的什么小算盘温杳是知道的,顺了他意,说:“好,去你那儿住。”

  她这么说孟云翳自然听从,“好的,那等期末考试完,我再去接你回清平园。”

  还有半个月就期末考了!时间这么短住哪儿有分别吗!?

  孟云擎不甘腹诽,又被他摆了一道。

  菜很快上齐,每一道都精美得像是艺术品,色、意、形无一不发挥到了极致。

  温杳一时间竟不舍得动筷。

  孟云翳和穆厉庭几乎是同时地各自执起公筷,就近夹了一道菜。

  啊,孟云翳扯走了一片“花瓣”,穆厉庭挑走了一片“龙鳞”,温杳暗暗可惜。

  那两人手中方向一转,下一秒“花瓣”和“龙鳞”齐齐落入温杳的碗中。

  “……”

  **

  次日,温杳刚到教室,孟云擎没过多久也来了。

  “今天这么早?”

  孟云擎一双猫儿眼半张,满脸困倦:“老妈让我问来你还有什么要帮准备的?”

  “不用,我随便都可以。”

  “那你需要什么自己微信跟她说,一早就让司机接她出门了。”孟云擎吐槽说,“也不知道哪家商场开那么早。”

  说完回座位上趴下呼呼大睡,昨晚回家一说温杳要来住,梁玉华非要连夜亲自给她布置出一间公主房,指使他干活到了大半夜。

  昨天大家说好的放学后补课,因为孟云擎打架那事儿没去成,但今天放学后要搬家,温杳也只能跟大家说抱歉了。

  下午最后一节课,窗外阴沉沉的,无风很平静,坐在教室里的同学越发觉得闷热。

  语文课,温杳没法专心,将望着黑板的目光拢了拢,又看了一眼前面空空荡荡的座位。ぷ小@説首發.xs.cΘmm.xs.cΘm

  莫欣欣没有回来,她是物理科代表,上一节课间抱作业去交之后就没再回来。

  是被老师留下了有什么事?短信也不回,莫欣欣乖顺胆小,甚至有几分怯懦,她是绝对不会逃课的。

  下课铃响起,温杳再次拨通莫欣欣的电话,“嘟嘟”十几声后一阵忙音。

  教室里很快走得差不多了,莫欣欣书包还在。

  孟云擎走过来叫她走。

  “再等等,”温杳说。

  心中的不安扩大,温杳预感她出了什么事,撑着桌子站起,准备去找人。

  莫欣欣回来了!

  她样子十分狼狈,眼睛哭得红肿,唇色惨白,一身校服湿透,上衣处隐隐透出内衣带子,头发湿淋淋贴在脸上,不停往下滴水,走过之处延出一道长长的水渍。

  窗外天气越发阴沉,风渐起,吹散了浮热,但还没开始下雨!

  没下雨怎么弄成这样?温杳震惊过后,心疼与愤怒的情绪骤然交织而起。

  “怎么回事!?”还在教室的袁佳惊得高声问。

  她没说话,坐在位置上木呆呆的,半晌抬头跟温杳说:“对不起,你有打电话找我吗?我手机进水坏了。”

  温杳觉得自己快要疯了,哑着嗓子问她:“是谁?”

  莫欣欣缩了缩,不说,时间滴答过了十几秒,久到温杳以为她都不会回答了。她小声发出了个口型:“穆……”

  “穆景宸?”温杳压抑着心中的怒火,“知道了。”

  她闭了闭眼,又睁开。

  “袁佳,帮忙照顾好莫欣欣。”温杳侧着头说。

  “ok没问题,”袁佳答应得痛快,问,“那你去哪?”

  “有笔账要去算算。”

  **

  教师楼侧的暗角,几个人围在穆景宸旁边,他昨天打架留的伤还挂在脸上,孟云翳那小子也不知是嫉妒他长得帅怎么,专挑脸上来。

  此时正听到旁边人说了句什么,他迅速沉下了脸,一拳挥向身边这个尖嘴小眼的男生。

  那男生被打得退了几步,疼得龇牙咧嘴,捂住眼角不敢相信会被打。

  “再说一遍你做了什么?”

  “穆少,你不是讨厌温杳吗?我们就只是正好碰到她身边那个小丫头,堵厕所里浇了两桶水,看温杳以后还敢对你不敬……”

  话没说完,穆景宸又是一拳“砰”得砸上他另一只眼睛。

  “你们就打着我的名号干这种混事!?”

  穆景宸脸色十分难看地说:“滚!别让我看到你们。”

  尖嘴不敢顶撞他,带着另外几人猫着腰灰溜溜离开。

  穆景宸这人虽说混事干得不算少,但也不至于这样欺辱一个小女生,这事儿温杳必定要算在他头上。

  而且要真算他头上,他还真不冤,那帮人怎么说也是帮他出气。

  穆景宸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往回走,没走两步,一道黑影小闪电般冲到他身前,嘴角被小拳头一撞,伤上叠伤,后知后觉的痛感席卷而来。

  看清了是温杳:“你疯了!?”

  温杳找到教室楼,甫一看见穆景宸,一阵冲刺到他面前借力一跳,使劲挥了一拳。

  “打的就是你!”

  穆景宸指腹触了触嘴角,“嘶”了声,趁着他还没反应过来,温杳没消气的又上前,朝着他的小腿连着踹了两脚。

  不远处追来的孟云擎只看到温杳英勇揍人的画面,按捺不住心里一阵叫好。

  不愧是他孟云擎的小姑姑,谁说女生打架都是扇巴掌扯头发挠人的,眼前这个拳头挥得可凶!

  他拨通孟云翳的电话。

  “陪小姑姑回到季家了?”

  “没有,我觉得你今天还得来学校一趟。”

  “你又打谁了?”孟云翳声音冷了些。

  “打了穆景宸,不对,不是我,是温杳打的,”他压抑不住语气中的兴奋。

  “保护好她,就来。”话音未落,嘟的一声挂了电话。

  那边打得差不多了,怕穆景宸那小子反扑,孟云擎三两步上前护住温杳。

  “欺负一个女孩子不觉得混账吗?”温杳指着他怒骂。

  不是他做的,但被温杳又打又骂,穆景宸不可能认错,硬着脖子反驳:“欺负她怎么了?”

  “是因为我吧,”温杳冷笑,这也是她最不能接受的一点,有什么事就冲她来啊。

  温杳抿紧唇,美丽的眸子快要喷出火来:“我就问你,从我回来你就处处针对我,但是你能说出一点原因吗?”

  穆景宸靠着墙而站,一不发,眼睛死死瞪着她,满脸倔强。

  “没有,什么都是季雪晴哭了你就急,季雪晴说了你就信,”温杳不理他,继续说,“对,她救了你,你情深义重,但你怎么没脑子啊?”

  一直都是这样的,小的时候雪晴姐身体不好,经常自责哭说应该看住妹妹,穆景宸觉得是自己的错,不是他人也不会丢,慢慢地养成了一听她哭就害怕的习惯。

  是啊,有些话她天天说,小时候不辨对错,长大了不想去分辨对错,她说他就信吧。

  “对,她救我我就信她,这也错了?我不信她还信谁的话,你吗!?”穆景宸心情复杂,恍然间竟觉得自己走入了个死胡同里。

  “你真的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吗?那两个人贩子把你脑袋给磕坏了吧!”温杳气得呼吸都不平稳。

  “什么人贩子,”穆景宸拧起眉,有什么真相渐渐失控地泄出。

  鼻子微酸,温杳吞咽了几下按下哭意,深吸了口气狠声道:“对,人贩子,他们那天绑了穆家小少爷。你可以不信我,但请你用你那磕坏的脑子想想,为什么最后你没事,为什么就我走丢了,因为我替了你!”

  穆景宸只觉全身血液逆流而上,僵得动也不能动,温杳的话每一个字他都听得懂,但合在一起他一句也听不懂,所有真的都成了假的,假的都成了真的。

  他只能瞪圆双眼,失神喃喃:“怎么可能……”

  “你不如去问问你的雪晴姐,”温杳咬着牙,“我到底是怎么替的你?”

  被十几年悠长岁月的磋磨压下模糊的记忆又开始翻涌,一刻也不能平息。showbyjs('团宠学霸小姑姑[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