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学霸小姑姑[穿书] 第16章 第16章

小说:团宠学霸小姑姑[穿书] 作者:七颗菜 更新时间:2021-09-10 15:06: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视频原po主网名叫“临水河畔的容么么”,是个粉丝上百万的翻唱圈巨巨。

  她本人正在临大上学,昨天被舍友拖去雅哲中学,不过是高中生的比赛,本想着单纯凑个热闹,没想到居然被她挖到了一个宝藏妹妹!

  比赛一结束,她连夜剪辑好,激动地将视频传到网上:大家来康康我新粉的小仙女温杳,昨天博雅杯冠军!

  同时在自己评论区底下连发了几条:

  “啊啊啊她好好看!”

  “嗷嗷嗷我在雅哲的校园论坛看到杳杳月考第一名了,真棒!”

  [容哥深夜化身蜀黍粉所谓哪般?]

  [呜呜呜真的好好听,她没有多少技巧,但是声音好温暖。]

  [蹲一个小姐姐的微博。]

  [这是我们雪晴的妹妹。]

  容么么一脸姨母笑看着网友们的评论,这最后一条让她皱起了眉头。

  雪晴又是哪里来的网糊?给我爬!

  她飞快地回复道:“我们家杳杳叫温杳,不是谁的妹妹ok?”

  转发的人越来越多,早上起床时发现,她这条微博被顶上了热搜,并且评论区涌入了一大波粉丝来围观。

  容么么疑惑翻看,原来是当红女星孟云枝给她的微博点了赞!

  孟云枝一身睡袍松散,修长白皙的双腿交叠,半躺在床上拿着手机看视频,涂着红蔻丹的葱白手指轻点,这个视频她一早上已经听了三遍。

  欢乐孟家人的微信群中从昨晚开始就红包不断,喜气洋洋。

  孟云一连晒了上百张图就不说了,怎么连孟云翳也宛若一个骄傲的老父亲?

  有这么厉害吗!?

  孟云枝沉吟半晌,戳开小堂弟孟云擎的微信:“微笑jpg”

  孟云擎很快回复:“有事?”

  她别别扭扭的:“你有没有那个?”

  “哪个?”

  “就那什么的资源。”

  另一头的孟云擎在床上一跃而起,堂姐找他要资源?那他是要说有还是没有!现在的女生都这么直接了吗!?

  艰难地打字回复,删删减减,最终发出去一句话:“你要……哪个国家的?”

  孟云枝一脸懵逼,怎么这比赛一夜之间还被翻译成了多国版本?既然是英语比赛,那就要y国的吧。

  “我要y国的,快点啊,我看完今天还要去拍戏呢。”

  这么急?

  孟云擎摸了摸下巴,给李响发信息,五分钟后,李响回以嘿嘿一笑,反手就是几个g。

  给孟云枝传了过去。手机\端一秒記住《.xs.》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几秒钟后:“孟云擎!你要死了你知道吗!我要的是温杳的比赛视频!”

  “能不能把话说清楚?支支吾吾的。”孟云擎也来了气,“有有有。”

  孟云枝委委屈屈,怎么说清楚啊,她才不想让人知道她在看温杳呢。

  愤愤然打开微博,取消了赞,发了一句:手滑。

  但还是忍不住点来孟云擎发来的比赛视频。

  轮到温杳上台了,她紧张得屏住了呼吸,看完温杳的表现,孟云枝不自觉“啊”地发出欢呼,“砰”锤一下床。

  揉了揉酸涩的眼……这个温杳,还是不错的嘛,不愧是她孟云枝的小姑姑。

  中午,孟氏集团孟云翳也在容么么的微博下点了赞。

  [怎么回事啊孟先生?]

  [老公你怎么能给别的女人点赞呢?]

  [这这这,肯定也是手滑!]

  半个小时后,穆氏集团穆厉庭也点了赞,容么么这一天心情几经起伏,已经是宠辱不惊。

  这个已经被默认为僵尸号的穆总,上一次更新是一年前转发的财经新闻,再上一次是几年前的金融危机预警。

  [这个温杳到底有什么魔力?]

  [我不同意啊暴风哭泣。]

  [不用问了,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

  [手滑!]

  **

  周末,季雪晴再一次给穆景宸打电话。

  “哎,”她又抽抽噎噎的。

  相同的话已经安慰了无数遍:“没事的雪晴姐,不就是输了比赛么,你还是很厉害的啊!”

  “我没事,”季雪晴叹了一声,“我只是没想到妹妹会这么急功近利。”

  温杳?穆景宸满头雾水,又听到季雪晴接着说道,评委之一的吴老师是温杳的班主任,赛前赛后都看到他们非常亲密。

  “吴老师第一轮提出那样的问题我就觉得不对劲,”她语气低落,“我只是不愿意相信,我的妹妹是这样的人。”

  她的意思是,温杳可能作弊了?

  穆景宸心中存疑,转移了话题:“雪晴姐,我陪你去逛街吧。”

  挂下电话后,渐渐出了神,温杳的表现是有目共睹的,每一轮确实都很精彩,雪晴姐为什么要这样说她?

  这些天雪晴姐每次见到他都哭得很伤心,这要是别人,穆景宸早就不耐烦了,可偏偏对着雪晴姐他就是没脾气。

  不是说女人购物就会开心么,以前都是这样的,只要她多看一眼他就给他买,只要别哭了就行。

  这个月他花销被穆厉庭减了半,他又习惯大手大脚的,早就不堪重负。

  穆景宸犹犹豫豫的还是给他哥打了电话。

  “什么事?”

  “哥,我钱不够花……”

  “嗯?”

  穆景宸几乎想要大哭:“是真的啊哥!雪晴姐心情不好,我钱都用来给她买衣服包包了。”

  “不行,”穆厉庭直接拒绝。

  面对着这个唯一的弟弟,多提了一句,“景宸,报恩不是这么报的。”

  穆景宸没听明白,只能委委屈屈地告诉季雪晴,这个月钱不够了,等发生活费了再陪她出去。

  季雪晴体贴地回复没关系,还邀请他去家里吃晚饭。

  其实原话是这么说的:“爸爸的公司得了个项目,想请你和厉庭哥今晚来家里吃顿便饭,表示感谢。”

  穆景宸只当是请他的,痛快答应。

  会议厅内,上首位置的男人双手松松交握,神情严肃。

  正在作报告的行政副总紧张得感觉不到一丝空调的凉意,好不容易讲完,提心吊胆回答完问题,男人点了点头,“嗯,下一个。”

  行政副总大松了一口气,只觉得是劫后余生,而下一个进行报告的财务副总却将一口气提上了嗓子眼。

  结束会议后,穆厉庭才看到穆景宸几个小时前给他发的信息。

  道谢?他可从没帮过季明什么。

  底下有些人本事没多少,见风使舵的本领倒是学得不错。

  动动手指,回复道:“去。”

  罢了,就当是给温杳那小姑娘一个面子。

  **

  温杳此刻正默默然看着阿姨们抓紧时间打扫卫生,唐美娟急急忙忙地点菜让家里准备,季雪晴不在,估计是打扮去了。

  穆厉庭?确实是大贵客呢。

  离晚饭时间还有两个小时,正好还能再刷一套题,嗯!

  穆家兄弟不早不晚,卡着点来的。

  除了温杳,季家三口都提前等候在了大门口。

  季明露出十分热情的笑容,落后半步,随着穆厉庭进入。

  长方形欧式餐桌,季明殷勤地为穆厉庭拉开座椅,看着他入座左侧的主宾位,才在正中主位坐下。

  唐美娟是女主人,自然而然在长桌另一头优雅落座。

  穆景宸跟着正要在坐在哥哥旁边,季雪晴先他一步从容坐了下来。

  也没错,她这是主陪位,他无所谓地绕到另一侧的副客位。

  “我们开席吧,”季明笑道。

  “不急,人不是没齐?”穆厉庭没有动作。

  唐美娟尴尬陪笑:“对、对,温杳那丫头不知道在楼上做什么——周姨!你上去叫她。”

  “不用,”穆厉庭摆摆手,拨通温杳的电话。

  “喂?”温杳刚写完试卷,脑袋晕晕乎乎,大字型仰躺在床上放松片刻,声音还有些懒懒的。

  穆厉庭笑出了点气声:“刚睡醒?”

  “没有,刚做完试卷。”

  “嗯,那下楼吃饭。”

  温杳下楼,饭桌上的几人神色各异,古古怪怪的。

  “不好意思,没注意时间,”她奇怪地理了理头发,在穆景宸旁边的空位落了座。

  对面的男人抬眼看她,沉声道:“没关系,开始吧。”

  穆厉庭拿起筷子,其他人才敢跟着动筷。

  季明酒入三分醉,大胆跟穆厉庭攀起关系:“我还在你爸爸手下做事时,你才十几岁?没想到一转眼连景宸都长这么大了。”

  他以前是穆厉庭他们父亲的司机,那件事之后,穆家给了他们一大笔钱,季明开了家小公司,这才发了迹,这十几年越做越有声色。

  一说起这事,一向大大咧咧的穆景宸不吭声了,低着头乖乖吃饭。

  他四岁时正是最调皮的时候,出门玩带着季家两姐妹躲开了家里的保镖,跑到一个冷清的公园里不小心摔倒,磕一头血晕了过去。

  是雪晴姐死撑着抱住他,拖着他一路走,找保镖过来救他,那时的她也才不到六岁啊。

  情况紧急没顾上妹妹,温杳就是那天走丢的。

  穆景宸醒来后记忆模模糊糊,现在更是完全没印象了。

  既然雪晴姐丢了个妹妹,他就当她是亲姐,穆景宸早就告诉自己要护她一辈子的!

  餐桌上,季明继续醉醺醺地忆当年,穆厉庭不置可否。

  温杳坐在他的侧对面,小姑娘不管其他人说什么,只自顾自吃着,眼睛都眯了起来。

  吃得这么香?穆厉庭也夹了一块她刚吃的酸甜排骨。

  太甜了,火候也过了些。

  不过都是些普通的家常菜式,她若喜欢,下次有机会倒可以带她去香兰居尝尝。

  举箸动作间,季雪晴有意无意地碰了碰穆厉庭的手袖处。

  她忙不迭红着脸道歉,双眸中含羞。

  穆厉庭放下筷子,彻底没了食欲。

  饭桌上唐美娟一脸谄媚,季明多喝两杯大话连篇。

  孟家怎么搞的,怎么就把温杳放在这种地方?丑陋肮脏!

  季家只会将让璞玉蒙尘,捧着块破石头沾沾自喜,根本就养不好她那样的女孩儿!

  “咳咳咳,”刚吃一口肉片,没想到这么辣,温杳掩着嘴侧身向后,低低咳嗽。

  都在吃饭,没好意思咳得太大声,声音压了又压,憋红了脸。

  她小时候有一段日子挨饿,落下了胃病,在山上陪着孟国平吃得清淡,养好了许多。

  但是她偏偏就嘴馋想吃辣啊,这一口下去,火辣辣地灼烧着。温杳按了按胃部。

  穆厉庭扫了眼她殷红的嘴唇和雾蒙蒙的眼睛,“喝点茶缓缓。”

  温杳没想太多,听话给自己倒茶水,喝了两口,瞬间好了很多。

  “吃这个。”旁若无人地用公筷夹了蒜蓉秋葵,放到温杳的餐碟中。

  这道菜清淡,秋葵对胃好。

  “哦,谢谢。”但就是不动筷,小食指一伸,将餐碟推远了些。

  黏黏的秋葵,还加上蒜!这两样东西放一起简直可怕至极!她满脸都写上了大大的拒绝。

  穆厉庭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虽说是孟家的长辈了,也只是个讨厌吃秋葵的小姑娘啊。

  穆厉庭是整桌人的焦点,这一点动静就让季明停住了话头,没有人再吭声,但是每个人都憋得满脸的话。

  “你们认识?”季雪晴柔柔弱弱的声音,打破了安静。showbyjs('团宠学霸小姑姑[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