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学霸小姑姑[穿书] 第9章 第9章

小说:团宠学霸小姑姑[穿书] 作者:七颗菜 更新时间:2021-09-10 15:06: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云枝!”孟云翳也有了几分厉色,“向小姑姑道歉”。

  这二堂哥平时看着斯文,但孟云枝深知他的本性就是只笑面狐狸。

  怕他生气,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含糊道:“对不起,”嘟着嘴看向孟云翳,“行了吧?”

  “云枝,这是小姑姑,快叫人,”孟云翳肃色,“你的礼仪学哪儿去了?”

  这回孟云枝炸毛了,哼了一声,拔高声音:“我才不叫她。”没看他们反应,扭头就跑。

  孟云翳摇了摇头,“抱歉,云枝被家里人宠坏了。”

  温杳摆摆手,表示不在乎,莞尔一笑:“没关系,看得出她没有恶意。”

  温杳虽然辈分高,要算年龄比云枝还小上五岁,但这两人放一块儿,孟云枝还没人小姑娘大方懂事,心里通透。

  孟云翳心中喟叹。

  他推了推眼镜:“我带你在园内走走吧。”

  温杳提步跟上他。

  孟云翳:“出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对身体好。”

  他年纪轻轻的也开始养生了?温杳答不上话,敷衍着随口应了声。

  孟云翳又领着她往石子路上走:“石子可以按摩脚底经络的,多走走好。”

  温杳今天穿的鞋底略薄,只觉硌得慌。

  “你当心脚下。”

  “池塘里有锦鲤,要喂吗?”

  “如果走累了,你跟我说。”

  温杳停了下来,孟云翳回望她。

  她抬起头认真地告诉他:“云翳,你还是别看那些奇奇怪怪的书了吧。”

  孟云翳:……

  “多陪长辈走走”“多注意长辈的身体”,他心中默默把书上这两条叉掉。

  **

  温杳跟孟云翳的车来到灵堂。还没开始来人,但灵堂门口已经摆满了花圈。老爷子音容已去,但德泽留存。

  本家亲人先进入,温杳他们接过白花佩戴好,双手横握着丧棒,在冰棺前按辈分前后跪下。

  整个流程下来,他们结结实实跪了三个小时左右。温杳还好,几个兄嫂年纪大了,脸色惨白有些吃不消,但依然坚持。

  哭灵的时候,温杳听着悼词,不知不觉泪流了满面。对亡父心怀感恩,对死亡心存敬畏,对生活越发珍惜。

  结束之后,周围的人纷纷过来扶跪在前头的几位兄长。温杳动了动腿,有点麻。站起来的时候一个趔趄。

  孟云翳一个大步,伸出双手稳稳托住她,扶着温杳在灵堂内慢慢走动缓解,细细询问。

  孟云擎跪在后头,离她有些远没赶上,默默收回迈出的腿。

  下午,来悼念的亲朋好友陆陆续续进入灵堂。

  **

  人渐渐多了起来,山脚至半山腰停满了一众名车,数都数不过来,令人咂舌。宾客们接踵而至。

  几个身着黑西装的中年人从灵堂内祭拜完后结伴而出。

  离得远些了,一人才说:“刚站在那儿的孟家人里有一位小姐似乎脸生得很?”

  其他人也说没见过,“难道是孟云翳的老婆?”

  “不对啊,没听说孟先生结婚了啊。”

  其中一位贵妇人心细,说道:“你们没看她站的位置?”

  有人恍然大悟:“对啊,不跟孟先生一起,在孟三爷旁边呢”,说完就更加疑惑了,大呼一声,“那她不是辈分比孟先生还高!?”

  其他几人一听,也大吃一惊:“这……也没听说过孟家还有这号人物啊!”

  忽的他们默契地禁了声,原因是从前方不远处走来的男人。

  没想到竟连穆厉庭也来了!

  穆厉庭掌权穆家后,整个穆家就跟脱胎换骨没两样。这两年风头正盛,在商场上跟孟云翳厮杀得那叫一个厉害,明争暗斗不断。

  孟云翳已经是人中龙凤,但在父辈的扶持下也才跟穆厉庭堪堪打个平手。大家心里都有数,穆家细数起来也就穆厉庭这一个厉害人物了,偏偏就这个男人守住穆氏,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可怕至极。

  穆厉庭带着弟弟穆景宸走过,周围的人齐齐分开,给他们让出了一条路来。

  **

  温杳有些出神,双手交握垂在身前,人群中压低了的议论声引起她的注意。

  抬眼只见两个人踏入灵堂,站在前方的高大男人实在让人难以忽略。

  温杳细细打量着他。

  这个男人好看得近乎完美。每一分轮廓都如精心雕刻出的弧度,眼眸宛若寒星,透着凌厉,深黯的眼底情绪不明,让人不自觉产生了压迫感。

  剪裁得体走线精细的黑色西装,更加突出了他宽肩窄腰的完美身材,衬衫纽扣扣紧至上方突起的喉结处,稳重、禁欲而又矜贵。

  他让温杳想起了故乡云顶山,俯瞰着群山万壑,这么近那么远,这个男人就恍若一座孤山,淡漠而遥远。

  跟在他身后的俊朗少年穆景宸显得十分稚嫩,相较之下就毫不起眼了。

  穆厉庭,温杳在这一瞬间就断定了他的身份。

  温杳回忆书中剧情,穆厉庭在书中只存在于传闻中,也是唯一一个让季雪晴爱而不得的人。

  几乎同时的,穆景宸也看到了温杳,他惊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气氛肃穆他不敢说话,忍不住动来动去,正面看向冰棺牌位,又忍不住斜着眼去瞧她。

  穆厉庭一个凌厉的眼神扫过来,他立马绷直身子站好,不敢乱动乱看。

  丧属分立两边,儿辈的在一侧,孙辈在另一侧。穆厉庭分别欠身致意。

  然后缓步走到灵位前,站定深深鞠躬,接着取线香点着,俯首深深作了三揖,又双手合十再次向遗像鞠躬致敬。

  而后后退两步再次向丧属这边欠身,温杳他们也欠身回礼。

  孟云翳跟他一向亦敌亦友,他了解穆厉庭,知道他必定会诚心前来祭拜,这人做事一向如此磊落。

  **

  穆厉庭他们前脚刚离开灵堂。

  温杳跟身边的三哥说了声,也悄悄跟着离开灵堂。

  要想摆脱穆景宸这个大麻烦,这可是个大好机会啊!想让熊孩子别再闹腾,在没有比直接找熊孩子的家长更直接了当的了!

  她追上穆厉庭,低声唤道:“穆总。”手机\端一秒記住《.xs.》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穆厉庭顿住脚步,点头致意,声音低沉好听:“孟小姐。”

  在他身边,穆景宸终于能说话了,上蹿下跳的:“哥,她是季雪莹!”

  温杳面无表情:“不好意思,我姓温。”

  场面一度沉默,穆厉庭再次开口:“温小姐。”

  温杳:“能否借一步说话?”

  穆景宸咋咋呼呼,跳脚:“你要跟我哥说什么?”

  “去车上等我,”穆厉庭不疑有他,对温杳道:“温小姐,我们去那边吧。”

  穆景宸委委屈屈,咽了声,瞪大眼用眼神控诉温杳。

  温杳落后一步,与穆厉庭结伴行至一颗松柏树下。

  “温小姐,找我什么事?”

  “叫我温杳就好,”温杳转动眼珠,顿了顿,先表明身份,“我也是季雪莹。”

  穆厉庭点了点头,似乎并没多少惊讶。

  “是这样,令弟穆景宸好像一直对我有意见,”她收起了笑意,舔了舔下唇,“希望您能让他不要再打扰到我的生活。”

  穆厉庭站姿挺直,温杳只到他的胸口位置,他听她说话的时候,没有与她对视,但神情专注。

  他听完后,眉间微微皱起,有种不怒自威的气势。

  还在沉思间,低头瞥了一眼温杳,小姑娘收了笑容,努力绷着脸跟他说话,有些紧张的模样,好像在说,她对这事很生气了。

  可是,天生的微笑唇弧度上扬,气质柔柔的,一点都不凶。

  挺软的。

  他的面色柔和了一瞬,“抱歉,我不知道这事,我会教育好他的。”

  “小姑姑!”

  孟云翳见温杳还没回去,怕她迷路,出来寻找,一眼就看到了松柏树下的男女。

  穆厉庭!?

  他很快走到他们这边,一向从容不迫的孟先生,此时脚步有几分凌乱。孟云翳不动声色地侧身挡在温杳身前。

  “穆厉庭,你找我家姑姑有什么事?”语气沉沉。

  穆厉庭抬眼,“是她找我。”小姑娘是孟云翳的姑姑?这倒是没想到…….

  气氛有些凝滞,温杳尴尬地扯了扯孟云翳的衣角,“云翳,是我找孟先生有事。”

  穆厉庭没管他,对温杳说:“这事我知道了,能否留个联系方式?”

  温杳没多想,掏出手机,两人在孟云翳凉飕飕的目光中交换了号码。

  “他若还对你不敬,可以联系我。”

  温杳:“麻烦您了。”

  穆厉庭转身离开时,忽的看了一眼孟云翳,又补一句,“那就这样,温杳。”

  他的嗓音极低沉,像演奏的大提琴,将她的名字念得十分性感。

  她呼吸慢了慢。

  孟云翳更气了,像极了一个抓到孩子早恋的老父亲,他像是想从温杳的脸上找证据,盯得她都有些局促了。

  孟云翳絮絮叨叨。

  “姑姑,你有什么事找我。”

  “有什么不能让我解决?”

  “穆厉庭那人太危险了,你不要随便跟他说话知道吗?”

  最后,他语重心长叹道:“小姑姑,越是好看的男人说话越不能相信哪!”

  温杳轻飘飘地扫了孟云翳的脸一眼,未说出的话不而喻,孟云翳顿时语塞。

  经过这事,他在心中拉响了警报,小姑姑涉世未深,正好是容易被外面那些长得有几分姿色的狗欺骗的年纪,他必须要多盯着才行。

  身后孟云翳的声音断断续续传入穆厉庭的耳中。

  他与孟云翳交锋多次,泰山崩于前他都能面色不改,被抢了百亿的生意都能淡定如初,今天怎么?因为那个小姑娘?showbyjs('团宠学霸小姑姑[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