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学霸小姑姑[穿书] 第1章 第1章

小说:团宠学霸小姑姑[穿书] 作者:七颗菜 更新时间:2021-09-10 15:06: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云顶山,苍林点翠,晨雾似海。

  远处的山峦影影绰绰,雾霭流动,好似画家无意间往这山间撒落了浓墨,点点片片,便成了一副绝色丹青。

  叶尖凝露欲滴未滴,有一人行过,裙袂轻轻拂过,露珠悄然滴落。

  半山腰至山脚蜿蜒的碎石小路拾级而下,少女拎着行李踢踏踢踏轻巧地往下走。

  她面容白皙,剔透如美玉,饱满莹润的嘴唇像这路旁沾着晨露的花瓣。眉如远黛,沾着雾气的长睫,清澈的美目像浸润过山泉一般黑亮。

  只是此时少女眉头轻皱,眼眸间含着几分忧愁。

  温杳在收养她的父亲离世之后,已经被噩梦困扰了好几个夜晚。

  在梦里她所处的世界是一本名为《娇宠豪门白月光》的玛丽苏小说,书中的女主角季雪晴自小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豪门贵公子都将她视作心中白月光。

  她智商超群,能力出众,在学校里是所有人心目中的校园女神,更是学神校草苏沐的暗恋对象。后来因为一档学霸型综艺《最强方程式》进入公众的视线,顺利出道,红极一时。

  总之,季雪晴就是一个身边舔狗无数的人生赢家。原本任季雪晴再优秀也跟她温杳八竿子打不到一起去,你当你的白月光,我在云顶山继续逍遥风光。

  却没想到,在养父孟国平离世第二天,找上门来的不仅有孟家人,还有她消失了十三年的家人。原来她竟是季家十三年前走丢的女儿,季雪晴的妹妹季雪莹!

  在书中季雪莹是个反派女配,她在十七岁那年被认回家之后,作天作地,疯狂报复亲姐姐,因当年是季雪晴带她出去玩时弄丢了她,就认为这些年来自己吃的苦全是她的错。

  可想而知,季雪莹不管使了多少绊子,都被季雪晴和她的追随者揭穿并且打脸,最后闹得众叛亲离,在悲愤中自杀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思及此,温杳暗叹一口气。她并不想成为书中那个无能的,只会去招惹女主的季雪莹。

  与其将精力都放在报复上,还不如努力点好好学习,寻求别的出路,在将来离开季家之后能有更多的选择,靠自己过上更好的生活。

  所以,是书不好看还是题不好做?季雪莹为什么就非得这么兢兢业业地去给女主找茬?

  温杳下定决心,要珍爱生命,就绝不能掺和剧情,从此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有王后雄!

  **

  温杳跟父亲孟国平这些年都是住在云顶山的半山腰,这段山路她走过无数回,到山脚的云顶村时,一轮红日才刚刚探出个头。

  山下雾气溶溶散去,村子如同被洗过一般,空气格外清新。山村向来醒得早,村道两边已经有不少人在摆摊卖菜。

  温杳的样貌气质在这村里很出众,路边的人很快都注意到了她,窃窃私语。

  有人疑惑道:“这不是老孟家的闺女么,这是要上哪去?”

  身边一人扯着她说:“温杳的亲生父母找到了,看到咱村口来接她的那几辆车没?听我儿子说,那车叫啥来斯的,那得上千万呢。”

  周围的人听到,目瞪口呆,哗声一片,这对于她们来说就是个天文数字,连那后面多少个零都数不明白。

  又有一人撇撇嘴,不甘落后地说:“那车哪里是温杳家的,是孟老家的。温杳家的就是角落里那辆小车,那司机脸色臭得要命。”

  说完,她甚是得意地看到众人不可置信的神情。

  “看不出来啊,孟老家里这么有钱。”

  “可惜啊,这人说没就没了。”

  “温杳她爹妈看来也不怎么样啊”

  这些乡邻们还是很好的,知道她要走了,很多都上前往她手里塞东西,什么家里种的农家蔬果、家养土鸡蛋的,直到温杳实在拿不下。

  温杳心里既好笑又感动。

  **

  出了云顶村,村口果然像村民们说的停了几辆车。

  季家的司机刚到云顶村不到一个小时,靠在车边烟都抽了三根,一地的烟灰。.xs.co(m)

  季家对这个失散多年的二小姐是真的不在意啊。

  昨天深夜,季夫人突然想起来该接人回家了,才急忙打电话给司机。

  司机接到电话没睡俩小时,半夜三更的就出发了,云顶山偏僻,到清晨他才赶到镇上,早就已经攒了满肚子的怨气。

  而另一边,村民们说的劳斯莱斯是孟家的,两辆车,一车载着几名保镖,还有一辆车上除了司机,是专程来接温杳的孟家老管家。

  方管家在孟家工作已有四十余年,负责管理本家清平园的日常事务,他在孟家地位颇高,孟家上下对他都十分敬重。

  他们一行人昨天就到了镇上住下,今天一早便抵达云顶村来接老爷在这边收养的小姐。

  “温小姐,我是孟家的方管家,今天特地过来接您回家。”方管家满脸真诚地笑容迎上前去。

  “您好,方管家。我听父亲提过您。”温杳露出浅浅的笑容。

  眼前这位老人家一身得体的西装,尽管已经有六十岁了,仍然身形挺直,仪态俱佳。他面上带着慈祥和蔼,就像看着自己十分喜爱的小辈一样,注视着她。

  温杳也在孟国平去世,联系他的亲人过来接回遗体时才知道,跟自己一起生活了五年,平时格外节俭的老人家居然是顶级豪门孟家的家主!

  当时心里就掀起了惊涛骇浪,都过了几天了心中仍是十分震惊。

  更令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孟家人做得这么周到,还派老管家亲自过来接她,一大早就抵达了云顶村。

  “我是季家过来接你回家的,快上车吧。”季家司机见她磨磨唧唧地还在跟人聊天,过来催促。

  温杳侧目,这人手里还夹着香烟,耷拉的肩晃过来,眼中布满红血丝,脸上尽显疲惫,满脸的不耐烦。

  他走到近处,扫到她手中提的篮子,眼底闪过几分不屑。

  “我说二小姐,我们季家这样的人家,这些不入流的东西就不用往回带了吧?”司机翻了个白眼。

  温杳笑了声,面色不显,反问他:“我倒是不知道,季家是什么样的人家?”

  司机只当她来自乡下没见识,挺起胸脯神色倨傲:“临市有谁不知道季家的?我们大小姐那可是名媛中的名媛,连穆家的小少爷都捧着她跟眼珠子似的。”

  温杳淡淡:“哦,那又怎么样呢?”

  果然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听不懂他这话。

  “哼,你是不知道穆家吧?那可是……”

  温杳微微抬手,打断他的话:“穆家我是知道的,但是,穆家是什么样的人家,对季雪晴有多好,跟季家是什么样的人家有什么关系呢?”

  司机被她绕晕了,虽还糊里糊涂着,但即刻拧起眉就要反驳。

  温杳没等他开口,又放慢语速继续道:“这就好比,季家是什么样的人家,跟我带这篮子菜回去又有什么关系呢?”

  温杳的逻辑无懈可击,司机听不明白,但无话可说。

  方管家在一旁看完这一出,心里连连赞叹这位小姐不愧是老爷亲自培养的,果然不凡。

  不过,这种狗眼看人低的货色根本用不着小姐浪费口舌。

  “季家是什么样的人家我也不知道。”方管家出声。

  怎么又来一个?司机冒着怒气看向说话的人。

  只见他端着无可挑剔的礼仪,从容道:“不知这位先生又有没有听过,孟家是什么样的人家呢?”

  司机不知这老头子怎么又摆出了个孟家,疑惑:“孟家我当然听过。”

  方管家瞥了他一眼,“那季家跟孟家比起来又如何?”

  司机想都没想脱口而出:“那当然是比不了的。”

  百年大家族孟家,在国内穆孟两家就是顶级豪门的风向标,蚂蚁跟大象怎么放一起作比较?

  “那就行了。”方管家气势十足地缓声说道,“我们孟家的小姐,可没有什么是不能往家里带的。”

  说完,抬抬手,身后的保镖很快向前,躬身接过温杳手中的行李,和那一大篮子农家菜。

  “小姐,请上车吧。”方管家左手正面朝上指向车的方向,另一手贴于身后,微微欠身,对着温杳行了个礼,对她恭恭敬敬。

  温杳不再管那季家司机,点点头,缓步走向那辆劳斯莱斯,车门旁边的保镖弯腰为她拉开车门。

  她转头对着方管家温声道:“我们走吧。”

  坐进了车里。

  司机看着两辆车一前一后离开,目瞪口呆,大脑里一片空白,有什么在胸腔不断捶打。

  不可能!那个在农村长大的二小姐绝对不可能跟孟家扯上关系!

  他说什么也不信,气得咬了咬牙,大步回到车边,坐进去,用力关上车门。

  司机哼声,他们两人绝对是合起伙来诓骗他呢,不过是个乡下小姑娘,孟家的名头也敢随便借来用?

  **

  车内。

  方管家将一部手机递给温杳:“小姐,这是孟先生让我帮您置办的。”

  温杳双手接过,低头看了一眼,是这个名牌子手机里最新出的一款。打开手机,联系人里存了近十个号码,都是一些孟家的人,还有方管家的。

  能让方管家称为孟先生的,目前在孟家只有一位,就是孟国平的孙子孟云翳,他同时也是孟家的未来继承人。

  外界都说他是最有当年老爷子风范的一个,温柔贵公子的外表下却有着杀伐果决的手段,可想而知,孟家在他手里,未来数十年只会更加蒸蒸日上。

  车子刚开出镇上不久,手机铃声响起,温杳拿起一看,面露惊讶,屏幕上显示的名字居然是孟云翳。

  她赶忙接起。

  “小姑姑您好,我是孟云翳。”

  对方的嗓音谦和沉稳,只是尾音带了勾似的不经意上挑。

  温杳一愣,没反应过来,嗯?小姑姑?showbyjs('团宠学霸小姑姑[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