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宋 第640章 整编

小说:终宋 作者:怪诞的表哥 更新时间:2022-05-17 00:54:50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临桃。

  军营占地三百余亩,一顶顶大帐篷连绵开来。

  校场上,名叫“李泽怡”的将领回头看了一眼,只见一列列宋军执矛而立。

  汪家降宋了。

  这是前几日便知道的事,四万大军被歼灭,宋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下巩昌。

  降就降吧,李泽怡相信汪家对形势的判断。

  他的祖父讳名“李节”,早在金国还在时,李节就已是汪世显麾下将领。之后,任巩昌总帅府知事。

  祖辈如此,父辈亦如此。汪德臣任总帅时,李节之长子李庭玉,也任总帅府知事。

  到了孙辈,李泽怡依旧是以汪家马首是瞻。

  蒙也好,宋也罢,无非汪家头上换个人纳贡输税,汪家继续保着他们这些人在地方上过日子……

  下一刻,汪忠臣抬手一指,指向了千户赵炳。

  “赵炳,曾奉命随阔端屠蜀……”

  “噗。”

  李泽怡一愣,看着前方赵炳的尸体倒在血泊中,才想挣扎,已有宋军士卒冲上前摁住他。

  “干什么?!”

  “说好归降的!”

  “……”

  呼喝声中,李泽怡明白了,这次归附与以往不同。

  宋军要追咎屠蜀的往事,汪忠臣为一己之利,抛弃了追随汪家三代的从属。

  如今已不是汪世显在世之时了。

  这是出卖、是背叛!

  他抬起头,看向了站在点将台上的汪忠臣,只见对方还在一个个指着同袍将领。

  “李庭桐……”

  李泽怡闻一惊,目光中,只见他三伯径直倒地。

  “三伯!”

  一股怒气贯上脑门,李泽怡目眦尽裂、握紧了拳便想冲上前杀汪忠臣,却被宋军紧紧摁住。

  “汪忠臣!你做什么?!”

  李泽怡恨不能生啖汪忠臣之肉,破口大骂。

  “汪忠臣!我祖父追随你父一世,我大伯、二伯为你汪家殉葬,你敢杀我三伯!你敢!”

  汪忠臣彷佛没听到一般,但一会儿之后,竟是抬手指向了李泽怡。

  李泽怡又怒又惊又怕,吼道:“汪忠臣!我没去过川蜀……”

  “李泽怡。”汪忠臣道:“李庭桐之侄,当株连。”

  李泽怡惊惧交加,眼看着宋军士卒就要持矛捅来,自知要死,心神大乱。

  然而,有一个瞬间,他看到那矛停下来,那持矛的士卒回头看了一眼。

  李泽怡心念一动,余光中,只见有许多将领已跪下来。

  再望向将台,他终于注意到那位宋军大帅正在看着自己,目光中带着审视之意。

  只要对方一点头,命就没了。

  “李大帅饶命!”李泽怡大喊道:“我愿为大帅效犬马之劳!”

  他挣扎着,却是挣扎着跪下来。

  “大帅饶命……饶命……”

  额头上已沁出汗水,好一会,李泽怡发现那持矛的士卒没有捅他,反倒是拿起绳索将他捆起来。

  校场上遍地都是血,他却被提起来,丢进一间帐篷。

  远远地,有呼喝声传来,显然是宋军带着汪忠臣在接收士卒了。

  直到入了夜,才有士卒来,提着他往外走。

  目光看去,只见中军大帐正有人摁着一名将领,然后……斩下头颅。

  ~~

  “李泽怡,李节之孙,李庭岫之子……”

  李瑕拿着一本册子喃喃着,问道:“李庭玉、李庭望是你何人?”

  “是我大伯、二伯……”

  李瑕道:“他们死在我手上,还有你三伯。看来,你我不死不休了。”

  李泽怡一惊,想到帐外的尸体,连忙拜倒。

  “不。请大帅明鉴,大伯、二伯于沙场马革裹尸,战败而亡,我岂敢有怨尤?至于三伯,乃遭汪忠臣背叛……乃……蒙军屠蜀千万人,大帅杀三伯,我绝不敢有怨尤。”

  “真的吗?”

  “真的!求大帅给我机会,愿为大帅效死!”

  “你想活?”

  “我不怕死,但……但不想这样死……”

  李瑕又问道:“这样是哪样?”

  “遭人出卖……死也死得窝囊……”

  “这次,汪忠臣让你们归附,结果成了如此局面,你服气吗?”

  李泽怡迟疑了半刻。

  李瑕道:“是啊,你不服气,没真刀真枪打上一场,你终究不服气。”

  “服气。”李泽怡低头道:“大帅已取巩昌,我……不敢应战。”

  “嗯,你父亲身体一直不好,并未从军,是个读书人。另外,你儿子三岁了?”

  李泽怡身子一颤,脸色巨变。

  李瑕道:“不必害怕,我没动你妻儿父母。他们还很好。我到巩昌,直接攻的汪家大宅,并未波及到你家。问你,只是想看看他们在你心中的份量。”

  “大帅,求你别……”

  “说了,不用怕,哪怕我要杀你,也不会动你家小,这点,我答允你了。”

  “谢大帅重恩!请大帅信我真心归附!”

  李瑕再次审视了李泽怡许久,最后道:“不急,过两个月再说吧,你安心待着……带下去。”

  于李瑕而,俘虏的将领中,不服便杀,真心投效的还是愿意收服。

  但李泽怡比较特殊,是结了仇却表示了投效之意……

  想了想,没必要冒险,其麾下仅两百人。

  而之所以不杀,因为仇恨不宜再扩大了,杀的人越多,仇恨只会越来越多。

  在摧毁了汪家的威信之后,李瑕必须开始建立自己的威信。

  ……

  接下来十余日,李瑕忙的便是布防、整编两件事。

  他将八千精锐分开,命鲍三率两千人守天水,命熊山率两千人守街亭。一千精锐则留在身边随时支援。

  之后,李瑕撤换了各州县的将领,派一千精锐统领各地驻军。这些驻兵战力一般,又被打散到宋军之中,倒不必担心生变,无非是起个稳定秩序的作用。

  最麻烦的是巩昌的三千人,临桃的四千人,这些才是陇西原有的主力。但既已投降,费点力气总能整编。

  李瑕杀了不少将领,将这些将领们的心腹亲军或杀或关押或驱为劳力,最后剩下五千余士卒打散,与两千精兵重新整编。

  如此一来,虽还不算如臂指使,但也能多了五千兵力。

  这过程中,他最担心的便是有人哗变并释放五万蒙古俘虏。

  汪良臣本是打算等忽必烈遣人来招降他们的,只将人捆着,供应着粮草任其吃得半饱。

  李瑕思来想去,又调三千人把这些蒙古俘虏押往成都,由张珏驱为劳力。

  这五万俘虏终究是勐兽,李瑕暂时也不敢收编他们,倒不是“非我族类”,而是阿里不哥、忽必烈的实力还是太强。相比而,李瑕实力太弱,很难让他们归心。

  忙完这些,才算是初步在陇西立足。

  六月初十,李瑕回镇巩昌,布置了防务之后,让人将汪忠臣带上来。

  “你该做的已做完了,今日我会派人护送汪家往临安。”

  李瑕批复着文书,头也不抬,又道:“汪家三代镇守陇西的声望,因你而毁。但也正是如此,我再利用或者杀你的家人已毫无意义,你可以放心。”

  “是。”汪忠臣明白这一点。

  “你送他们到东城门,之后受刑吧,自会有人送你首级到成都祭祀亡灵。”

  汪忠臣眼中有些悲意,脸上一副将生死置之度外,只关心李瑕的样子。

  “说到祭祀……恩主尚未到李家龙宫祭祀。”

  “我会去,不用你管。”

  汪忠臣道:“人之将死,其也善,罪人想最后劝恩主一句,既有谋求天下之意,当先正名份……”

  “汪忠臣,你想活是吧?”

  李瑕打断了一声,抬起头,道:“我知道你有用。但不妨告诉你,我是如何想的。”

  汪忠臣行礼,作侧耳倾听状。

  他知道,只有辩驳了李瑕的想法,才能再有活路,活着追随李瑕,也许能再为汪家找到起势之路。

  “拿你的头颅慰藉川蜀人心,此其一。千万人……家家户户都有亲朋故旧丧生于你们的屠刀之下。告诉我,你一条命,比得了百万人之心吗?”

  李瑕不等汪忠臣答,又道:“至于陇西,我已与士民、兵卒明,我取陇西不愿大开杀戒,兵马过境秋毫无犯,唯追罪当年屠蜀之人。近来斩首了那么多将领,却不杀你,你是要我食吗?”

  “罪人不敢,罪人只是见恩主事无巨细皆一人……”

  “你不死,我的名义不正。”

  李瑕说了最后一句,挥了诨手,道:“押下去。”

  汪忠臣愣了愣。

  他本以为,近来这些时日,与李瑕相处得不错,没想到对方竟真就如此无情。

  ~~

  两个时辰后,一颗头颅被挂在了威远楼上。

  “今我王师入陇西,只诛当年屠蜀罪人!”

  随着钟声一响,有人大声呼喊起来。

  “罪人已死,仇怨既消,天下一家,安居乐业!”

  长街上,告示被张贴出来。

  “安居乐业!”

  “……”

  李泽怡站在街头看了许久,长叹了一声……

  他受俘之后,李瑕既未任他为将,也未再追罪于他。

  只让人押他回巩昌,之后便放他归家。

  李泽怡归家之后,见父母妻儿无恙,一时也是茫然。

  他隐约知道,李瑕这是在试探他,看他是否会携家逃亡。

  逃到哪去呢?兵都被打散了,不知被调到了何处;

  父亲病弱,儿子才三岁,母亲妻子女流之辈,又能走多远?

  而不走,留在这巩昌城,往后如何养家湖口?

  等蒙军收复巩昌吗?

  等得到吗?

  不知道……

  恨李瑕吗?

  李瑕挟千万人之仇怨而来,破巩昌直取汪家,安抚百姓、招降士卒,只惩处了当年入蜀之将,以及军中不驯之人。

  不论实力如何,这些做法,称得上堂堂正正。

  “安居乐业。”

  李泽怡跟着人群喃喃了一句,想到终究是要谋生计便打算去投奔李瑕,偏想到万一蒙军来收复了巩昌,再次犹豫起来。

  “不管了,大丈夫岂可优柔寡断!”

  他自语了一声,大步又向总帅府走去。

  “罪将李泽怡,请为大帅军前效劳,甘作士卒……”

  ~~

  “陆小酉。”

  “末将在。”

  “这个士卒先归你麾下。”

  “是!”

  李瑕转身正要走,想了想,回过头,向李泽怡又道:“别急着要你原来兵权,让我看过你的忠诚与能力再谈,去吧。”

  那边刘金锁正过来汇报军务,见此情景,嘿嘿一笑。

  “傻笑什么,堂上说吧。”

  “是!”刘金锁大步跟上,道:“想到了杨奔呗,等那个降将跟着大帅再胜几场,才能放心用呗。”

  “嗯。”

  “大帅,外面喊什么仇怨已消,也太便宜汪家了吧。川蜀可是死了千万……”

  李瑕停下脚步,向威远楼看了一眼,喃喃道:“你可知,最让我感到耻辱的是什么?”

  刘金锁一愣,喃喃道:“什么?”

  “本可以避免的,本不难避免。阔端入蜀之际,蒙军不仅有这一路兵马,京湖面对的才是蒙军主力。为何京湖不像川蜀遭此惨祸?因为有孟共在力挽狂澜。

  北地世侯就想屠城吗?当年京湖一战,姚枢救活了多少人?汪世显能厚葬曹友闻,护送书籍,就只是个屠夫吗?但仅靠这些北人的怜悯之心不够了,人得自己要争气。

  争气很难吗?蒙军很强吗?或者攻蜀的蒙军就比攻京湖的强很多?孟共一任主帅,重挫蒙军,转进川蜀,一战便可驱敌!

  但你看看当年川蜀那些战是怎么打的?汪世显想归附而不得,曹友闻被迫野战,孤立无援,蒙军杀来,赵彦呐领着成都守军一失未发,落荒而逃。

  到底是谁把川蜀千万人的性命放到蒙军屠刀之下的?最可耻的是,把汪世显换成另一个人,只怕还是要帮助蒙军入蜀屠戮。因为川蜀百姓纳粮缴税,供奉了一个根本就没能保护好他们的朝廷。

  在想仇怨之前,你给我先记住我们披着的这身大宋军袍上的耻辱。”

  刘金锁愣了愣,喃喃道:“大帅,我……”

  “听进去了?那你就在私下里告诉军中士卒,你的大帅要洗清这些耻辱。”

  “嗯。”刘金锁用力点点头。

  “告诉他们,如今的蜀帅,不是赵彦呐,要做的比孟共好。”

  “明白!”

  此时两人已步入大堂,李瑕摊开地图,道:“说吧。”

  “是!”刘金锁上前一指,道:“鲍三传信,刘黑马把兵力布防在渭河河谷外,但并不进兵。”

  “竟未兵进陇西?是想引我入关中野战?”李瑕喃喃自语了一句。

  “不知!”

  “没问你……”

  “还有,关中派使者来了,想要见大帅。”

  “使者?”

  “是,鲍三问大帅,是否让使者过关卡……”

  ~~

  李瑕独自又看了地图许久。

  “竟还不来?使者?”

  之后,李瑕拉开抽屉,拿出廉希宪写给汪忠臣的信件,一封封看起来。

  从谋划关中到这一刻之前,在谋略一事上,李瑕提前半年的准备其实是压住了敌方的将领、谋士。

  如今却渐渐感受到了廉希宪的不简单。

  “到何种地步呢?”

  李瑕思忖着。

  如今所遇之人,若论谋略,贾似道可称一最。

  而贾似道更擅权谋而非军略……且有个致命的缺点,总喜欢施恩控制别人,一遇不顺便妒忌、排挤,树敌过多。

  聪明人常犯的错。

  却不知廉希宪比贾似道如何……

  s..book3620326227533.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终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