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宋 第618章 分裂

小说:终宋 作者:怪诞的表哥 更新时间:2022-05-07 06:43: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我们?”

  贾厚反问了一句,指向李瑕,道:“谁与你是‘我们’?!丧地求和者,从来只有尔辈南人!”

  当李瑕提出一个刘黑马不可能答应的要求时,他就很清楚,背后必然藏着暗招。

  那最好的办法就是不接招,不要再来汉中。

  但为了救回刘元礼,他还是来了。

  来之前,他告诫过自己很多遍,此行只为救五郎,不能被李瑕牵着鼻子走……

  偏偏,此时站在帅府大堂上,与李瑕争吵到这里,他情绪还是难免激动起来。

  “三百年之耻辱?尔辈之耻辱!休将我等中州人物与尔等南人并论,欺贾某人不知史耶?!

  辽亡之际,赵氏联金灭辽,然,灭辽者,孰人哉?!

  金兴之际,自磁、相、开德、泽、潞、晋、绛、汾、隰,河朔豪杰期日兴兵,众所揭旗,以‘岳’为号,闻风而动,中原百万义军风起云涌,然,废北伐之事者,又孰人哉?!

  汝二帝受俘,奇耻大辱,犹能自废武功,却与我中原豪杰何干?!

  赵氏之庸臣史浩,位列相位,也敢‘中原决无豪杰,若有之,何不起而亡金’

  中原决无豪杰,若有之,何不起而亡金?可笑!滑天下之大稽!

  阁下敢‘我们’、‘我们的耻辱’?与史浩又有何区别?!

  啐!

  来读书畅所欲!你的每个评论,都被作者大大放在心里“我们?”

  贾厚反问了一句,指向李瑕,道:“谁与你是‘我们’?!丧地求和者,从来只有尔辈南人!”

  当李瑕提出一个刘黑马不可能答应的要求时,他就很清楚,背后必然藏着暗招。

  那最好的办法就是不接招,不要再来汉中。

  但为了救回刘元礼,他还是来了。

  来之前,他告诫过自己很多遍,此行只为救五郎,不能被李瑕牵着鼻子走……

  偏偏,此时站在帅府大堂上,与李瑕争吵到这里,他情绪还是难免激动起来。

  “三百年之耻辱?尔辈之耻辱!休将我等中州人物与尔等南人并论,欺贾某人不知史耶?!

  辽亡之际,赵氏联金灭辽,然,灭辽者,孰人哉?!

  金兴之际,自磁、相、开德、泽、潞、晋、绛、汾、隰,河朔豪杰期日兴兵,众所揭旗,以‘岳’为号,闻风而动,中原百万义军风起云涌,然,废北伐之事者,又孰人哉?!

  汝二帝受俘,奇耻大辱,犹能自废武功,却与我中原豪杰何干?!

  赵氏之庸臣史浩,位列相位,也敢‘中原决无豪杰,若有之,何不起而亡金?

  中原决无豪杰,若有之,何不起而亡金?可笑!滑天下之大稽!

  阁下敢‘我们’、‘我们的耻辱’?与史浩又有何区别?!

  啐!

  “我们?”

  贾厚反问了一句,指向李瑕,道:“谁与你是‘我们’?!丧地求和者,从来只有尔辈南人!”

  当李瑕提出一个刘黑马不可能答应的要求时,他就很清楚,背后必然藏着暗招。

  那最好的办法就是不接招,不要再来汉中。

  但为了救回刘元礼,他还是来了。

  来之前,他告诫过自己很多遍,此行只为救五郎,不能被李瑕牵着鼻子走……

  偏偏,此时站在帅府大堂上,与李瑕争吵到这里,他情绪还是难免激动起来。

  “三百年之耻辱?尔辈之耻辱!休将我等中州人物与尔等南人并论,欺贾某人不知史耶?!

  辽亡之际,赵氏联金灭辽,然,灭辽者,孰人哉?!

  金兴之际,自磁、相、开德、泽、潞、晋、绛、汾、隰,河朔豪杰期日兴兵,众所揭旗,以‘岳’为号,闻风而动,中原百万义军风起云涌,然,废北伐之事者,又孰人哉?!

  汝二帝受俘,奇耻大辱,犹能自废武功,却与我中原豪杰何干?!

  赵氏之庸臣史浩,位列相位,也敢‘中原决无豪杰,若有之,何不起而亡金’

  2中原决无豪杰,若有之,何不起而亡金?可笑!滑天下之大稽!

  阁下敢‘我们’、‘我们的耻辱’?与史浩又有何区别?!

  啐!

  “我们?”

  贾厚反问了一句,指向李瑕,道:“谁与你是‘我们’?!丧地求和者,从来只有尔辈南人!”

  当李瑕提出一个刘黑马不可能答应的要求时,他就很清楚,背后必然藏着暗招。

  那最好的办法就是不接招,不要再来汉中。

  但为了救回刘元礼,他还是来了。

  来之前,他告诫过自己很多遍,此行只为救五郎,不能被李瑕牵着鼻子走……

  偏偏,此时站在帅府大堂上,与李瑕争吵到这里,他情绪还是难免激动起来。

  “三百年之耻辱?尔辈之耻辱!休将我等中州人物与尔等南人并论,欺贾某人不知史耶?!

  辽亡之际,赵氏联金灭辽,然,灭辽者,孰人哉?!

  金兴之际,自磁、相、开德、泽、潞、晋、绛、汾、隰,河朔豪杰期日兴兵,众所揭旗,以‘岳’为号,闻风而动,中原百万义军风起云涌,然,废北伐之事者,又孰人哉?!

  汝二帝受俘,奇耻大辱,犹能自废武功,却与我中原豪杰何干?!

  赵氏之庸臣史浩,位列相位,也敢‘中原决无豪杰,若有之,何不起而亡金’

  中原决无豪杰,若有之,何不起而亡金?可笑!滑天下之大稽!

  阁下敢‘我们’、‘我们的耻辱’?与史浩又有何区别?!

  啐!

  “我们?”

  贾厚反问了一句,指向李瑕,道:“谁与你是‘我们’?!丧地求和者,从来只有尔辈南人!”

  当李瑕提出一个刘黑马不可能答应的要求时,他就很清楚,背后必然藏着暗招。

  那最好的办法就是不接招,不要再来汉中。

  但为了救回刘元礼,他还是来了。

  来之前,他告诫过自己很多遍,此行只为救五郎,不能被李瑕牵着鼻子走……

  偏偏,此时站在帅府大堂上,与李瑕争吵到这里,他情绪还是难免激动起来。

  “三百年之耻辱?尔辈之耻辱!休将我等中州人物与尔等南人并论,欺贾某人不知史耶?!

  辽亡之际,赵氏联金灭辽,然,灭辽者,孰人哉?!

  金兴之际,自磁、相、开德、泽、潞、晋、绛、汾、隰,河朔豪杰期日兴兵,众所揭旗,以‘岳’为号,闻风而动,中原百万义军风起云涌,然,废北伐之事者,又孰人哉?!

  汝二帝受俘,奇耻大辱,犹能自废武功,却与我中原豪杰何干?!

  赵氏之庸臣史浩,位列相位,也敢‘中原决无豪杰,若有之,何不起而亡金’

  ?

  中原决无豪杰,若有之,何不起而亡金?可笑!滑天下之大稽!

  阁下敢‘我们’、‘我们的耻辱’?与史浩又有何区别?!

  啐!

  “我们?”

  贾厚反问了一句,指向李瑕,道:“谁与你是‘我们’?!丧地求和者,从来只有尔辈南人!”

  当李瑕提出一个刘黑马不可能答应的要求时,他就很清楚,背后必然藏着暗招。

  那最好的办法就是不接招,不要再来汉中。

  但为了救回刘元礼,他还是来了。

  来之前,他告诫过自己很多遍,此行只为救五郎,不能被李瑕牵着鼻子走……

  偏偏,此时站在帅府大堂上,与李瑕争吵到这里,他情绪还是难免激动起来。

  “三百年之耻辱?尔辈之耻辱!休将我等中州人物与尔等南人并论,欺贾某人不知史耶?!

  辽亡之际,赵氏联金灭辽,然,灭辽者,孰人哉?!

  金兴之际,自磁、相、开德、泽、潞、晋、绛、汾、隰,河朔豪杰期日兴兵,众所揭旗,以‘岳’为号,闻风而动,中原百万义军风起云涌,然,废北伐之事者,又孰人哉?!

  汝二帝受俘,奇耻大辱,犹能自废武功,却与我中原豪杰何干?!

  赵氏之庸臣史浩,位列相位,也敢‘中原决无豪杰,若有之,何不起而亡金’

  ?

  中原决无豪杰,若有之,何不起而亡金?可笑!滑天下之大稽!

  阁下敢‘我们’、‘我们的耻辱’?与史浩又有何区别?!

  啐!

  “我们?”

  贾厚反问了一句,指向李瑕,道:“谁与你是‘我们’?!丧地求和者,从来只有尔辈南人!”

  当李瑕提出一个刘黑马不可能答应的要求时,他就很清楚,背后必然藏着暗招。

  那最好的办法就是不接招,不要再来汉中。

  但为了救回刘元礼,他还是来了。

  来之前,他告诫过自己很多遍,此行只为救五郎,不能被李瑕牵着鼻子走……

  偏偏,此时站在帅府大堂上,与李瑕争吵到这里,他情绪还是难免激动起来。

  “三百年之耻辱?尔辈之耻辱!休将我等中州人物与尔等南人并论,欺贾某人不知史耶?!

  辽亡之际,赵氏联金灭辽,然,灭辽者,孰人哉?!

  金兴之际,自磁、相、开德、泽、潞、晋、绛、汾、隰,河朔豪杰期日兴兵,众所揭旗,以‘岳’为号,闻风而动,中原百万义军风起云涌,然,废北伐之事者,又孰人哉?!

  汝二帝受俘,奇耻大辱,犹能自废武功,却与我中原豪杰何干?!

  赵氏之庸臣史浩,位列相位,也敢‘中原决无豪杰,若有之,何不起而亡金’

  ?

  中原决无豪杰,若有之,何不起而亡金?可笑!滑天下之大稽!

  阁下敢‘我们’、‘我们的耻辱’?与史浩又有何区别?!

  啐!

  “我们?”

  贾厚反问了一句,指向李瑕,道:“谁与你是‘我们’?!丧地求和者,从来只有尔辈南人!”

  当李瑕提出一个刘黑马不可能答应的要求时,他就很清楚,背后必然藏着暗招。

  那最好的办法就是不接招,不要再来汉中。

  但为了救回刘元礼,他还是来了。

  来之前,他告诫过自己很多遍,此行只为救五郎,不能被李瑕牵着鼻子走……

  偏偏,此时站在帅府大堂上,与李瑕争吵到这里,他情绪还是难免激动起来。

  “三百年之耻辱?尔辈之耻辱!休将我等中州人物与尔等南人并论,欺贾某人不知史耶?!

  辽亡之际,赵氏联金灭辽,然,灭辽者,孰人哉?!

  金兴之际,自磁、相、开德、泽、潞、晋、绛、汾、隰,河朔豪杰期日兴兵,众所揭旗,以‘岳’为号,闻风而动,中原百万义军风起云涌,然,废北伐之事者,又孰人哉?!

  汝二帝受俘,奇耻大辱,犹能自废武功,却与我中原豪杰何干?!

  赵氏之庸臣史浩,位列相位,也敢‘中原决无豪杰,若有之,何不起而亡金’

  ?

  中原决无豪杰,若有之,何不起而亡金?可笑!滑天下之大稽!

  阁下敢‘我们’、‘我们的耻辱’?与史浩又有何区别?!

  啐!

  “我们?”

  贾厚反问了一句,指向李瑕,道:“谁与你是‘我们’?!丧地求和者,从来只有尔辈南人!”

  当李瑕提出一个刘黑马不可能答应的要求时,他就很清楚,背后必然藏着暗招。

  那最好的办法就是不接招,不要再来汉中。

  但为了救回刘元礼,他还是来了。

  来之前,他告诫过自己很多遍,此行只为救五郎,不能被李瑕牵着鼻子走……

  偏偏,此时站在帅府大堂上,与李瑕争吵到这里,他情绪还是难免激动起来。

  “三百年之耻辱?尔辈之耻辱!休将我等中州人物与尔等南人并论,欺贾某人不知史耶?!

  辽亡之际,赵氏联金灭辽,然,灭辽者,孰人哉?!

  金兴之际,自磁、相、开德、泽、潞、晋、绛、汾、隰,河朔豪杰期日兴兵,众所揭旗,以‘岳’为号,闻风而动,中原百万义军风起云涌,然,废北伐之事者,又孰人哉?!

  汝二帝受俘,奇耻大辱,犹能自废武功,却与我中原豪杰何干?!

  赵氏之庸臣史浩,位列相位,也敢‘中原决无豪杰,若有之,何不起而亡金?

  中原决无豪杰,若有之,何不起而亡金?可笑!滑天下之大稽!

  阁下敢‘我们’、‘我们的耻辱’?与史浩又有何区别?!啐!

  (s.bqkan8.12961_12961840727463016.html)

  .bqkan8..bqkan8.

  s..book362032597697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终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