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宋 第593章 孰为皇嗣

小说:终宋 作者:怪诞的表哥 更新时间:2022-04-30 01:44:19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一辆马车出了仁寿坊,汇入杭城大街。

  “东翁,陈先生到了。”

  赵与訔掀帘一看,只见他的幕僚陈继周正快步赶过来。

  “硕卿,上来说吧。”

  陈继周四十多岁,体态却显年轻,一脚登上马车,动作迅捷。

  他早在二十年前便中举入仕,先任廉州司法,一路为官至衡阳知府、江东提点刑狱,却不肯再去赴任,居于吴潜幕下。

  此人有大才,赵与訔十分看中他,遂在吴潜贬谪后请陈继周留下。

  “东翁,查到了,贾似道突然派人秘将诸多宗室邀至府中。”

  “不会吧?”

  赵与訔大讶,喃喃道:“这只蛐蛐,真咬了赵禥?”

  “眼下得到的消息,只知官家今日突然召赵禥入宫,至此时未曾出来,临安城防、大内宫防今夜亦忽然增强,或将有大变。”

  这些情报终究是太少,陈继周思忖着,不敢确认,但最后依旧补充了一句。

  “再观贾似道所为,不乏有官家欲改换嗣子之可能。”

  “没想到,没想到吴相离朝后,竟还能有这般大的变数。”

  赵与訔当然明白,只靠眼下这一点消息,不足以断。

  但,这正是他所期待之事。

  期待了太久了……

  “贾似道都找了谁?”

  陈继周道:“赵孟桂、赵孟郦……”

  赵与訔一愣,反问道:“不是济王一系?”

  陈继周遂提醒了一句,道:“东翁,贾似道并非吴相,吴相欲从宗室择储,择的是贤、是名分,出于公心。贾似道则出于私心,只欲遂官家之意。”

  赵与訔低头沉思起来。

  ……

  有几段旧事很重要、非常重要。

  大宋开国以来,皇位传承便常常出乱子。

  尤其是南渡之后,总有帝王生不出子嗣、养不活子嗣,再加上权相把持。

  先是,宋高宗赵构收养了宋孝宗赵昚,皇位回到了赵匡胤一脉,更准确地说,是赵德芳一脉。

  孝宗之后是光宗,光宗皇帝软弱无能,朝政为李皇后把持,群臣不堪忍受,终于,韩侂胄在太皇太后吴氏的支持下,请光宗皇帝当了太上皇,拥立了宁宗皇帝。

  宁宗皇帝初用韩侂胄,后用史弥远,都是权相。生了九个儿子都没养活,于是先后收养了两个嗣子,一个是景献太子,命不好,死在了宁宗前面;后一个就是后来的济王赵竑。

  因济王赵竑不喜史弥远专权,得罪了史弥远,等宁宗一死,史弥远在杨皇后的支持下,拥立了当今皇帝赵昀。

  帝位由此从赵德芳一脉,转到了赵德昭一脉。

  吴潜劝天子易储,更愿意立的是济王后人,或光宗、孝宗一系,这是正理。

  赵昀当然不高兴了,八竿子打不着的远房亲戚,他自己有侄子。

  但若是不立侄子,赵昀想立谁呢?

  自然是离他血脉更近的。

  ……

  “官家没有叔父,只有一位叔祖父。”陈继周低声道,“赵孟桂便是官家叔祖父之后。”

  “荒唐!”赵与訔大骂一声,喝道:“贾似道奸佞之臣!”

  “东翁,轻声。”

  “硕卿可知,官家这叔祖父谁人也?赵师睾。”

  陈继周点点头,其实知道这些事。

  赵师睾虽是宗室,却曾攀附当时的权相韩侘胄。

  宁宗庆元二年,八月,韩侘胄在南园设宴,指着竹篱笑“此真田舍气象,但欠犬吠鸡鸣”,赵师睾于是趴到草丛里学狗叫,引得韩侘胄大笑,让他当了工部尚书。

  此事之后,赵师睾也有了“狗叫尚书”之称。

  “身为大宋宗室,我绝不容贾似道拥立‘狗叫尚书’之后继位,绝不容。”

  陈继周道:“但赵师睾一系,与官家血脉最近。”

  赵与訔大怒,咬着牙一字一字吐出一句话。

  “毋宁死,不答应。”

  陈继周见他决绝,也仰了仰头,但还是劝道:“东翁莫惊,眼下皆为猜测,未必便是要易诸。”

  “若真要易储,我欲死谏官家……赵师睾之后人,不配。”

  赵与訔说着,掀开车帘看了一眼,只见杭城大街堵得厉害。

  他既已见过陈继周,便下了马车,准备步行至宫城。

  才走了十余步,忽听前方有尖叫声传来。

  “啊!”

  “杀人了!”

  人群如潮水般汹涌,个个转身向这个方向乱逃。

  “出了何事?!”

  “杀人了!”

  陈继周拉着赵与訔便退,好不容易退入一个瓦子,突然又听到歌声传来。

  “一人爬上门,门上青草生……”

  ~~

  远远的一间酒肆里。

  姜饭捧着酒碗,斜斜看向赵与訔。

  只见护卫们已站成一圈,将赵与訔与陈继周护进一间茶室,隔绝着人群,任他们低声私语。

  听肯定是听不到的。

  姜饭拿钩子轻轻敲打着凳子,眼中透着些审视之意。

  快了。

  快到赵与訔做决定之时。

  只看他接下来往哪个方向走,这一步,干系可大着……

  ~~

  “这是贾似道的手段。”

  赵与訔呼吸急促,因遇到当街行凶而情绪激动了不少,语气也快了许多。

  “顺帝心、放谣,这就是贾似道的手段,对付吴相时便是如此……硕卿,你我猜得不错,贾似道今夜要易储了。”

  “东翁,学生直一句。”陈继周低声道:“东翁过于乐见其成,恐将有错误推论,请东翁先冷静……”

  “不。”赵与訔摇了摇头,道:“我很冷静。赵禥为叶梦鼎等人所控,再加上李瑕之事,贾似道或要废他。”

  “眼下尚无证据。”

  “但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赵与訔语速飞快地道了一句,眼神果绝。

  “硕卿,请你持我信令,速调临安巡卫,包围贾似道宅院,以通缉凶徒之名,拿下赵孟桂、赵孟郦等人。”

  陈继周犹豫了一会,又欲劝他。

  “东翁……”

  “此大事!”赵与訔咬牙道:“谋大事者,岂有畏缩之理?”

  又转头向为他打探情报的青衫男子问道:“李瑕在何处?”

  “今日听闻他出城回蜀……”

  “不,他必与此事有关,今日宋瑞去见了他,不会有那么巧,正好有人给我报信。”

  赵与訔自语着,沉思着。

  他已隐约明白,给欧阳慧报信那人,正是李瑕的人。

  贾似道要对付赵禥,李瑕未必会支持赵禥到底,此时不知该帮哪方,这是在试探赵与訔的反应。

  思及至此,赵与訔遂道:“回府,等消息。”

  他知道,李瑕能派人见欧阳慧,必还会派人来……

  ~~

  姜饭单手捧着酒碗,斜光瞥见赵与訔出了瓦子、开始返程,他遂笑了笑。

  但下一刻,赵与訔却又停住了……

  ~~

  “慢着。”

  赵与訔突然喝住护卫,道:“去将陈先生唤回来。”

  他眼神中光芒闪烁,已意识到一件事情。

  为何要与贾似道为敌?

  那是宰执,是枢密院使,佐天子掌天下兵权,背后站的是天子。

  眼下再去这般联络旁人,还能对付得了贾似道?吴潜都败了。

  更不可能扭转天子心意……

  最简单的办法,只要说服贾似道,劝官家过继他赵与訔的儿子为嗣就够了。

  他是宗室、是临安知府,今夜之局势,他完全能帮上贾似道,以换取他想要的。

  赵师睾为了一个官位能学狗叫,他赵与訔为了儿子能继承宗庙,与贾似道谈谈有何不可?

  “调派我们的人,去贾府……”

  ~~

  姜饭还在笑,但眼神里泛起一丝讥意。

  他没再跟着赵与訔,而是转道,快步去往风帘楼。

  ……

  高台上,严云云手里拿着张图纸,正在调度一个个又一个的探子。

  她站在那,面对着西湖,也面对着贾府的灯火通明。

  姜饭走上前,想了想,又排到一个暗探身后。

  “你们下去,让他先说。”严云云头也不回,问道:“赵与訔这条线布好了?”

  “布好了。”姜饭道:“他去的贾府。”

  “不出所料。”严云云道,“算时间,差不多。”

  姜饭耸了耸肩,叹道:“我没想到他会是这个选择。”

  “阿郎想到了,所以派了李郎君去见叶梦鼎,却未派人去见赵与訔。”

  严云云拿着一根眉笔,在图纸上标注着,随口解释了两句。

  “我们这些人是要靠阿郎恩养一辈子的。但那些人不同,他们是在朝争、在争权夺势,在这个战场上,没有朋友、没有敌人,唯一有的“利益”二字而已。”

  她半张鬼面在月光下显得诡异而可怖。

  姜饭注意到,她嘴角已勾起残忍的笑意,感到她与以前又不同了。

  严云云道:“叶梦鼎为何可以拉拢?因他的利益在这边。而赵与訔,绝计不可能帮我们,他一想就会明白,那不符合他的利益。他太聪明、太多算计,阿郎不可能与他吐露实情。你也休对这些朝臣抱一丝期待,指望他们为了情谊永远站在我们这一边。”

  姜饭愣了愣。

  “明白了?休讲情面。”严云云道:“去做实他与贾似道同谋,这样,才够乱……”

  ~~

  “国本归宗族,周公匡明主……”

  那传于临安市井的歌谣还在散播着。

  赵与訔脚步愈发急促,奔向贾似道的府邸。

  他嘴里轻声念叨着,准备着一会见到贾似道的说辞。

  “恩相以衮衣黄钺之贵,俯同士卒甘苦同苦,保全累卵之孤城,扫蒙虏如山之铁骑,不世之功也……”

  耳畔,歌声更近了。

  “天雷落!周公出!”

  “轰!”

  赵与訔一愣,猛地停下脚步,转过头向西面的凤凰山望去,只见半边天被火光照耀得如同白昼。

  “轰!”

  “轰!”

  ……

  赵与訔惊呆了。

  他张了张嘴,良久从惊诧中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竟未感到恐惧。

  他讶异地发现,心里泛起的其实是兴奋……

  没人知道吴潜易储失败后,赵与訔有多失望,他才是最失望的那一个!

  吴潜丢的不过是一个官位,他赵与訔呢?!

  峰回路转。

  要变天了?

  贾似道竟有如此雷霆手段?

  不敢相信。

  但事实摆在眼前。

  还有,韩侂胄、史弥远之事例例在目……这大宋朝,哪一次改朝换代不是如此?

  赵与訔的身子已因那道天雷而颤抖起来。

  “来不及了,来不及了,他动作太快了。”他沉吟着,果断下了决心。

  大事只在今夜!不该再软相求于贾似道,必须先下手。

  皇权之争,不容犹豫。

  立刻调动临安兵马,杀赵孟桂等人。

  如此,进可逼贾似道妥协,退可勤王以保陛下……

  s..book3620325901913.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终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