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宋 第539章 提亲

小说:终宋 作者:怪诞的表哥 更新时间:2022-04-11 04:02: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亳州。

  离双塔寺不远的一条巷子中,张弘道独自一人走过巷子,在一间小屋的门口停下。

  他曾在这里与李瑕有过一次交谈。

  当时,是李瑕第一次向他提出要娶张文静。

  而这次再遣人来……则是正式提亲。

  张弘道拿起门环,想要叩动,想了想又放下,径直推开了门。

  院门没锁,一个老人正坐在院子里泡茶。

  张弘道认得这老头,杨果一个族弟,名唤“杨实”,不过是个百无一用的文人,毫无务实之才。

  想来,李瑕之所以选派杨实,一是因杨实风雅体面,二是张家与杨家有交情,不至于杀他。

  “五郎来了。”

  杨实文雅地挽着袖子,倒了杯茶,道:“山泉,水刚烧开,五郎快坐下品品。”

  张弘道心情不太好,坐下,没拿桌上的茶,从腰间拿起一个酒囊,闷饮了一口。

  他记得,当时在这里见李瑕,连一口酒都没。

  因此,这次他自带了。

  “令尊可答应了这桩婚事?”杨实问道。

  “哼。”张弘道冷哼一声,淡淡道:“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话虽如此,他心思却重。

  他父亲张柔已奉召去了开封,这让他颇不安。

  杨实为人平庸,并不是很好的说客。

  但来之前,事情李瑕已经与他分析透了,倒也能说上两句。

  “五郎啊,老夫说句心里话,之所以答应李瑕为他提亲,老夫也是为张家考虑……李瑕如今杀了蒙古大汗,过往之事,多有人查。大姐儿与他之瓜葛,万一被查到……”

  张弘道大怒,

  反问道:“所以呢?!反将她嫁给李瑕,让张家与李瑕瓜葛更深不成?”

  “李瑕所爱,大姐儿其人,而非张家。”

  杨实赔笑,又道:“五郎只需想想办法,将大姐儿送走,诈死也好、失踪也罢。明面上,张家不再有这个女儿,而父女之情、兄妹之义,可得两全。”

  “公这般年岁,竟能说出如此厚颜无耻之。”

  “好姻缘啊,好姻缘。”杨实叹道:“男才女貌,两情相悦,李瑕时年十九,镇帅川蜀,世间岂还挑得出第二个如此人物?”

  张弘道眉头一皱。

  他听得懂。

  这句话提醒张家……张文静也十九了,若打定主意非李瑕不嫁,熬不起。

  “李瑕已成了亲,我张家之女还能与旁人共侍一夫不成?”

  杨实长叹,道:“往回数三百年,大理高氏是王侯之家、帝王之家,李瑕之妻高氏,乃真真实实的名门望族嫡系,大姐儿与她同进一门,绝不辱没。”

  话虽没点明,但未必不是在说……张家先祖不过只是地方豪强、底蕴远不如高氏。

  李瑕不在意这些出身,但杨实、张弘道反而极在意。

  张弘道闷饮了一口酒。

  杨实问道:“不得不提,蒙人属实是宽待世侯,高泰禾、高泰祥兄弟如此反蒙,蒙人却不株连。五郎且看,如今高琼尚还坐镇大理。五郎何不效他?”

  “大理不同,鞭长莫及。”张弘道不受迷惑。

  “道理是相通的。”

  杨实看了院门处一眼,换了些许郑重之色,又道:“请五郎近些,听老夫肺腑之。”

  张弘道嘴上说的一直都是拒绝之辞,但还是附耳过去。

  杨实道:“如今,忽必烈、阿里不哥争成如此局势,孰胜孰负,难以预料。张家真要将满门性命押在忽必烈身上?

  阿里不哥何等人?最恨汉制,恨不能将北地汉人屠尽,使中原再成蒙人牧马之地。一旦忽必烈败北,张家何去何从?”

  张弘道听到这里,眼中意味难。

  他比杨实更清楚,忽必烈眼下的局势很难,几乎可称得上是“不容于蒙古”。

  杨实又道:“还有些话,李瑕未对老夫说过,但老夫站在张家的立场上多说一句。”

  “杨公说。”

  “张家嫁女至汉中,不失为一条退路。若忽必烈败于阿里不哥,到时,张家亦可退入汉中……

  五郎试想,李瑕虽有汉中,却受宋廷桎梏;高氏虽曾主国大理,今已失权。故而二姓联姻,尚不足以称雄一方,缺何物?”

  张弘道缓缓道:“兵马。”

  “若加上张家,三姓联姻,如何?”

  张弘道不答。

  杨实道:“若如此,以张家之兵马,可使李瑕不再受宋廷之桎梏、而得川蜀之实。其后,南连大理,北觑关中,便有称雄之力。或是烧断栈道,自为一国。”

  张弘道目光闪动,良久,缓缓道:“张家的根,在顺天、在保州。”

  他直起身来,看着杨实,摇了摇头。

  “杨公休要诓我,公之所,绝难做到。”谷椘

  杨实道:“老夫亦说了,此为一条退路。张家眼下只需嫁女于李瑕,静观其变,如何?”

  他捧着茶,吹了吹,再次叹息。

  “老夫出发时,李瑕有过几桩交代……其一,看大姐儿心意,若已对他无意,此事便罢了。”

  “哼。”

  杨实道:“其二,李瑕遣老夫来,是正式提亲、而非偷偷拐走大姐儿,因顾着她的父女之情,不愿教她为难。”

  “呵。”

  “其三,老夫前番也与令尊说过……此事,暂不必告之大姐儿,以免事若不成,她失望难过,反倒不美。”

  “故作姿态,当初掳人时为何不考虑这些?”

  张弘道扯起嘴角,似笑似讥,骂了一句之后,倾了倾身子,又道:“李瑕欠我妹妹的。”

  “故而,请五郎相信,李瑕会对大姐儿好。”

  “哼。”

  杨实抚须,叹道:“于小儿女,是成人之美的好姻缘;于张家,虽无名义暗中可得联姻之实,岂不妥当?”

  该说的都说了,他自品着茶,等张家答复。

  张弘道起身,在院中来回踱步。

  “如何送亲?”

  杨实大喜,起身道:“张家若肯答应,老夫回报阿郎,他将亲赴寿州,于淮河接亲。”

  他之前一直都站在张家的立场劝说,唤李瑕之名,此时才换了称呼。

  “没说答应了。”

  张弘道冷哼一声,自往院外走去,推门时又停下脚步。

  “杨公且再等候数日。家父去了开封,待他归来再谈。”

  “好,好。”杨实忙笑道:“五郎慢走……”

  他这一趟来,算错了张柔回师的时日,已在亳州等待许久。

  但好在,事情似乎就要办成了……

  ~~

  那边张弘道回到家中,才到书房,便见门上的锁已被人撬了。

  “谁做的?”

  “报五郎,十二郎方才挂在那边的树上下不来,小人们过去救……回来便成了这般,请五郎责罚。”

  “下去吧。”

  张弘道推门而入,四下看了看,之后趴在地上。

  顺着日光眯着眼看了一会,他隐隐看到一个秀气的脚印,于是苦笑着摇了摇头。

  家中这个妹妹,每日便做这些偷鸡摸狗之事,想要探知伐宋之战的始末,尤其是川蜀的战事。

  张弘道已不敢在家中放置这类公文,防得很是辛苦。

  好在,也许要将她嫁出去了……

  心头想着这些,张弘道叹息一声。

  “遂了这鬼丫头的意啊……”

  ~~

  汉中。

  李瑕刚刚收到一份情报。

  “史天泽到潼关了?低估了忽必烈……”

  “阿郎说什么?”

  李瑕没有回答,他难得有些走神。

  ……

  有些事,还是算差了。

  忽必烈比想象中沉稳太多,比如,在得到蒙哥死讯时便意识到其根基在何处,没有贸然北返。

  于是宋廷在明知蒙哥已死的情况下,还是表态愿意纳贡。

  这贡银,不论给不给,有多少人意识到宋廷称臣纳贡的对象是忽必烈,哪怕他还不是大汗?

  贡银不重要,重要的是……世侯们如何看待?

  之后这段时间,忽必烈又做了什么?

  那些汉人世侯蠢蠢欲动的心思,到底被压下了多少?

  李璮,分明早早有反意,为何久久不回信,不趁此良机举兵?收到信了没有?

  史天泽,分明早早就联络李璮,暗揣窥测局势之心,如今竟愿意为忽必烈去鏖战阿速台的强兵,为什么?

  张柔,依旧没有给出回复……

  (s.bqkan8.12961_12961840731165027.html)

  .bqkan8..bqkan8.

  s..book3620325696159.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终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