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宋 第503章 家乡

小说:终宋 作者:怪诞的表哥 更新时间:2022-03-30 04:34: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利州。

  “五叔,为何要走?我们分明能守住……”

  “赵定远的兵马在百牢关被宋军堵住了。”汪翰臣低头看着地图,提笔在金牛道到汉中出口处的百牢关圈了一下,眼中泛起思量之色。

  宋军能出现在百牢关,为何呢?是拿下汉中了,还是考虑深远,抢先了四哥一步?

  此时汪翰臣耳边又响起汪惟正旳喋喋不休。

  “哪怕让汉中援军回去,利州城依旧是兵多城坚,完全可挡李瑕,待解了汉中之围,我们……”

  汪翰臣不应,思量良久,起身便要往外走。

  汪惟正伸手拉住他,道:“侄儿不明白为何要走。”

  他壮起胆气,瞪着汪翰臣,又补充了一句。

  “侄儿才是总帅。”

  汪翰臣心急如焚,耐着性子道:“再不回防汉中,一旦被宋军堵死,我们会死。”

  “侄儿不怕死,只要能杀了李瑕为父报仇……”

  “够了!”

  汪翰臣终于大怒,吼道:“有工夫异想天开,不如多看两眼地图!”

  汪惟正一愣。

  从小到大,他还从未被人这般吼过。

  而案上那张地图已被揉成一团,砸在他脸上。

  “杀李瑕?他站着让你杀?人家往剑门关一退,你这三万杂兵攻得下吗?!你看看这利州的位置,金牛道上一座小城,前后一堵,就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绝地。到时谁当你是个总帅?!争着、抢着,拿你的人头去投降李瑕!”

  汪翰臣也是已忍了三四日,把该说的不该说的尽数抖出来,也自觉失态。

  他拍了拍汪惟正的肩,脚步匆匆,又去安排兵马。

  汪惟正蹲下,捡起地图,愣愣出神。

  十九岁的总帅,走到哪里都是所有人敬着,用献媚的目光看着……他曾感觉,天上谪仙也不过是自己这般。

  结果,战事才有不谐,一切都被拆穿了。

  蹲了许久,汪惟正才收拾好心情,往城中校场找到汪翰臣。

  汪翰臣毕竟成熟,并未将方才的争吵放在心上,道:“总帅,依我之意,我们领城中八千战兵北上,余下的废……余下兵力,继续守卫利州。”

  汪惟正似乎有些变了,点点头,问道:“粮草是否烧了?”

  汪翰臣一愣,之后摇了摇头,道:“不必。我们之所以走,怕最坏的局面而已。一般而,利州能守住。”

  汪惟正道:“能战之士早已被父亲、大伯带走,随大汗伐蜀。仅存的八千精兵皆在此,那两万驱口,真能守住?”

  “守城不须战兵,能往城下抛木石就行。”汪翰臣道:“利州环山靠山,城高墙坚,两万人完全能守住不到八千人的攻城。

  “五叔所甚是,正常作战,宋军确实没有攻破利州的可能。”

  汪惟正却变得比汪翰臣还果绝,道:“那不如留下一队心腹,李瑕若攻不破利州则好,万一利州将破,便纵火烧粮,如何?”

  “总帅说的是。”汪翰臣感受到了汪惟正的变化,道:“方才……”

  “五叔不必多,侄儿明白。”汪惟正道:“巩昌,才是汪家的根。”

  ~~

  汪惟正已完全忘了自己曾经说过的那句话——

  “与吾父经营十年之利州城共存亡、与城中军民共存亡。”

  ……

  但就在利州城外的嘉陵江畔,还有人记得汪德臣的恩惠。

  许桥头脸上挨了一拳,跌坐在地上,又爬起来,抬手指向了面前的许魁。

  “好……打得好!”许桥头大哭着喊道。

  他鼻涕眼泪糊了一脸,瞪着许魁,向后退了一步。

  “许鬼斗,你他娘本事了,当官了……打我……我活该被你打……我活该把最后一袋粮给你逃难……”

  “我记得!”许魁怒吼道:“但你个龟孙不许在老子面前说汪家好!”

  “老子活该欠你的,就你有本事,你娘活得久,让你能讨上媳妇、有娃……老子呢?光棍一条,死喽就死喽。”许桥头喊道:“老子活该欠你的。”

  “这是粮的事吗?!你当了鞑子兵!”

  “老子是个种地的……”

  许魁冲上前,吼道:“蒙古人就是嚼着你种的口粮杀下来,你知不知道他们杀了我多少袍泽弟兄?!”

  “就你个龟孙有弟兄……老子能管得了吗?树皮没得啃,要不是汪大帅招你老子回乡种地……”

  “我去你娘的!”许魁抬脚便踹。

  许桥头抱着头大喊道:“踹死你老子啊……踹死啊……村里哪个人不说汪大帅好……许鬼斗你个龟孙再也别回村里……”

  “你还说!”

  “这些年谁给你扫你家的坟?!”

  许魁突然停下脚,红了眼眶。

  许桥头在地上滚着,大骂起来。

  “你们打下来……又咋样?能把村里人全迁到哪个山垰垰去……当个死在外面的野鬼……明年蒙古人再打回来,你们又逃……把全村人害死!害死!”

  “你还要我打你!”

  突然,有人快跑过来,拉着许魁,提醒道:“将军过来了。”

  ……

  李瑕走到许桥头身边,伸出手。

  “起来。”

  许桥头敢在许魁跟前撒泼,那是知道许魁不会动真格的。

  他又不知哪个东西叫“气节”,怕死得很,更不敢在李瑕面前嚣张,看都不敢看李瑕。

  “小小小……小人……”

  许桥头舌头如打了结一般,话都说不出来。

  李瑕道:“方才你们吵的,我都听到了。这样,我向你保证,这次收复利州之后,不会再有蒙军入蜀抢掳,一个都不会有。”

  鬼使神差地,许桥头问道:“真的?”

  “真的,川蜀的门户在汉中,我们打到汉中。”

  许桥头不懂这些,壮着胆又问道:“田……真还给我们种?”

  李瑕道:“你们给蒙人种田,一人种十余亩地,年产八十石粮?当然,田有肥瘠,我问了几个俘虏,这是大概之数。”

  “小人种二十亩……能种出百石粮食。”

  李瑕道:“翻垄、除草、种地,一般男子种八亩地已是吃不消,你腿脚不便,能种二十亩?”

  “能咧。”

  “可觉活得像牲口?”

  许桥头忘了李瑕是个将军,脱口而出道:“人哪有牲口活得好?那些马啊、牛啊,精养着咧。”

  “蒙人征你多少粮?”

  “全……全都拿走咧,每月发口粮……”

  李瑕道:“我收复利州之后,三年免征,每年农闲时三个月徭役。三年之后,田税三十税一,每年两月徭役,人头税不收。你算算,多久能攒下钱娶媳妇?是否活得像个人?算过之后,再说是汪德臣好,还是我好?”

  许桥头不傻,不用算。

  但他不信,只好傻愣愣看着李瑕的靴子。

  看着看着,他又感觉到……这个将军是来真的,嘴里说的话没有一句空话,是实打实算过的。

  李瑕的手还伸着,道:“起来。”

  “小人……手脏,小人自个起来……”

  李瑕于是拍了拍许魁的肩,道:“凡事不要气急,遇到老乡就与他们好好说。不必争论是否汉奸,只说你在蜀南的生计。”

  “大将军,末将明白了。”

  “伤好了?”

  “好了!”许魁大声应道。

  李瑕道:“可愿为攻城先锋?”

  “末将领命!必破利州!”

  ~~

  正月十五,元宵。

  汪翰臣、汪惟正已领着精兵去支援汉中,又挑选了几个心腹将领率两万余兵力继续镇守利州。

  短短半日之后,宋军便开始攻城。

  这次,当先攻城的是昭化城以及附近山垒中被宋军俘虏的蒙古汉军。

  “看,宋人也开始驱赶俘虏来送死了。”

  守城的蒙军将领讥嘲大笑,随后下令道:“放砲石!给莪砸毁他们的浮桥!”

  砲石抛出,那些俘虏们开始鬼哭狼嚎……

  但渐渐的,局面开始不对起来。

  宋军并非驱使俘虏搭云梯、附蚁攻城,只是拼命地搭着浮桥过来,其后是喊叫声传来。

  “五娃在城上吗?我是你大哥啊!”

  “开城降了吧!汉中收复了!蒙古人逃了……”

  “朝廷分田免征了……”

  各种各样的喊话声传来,城头上抛下的擂木渐渐少下来,偶尔还有城上的蒙古汉军产生了斗殴。

  “别抛石头!我顺子叔在下面……”

  这一日攻城,宋军依旧连城墙都没摸到。

  就这样的攻势,打到宋军死光,利州都不可能被攻下……

  蒙军将领们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感到强烈不安。

  他们心里很清楚,李瑕连偷袭汉中这样的“攻城之道”都用了,又怎么可能再用强攻这种笨到要死的“攻城之法”。

  利州不可能被强攻下来,但,失守已是必然。

  总帅、元帅都逃了,谁都不傻……

  他们也只能派人安抚士卒,谈论着汪德臣的恩惠、许诺守住城后必有封赏。

  士卒们千恩万谢,之后却暗自嘀咕起来。

  “能信吗?”

  “总帅说共存亡,人呢?”

  “逃喽,见势不妙,赶紧逃喽……”

  ~~

  是夜,不知从何处传来了整齐的叫喊声。

  “投顺朝廷,过元宵啊!”

  “投顺朝廷,过元宵啊!”

  “……”

  利州城由此一片大乱。

  “快!烧粮草,撤出利州!”

  “烧粮草!”

  “……”

  “将军们要烧粮了!”

  “不能烧我们的粮啊!”

  “开城门!守住我们的粮!”

  “反了!反了啊!快开城门!”

  “杀蒙鞑!”

  “……”

  许桥头一瘸一拐地跟在许魁身后冲进了利州城。

  他不停地向每一个遇到的人喊叫着。

  “你们被鞑虏欺负,活得不像人啊!”

  他不知自己为何会这样激动。

  也许是愤怒于蒙古人真要烧毁他辛苦种出来的粮,虽然这些粮从来就不属于他。

  “来啊!把鞑子从我们家里赶出去!”

  s..book3620325580514.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终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