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宋 第478章 进程

小说:终宋 作者:怪诞的表哥 更新时间:2022-03-22 02:00:33 源网站:网络小说
  蒙军如潮水般退过,之后是宋军掩杀而来。

  脑顶坪便如一块岩石,任潮水拍打,犹自矗立。

  赵阿哥潘还在试图攻上山顶。

  在他看来,如史天泽、汪忠臣这些汉军世侯太短视了。

  此时石子山大营遇袭,蒙军大乱,唯有斩杀宋军主帅,才能迅速平息乱象。何况,宋军主将就在这里,不过区区数十兵力。

  王坚一死,至少战场上的局势还能挽回,甚至继续攻破钓鱼城。

  可以说,赵阿哥潘是眼下最冷静、最忠诚,且处在战场关键处的蒙军大将之一。

  他看准了宋军最大的破绽,坚决地继续强攻脑顶坪……

  半个时辰后,阿吉便提着赵阿哥潘的头颅,一步一步登上了山顶。

  血滴在阿吉脚边,手里的脑袋晃动着,她目光看去,第一眼看到的是站在山顶的李瑕,之后才看到了因重伤坐在地上的王坚。

  “马军寨已击退山下蒙军、斩杀蒙将!”

  阿吉将头颅放在王坚面前,似想证明什么。

  王坚笑着点点头,已无意再劝阿吉一介妇人不必太要强。

  钓鱼城守住了,这些乡民往后又可过些安生日子。

  一场惨烈的战争之后,只让人觉得,没有什么比安生日子更让人向往……

  阿吉再次转头看向李瑕,只见李瑕脸色平淡。

  相比于周围众将士的欢喜,他的神情显得太过于冷清了些。

  她是直率性子,开口便问道:“李将军,这样的大胜仗,咋不高兴些。你高兴了,将士们才好庆功。”

  “意料之中旳事,没有太大惊喜。”

  李瑕像是在思考着什么,随口应了一句。

  这一句话中的从容笃定,让诸将惊讶,又佩服不已,只觉李将军运筹帷幄,神机妙算。

  李瑕却不是在故作淡定,确实是真没太大的惊喜。

  蒙哥会死在钓鱼城,这是他结合后世的信息、当世的情报之后,早便预想到的。

  也许这个进程因李瑕而改变了很多……但,他拼命去做的,说到底也只是在保证原本的结果依旧发生。

  毫无成就感。

  谁能说清这是他的手段还是蒙哥的命运?暂时甚至蒙哥死了没有还不确定。

  目前为止,李瑕并未看到自己对天下局势有多少改变。

  这只是历史进程而已……

  ~~

  蒙军虽败,史天泽、汪忠臣等人撤退得却是及时,并未形成大溃。而是以保护大汗之名,回守石子山。

  宋军追击蒙军到了石子山前,见蒙军势众,难以攻破,遂停止了追击。

  蒙军亦无心再战。

  双方各自鸣金。

  ……

  “将军,大胜了!”

  张珏大步上了山顶,将手中的战斧往地上一抛,大笑着到了王坚与李瑕面前。

  他的盔甲已破裂,透出里面的皮开肉绽的伤痕。

  “好!好!”王坚不能起身,正在由兵士包扎伤口,疼得满头都是汗水。

  宋军开始救治伤员,清点战场。

  张珏则又走到李瑕面前,重重拥了拥他,这才转头望向石子山。

  只见蒙古大军已收缩至大营,密密麻麻一片,石子山南面人影绰绰,显然是在大造浮桥,准备渡河撤退。

  “钓鱼城之围终于解了……”

  “继续攻蒙军大营,如何?”李瑕忽然道。

  张珏摇头道:“不妥。”

  他绝非怯懦之人,又道:“我军人少,士卒疲惫,又不擅野战,而蒙军大乱之后现已缓过气来,且驻扎于山下。连夜作战,太冒险了。”

  王坚一边处理着伤口,强忍着痛楚和疲惫,亦是开口道:“非瑜……万不敢贪功冒进……兵力皆聚于城外,野战二十倍之敌……后果不容轻忽……”

  这是事实。

  一万五千余宋军放弃身后坚城不守,在空城外与十万蒙军继续作战,显然不可能。

  能逼蒙军撤军,已是钓鱼城能做的极限。

  局势每每如此,宋军年年胜,却不足以扭转局势,一年差过一年。

  但无论如何,今年又守住了川蜀……

  ~~

  史天泽又向远处的宋军阵线看了一眼,吐出一口浊气,这才翻身下马,向石子山大营走去。

  他脸色很疲惫。

  五十六岁的人,连夜偷袭、撤军、决战、再撤军……只觉得少有这样漫长的一天。

  山上的火势还未完全扑灭,到处都是怯薛军在奔走。

  兵荒马乱。

  从征数十年,史天泽还是头一遭如此清晰地感受到战争的折磨。

  山道上,来阿八赤迎了上来。

  来阿八赤是术速忽里之子,正经的蒙古勋贵大将。与那些契丹、党项、汉、吐蕃人不同。

  史天泽不敢怠慢,脚步加快,上前问道:“大汗如何……”

  “大汗受了些伤,没大碍,正在准备渡河到对岸大营。”来阿八赤已迅速应道。

  “长生天保佑。”史天泽不论心中如何感想,庆幸不已。

  来阿八赤又道:“好在史帅回撤及时,没让宋人攻上来……”

  莫哥说了,要控制住降人。

  但在蒙古人这里,北人和南人其实是不同的。史天泽这样的汉军统帅,绝不是降人,而是此次入蜀蒙军的主力之一。

  来阿八赤安抚了史天泽,又道:“史帅一定要守住大营,保证顺利迁营。”

  “将军放心,宋军必不敢……”

  话音未了,只听远处传来了号角声。

  “报!宋军在列阵!又要攻过来了!”

  战报传来,史天泽硬生生把嘴里剩下的话咽了下去……

  他还算镇定,道:“我麾下将士疲惫,请大汗调生力军协防大营。”

  来阿八赤沉默了良久,道:“史帅放心,你先迎敌,大汗马上会派兵支援。”

  史天泽又向石子山看了一眼。

  目光落处,大量的蒙军正向石子山南面涌去,正在搭浮桥准备渡河……

  “来阿八赤将军,请务必劝大汗一句。”

  史天泽本不想说,但已不得不说了。

  “眼下的情况,绝不可迁营。只要大汗不退,遣各部支援我,必可击败宋军,甚至拿下钓鱼城。”

  来阿八赤明白,应道:“好,史帅先迎战,我一定劝大汗。”

  军情如火,史天泽不再推辞,郑重一抱拳,重新向军阵中大步而走。

  ……

  “大帅!宋军又攻来了!”

  “传令下去,全军上马!”

  史天泽麾下的士卒才下马,不少人已脱了盔甲正在啃干粮,此时又听到战鼓,纷纷哀号不已。

  军心显然不堪用。

  但史天泽能走到今天这一步,自有不凡之处。

  他换了一匹战马,驱马走在军阵之中。

  “大汗无恙!”

  开口这四个字,让不少将领定下心来,纷纷大喊起来,将这消息向全军传开。

  “大汗无恙!今夜将杀牛宰羊,犒赏诸将士护驾之功!”

  “好!好!”

  蒙军士气稍振。

  “击鼓、鸣钲!”史天泽继续驱马上前,嗓子已喊到冒烟,“贺大汗洪福!”

  鼓声起,蒙军不断重复着他的话语,激励着越来越多人的士气。

  终于,史天泽的阵列开始重新整备。

  “将士们!宋人不知道我们的大汗受长生天庇护,他们妄想与天为敌!他们错了,大错特错……”

  “我们将击败他们,拿下钓鱼城!南面的财宝、女人任你们劫掳!”

  “只要再打这最后一战!我们有十万大军……”

  ~~

  “咚!咚!咚……”

  战场双方都在列阵。

  之后,宋军先完成了椎形大阵,开始逼向蒙军。

  一杆大旗迎风而立,上书“升兴元府都统王”,而旗下站着的却是李瑕。

  他说服了王坚与张珏。

  “我们应该继续与蒙军决战。”

  “为什么?万一钓鱼城失守……”

  “因为我们要守的,远远不止一个钓鱼城!”李瑕掷地有声。

  王坚能舍生忘死、杀入万军之中,胆气本就惊世骇俗。

  他所顾虑的,是蒙哥没死且稳住了军心,那么宋军野战必败,钓鱼城必失。

  李瑕却是另有一番分析。

  “若蒙哥已死,蒙军必定掩盖消息,以求安全撤离。我等今日不杀上去,要等来年再迎击数十万蒙军不成?”

  “若蒙哥受伤未死,我等今日不杀上去,要放他收兵养伤、稳定军心?”

  “哪怕蒙哥毫发无伤,我等还有比今日更好的机会吗?只等蒙军明日休整妥当,再攻钓鱼城或长驱东向……到时,再想拼死一搏已不可得!”

  ……

  历史的进程到这里,对李瑕而,只是刚刚开始。

  他是冠军,要的是超越,完全不满足于参与到一场大战中看到“蒙哥死、蒙军退”这样的既定结果。

  这远远不配成为他的人生抱负。

  接下来,才是他要做出的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