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宋 第440章 谨慎

小说:终宋 作者:怪诞的表哥 更新时间:2022-03-05 00:17:1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刘黑马之所以选择驻扎在斩龙山,颇有讲究。

  斩龙山的位置在成都城东北方向,处在成都城与云顶山城之间。今云顶守军虽有两千人进了成都,却还有千余兵力守在山上。

  占了斩龙山,一则断了两地的互相支援;二则等利州的辎重送来,李瑕很难从西南方位骚扰蒙军的粮道,反过来,刘黑马可往南断李瑕粮道。

  但他确实忽略了成都城西面的川西高原。

  说到川西地势……唐广德二年,暮春初夏,安史之战刚刚结束,杜甫回到成都浣花溪草堂,马上要举荐入仕,遂提笔写了首诗。

  “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

  这东吴万里船,指的是船只顺岷江而下长江,扬帆万里。

  西岭千秋雪,指的是成都西面的岷山上积雪长年不化。

  高原、平野、大江,构成天府之国得天独厚的壮阔景象。

  “本以为宋军支援会走‘东吴万里船’,但没想到走的是‘西岭千秋雪’。”

  这夜听到刘振元的回报,刘黑马摇头苦笑道:“若让小子计得,此战之后,他真要‘一行白鹭上青天’了。”

  “不至于。”

  贾厚道:“哪怕真让他从灵关道运送了辎重、援兵,他至多能守住成都,待大汗攻克重庆,李非瑜依旧徒劳无功。”

  “但到时再招降他,条件便不同了。”刘元振道, “大汗急于下长江,会师京湖, 一举灭宋。介时李瑕若能守住成都, 哪怕不能反攻汉中。选择归顺, 他也有更大的好处。”

  贾厚道:“大郎认为……李瑕是因此才不肯现在就投降?”

  “只有如此才说得通。”

  刘元振轻呵一声,缓缓道:“若非蒲帷, 我们真的有被李瑕击败的可能。”

  刘黑马侧过头,仿佛受到了冒犯。

  他眼神中满是威严,一字一句道:“那就击败他。”

  ……

  六月二十三日, 第一批从利州送来的粮草到了青白江北岸,刘黑马派两千骑兵前去接收。

  同时,成都宋军也有了动作。

  李瑕派兵在城外挖设壕沟,建寨起营,布置拒马, 将防线向东北方向外扩了十里。

  他像是要步步推进、包围斩龙山, 截断蒙军辎重线。

  对此, 刘元振与贾厚推演着兵棋, 下了一个结论。

  “这是虚招。”

  “何以见得?也可能是要断我们的粮道。”

  “不可能。”刘元振道:“李瑕明知他做不到的, 步卒断骑兵粮道,笑话。城池不守,想打野战不成?”

  “那他此举, 是意在将我等注意吸引到成都以东了。”贾厚笑道:“他的粮草要打西边来了?”

  “不错,你且看吧,今夜蒲帷该有消息递来。”

  “声东击西。若非早便知晓, 险些要被李瑕骗过去。”

  是夜,有宋军兵士悄然潜行自斩龙山, 递了蒲帷的消息。

  ……

  “果然是空营!”

  刘元振见过蒲帷派来的人, 再回到大帐,眼中已有振奋之色。

  地图上,成都东北方向摆着一个小小的木雕栅栏,摆着三个红色小木人。代表着李瑕刚刚布置的防线和三千兵力。

  刘元振一把将这些兵棋拿开, 道:“假的, 这营寨之内根本没有守军。”

  刘元礼问道:“确认了?”

  “李瑕作势反扑,实则已率兵六千余人,出发西向,分守温江、崇州、大邑、邛崃等地……成都城内, 仅余守军四千人,由孔仙暂守。”

  “蒲帷与嘉定军在成都?”

  “在成都, 他能控制近千人,明夜扼守东门,约定献城投降。”

  刘元振随手拈起两枚兵棋,在地图上一推。

  “一举攻克成都城,击杀守军,收服一部分宋军兵力。”

  贾厚点点头,又指了指西南方向,道:“同时伏击李瑕于西岭,此战必胜矣。”

  ……

  次日,刘黑马没用长子刘元振领兵,而是派了五子刘元礼去取成都。

  “你大兄聪睿,但锐气太足,反倒不如你稳重。”刘黑马叮嘱道:“切记须先试探宋军是否有诈,不可焦躁。”

  放在一般人家,幼子往往比长兄浮躁些,但刘元礼不同。

  刘元礼时年不过二十四岁,行事却比刘元振还要老成许多。

  “父亲信不过蒲帷?”

  “蒲帷已无为赵宋死节的必要,递的情报该是真的。但难保李瑕有更多布置。”

  刘元礼点点头,道:“孩儿明白了,此战要胜。胜的同时,还要谨防李瑕有后手。”

  “明白了便好。”刘黑马对这个儿子更为放心,道:“去吧。”

  刘元礼遂领了兵符,出帐,翻身上马,提兵两千五百人直奔成都北面宋军新设的防线。

  平野辽阔,马蹄踏着荒草,精锐骑兵袭卷而过。

  ……

  奔到目力可及宋军防线之处。

  忽见远处腾起两道狼烟。

  鸣镝之声响起,随之而来的是“咚咚咚咚”的战鼓声。

  仿佛还听到有“敌袭”的呼喊。

  显然, 宋军已瞭望到了蒙军的攻势。

  “吁!止!”谷淉

  刘元礼勒住缰绳, 高高举起手, 喝令骑兵暂停行进, 整备阵列。

  他转过头看去, 只见许多兵卒到现在还是光着臂膀, 盔还放在马上。

  这不是士卒们散漫,事实上刘家治军十分严谨。

  但这些兵马中似乎都是北人,以汉人为主,还有犯了罪的蒙古人、色目、沙陀、回鹘、女真、契丹人等等。

  他们之前都是镇守关陇、山西,初到南方,实在是受不了炎热的天气。

  在烈日下暴晒,太容易中暑,反而打不了仗。

  刘元礼虽怒,却也体谅士卒,在确定了环境安全之后,他便让士卒先到树林避过正午的日头,一边散出探马,观察宋军反应。

  骑兵占据着主动权,想何时打就何时打。反而宋军不得不在日头下严阵以待。

  刘元礼一直没闲着,从探马传来的消息分析,宋军在成都城外设的很可能是空营。

  这一个多时辰,几乎没见到什么人活动。

  日跌时分,他先派出五百人去闯营,意在试探。

  “驾!”

  五百骑兵奔向宋营,有几骑跌进壕沟,却未见到宋军箭矢。

  他们绕过拒马,冲向宋军营寨……

  ~~

  “真是空营吗?”

  刘元礼喃喃着,极目眺望。

  突然,杀喊声大作,冲进宋军营寨的五百骑后阵一片慌张,显然是中了埋伏。

  “果然有诈。”

  刘元礼心想着,并不觉诧异。

  李瑕能斩纽璘,显然不是等闲之辈,谨慎些果然是没错。

  刘元礼正打算撤回五百骑兵,回营禀报,紧接着,他忽然眉头一皱。

  “不对。”

  他目光猛落向成都城,只见城中毫无动静。

  刘元礼心中一个念头猛地窜起,暗骂一声“好你个李非瑕,层层布置”。

  心念一起,他旋即大喝道:“全军听令!”

  号角声起。

  “冲锋!”

  两千骑兵如离弦之箭,轰然杀向宋军营寨。

  刘元礼脸色冷峻,策马奔进宋军营寨,只见前方不过数百宋军正如潮水般退去,从木板上跑过沟壑,向成都城逃命。

  “不必追了!”

  刘元礼懒的追击这些许人马,目光扫过,驱马上前,踢翻一口大锅,只见里面仅有一锅清水。

  竟是差点便被李瑕骗了。

  “快!传消息给我父亲,宋军必已兵出西岭,让父亲速去围堵!”

  “是!”

  “全军下马休整,喂马、造饭,待入夜,随我取成都城!”

  ……

  以刘元礼沉稳的性子,也已断定刘元振的判断没错,今夜果然是克敌致胜的良机。

  只希望白日这一场试探,不会有所耽误吧。

  他抬头看向天色,只见日影西斜……还来得及。

  ~~

  入夜,刘元礼派数百人携空马向东而走,伪造出不愿攻城,已撤军的假象。

  他则亲自带兵,也不骑马,悄然潜行,摸至成都东门。

  抬眼望去,城墙上守卒不到千人。

  由此算来,城中竟真是仅余四千兵力,分守四面城墙。

  “放信箭。”

  弦动,一支信箭射上东城墙头。

  刘元礼眯着眼,就着月光以及墙头上火把的光亮,见到一个身影拾起了信箭,往城楼走去。

  他顺着那个身影,见到有两个宋军将领正站在那,似在交谈。

  拾箭的士卒过去,向其中一个将领附耳说话。

  突然,那将领猛地拔刀,劈翻了另一个宋军将领。

  身影俯身下去,很快便重新站起。

  扬手,抬起一颗头颅。

  “孔仙已死!欲活命者听我号令……开城门!”

  ……

  吱吱呀呀的声响中,成都城门大开。

  刘元礼思忖片刻,经过白日的试探,他已确定这不是诈。

  是他灵光一闪,从细微的破绽中识破了李瑕的布置。

  他果然一挥手,领着兵马大步向城洞奔去。

  “进城,控制城门!敢抵抗者,格杀勿论!”

  s..book3620325255152.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终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