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宋 第361章 休憩

小说:终宋 作者:怪诞的表哥 更新时间:2022-01-22 18:39:08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日李瑕连着安排了许多事情,一直到夜深了才从庆符军营回县城。

  去年每有这种时候,他都是直接在军营过夜。如今不同了,他是知县,早上县衙梆响之后便要签诸多文书,有时还得升堂断案……不过,这些也可以交给县里那位勤于公务的主簿。

  李瑕每夜都回去,更主要的原因还是高明月在。她在,那座官廨对李瑕而才有了家的感觉。

  穿过城门,走过长街,沿街唯有沁香茶楼上的灯火还亮着,严云云正站在那。

  当时韩承绪收严云云为义女,李瑕稍有些不解。但思考过之后也渐渐明白,这年头的人极重家族。

  北地的韩家、宋境的李家、大理的高家也唯有通过家族关系才能凝聚并相互信任,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对严云云而,这义女的身份带给她的安全感,再多钱财也带不了。

  前阵子,淯井监查私盐一案,让严云云十分紧张。而李瑕一回来,什么都没做,这案子便烟消云散了。

  严云云贪慕这种威风,她不必与李瑕有太多亲近,只要偶尔看他从楼下路过,她便能汲取到力量。

  这种事说白了就叫“狐假虎威”,茶楼上的这一盏灯火相候,就是她“假借”的过程。

  李瑕越有本事、她与他羁绊越深,便越能感到骄傲,面对曾践踏过她的世人时便愈有底气。

  不仅严云云如此,庆符县内许多人亦然……

  李瑕走到前衙,进了公房,只见韩祈安依旧埋首案牍。

  “以宁先生还未睡?”

  “阿郎。”韩祈安道:“马上要秋收了,正在核算粮食。今岁不需输税到州府,阿郎又要扩充庆符军,多留些军需。”

  “你身子骨弱,莫太辛劳,这种可以交给房主簿的事便交由他吧。”

  “县里出了几桩案子,城东有三个兄弟争产、庙村有个女子与人通奸杀了丈夫……房主簿也忙。”

  一县之大,大大小小的案子层出不穷,李瑕一心练兵,不太喜欢断案。身为县尉之时便不太管快班之事,房楷这主簿便一直兼管刑讼。

  当然,这事关民生治安,不得轻忽。可见房楷着实是为庆符县做了许多事,不论是江春或李瑕主政之时。

  “房主簿就喜欢做事,如今也不会克扣庆符军粮草,给他压压担子无妨。”

  李瑕说着,推了桌上放凉的药碗到韩祈安面前。

  韩祈安捧过药碗,笑道:“阿郎放心吧,我这身子骨每日见好,还要看阿郎成……蜀帅威镇八方。”

  李瑕签过当日的文书,与韩祈安随口聊着公务,便向后衙转去,路过房楷的公房,只见里面还有烛光。

  穿过长廊,过了两道院门回到后衙,韩祈安转去西厢,李瑕便拾步进了大堂。

  阿莎姽正坐在那对着一筐草药挑挑捡捡,抬头看了他一眼,也不打招呼,表情有些冰冷。

  因李瑕让她制些麻药、金创药,供士卒治伤时用。阿莎姽讨厌被当作小吏一般不停做事,已是许多天都没好脸色。

  “你要把药制成膏状,方便保存和携带。”李瑕道。

  阿莎姽不回答,但是听进去了。

  她本是像女鬼一般的人物,这时却显得有些可怜……

  内堂里,高明月与韩巧儿听到李瑕的声音,连忙跑出来。

  “李哥哥,我真的要学那么多东西吗?筹算好难啊。”韩巧儿掘着嘴,委屈巴巴道:“都算了一晚上了还算不出来。”

  近来高明月常帮李瑕审阅账册,李瑕便教了她包括阿拉伯数字、简单的运算法则在内的许多东西。

  且李瑕认为韩巧儿就在该读书的年纪,又让高明月督促其学业。

  小丫头记忆力好,从前韩承绪教她文章诗赋她往往听一两遍即可记下来,十分轻松,遇到算数、下棋之类的事却极为吃力。

  对于韩巧儿来讲,这就是日子安定之后的小小烦恼了,但她还是乖的,只敢小小的撒娇,说了一会话之后便被李瑕打发去睡觉。

  “我们给李哥哥烧了水,烧水的时候围着火炉,够亮堂,不会坏眼睛。”

  “还是伤眼,你早点起了白天再读书比较好。”

  “哦,但是白天你不在,阿莎姽姑姑就都是晚上才起来的。”

  韩巧儿嘟囔着,依依不舍地随高明月回了屋。

  李瑕在营里弄了一身汗,自去洗漱,只见热水与干净的衣物都已准备好。

  洗过之后,他再转向主屋,特意往高明月的屋子绕了一圈,便见她轻轻推门出来。

  “巧儿睡了?”

  “嗯,她明明很困了,一定要等你回来才肯去睡。”

  ~~

  屋内,韩巧儿翻了个身,有些苦恼地叹了口气。

  自从上次的大年夜之后,她已自认为大姑娘了,但越觉得是大姑娘,她越不知该在李瑕与高明月面前如何表现。

  明明是想更表现得更自然一点,帮高明月活跃一下气氛,也不给她带去太大的压力,结果却更加被当成小孩子。

  “其实我什么都知道。”韩巧儿看着纸窗外的剪影心想道,“那就等你们成亲了再说吧,明明都长高很多了……”

  ~~

  屋外的两人已在廊中坐下,高明月伸展了一些手臂,显得有些轻松,道:“巧儿被你照顾得愈发像个小孩子了。”

  “本来就是小孩子,你也是。”李瑕觉得她们活泼一些蛮好的。

  “才不是,人家和你同岁。”

  “对了,我们的婚事我拜托李夫人帮忙操持,她说十二月比较好,可以准备得妥当,且有个大吉日。”

  提到婚事,高明月每每有些害羞。但如今她在李瑕面前也放松了些,敢谈些自己的感受。

  “当主母好难啊,以前母亲教导过我,但还是不太会,有太多人和事要管了。”

  她坐在那并着脚尖,漂亮秀气又有些沉稳,就是个正在努力成长的小姑娘。

  “确实比想像中难。”李瑕道:“本以为成亲是很简单的事,但他们说光是发请柬给宾客,让他们安排好事务启程来,整个过程便要三两月。车马真慢啊……也好,更庄重些。”

  “都要请谁呢?”

  “慕儒大概是过不来了,得通知一下,老聂得请,该送些礼物到重庆府与云顶城军中。临安的靠山们也得说一声,显得尊重。”

  “那你家里?”

  “家里该有人会过来。”李瑕沉吟道,“对了,还会给你伪造一个身份,便说是自小订亲的人家,户籍李先生在办。”

  不论真假,大理高氏称始祖为高翔,乃是三国时的蜀汉大将军,封玄乡侯,如今蜀中亦有其后人。

  李瑕身为朝廷命官,与大理通婚颇麻烦,便将高明月的户籍办在蜀中高氏名下,往后要恢复身份也好说。

  “那今日太晚了,你早些去睡,明夜我再教你彝语,你再给我讲故事好不好?”

  “好,另外还有件事情。我打算出趟远门,得去见个人,大概三两个月回来。”

  “那……那好吧,你路上一定要小心。”高明月也不问李瑕要去哪,只低声道:“我会把家里顾好的。”

  “过两日才走,我得先把县里安排妥当了,提前和你说一声……嗯,你回屋吧,去睡了。”

  “再呆一小会也可以。”

  坐在回廊上的一对男女离得更近了些……

  因各自性格的原因,虽相识了一年多,但两人之间的进展始终比较缓慢。

  李瑕并不急着让这份感情升温,这辈子他愿意慢慢地了解一个人并与之相处,毕竟结为夫妻是一辈子的事。

  这与前世那些露水情缘不一样,他也没有太多经验。

  ~~

  从成都归来的这些日子,算是李瑕的一个小小休整。

  他有了一个未婚妻,也有了个像爹又不像爹的长辈或幕僚,虽然还在与他们磨合,但那种异乡人的疏离感也在这种磨合中一点点消减。

  他安排着县务,很快便到了两日之后。

  “知县。”姜饭快步进了公房,低声道:“知县安排的事,小人办妥了,他们已经出发了……”

  “收拾好了吗?”

  “好了。”

  “走吧……”

  s..book3620324341123.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终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