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宋 第290章 可渡关

小说:终宋 作者:怪诞的表哥 更新时间:2021-12-21 01:47:2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高琼身后有两个仆从,推轮椅的叫“高岁和”,提灯笼的叫“高年丰”,都是他幼年时在路边捡的孩子。

  当时高泰祥还是大理宰相,高琼想着父亲的愿景,于是给仆从起了这样的名字。

  高岁和、高年丰前阵子带人护着高琼妻小到北面的龙华寺,可见高琼对他们信任。

  而高琼之所以知道段实派了人在舍利僧身边,因为舍利僧也是藏身到了龙华寺。

  当时情况有些惊险,如果让段实的人看到高琼的妻小,自然是要被找出来。

  幸而高年丰为人机敏,每日都会在山门前盯睄,远远见到舍利僧身边的人,马上把高琼的妻小藏起来。

  这也是为何段实始终搜查不到高琼家小的原因。

  但高年丰等人没想到,回来之后,见到的高琼已是手脚俱废。

  他们本以为高琼今夜过来是要报复段实,但到了最后,高琼却只是淡淡吩咐了一句。

  “让他畏罪自尽吧。”

  “少主。”高年丰问道:“小人能让他生不如死,且做得不留伤痕,可以吗?比如,拿纸盖在他脸上,往上淋水,一点点闷死他;比如往他的脚底上抹上蜜蜂,找只羊来舔,让他活活笑死。这样的办法,小人还有很多。”

  “算了,不必做无益之事。”高琼道,“推我出去。”

  “是。”高岁和有些遗憾,推着高琼缓缓离开牢房。

  段实看着他们的背影,很介意高琼所说的“无益之事”,因这种轻蔑的态度,感到自己被小看了。

  但另一方面,他亦有些庆幸,至少高琼不会让他死得太痛苦。

  下一刻,他看到高年丰放下灯笼,咧嘴笑了笑。

  “来,我们还有一整晚。”

  段实大骇,不由自主向后退了一步,只觉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

  龙华寺后山。

  舍利僧看着地上的十具尸体,双手合什,低声念着经。

  “高僧为必为这些蒙鞑走狗超度呢?”有人问了一句。

  舍利僧喃喃道:“众生皆苦。”

  他借庙宇藏身,借佛祖的名义起事,但多年下来,心中已真的有佛……

  舍利僧并不知道,改变他命运的不是佛祖。

  若非兀良合台之死,也许他本该晚几年再起事,虽然一样会兵败,一样能逃得性命、以图再举。直到最后一次起事时,死于段实的刺杀。

  但现在,段实已经死了。

  佛祖没有庇护舍利僧,只是有人在不经意中改变了他的命运……

  ~~

  李瑕并不知道自己的做法正在激怒也先。

  他在行军途中每过一段都会让人掘开官道,挖设陷马沟。

  这些陷马沟下面布着尖利的木刺,上面铺上树枝与黄土盖上。它们未必会造成多大的伤亡,但骑马一旦陷进去,一次也要死上两三个人。

  这是李瑕唯一能用来阻挡骑兵追击速度的办法,很简单,却也有一些效果,当然这得益于滇地多山,换作平原这么做就丝毫不能起作用。

  之后,庆符军扮成大理军,诈开了金马关、高硗关,很快就穿过了善阐城,直奔北面的乌蒙部。

  由善阐府到乌蒙部,基本上便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便是五尺道。谷

  走进五尺道之前,李瑕认为有必要梳理一下他接下来的计划。

  于是他与高长寿对坐下来,摊开地图。

  地图打开之时,他却又有些恍神……

  李瑕有时觉得,自己与高明月就像是在地图上谈恋爱。

  入滇以来,有太多的地名他要与高明月仔细聊过才能弄清楚。

  这花费了两个人非常多的时间。日夜赶路,稍有空闲之际,他们都在谈论着这些。

  但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里有太多的“蛮荒之地”,地名含糊,充斥着乌蒙部、乌撒部、易娘部、于矢部这样的名字,且范围混乱。

  总之,多亏了有高明月为李瑕整理地图,他才渐渐有了头绪。

  ……

  “先说另一件事吧,我得给这些地方重新起名字。”

  李瑕道:“乌蒙部往后便叫‘昭通’,我们之后会在这里建一座城,昭通为五尺道之要冲、川滇之锁钥,控巴蜀之门户。又处乌蒙山腹地,可倚为根据之地。”

  “昭通将是我们整个根据之地的中心点,沿五尺道向南北伸展开。”

  李瑕提笔写下“昭通”之后,又沿着五尺道这条蜿蜒的道路标注起来。

  “最北,庆符县,我在此为官,吸收宋廷的实力,面对川蜀的主战场;其后,筠连县,如今我们的私盐生意在此地,往后其它生意也可以放在此处;往南,盐津县、大关县,如今这一带都是羁縻之地,我们可以将它们控制下来。

  这是昭通北面的四个县,慕儒你在昭通立足之后,庆符与昭通之间这几个县也并不难掌握。接下来,我们说昭通以南……”

  李瑕沉吟了一会,道:“昭通往西南方向,面对罗婆部,但这之间隔着崇山峻岭,不必太担心,往后反而可通过贸易重新拉拢罗婆部;

  先说昭通东南方向的石城郡,蒙人改称作‘磨弥万户府’,啧,往后我们把它叫作‘曲靖’好了。

  昭通与曲靖交界地,属于‘乌撒部’的地盘,乌撒部曾是宋的羁縻地,后归大理所统,如今属于各方不管之地,我们称它为‘威宁’……”

  李瑕一边说,一边标注,终于把曲曲折折的五尺道沿线全标成他新起的名字。

  由北向南分别是,庆符、筠连、盐津、大关、昭通、威宁、曲靖。

  “好,接下来我们要决定,我们的地盘和蒙人的地盘之间,分界线在哪里。”

  高长寿听了半天,有些晕乎乎,但最后发现,只看李瑕新写的地名,确实清晰了不少。

  “昭通以北,我们必须占下;曲靖以南,我们占不下。”高长寿道:“威宁我们必须占下,这才能给昭通一个缓冲之地……那该在威宁以南定一个分界。”

  “可渡关。”

  高长寿倒是知道可渡关,三国时,诸葛亮南征,命李恢取道建宁,等平定南中,大军返程,即取可渡关。

  “可渡关在威宁以南五十里?”

  “是,我的货物和商队如今就留在那里。”

  “位置正好。”高长寿道:“如此,我们在威宁建城支援,比蒙人从曲靖出兵更方便。”

  李瑕点点头,道:“那我们接下来的根据之地范围就很清楚了,北起庆符,南至可渡关,西抵金沙江,东面则是川、黔交界的广袤群山。”

  “趁着蒙军攻打交趾之际,将这块地盘占下来?”

  “是。”

  李瑕脸色郑重了些,手指在地图上点了点。

  “要占下地盘,首先就是态度。我们在大理境内可以不停逃,但到了可渡关之后,就不能再让蒙军寸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