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宋 第257章 收网

小说:终宋 作者:怪诞的表哥 更新时间:2021-12-06 12:31: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这些羁縻之地来的南蛮盐贩真是太嚣张了!”

  卢文扬怒叱一声,坐上轿子向城外码头而去。

  他已决意到叙州去状告庆符县衙对私盐一事的包庇纵容,这般做是与县衙完全决裂的态度。若州署告不下来,那他便再到泸州去,告到潼川府路安抚使处、告到转运司。

  天日昭昭,他就不信世上还没说理的地方了。

  “杀人砸铺,太明目张胆了!”走在轿子旁边的管事卢圭愤愤骂了一句。

  “县里竟能让私盐贩打砸官盐的铺面?自古以来有这般荒谬之事否?这还是大宋的治下?!”

  卢文扬又骂了一声,深吸了几口气才稍平静下来,低头看着手里的状文,心想知州是清官,不能行贿,好在此事证据确凿,知州绝不可能包庇邬通。

  说来也是怪了,真不明白那李县尉是如何想的,以为在庆符一手遮天了不成?竟敢这般放纵私盐……

  ~~

  从县城东面到码头的道路上,邬厚正提刀站在那。

  “哥哥,我们这般做,是否太嚣张了?”

  “老子太嚣张?”邬厚很诧异,大骂道:“你看看清楚,是谁做的过份了?!没开张就死了个汤二庚,现在呢?连杜掌柜他们都敢杀,这他娘还是盐商吗?!庆符这些盐商和强盗有区别吗!”

  “是,小的也觉得他们太狂了,但是不是先让县衙法办了?毕竟姓李的收了我们的钱。”

  “法办个屁!案子查来查去,查到过年!没看姓卢的狗猢狲要把事情捅到州衙去了?”邬厚道。

  “可这……动静这般大,姓李的真能给我们摆平?”

  “放心吧。”邬厚道:“那娘们和残废说得清清楚楚,天大的事都替我们兜下来,做了他,少他娘废话。晚上带你们杀进卢家、尹家快活快活。”

  “好咧!”

  一行人转头看去,只见远远的,一群护院拥着一顶轿子缓缓而来。

  邬通做事干脆,带着人上去,不等那些护院轿夫反应过来,刀子就捅了上去。

  光天化日,放肆杀人……

  ~~

  “杀人啦!杀人啦!”

  喊叫声传来,尹济回过头看去,只见自家一个管事浑身是血,飞快跑过来。

  “阿郎……杀……杀人啦……”

  “慢点说,出了何事?”

  “邬厚带人在路上杀了卢员外,卢圭一路从城外逃回来,才跑到城门口,邬厚的人追到……乱刀把他也砍死了。”

  尹济心惊不已,脸色登时煞白,转头看向对坐的严云云。

  今日他被严云云邀来沁香茶楼谈事,本以为是有个交代,没想到却是如此。

  “你们……私盐贩子如此妄为,县里真不管?”

  “管。”严云云笑道:“县里当然会管。但我又不是县官,我来,是与尹员外谈买盐铺的事。”

  “你……你要如何买?”

  “包括铺面、剩下的两仓盐、今年的盐引、做事的人……总而之,你手上的整个生意我都买。”

  “价钱呢?”

  “五千贯。”

  “可笑!我的盐引就值五万贯。”

  严云云“哦”了一声,只是笑。

  若是以前她这般笑或许是很诱人,现在却只有吓人。

  尹济胆颤心惊,道:“你们强取豪夺!真当庆符县是你们一手遮天不成?就不怕王法吗?!”

  “瞧你这话说的,卖就卖,不卖就不卖,人家一个小女子,逼你了吗?”

  ~~

  县衙。

  江春脸上还带着勉强的笑意,语重心长道:“非瑜啊,真不能将事情闹得这般大。”

  “免得影响了县令升迁?”李瑕反问道。

  “哈哈,说笑了,说笑了。”江春道:“闹得太不像话了,惊动了朝廷,可怎生是好?”

  李瑕没有回答,转头看向门外,只见吏员们来来回回。

  江春微觉尴尬。

  他知道李瑕收了邬通的钱,与其合作在庆符贩私盐。这种事也是大宋的常事了,他本不想管,但近来确实是做得太过火了,简直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这哪还是贩私盐,这是成了强盗。

  只不知李瑕为何铁了心地纵容邬通,让人不知怎么劝。

  “非瑜啊,你我为官一县……”

  “县令说得对。”李瑕忽然道,“确实不能再坐视不管了。”

  江春一愣,心想自己还没说呢。

  只见李瑕竟已起身,道:“我这便去拿下那些私盐贩子,还庆符一片朗朗青天。”

  他已看到韩承绪在廊下比了个手势,示意卢家的关键人物都被杀了,尹家的生意也已出让了。

  江春却又是愣了愣,没想到房楷劝了那般久,李瑕都不为所动,自己才开口说了半句,他竟真答应剿私盐了。谷

  “非瑜莫不是敷衍我?”

  “县令稍坐,等我拿了人来便知。”

  ~~

  尹济长叹一声,在契据上画了押。

  他看着严云云,痛苦的眼神中又显出几缕憎恶,终日忍不住咒道:“你等如此无法无天,早晚东窗事发!”

  “何必逞口舌之快?”严云云笑道:“你愿卖,我愿买,两厢情愿之事。”

  “你敢逼迫老夫,必遭天遣。”

  “以往我在青楼卖笑。有人来买,不论是我愿意否也就卖了,却不见哪位官人遭天遣哟。你看,我们都一样。”

  “哼!”

  严云云走到窗边,看着庆符大街。

  尹济正要转身离开,忽听她又道:“来,给你看个好玩的。”

  转过头去,只见严云云抿嘴一笑,招了招手。

  尹济皱了皱眉,走到窗边,只见邬厚带着十余人从长街那边走来,刀上还沾着血。路人纷纷避让。

  姜饭正带着一群弓手在街边摊子上吃面,起身迎过去,满脸堆笑。

  “这还是大宋治下吗?”尹济喃喃道。

  “莫怕,且看着。”严云云转头向长街另一头看去,目光落在李瑕身上,久久凝视。

  ~~

  “放心,以县尉的威望和本事,这点事情岂能镇不住?”

  姜饭嘴里的肉还没吞下,一边嚼着一边说话,显得很热情。

  “哈哈,那就谢过姜班头了。”邬厚道,“说实话,这事是盐商先动的手,我只是反抗而已。你们若觉不好交代,再给他们安个通敌的大罪……”

  话到一半,他转过头,喃喃道:“那是李县尉亲自来了?”

  “是。”

  “总算露面了。”邬厚笑道:“往后要在庆符地界发财,也该找李县尉拜拜码头。”

  “哥哥,见县尉,把刀收了吧。”

  “好……”

  前方,李瑕抬了抬手,喝道:“将这些凶手拿下!”

  邬厚脸上的笑意一凝,还没反应过来,只一瞬间,一个钩子已卡在了他的脖子上,用力一拉!

  “啊!”

  钩子扯着喉咙,血不停往外喷着。

  “邬厚贩卖私盐、烧杀抢掳,现依律捉拿,如敢反抗,格杀毋论!”

  “拿下!”

  “……”

  邬厚满脸是血,疼得差点晕过去,死死瞪着姜饭那狰狞的面容,眼睛几乎要从眼眶瞪出来。

  他很想大喊“你们收了我们的钱,不能这么做”,但喊不出,这些话搁在他喉咙里让他无比愤怒。

  他家哥哥做生意从来最守信义,说给钱就给钱,毫不含糊,这次却遇到这等小人。

  背信弃义者,天诛地灭!

  他满脑子都是“天诛地灭”这一个咒怨,还想要挺起身反抗……

  “噗。”

  姜饭又是一刀斩下,大喊道:“敢反抗者格杀毋论!庆符县不容有贼寇横行!”

  ~~

  茶楼上,尹济看着这一幕,嚅了嚅嘴。

  严云云“咯咯”直笑,捂着嘴道:“好可惜哦,尹员外一定在想,要是没把生意转给我就好了,反正邬厚马上就死了。”

  “你……”

  严云云道:“你说县衙包庇私盐,哪有嘛?李县尉这不亲自出来稽缴私盐,剿灭盗匪了吗?这里可是大宋治下太平之地。”

  “你……你算计我!你们就是故意算计我,若我不将生意让你,你们还是要杀我。”

  “呵呵,人家哪有?又怎可能承认嘛?”

  “贱人!”

  尹济大怒,登时便朝严云云扑上去。

  “我掐死你个贱婢……噢!”

  严云云抬起一脚就踹在他裆下,连退了几步,啐道:“老娘笑脸相迎跟你玩,不识抬举。”

  尹济弯着腰倒在地上,痛苦的脸都在抽搐,犹还恨声骂道:“贱婢……”

  “来人,这老东西想趁乱欺辱我,给我轰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