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宋 第244章 屋顶

小说:终宋 作者:怪诞的表哥 更新时间:2021-12-01 11:52: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蒋焴今日出县衙办事,没想到竟是见到了私盐贩子,极是生气。

  他转头一看,见到快班班头费伯仁就站在不远处的街角,忙喊道:“费班头!你过来,把这私盐贩子拿下!”

  不想,却见费伯仁头一低,没听到一般,带着人穿起了一条小巷。

  “费班头……”

  蒋焴一愣,心道费伯仁分明是看到自己了,竟是就这样走掉了?

  他心头怒起,指着那私盐贩子,叱道:“你别逃,在这等着!”

  说着,他转身向县衙跑去。

  ……

  汤二庚看着蒋焴的背影,咧开嘴笑了笑。

  他才不怕咧。之所以到过来贩盐,就是他家邬巡检收到庆符县尉的消息,可以在庆符贩盐了。

  邬巡检都说了,先试着买上几担,要是没事,就在官盐铺子旁再开一个铺子,明目张胆地卖盐。

  “最后十斤!谁要买?”

  “小哥,今日没带钱,明日还来卖吗?”

  “来!”汤二庚哈哈大笑,抬手一指,道:“看到那个铺面没?过几日我就盘下来,就在那卖。”

  ……

  俞德宸将这一幕看在眼里,摇了摇头,继续向县衙走去。

  走了一会,见那个中年文人气呼呼地冲进县衙,俞德宸停下脚步,心想让那些普通人多买些便宜盐也好,遂就站在那等着,打算一会把衙役都打一顿。

  但等了好久,也没见那人再出来。

  “原来就是嘴上厉害。”俞德宸喃喃道。

  他绕到县衙后面。

  巷子里人不多,只见对面一个穿着男装的少女带着两个健妇从巷子那边走出来。

  因这少女也佩了柄剑在身上,俞德宸不由多打量了她一眼。

  她不漂亮,脸方,鼻塌。但背挺得笔直,走路时步态从容,隐隐有些卓然之气。

  下了终南山,见到了市井多有缩头缩脑之人,这般身姿就显得犹为出众。

  俞德宸想起来李瑕就是这般走路的。

  他又细看了一眼,见这少女头发扎在脑后,随风轻轻晃动,颇为飒爽。

  两个擦肩而过,俞德宸围在县衙绕了一圈,大抵完成了踩点,又绕了回来,见那少女正在与一个老妇说话。

  “救了老妇人家的火,收下这篮子鸡蛋吧,老妇人心里不安……”

  “那好吧。”那少女大大方方应下,与那老妇道了别。却是又向身后的健妇道:“一会送两斤米去她家里。”

  “大姐儿,直接给她钱也好。”

  “不,为人处世不是这样的……”

  俞德宸又从她们身边走过,心想这些人情世故还真麻烦……

  ~~

  韩祈安把杨琇、张代焞母子带去了叙州,庆符这边便只留了几个仆役看着张漛。

  这日下午,这几个仆役鼻青脸肿地站在李瑕面前……

  “被一个道士打了?”

  “是,小人们正在追张氏,冲出一个道士,对着我们就打。”

  李瑕思忖了一会,忽有些怀疑那俞德宸。

  “去东边营盘把刘金锁、搂虎找来,让他们带三十名好手。”

  “是。”

  那边有又有道:“县尉,房主簿来了。”

  “你们先下去,请房主簿进来。”

  ……

  房楷在李瑕对面坐下,缓缓道:“县里有人在贩私盐,李县尉可知晓?”

  “竟有此事?”

  房楷看着李瑕的脸,苦笑道:“你不会演,不必与我装了。此事你知道,是你下令不让衙役稽查的?”

  “房主簿在说什么?私盐一定要稽查。”

  “别装了。你收了邬通的好处?”

  “没有,私盐一定要稽查。”

  房楷脸上苦意愈浓,道:“非瑜,你知道我在任近两年来,稽查私盐费了多大工夫?”

  “是,我愿效仿房主簿。”

  “此间并无旁人,你我说几句心里话,可好?”

  “好。”

  “你可知我大宋税赋,三成都是盐税,贩私盐乃是杀头的重罪……”

  李瑕打断道:“房主簿既知是邬通在贩盐,你我一起上表检举他,如何?”

  房楷一愣。

  “房主簿不肯吗?为何?”

  房方楷不答,表情有些萧索。

  李瑕又问道:“你稽查私盐是为了大宋社稷?还是为了个人政绩?”

  “我上任以来,不仅稽查私盐,还开荒、缉盗,夙兴夜寐,使民生安定、税赋充足,上无愧于朝廷,下无愧于百姓。哪怕是有一份想要政绩的私心,不该吗?”

  “该。你确实无愧于朝廷、百姓。”

  房楷不知话题怎又落在了这里,问道:“你为何不查私盐?”

  “我从未说过不查。”

  “你……”

  “我会查私盐。虽然盐税上缴朝廷,层层贪墨,最后也不知有几成落到实处。若能直接用来练一支强军,不知是否能保川蜀?今年打败了蒙军,明年他们就不来了吗?”

  房楷闭目长叹。

  “道理你都明白,不用我多说。”李瑕道:“另外,我们三个县官都很清楚,等朝廷任命下来,我与江县令大概是要升官的。我不知你能否升迁,但近来我感受到你很痛苦,当然,朝迁不可能贬你,人就怕有比较。

  盐税和升迁都是一个道理,甚至大宋社稷也是这道理,如你说‘不正本必亡,正本必乱’,我不打算在一个快烂掉的框架里做事,你呢?往后如何做,你该想清楚了……并非是我在逼你,你若想调走,我也可以替你打点。”

  房楷道:“我明白……我明白……是守规矩还是不守规矩。”

  “是让房主簿选择变或是不变,变则通、不变则亡。”

  “变则乱。”

  “你考虑……”

  ~~

  入了夜,俞德宸换上一身黑衣,蒙着脸,伏在了县衙后衙的屋檐上。

  他又见到了傍晚看到的那个少女,正坐在院中与一个小童说话。

  “怪哉,父亲回来后怎一句话都不骂你?”

  “他为何要骂我?”

  “你一天到晚离经叛道,该骂。”

  “父亲怕我。”

  “吓?你少胡说八道了。”

  “真的,父亲怕李哥哥,我越学他,父亲越不敢教训我,你没感觉出来吗?”

  “其实我感觉出来了,我也试过,被痛打了一顿,所以我说你是胡说八道。”

  “那是你只学其形,未学其神……”

  “姐,屋顶上好像有个人。”

  “有吗?”

  俞德宸俯低身子,微觉有些无奈,心想自己本是仙风道骨的修道之人,第一次来当刺客,经验还是不足。

  好在,院里那小童又道:“好像是我看错了。”

  “还能不能老老实实背书了……”

  突然,俞德宸听到前衙有大动静传来,紧接着便是脚步声响起。

  不一会儿,又一个小姑娘跑到后衙来。

  “二姐儿回来了,李县尉呢?”

  “李哥哥带人出门办事了。”

  “怎么了?”

  “不知道欸,你们在院子里不冷吗?”

  “外面亮堂些……”

  俞德宸听了,皱了皱眉,从屋檐上退了下去,跃回外面,迅速跑过小巷,贴着墙看去,只见李瑕正带着人向城南而去。

  ~~

  院子里,江苍又抬头向屋顶看了一眼,故作不经意地把两个姐姐打发走,一路打着哈欠进到书房。

  他四下看了看,缩了缩脖子,蹑手蹑脚走到江春身边。

  江春已是瞪着眼,很不悦地看着儿子。

  却听江苍附耳道:“父亲,屋顶上好像有个偷儿,孩儿不敢惊动他,故意装作不知道,唤胥吏来捉了吧。这临近年节了,偷儿就是多……”

  “蠢小子,哪个偷儿敢到县衙来偷东西?”

  江苍一想也对哦,正想是不是自己看错了,忽发现江春竟也是附在他耳边说的。

  父子二人对视一眼,眼中皆有惊惧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