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宋 第218章 回马

小说:终宋 作者:怪诞的表哥 更新时间:2021-11-30 07:39: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图门宝音今天心情不太好。

  他觉得了尼格所有事都指派自己,辛苦攻城一天,夜里还得守营,又要上山捉驱口。

  当大火燃起、山顶上的砲石砸落,他那本就不好的心情更加恶劣。

  “快走!”

  火势起得很快,宋军在这小寨中堆了许多枯枝、泼了火油。

  火箭一落,茶村、屋舍顷刻腾起熊熊大火。

  正在屋舍内的蒙卒陷入大火,屋舍外的蒙卒刚被砲石砸中,个个惨叫不已。

  图门宝音迅速领了几人向寨子外冲去。

  “嗖!”

  有利箭射来,逼退了他们。

  “有埋伏!都到我这来,一起冲出去!”图门宝音大喊道,“嘎尔迪,带上你的人!”

  “我受伤了。”嘎尔迪吼道:“我被砸中了……嘶……好痛!”

  火光把小寨子照得如同白昼,图门宝音转过头,目光扫过人群,赫然见嘎尔迪的右边臂膀已不见了,血淋淋一大片。

  “长生天呐……快,你们几个扶起嘎尔迪。”

  他们在最短的时间内聚集了近百人,朝着大火外的树林射了一拨箭,暂时将宋军的箭矢压制住。

  “走!”

  他们向外冲去。

  图门宝音留了个心眼,特地走在队伍的中间。

  前方有人着了火,在地上翻滚着,滚入小溪,冒起一团烟气。

  有人中了箭矢倒在火中,嚎叫不停。

  图门宝音心中大恨,决定冲出这里之后一定要杀光那些宋兵。

  但当他踩着士卒们的尸体,好不容易脱离火海,放眼望去,只见树林里已看不到宋军的身影。

  周围满是惨叫声,砲石还在不停从山顶砸落,喧嚣而惨烈。

  “嘎尔迪,你在哪?!”

  图门宝音看着一个个在地上打滚的着火者,好一会儿才找到嘎尔迪,他半个身子又都是伤,每滚一下都是嚷得极为痛苦。

  “快给他灭火!”

  士卒们扑灭了嘎尔迪身上的火。

  图门宝音见此惨状,扑上去已是满眼扑红。

  “走,快走……”

  “不……不能走……用溪水灭火。”嘎尔迪伸出仅剩的一只手,喃喃道:“救他们。”

  “灭不了火了。”图门宝音哭道:“山顶上在打砲,被砸死更多人,我们就走不了了,你起来,我们走!”

  “山……山太他娘多了……我好烦啊……”嘎尔迪眼神已然空洞,道:“四年多了……全是山……我连看见大胸脯都烦了……”

  “你在说什么啊,快走吧!长生天,救救他吧长生天。”

  “我要死了……没被瘴气毒死……赚了两年……好想草原啊……”

  “走,我带你回草原。”

  躺在那的嘎尔迪没有再说话。

  “嘎尔迪!”图门宝音大哭。

  他捧着嘎尔迪有些烧焦的尸体,鼻涕眼泪都流了下来。

  “你说话啊!我告诉你……我十五岁就进了你额吉的帐篷,你气不气?你活过来啊!额秀特,我跟你额吉好过,额秀特……”

  宋军的箭矢又射过来。

  没有时间给图门宝音哭了,他放下尸体,带着数十人向山下奔去。

  宋军没有追,但等他跑过山林,有几支冷箭从他身后的树上射下来,钉在了他的腿弯处。

  图门宝音闷哼一声,只觉腿上一阵酥麻。

  他知道箭头上淬了毒,这条腿没了。

  但他只能咬着牙,继续跑。

  “都别慌,把箭扣上弦。宋军敢露面就杀光他们!”

  眼下的情况就像是遇到了狼群,不能显得软弱,否则宋军就会包围上来……

  一直以来,图门宝音不觉得打仗残酷。

  他从小就宰牛杀羊,打仗无非就是把人也像牛羊一样宰杀。

  屠城,熬尸油,或把腐臭的尸体抛进城内散播瘟疫……这些都只是攻城掠地的手段而已。

  唯有到今夜,他突然觉得打仗太残酷了,他和嘎尔迪,也在如牛羊一般任人宰杀。

  他想起小时候第一次杀牛,阿布说“牛会流泪,会跪下,但它只是畜生,不用心软……”

  想着这些,图门宝音只觉腿越来越麻,心里越来越恐惧。

  终于,他冲到了山下的缓坡。

  “快上马!”

  下一刻,图门宝音惊愣在那里。

  “马呢?”

  ~~

  山林中,熊山凑到搂虎与鲍三身边,问道:“要不要追出去,杀光他们。”

  “还剩七十多个,若是拼死反击,怕我们有太多伤亡。”鲍三道:“且县尉交代了,不可贪功恋战。”

  “这是个斩首的好机会。”

  “今夜主要还是拿他们的马匹。”鲍三摇了摇头,眼中泛起冷色,道:“蒙鞑没了马,孤军陷在这,早晚能杀光他们。”

  说着,他回过头看去,只见夜色中的新兵们眼睛里皆有雀跃之色。

  他们已经不太怕蒙古人了。

  ~~

  “嚁……”

  李瑕正策马狂奔,忽听一声长长的哨声。

  他回过头望去,只见一员蒙卒竟已抢到了座骑,正驻马吹哨。

  大多数乱窜的马匹并不理会吹哨声,却也有几匹马回过头,向那蒙卒跑去。

  很快,对方只带着几骑人,迅速向李瑕追了上来。

  “嗖!”

  一支箭矢激射,正中一名探马斥候。

  李瑕马不停蹄,继续向前冲。

  ……

  名叫“胡勒根”的蒙军什长是个粗矮汉子,很灵活地跨上战马,并为麾下的七名蒙卒召来了马。

  他本有些犹豫,是继续把马召回来还是去追宋兵,直到哈日查盖大喊了一声。

  “杀了他们!”

  胡勒根立即就向宋兵追了上去。

  他这一什只有八骑,却还是很有信心追杀二十余宋兵。

  他们不停放箭,于夜色中射中的不多,时不时能让一两个宋兵栽下马来。

  两拨人马向东奔了好几里,距离越来越近。

  胡勒根眼看箭矢不多了,大喊道:“拔刀,砍翻他们!”

  他夹了夹马,减缓了马速,看着麾下七骑冲了上去。

  人数虽少,但在马背上作战,他对他们有信心。

  胡勒根眯着眼看去,认出那些宋兵骑的也是个头矮小的蒙古马,再次吹哨,要叫它们把宋兵掀下去。

  “嚁嚁……”

  李瑕勒住缰绳,感受到身下的战马在不停刨地,显得很烦躁。

  “列阵。堵住马耳!”

  “是!”

  二十余骑探马斥候迅速堵上马耳朵,掉头。

  他们端起长矛,迎着蒙军,重新冲了回去。

  白日攻城里的情影在他们脑中浮现,惨死的人们、焦臭的尸油……化成了杀意。

  “杀啊!”

  ……

  胡勒根有些不太相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只觉这些宋兵也太狂了,竟敢和蒙古人在马上作战。

  他更加用力地吹哨。

  长长的哨声划破天际,野地里有火光闪过,有什么东西被宋军掷了出来。

  光火中带着烟气。

  “又来?!”

  果然,又是“霹雳啪啦”的大响声。

  “哔呦……”

  有烟花炸开,绽出时隐时显的火花,很好看,也映着那些在厮杀的身影。

  宋军排得很齐,显得很呆板。

  他们端着长矛,就那样直直地重新撞了回来,看起来还有些傻、有些木讷。

  但更擅骑战的七名蒙卒还在拉扯着受惊的座骑。

  “嘭!”烟花爆开。

  胡勒根瞪大了眼,看到那漂亮的光亮中,血漾了出来,如赤焰般鲜红。

  “咴律律!”

  他跨下的战马突然惊起,把他掀翻在地。

  有爆竹溅起沙石弹在他脸上,不痛,但让人害怕。

  下一刻,宋军的马蹄已到眼前。

  “啊!”

  胡勒根痛呼一声,被马蹄重重踩了一脚,剧痛。

  他手中的弯刀掉在地上,嚎叫不已。

  “你很会牧马?”混乱中,有个冷峻的声音用蒙语问道。

  “是……”

  “你叫什么名字?”

  “胡勒根。”

  “你的百夫长叫什么名字?”

  “哈日查盖……”

  ~~

  哈日查盖已找回了数十匹战马。

  但还有近三百匹战马在夜色中奔得不见了,他只好派人骑上数十匹战马去找。

  营地里所有人都被惊醒了,却也没有混乱,毕竟宋军也没有真的袭了营。

  其实只要能找回来马,这事也没甚大不了的。

  马也不难找,他们都很会牧马。

  也没有必要所有人都走路去找,有数十人骑马去找就可以了。

  忽然,远远的有近二十骑奔了回来。

  黑暗中,胡勒根的声音大喊道:“百夫长,我杀光那些宋人了,还找回十多匹马!”

  “你再去把更多的马找回来!”哈日查盖大喊道,“往山边去找,不被人牵走都能叫得回……”

  “好!”

  胡勒根应了一声。

  但那二十骑还在纵马向营地奔过来。

  “你冲过来做什么?!”哈日查盖喝道。

  “我……辎重在那边!”

  “又来?”哈日查盖凝视着黑夜中,猛地反应过来,大喝道:“袭营!宋军又袭营了!”

  ……

  “辎重在那边!”胡勒根又喊了一句。

  李瑕死死盯着蒙军的营盘,没有贸然冲进去。

  他非常冷静地用目光扫视着,观察着哪里有篝火,哪里没有,寻找着蒙军营寨中防守最薄弱之处。

  胡勒根说的没重,辎重在北面,周围蒙卒最少。

  “绕到北面!放火烧!”

  “吁!”

  斥候们拉住缰绳,迅速点起火把就往一个个帐篷里丢了过去,也不管里面放着的是哪些物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