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宋 第212章 迎击

小说:终宋 作者:怪诞的表哥 更新时间:2021-11-30 07:39: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蜀地长江以南,只有一支长宁军。”

  房楷手指在地图上划过,沿着长江一路向东划了过去。

  “离得最近的军垒,是神臂山泸州城。”

  李瑕眯了眯眼,端着烛火凑过去,道:“也是在长江以北。”

  “是啊。”房楷叹道:“只要谈论川蜀战略,避不开余帅。自从他‘依山为垒,设险守蜀’,蜀江以北防事坚如铁铸,蒙军难以克攻。可惜余晦无能,蜀南之战略布局比蒙军慢了至少三年。”

  “我明白。”李瑕在神臂城一指,又点了点叙州、嘉定,道:“这是在重庆西面一条完整的防线,以点带线,阻断了蒙军从江北攻打重庆的可能。”

  “不错,若蒙军从北面打下来,长江沿线诸城互为椅角,长宁军在江南支援,可从容应对。”

  “可兀良合台是从南面攻来,长宁军的兵力就捉襟见肘了。”

  房楷叹息一声,显得有些疲倦,道:“川南这么大地方,长宁军守不过来,且还须派兵与神臂城呼应,不会有太多兵力支援我们。”

  “嗯。”

  “非瑜,把巡江手撤入县城吧,我等至少须守住县城。”

  李瑕摇了摇头,换了一张庆符县的地图看起来。

  房楷又道:“此事须尽快……该封锁城门了,剩下的百姓、物资没时间再迁入城中了。”

  “不,继续迁。”李瑕道。

  “蒙军马上要到了。”

  “我沿河与蒙军打,拖住他们。”

  “你!巡江手训练不足,如何与蒙军交战?”

  “只能打。”李瑕道:“庆符县不到两丈的夯土墙,守山贼可以,守不了蒙军。且县城外地势开阔,并不利于与骑兵交战,太被动了。”

  房楷道:“你简直是胡闹……”

  李瑕颇为强硬地打断,道:“战事听我的,我来拒敌,房主簿你捉紧时间迁百姓入城。”

  “你想过没有,主动出击则粮草、箭矢无法供应,新兵一旦被蒙军堵在山上、谷间,县里不会有援军接应,倾刻即溃。张都统前车之鉴……”

  “房主簿不必多费口舌,捉紧时间吧。”

  李瑕已将地图折好收入怀中,向城楼下走去。

  房楷看着他的背影,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想到李瑕与张实如出一辙的做法,深感忧虑……

  李瑕走到城头,望到远处有一团火光,皱了皱眉。

  “县尉勿惊。”伍昂按刀上前,道:“是令百姓迁移时起了冲突,天井村有人放火烧了自己的屋舍,潜火兵已赶过去了。”

  李瑕长长地呼了口气,喃喃道:“战争啊。”

  战火蔓延而来,少数人的杀敌立功不谈,先把绝大多数人的平静生活毁得一干二净……这才是战争的面目。

  ~~

  尼格策马沿符江西面的小道而行,队伍前方是俘虏来的纤夫。

  三艘船只逆流而上。

  “等抢了粮,往船上一装,顺流而下,就不用这些纤夫了。”百夫长希日凑上前道,“快到庆符县城了,到了先把这些纤夫杀光?”

  “先破城,抢。”尼格道。

  蒙军的军规概括起来,用最简单的八个字就是“违令者斩、攻城后抢”,此时这“抢”字一出,周围蒙卒纷纷大笑。

  “蜀南不像蜀北城都是建在山上,城墙又矮,好打。”

  尼格的脸色很是冷峻,道:“留意到没有?沿途有两个村子都空了。”

  希日道:“看来庆符县已经得到消息了,真快……”

  符江蜿蜒向南,在庆符县城北面十里处,江面突然变窄了。

  尼格抬头望去,只见江崖各有高山,将符江夹住,使水势湍急起来。

  而江边的道路也成了窄道。

  这样的地势看得尼格皱眉不已,招过一个俘虏来的纤夫,问道:“这两座是什么山?”

  “西面这山叫‘笆篓山’,东面叫‘宰猪顶’……”

  ~~

  笆篓山顶,李瑕正在望着蒙军的队列。

  “他们怎停下来了?”熊山问道。

  “蒙军重视侦察,这种地势,肯定是要先派人上山望的。”李瑕道。

  他望了一会,看到一队蒙卒绕到了北面的山脚下,开始攀登。

  李瑕他本来计划得很好,打算等蒙军走到笆篓山与符江之间的小路时,砸下落石,断其首尾,狠狠地砸他们。

  后来却意识到,埋伏不是这么简单就能设的。

  这种地势,任谁都到这里都会怀疑有埋伏,会事先侦查。

  所以,要想埋伏,需要诱敌,需要派人佯败,把蒙军引过来。

  但他李瑕的兵诱不了敌。

  原因很多,新兵根本做不到佯败,被蒙军箭雨袭射,一退,很可能就成了真的溃败;骑术也差得太多,不用多久就会被蒙军追上,又何谈诱敌。

  奇谋不是想用就用的,需要有足够实力。

  这也是房楷反对李瑕出城阻截蒙军的原因。

  如同张实在马湖江一战……

  ~~

  扎那正一步步攀上笆篓山。

  前几天,扎那带人打粮,死了八个人,因此他这什人只有三名蒙卒与十余名大理仆从军。

  爬到山腰,回头看去只见蒙军已停驻在笆篓山前,并不轻易进入江边窄道。

  又往上爬了一段,登上山仞,已能看到南面的庆符县城。

  在符江与二夹河之间的小小县城,城墙低矮,城门大开,一队队人正在往城里涌去。

  远远的,虽只能看到黑点。但扎那仿佛已能看到那队伍中的女人、粮草、钱财……

  “城门还没关!他们还在迁人!快去告诉将军。”

  “什长,我们得爬上那边的山顶看看有没有埋伏。”

  扎那站在山仞上,抬头向东看去,见那山顶上郁郁葱葱,啐了一口,道:“走吧,把弓箭拿好。”

  一行人继续往上攀爬,快到山顶时,扎那抬了抬手,把大理仆从兵先赶到前面。

  他则与三名蒙卒落在最后。

  透过树林望去,隐隐似乎见到了一个木架。

  “那不会是砲车吧?”

  突然,树冠上响起一个声音。

  “看这里。”

  扎那听不懂,但下意识抬起头。

  “嗖!”

  一支利箭径直射下来,从扎那的眼睛里狠狠穿下去!

  “啊!”

  惨叫声起,熊山从树冠上跃下,一刀扎进扎那的脖子。

  “杀啊……”

  ~~

  厮杀声起,李瑕转头向脚下的山林中看了一眼,果断下令道:“抛石!”

  有些遗憾,蒙军没有走进江边窄道。

  “抛石!”

  砲车上,石头早已装好,百余巡江手齐声吆喝,用力一拉砲梢,巨石猛地弹起,向北面的蒙军队伍砸落下去……

  ~~

  希日抬起头,看着从山顶飞出的那黑点划破天空,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落石……有埋伏!”

  “快!散开!”

  马嘶声起,蒙军的阵列迅速散开。

  “嘭!”

  “咴律律……”

  巨石砸落下来,一个蒙卒及跨下马匹轰然被砸成烂泥。

  尼格大怒,吼道:“希日,带你的百人队,押两百仆从军攻山。”

  “杀上去!”

  形势对蒙军来说并不算太坏,虽然地利不如对方,但他们没有进入窄道,还可以在笆篓山北面铺开。

  很快,希日领着人向笆篓山上攻去……

  ~~

  “砸他们!”李瑕下令道。

  百余巡江手开始装上小石头,拉动砲车向山下砸去。

  一时间飞石如蝗,向攻山的蒙军队伍砸落下来。

  ~~

  尼格策马看着这山上的攻势,又转头观察地形。

  笆篓山并非是一座孤山,而是横于东西方向的一段山脉。

  他当即下令道:“嘎尔迪,带你的百人队从西面翻过去,夹攻这支宋军。”

  “是。”

  “图门宝音,带你的百人队跟着和嘎尔迪一起翻过去,抢下庆符城门。”

  “是……”

  ~~

  庆符城楼上,房楷眺望着北面的群山,眼中忧虑更甚。

  他最担心的就是李瑕太过自负,妄图借地势之利埋伏蒙军,却低估蒙军的经验、低估蒙军的行军能力。

  依房楷的方略,本该停止迁移百姓,尽早关闭城门的。

  可此时脚下的城门口还是拖家带口的百姓,万一李瑕不能拦住蒙军,后果就太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