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宋 第209章 骑术

小说:终宋 作者:怪诞的表哥 更新时间:2021-11-30 07:39: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杀八个落了单的、裤子都没穿好的蒙卒,这只是件小事,对战局也没有任何影响。

  对李瑕而,却很重要。

  他知道这样会惊动更多的蒙军,被包围会很危险。

  但这件小事让他起了一个念头……战争与杀戮该属于兵将,为兵为将败了、避了,让敌人去屠戮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就是耻辱。

  他感受到了这种耻辱,愿让蒙军来追击自己,哪怕能有一户两户附近的人家趁着这个机会逃遁进山林里,这样的冒险就是值的。

  李瑕知道,不仅是他自己,麾下的二十余斥候也能感受到这些……

  但很快,追兵的马蹄声已在身后响起。

  于柄回过头看了一眼,惊道:“蒙军追上来了,太快了!”

  他在茶马场多年,自问骑术在庆符县已是顶尖,却没想到还能策马冲得更快。

  “冷静,看有多少人。”李瑕喝道。

  “三十余人。”于柄道。

  “加速跑!”

  二十余骑疾驰向东。

  忽然,宋禾喊道:“前面!前面……”

  李瑕转过头看去,也是吃了一惊。

  只见东北方向的小山坳后面,几骑蒙卒已策马向这包抄过来。

  很快,十余蒙骑已显出身影,斜斜往李瑕等人前方拦截。

  “嗖!”

  一支箭矢落在离他们不算远的地方,这是蒙军在试射。

  以李瑕的行事风格,但凡有一丝能胜的可能,他都敢毫不犹豫的撞上去冲杀。

  但这一刻,他知道,二十余骑对五十余骑,在马上打仗,没有任何胜的希望。

  “向南走!”

  “走!”

  ……

  岩方沟、横子山、油垇村,李瑕与蒙军战过三场。

  他觉得,论单兵战力,蒙卒都是强于宋兵的,却没强出太多。

  川蜀汉子的体力与之相比,没有太大的区别。若是近战肉博,川蜀老卒不难战胜蒙卒。

  而且,蒙军往往不喜欢长时间的攻坚,也不会长时间的坚守,反倒是川人更有血气。

  这让李瑕感到蒙卒虽强,但比不上传说中女真人“满万不可敌”的彪悍。

  直到今日,地形才开阔一点点,都还不算平原,还只算稍平缓的丘陵地区……蒙军这才展示出其优势来。

  分进合击、迂回包抄。

  如易士英对李瑕所“聚如丘山、散如风雨、迅如雷电、捷如鹰鹘”,配以轻骑放箭,重骑冲击。

  这才是蒙军真正的实力。

  李瑕之前所见到的岩方沟、横子山、油垇村,哪怕是马湖江……蒙军只是在赶路、在被偷袭而已,如同被绑着脚在打架。

  而在这种野战当中,甫一交锋,骑术、箭术摆开,他们已锁定胜局。

  这五十余骑合围过来,与那八个落单没穿裤子的蒙卒仿佛不是来自同一支军队。他们上了马,持着弓,奔在平地上,那气魄像是面对着千人也能拖垮对方。

  更别说李瑕只有二十余人……

  “走!上那座山!”

  “快!上山!”

  身后,蒙卒也迅速调整方向,向李瑕等人追了上来。

  马蹄声疾切,又伴着拉弦声响起。

  “嗖嗖……”

  “咴律律!”一名落在最后的宋兵已摔下马匹。

  李瑕领着人迅速冲上眼前的高山。

  “他们还在追!”

  “向上爬!”

  “马跑不动了。”

  “下马爬。”

  李瑕当先下马,拉着缰绳就窜进旁边难走的山林里,向上攀爬,不时还要用力去拽着不肯爬山的马匹。

  宋禾亦是二话不说,领着人迅速下马。

  于柄犹豫了一下,道:“县尉,万一蒙军还追上来……”

  “噗!”

  于柄麾下两名还在马上张望的斥候中箭栽下马来,蒙军已冲到近处。

  “铁娃!光斗!”于柄大哭……

  “快走!”

  “快下马进林爬……”

  ~~

  “啐!才杀了三个,我死了八个弟兄!”

  “山这么高,再追,驱口们跑光了。”

  扎那吼道:“我们又不是爬不上去!打杞国不也天天爬!”

  “我们是出来打粮的。”

  扎那抬头看着这高山,犹有不甘,又啐了一口,道:“南蛮子这些破地方烦死了!在草原上老子已经把他们拖成泥了!”

  “抢大理四郡的时候没见你这样说,走吧走吧,破了叙州你就知道南边好了。”

  “好气!”

  扎那恨恨不休,用生疏汉语大喊道:“去死吧!”

  “走吧。”

  一群蒙卒重新向山下走去,他们追到最后,也下马爬了一段。

  走着走着,箭矢声响,有人惨叫一声,腿上已中了一箭,栽倒在地……

  ~~

  于柄一箭射中一个蒙卒,恨恨骂道:“去死吧。”

  这次,李瑕带着他们从山上往下反攻蒙军,于柄没有再多问,直接就追了下来放箭。

  又追了一段,李瑕喝令停下来。

  众人又望了一会,只见蒙军已奔上战马,重新向北奔去。

  于柄目光看去,只见自己麾下两个斥候的尸体被剥了皮甲,被蒙卒拖在马匹后面,一路尘烟扬扬。

  他眼眶一红,猛地跪在地上。

  “县尉,我不是好什长,你罚我吧。”

  “回营了军律处置。”

  “是。”

  宋禾看了一会,道:“县尉,蒙军走了。”

  “不急。他们有可能会骑马追回来。”

  李瑕眯着眼望着山下的平缓地貌,眼中泛起沉思。

  今日这场探马的遭遇战,或许连小战都算不上,他却对蒙军的战术有了窥一斑而知全豹的了解。

  以后世人的眼光,总觉得这仗要如何如何打……但唯有置身其中,李瑕才明白为何余玠要建立山城防御体系。

  “依山制骑、以点控面”听起来简单,却渗透着一代将领对蒙军战术的了解、对整个川蜀地形的把握。

  蒙古骑兵无敌于天下的时代,南宋军民于京湖、两淮、蜀川三大战场抗蒙二十余年当中凝聚的智慧与热血,在这“山、马、箭”当中才可见一斑。

  “回去之后,庆符县的布防还要再调整一下……”

  ~~

  扎那回了营,挨了好几鞭。

  “百夫长,我真没做错什么,谁能想到这地方会碰到宋军。”

  百夫长希日想了想,喃喃道:“是啊,哪来的宋军?这地界要么是叙州兵,要么是长宁军,但不对啊。”

  扎那道:“他们胆子是真大,再跑得慢一点,我们就弄死他们了。”

  希日“嗯”了一声,又调了些仆从兵到扎那麾下。

  “听好了,我已领命,先把金沙江南岸抢了,再去把周边几个县城也抢了……”

  ~~

  与此同时,李瑕连夜翻山越岭,奔回了庆符县。

  县城里还是一片详和宁静。

  县衙后衙,门子打着哈欠,行礼道:“县尉回来了。”

  “县令呢?”

  “这……自是已睡下了。”

  ……

  “不可如此!县令还在……”

  “嘭”的一声,屋门被人推开。

  江春惊醒,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牟珠已捂着胸脯尖叫起来。

  “啊!”

  其实她穿得还蛮多,也没什么好看的。

  江春尚还在迷迷糊糊之中,耳边便听李瑕道了一句。

  “马湖江大败,蒙军马上要攻来了,屠尽我们所有人。”

  “什么?”

  有烛火凑近,江春瞪目一看,骇了一大跳。

  烛火中,只见李瑕满脸血污,手上也都是血。

  “这这这……非瑜你说什么?”

  “叙州还没传来情报?”

  “叙……叙州……”

  江春真是完全被吓懵了,眨了眨眼,一时脑子里完全是空白。

  “县令不信?”

  李瑕又问了一句,从身后的腰间提起一个圆圆的东西,摆在江春面前。

  牟珠本已平静下来,正抱着江春的胳膊作小鸟依人状,定眼一看又是不停尖叫。

  “啊!啊!啊!”

  ~~

  “怎么了?!”

  房楷倏然惊起,勿勿忙忙往隔壁官舍跑去,只见四处灯火通明。

  李瑕正从江春的房间出来,神色冷峻。

  房楷目光往李瑕腰间落去,又是骇然。

  那分明是一颗蒙卒的头颅。

  “这?!”

  “房主簿。”李瑕提着那颗头颅径直递过去,“马湖江之战,大败了,蒙军已俘虏船只及水军。”

  房楷亦是一惊,不自觉伸手接过那颗头颅,整个人呆住。

  李瑕又道:“江县令已命我全权接管庆符防务。从现在起,一切政令,凡与战事相关,皆由我指派。”

  “长……长宁军……”

  “我已派人请援,请房主簿召集弓手,听我指挥。”

  房楷嚅了嚅嘴。

  李瑕抬起他的手,使那蒙卒临死含怒的双眼对上了房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