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宋 第178章 乌蒙部

小说:终宋 作者:怪诞的表哥 更新时间:2021-11-30 07:39: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金沙江水汹涌,其上游在川蜀西南方向。

  逆流而上,便属于“乌蒙部”境内。

  乌蒙部大概是后世的云南昭通,唐时是唐与南诏交界之地,宋时为宋与大理国交界之地。

  魏晋时,战乱不止,原居于朱提的汉民、僰人向滇中、滇西迁徙,渐渐成了彝族先祖,为乌蒙大地的主人。

  唐德宗贞元年间,为打通与南诏的道路,在秦“五尺道”、汉晋“南夷道”上修建了“石门道”。

  石门道从叙州出发,经庆符县、筠连州、乌蒙受部、彝族各部,最后抵达大理。

  宋仁宗时,乌蒙部强盛,其首领乌蒙王因羁縻政策归宋,乌蒙部划入宋境,却非宋省治之地,而为“羁縻”之地。

  兀良合台已至大理起兵,九月,攻破石门关。

  十月二日,蒙军行至乌蒙部境内,先锋阿术却在这夜丢了五十匹战马。

  阿术大为光火,派兵搜寻,发现战马竟被当地土著所偷,因不知其是何部落,只大骂其为“土老蛮”。

  滇地山高陡峭,那些土老蛮在山巅建寨,大概也是仗着这点,又当蒙马只会骑马,才敢偷了战马藏在高山上的寨子里。

  阿术却不愿吃这等小亏了,亲自领兵攀援,直上高山,接连铲平了这三座寨子。

  其随军书记无奈,只得提笔记下“十月,拔秃剌蛮三城”。

  蒙军却也是吃了一惊,发现这些土老蛮寨子里,偷盗而来的马匹竟有一千七余匹……

  其后兀良合台大军赶至,叱责阿术驻军不前。

  阿术也是火爆脾气,反骂兀良合台。

  “马都被那些土老蛮偷了!我怎么走?!”

  “就为这五十匹马,你敢误我军情!”

  “这不是抢回来一千七百多匹吗?!”

  兀良合台“啪”的一鞭子就甩在地上,叱道:“你就是抗命!”

  阿术犹不服,冷笑不应。

  但这些蒙古大将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很快又登山观察地形。

  “石门送不好走,我大军行不得。阿术,你带一千五百人走石门道,经筠连州、过庆符县,在叙州与我汇合。”

  “好!”阿术道:“但我抢回来的马我要带走,你反正不在乎。”

  “随你。”兀良合台道:“你行军别再耽误了,若等我在金沙江河谷击败宋军,你还没到叙州,军令处置!”

  阿术冷哼道:“张实不是好对付的,你别被他打跑了,害我偏师误了性命。”

  兀良合台冷笑一声。

  作为主帅,他懒得理会阿术的臭脾气,自领大军,出了乌蒙部,向西穿过一段山谷,趋金沙江……

  而阿术脾气是差,却也服从命令,领了先锋部队,一人双马,沿石门道缓缓北上。

  ~~

  石门道蜿蜒而上,古道另一头的庆符县依旧一片平静。

  庆符县,县衙后衙,江荻探头探头地往西厢小院里一望,只见韩巧儿正坐在石凳上,手里拿着纸笔画着什么。

  江荻四下一看,见没有旁人,遂走了进去。

  巡江营一建好,刘金锁就搬了出去,如今是西厢只住了李瑕与韩家祖孙三人,她已没太大的顾忌。

  “巧儿,你又在画什么?”

  “哦,我比对着县衙里的地图,重新画一份。”韩巧儿应道。

  江荻看着她,觉得有些羡慕。

  韩巧儿乍看下不漂亮,瘦瘦小小的,脸上也有些脱皮,还有晒伤的痕迹,但仔细一看,脸小小的,五官也标志,长开了该是很漂亮。

  尤其这半个多月来,她脸上已渐渐不脱皮了,与刚来时已经大不相同。

  江荻知道自己就不行,比韩巧儿大了两岁,其实已经长开了,脸庞就是有点……长得太开了。

  “嗯?江小娘子为何这样看我?”

  “羡慕巧儿嘛。”

  韩巧儿连忙摇头,道:“你是县令千金,哪用羡慕我呀?”

  江荻在她对面坐下,问道:“听说,李县尉回来了?”

  “嗯,李哥哥昨晚回来的。”

  “听说他是去叙州演练了吗?”

  “是呢,去了三天。”

  江荻看着韩巧儿眼中的亮光,忽问道:“巧儿,想给李县尉作妾吗?”

  韩巧儿一愣,似乎呆滞了好一会,低下头不说话。

  江荻拉起她的手,又四下看了一眼,见没有旁人,低声道:“我能答应你呢。”

  “啊?”韩巧儿又是一愣。

  江荻犹豫了一下,掏出一根金簪递在韩巧儿手里。

  “送给你的。”

  “不行的,这个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收下吧。”江荻道,“这个不是要你帮……就只是送给你的。”

  “那我也不敢收。而且,李哥哥有婚约了。”

  江荻见韩巧儿不收,只好把金簪接回来,对后一句话恍如没听到一般,自支着头,喃喃道:“他那人……可真好啊。”

  韩巧儿低着头,有些无奈地扁了扁嘴,却也拿这江家小娘子毫无办法。

  她觉得江荻哪里都好,就是太……热情了一些,让人好不自在。

  这点大概是随江县令吧,江县令每次都问“你也上桌吃饭啊?好好好”,还嘱咐她多吃一点。

  “对了,李县尉又去巡江营了吗?”江荻问道。

  韩巧儿摇了摇头,道:“没有哦,他今天在和江县令谈事呢,就在茶房那边。”

  “啊?”

  江荻来了精神,想了想,问道:“那我们也能去看看吗?”

  “不太好吧?”

  “去看一眼也好啊。”

  江荻站起身,小心翼翼迈着脚,就往茶房方向走了过去。

  ……

  茶房里,江春打开一罐茶叶看了看,沉吟道:“非瑜问石门道啊……已经荒废了。”

  “荒废了。”

  “是啊。”江春缓缓道:“秦修五尺道、汉晋修南夷道、唐修石门道,但自石门道修建时,大唐对西南夷的就无力管束,石门道沿途,仍然是乌蛮各部之势力范围。”

  “那茶马商道?”

  “以前自也有走石门道的,但若无当地人带路,很容易被乌蛮各部掳劫。水路走金沙江更为稳妥些。”

  江春说到这里,摇了摇头,道:“我上任两年以来,就没见到几支行商走石门道南下……怎么说呢,一则大理国灭,商路断绝;二则,乌蒙部不同于川南省治之地,乃是羁縻地,穷山恶水,民风彪悍,以前总有行商遭掳杀。”

  李瑕摊开地图看了一会。

  他已经这一带的交通有了个大概的认识。

  从四川叙州,到云南昭通,走水路可沿金沙江,走陆路则是石门道。

  他心里有候念头……若张实大胜,自己若可抄石门道,去阻截兀良合台。

  当然,这只是一个想法。

  “蒙军有可能从石门道过来吗?”

  “不太可能。”江春道:“道路难行,大股兵力过不来,小股兵马或许是有的,但朝廷也有所防备。那种地方,一夫当关万夫莫敌,不会轻易让蒙军攻破。”

  李瑕又问道:“乌蛮各部打劫过往行商,山寨上有钱吗?”

  江春愣了愣,道:“只怕是没有,乌蛮各族也懂的向我们买东西,有钱也花完了。何况商道断绝多年,但或许有些马匹以及古玩吧。”

  “马匹?古玩?”

  “非瑜这是何意?这时节,还要带人去乌蒙部剿匪不成?不值当的,那些蛮子凶悍,朝廷尚不敢轻易派兵南下,你这三百人……”

  李瑜道:“北面到叙州的地形熟悉了,南面最不太熟悉,不安心。”

  “莫多想,莫多想,自有张都统御敌,我们守好庆符县便好。”

  江春说完,又有些犹豫着,忽问道:“非瑜啊,听说,你订过亲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