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宋 第170章 协定

小说:终宋 作者:怪诞的表哥 更新时间:2021-11-30 07:39: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李瑕并不管江春、房楷是如何感受,由他们去商议。

  他出了房楷的官舍,穿过宅门,回到江春这边院子,路上对两边的门子都道了一句“辛苦”,惹得他们受宠若惊。

  这夜,依旧是在月光下勤练不辍。

  隐隐觉得有人在偷看自己,一转头,却又不见有人,只有廊下的花木轻轻摇动。

  回到西厢主屋,只见韩巧儿已在婢子住的下间里铺了小床,正将自己的物件摆好,显得很开心的样子。

  “巧儿住这里?”

  “嗯,祖父、父亲和刘大哥住在隔壁,他们说刘大哥的呼噜太吵了,让我住在这里。”

  李瑕看了看,没说什么,毕竟这主屋与下间也能算是两间屋子。

  韩巧儿却很高兴,道:“李哥哥的床我也铺好了。而且院里还有水房,里面备有热水,好方便啊。我给李哥哥端来了,盖着呢。”

  “好,下次我自己端吧。”

  李瑕一边洗漱,小丫头就跟在他身边说话。

  “方才李哥哥出去时,县令夫人过来与我聊天呢。”

  “她说了什么?”

  “问我是男娃还是女娃,我说是女娃,请她不要告诉外面人。她又问我李哥哥是否婚配,我说你已经定亲了。”

  “做得漂亮。”

  “嗯,是吧?”韩巧儿笑起来。

  她叽叽喳喳地说了一会话,李瑕也耐心听着,等她打了个哈欠,他遂将她打发出去睡觉。

  夜色中,后衙渐渐安静下来。

  隔壁刘金锁的呼噜声如雷,隐隐传来。

  李瑕正式上任的第一日也就这般过去,他住进了县令的家里,虽然还不太受欢迎,总归是落脚了。

  就像他这县尉在庆符县也不太受欢迎,但总归是上任了……

  房楷登上小楼,负手望向隔壁的院子,见到一间间屋子里的灯火熄下去。

  县令、县尉都相继睡了,唯独他这个主簿忧虑着时局,又因那从天而降的李县尉乱了心神。

  他回到书房,端起烛火,再次在地图上仔细看着。

  鸡鸣声响起,天光渐亮,前衙又传来了梆声。

  ……

  “房主簿一夜未睡?”

  “嗯。”

  “睡眠很重要。”李瑕道:“朝廷派我来,便是要让我替房主簿分些担子。”

  房楷懒得应这话,拾起一封信,丢在他面前。

  李瑕拾起,看过,点点头道:“如此上报给史知州,想必他会答应。”

  “好,我派人送往叙州。”房楷道,“去一日,回来两日。最快三日内会有答复。”

  李瑕道:“房主簿可将公务与我交接了?”

  “不急。李县尉才上任,草率交接难免出岔子。这三日,由黄时领你熟悉各方事务,等州署批复,水师一事请李县尉亲自操办便是。”

  “也好,房主簿考虑得妥当,但我还有些具体的要求。”

  房楷难得点点头,道:“李县尉既是直人,往后我与你说话,也不绕弯子?”

  “请说。”

  “我信不过你,你束发之龄骤得官位。而应符县虽小,苗、彝、僰各族杂居,又是边陲之地,县尉一职缉捕盗贼、协同作战、巡抚治安、案察刑宄、缉查私盐伪币……我绝不敢贸然交于你。

  昨夜,我考虑了一整夜,唯得可将这庆符水师先交由你做。若在秋防战事中可立下功劳,终是好事。若不成,不至于坏了县城治安防事。当然,李县尉若认为……我是想分功,又不愿担干系,也无妨。”

  “好,到我提要求了?”

  “请说。”

  李瑕道:“县内能拿出多少钱来筹建水师?”

  “暂时可支三千贯。”房楷道,“不能更多了,庆符本非富县。”

  “太少了些,三千贯……那还能叫水师吗?”

  “本就不该叫水师,叫巡江手为妥。”房楷道:“等知州批复,或能再拨些钱粮。”

  “人手、武器?”

  “李县尉可从三班抽调五十人。”

  李瑕道:“我要再招三百巡江手,属公吏还是白衙?”

  “这么多?!”

  “是。”

  房楷倚回椅子上,皱了皱眉,道:“等知州批复吧,我尽力争取。”

  “若知州不答应,县里给的钱可就太少了。”

  “怎么?若知州不答应,李县尉还要一县之力筹办此事?”

  “是。”

  房楷无以对。

  说诧异吧,这李县尉也不是第一次说这些话,他连“知州对我有成见”这样的话都直说,但若说不诧异……

  李瑕沉吟着,缓缓道:“在临安时,诸公让我到太学读书,走科举仕途,我执意到蜀地任官,且选中这庆符县,为的即是眼前这一战。县主簿出纳之权,非我所欲,但县尉权职所在,房主簿也莫卡得太紧。”

  “李县尉这是在威胁我不成?”

  “房主簿这般想也无妨。”

  房楷苦笑,摆了摆手,道:“我亦愿县中武备更多些,但,三千贯确已是极限。”

  他从案上翻出一份册子,递在李瑕面前。

  “李县尉若不信,可自己看。”

  李瑕并不接过,道:“房主簿这是只拿三千贯、五十人,便将我这县尉打发了?”

  “如李县尉所,战事在即,大事为重。”房楷往前倾了倾身子,道:“你我皆不愿在此时节争权不休,各退一步,如何?”

  他显得很疲倦,眼眶发黑,幞头下显出的头发带着几缕白发。

  李瑕却是神采不凡,挺拔锐利。

  说是各退一步,可事实上房楷退了一步,李瑕进了一步。

  但他依旧沉得住气。

  房楷道:“等知州批复如何?或多或少,自有粮银与名额。”

  李瑕不答。

  房楷又道:“你要筹建巡江手,若无我支持不行。钱粮、出纳、文书、章程,皆需我替你办。这也是你昨夜来找我的原由,不是吗?”

  “是。”

  “我尽力了。”

  李瑕这才点头,问道:“钱呢?”

  房楷叹息一声,道:“自不能先给你,但凡是筹建巡江手之用,李县尉找蒋焴支领便是。”

  “不卡?不扣?”

  “不卡,不扣。”

  李瑕起身,回自己的公房。

  县尉房在衙署的西边,里间摆了桌案,外间则是幕僚吏员们办事的地方。

  韩家父子正在准备着名册、文书,韩巧儿正趴在桌上画地图,唯有刘金锁躺在椅子上无所事事,哈欠打个不停。

  李瑕上前踹了刘金锁一脚,道:“你不是要练水吗?”

  “早上太冷了。”

  “一会随我出门。”

  “好咧,我就知道,特地等着小郎君。”

  李瑕又道:“给你们在县衙挂了吏职,往后领一份俸禄。”

  “哦。”刘金锁满不在乎,他本就拿了李瑕一百贯,出临安时又拿了一百贯。

  “李哥哥,我也有吗?”韩巧儿抬头问道。

  “你没有。”

  “那好吧。”韩巧儿扁了扁嘴。

  韩家父子只是笑着,问了李瑕与房楷聊得结果。

  “三千贯,还是太少了些,完全不够。”

  “但不知史知州会如何回复……”

  李瑕道:“不必等叙州批复,我们先开始筹备。韩老,请你再去与商贾联系,租用他们的商只操练。”

  “租用?”

  “是,告诉他们,若不租,等战事起时,就是征调了。庆符县若没有水师,蒙人来了也要抢他们的船……”

  刘金锁道:“那可不止咧,还得抢他们家!要不,我去说?”

  “不用,你别去。”

  “哦。”

  “以宁先生,请你在河东寻一处地方作为巡江手的驻地,再寻工匠出份图纸,既要能供船只停泊,也要有校场操练,还要能挡住小规模的进攻,与县城为崎角之势。”

  “是,庆符县居山谷之地,与长宁军相隔太远,又是孤城,确需如此。只是这钱……”

  “先出图纸吧。”

  “好。”

  李瑕又道:“你们也带些人手,去找黄时,让他派些胥班衙役跟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