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宋 第156章 长江龙首

小说:终宋 作者:怪诞的表哥 更新时间:2021-11-30 07:39: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李瑕见过史俊之后,隐隐觉得入仕与其他事情不同,不是埋头苦干就行的,还需要打点、了解。

  当时在临安若是与贾似道多聊几句,史俊问的那些事如四川安抚制置使的人选或许会有回答。

  但再转念一想,上官的赏识也不是几句话就能巴结来的,也不因此而困扰。

  他与韩承绪回到驿馆,正见高长寿从外面回来。

  “非瑜也回来了。”高长寿笑了笑,道:“我有话想与你说。”

  “去翠屏山上说吧。”李瑕道:“顺便看看地势。”

  “陪你看看地势也好,战事一起,叙州首当其冲。”

  他们又带上高明月、韩巧儿、刘金锁、韩祈安,出了城,往城西的翠屏山而去。

  韩巧儿很开心,她难得过了一段安稳日子,今日只觉得出门游玩一般,一路上牵着高明月的手,不时转头四顾,因蜀地的风景而雀跃。

  “好多竹子啊,刚才爹爹在驿馆与人闲聊,说是这山四季常青,因此叫翠屏山……”

  高明月没说话,有些闷闷的,不知在想什么。

  登上山顶,只见座高楼,上书“三江一览楼”几个大字,附近还有瞭台、烽火台。

  李瑕亮了身份,进到了三江一览楼。

  凭栏而望,李瑕、高长寿都没开口说话。

  韩祈安见他们沉默,扶着栏杆,吟了一首诗。

  “画船冲雨入戎州,缥缈山横杜若洲。

  须信时平边堠静,传烽夜夜到西楼。”

  “好诗!”刘金锁大呼一声。

  若林子在,大概会骂他“不懂诗就闭嘴”,此时缺了这一声叱骂,刘金锁总觉少了些什么。

  韩祈安道:“陆放翁的《叙州》,他曾任嘉州通判,想必是当时所作。”

  刘金锁“哦”了一声,因听不懂这些,后悔自己多嘴,只觉还是林子在有意思。

  韩祈安本就不是说给刘金锁听的,说话间已转向李瑕,道:“只听放翁此句,便可知叙州之地形,阿郎请看……”

  他抬手向西南一指,道:“这是金沙江。”

  再向西北一指,道:“这是岷江。”

  李瑕顺着他的手望去,只见两江大江就在叙州城东汇合,又奔腾向东,极是壮阔。

  近日一直在船上看江,但登高远眺,他还是被再次震憾到,深感自身渺小。

  “哪条是长江干流?金沙江?”

  “这一段只叫金沙江,而非长江。”韩祈安道,“金沙江、岷江,汇流于此,由叙州南下直至入海奔腾一万里,聚‘金沙、岷江’水势,方称长江。”

  说到此里,他指向叙州城,又道:“故而,叙州称‘万里长江第一城’。”

  “原来如此。”

  “阿郎再看,岷江从西北来、金沙江从西南来,叙州城就夹在两江之间。地势如何?”

  李瑕点点头,良久无。

  他已看出来,叙州城不仅处在两江的三角洲,还有翠屏山将它西面也保护起来。

  以青翠之山势为屏障,故曰“翠屏”,故人起名之讲究可见一斑。

  叙州城防之利也就此一目了然,三角之地,双面临江、一面临山,易守难攻。

  李瑕道:“亲眼所见,方知陆放翁一诗,将叙州地势述尽。”

  “还有此城的气魄,长江龙首,西南半壁古戎州。”韩祈安又道:“所谓‘怀拥金岷浪催吴楚、雄踞巴蜀势控滇黔’是也。”

  “大好河山。”李瑕道。

  高长寿亦道:“大好河山。”

  他们开口说话,韩祈安等人已往边上站了一点,并不插嘴。

  高长寿抬手向西南一指,道:“非瑜可知金沙江因何得名?”

  “不知。”

  “因江中涌出金沙,遂称金沙江。所谓‘黄金生于丽水’,金沙江本名丽水,长江之上游也。”

  高长寿说着,又道:“蒙军从大理出发,可顺金沙江而下,过叙州、泸州,直捣重庆府。”

  “是啊。”

  “但大理百姓,未必愿随蒙军出征。且,兀良合台一走,大理国空虚。”

  李瑕沉吟道:“慕儒要走了?”

  “是,我要溯金沙江而上,逶迤一千六百里,回剑川城。”

  “丽江?”李瑕去过丽江,知丽江在唐代称为“剑川节度”,。

  “是,丽江畔,剑川城。我还有一支旧部替藏于彼,妻小也在。”高长寿道,“我想去联络义军,再见见堂兄。”

  李瑕道:“说实话,我依旧不看好你复国。”

  “复国自是艰苦,亡国人不得不做而已。”

  李瑕难得皱了皱眉,斟酌着用词,道:“若让我替你规划,等以后不用再担心宋廷会将你交给蒙古时,你再出面做事不迟……比如投宋,谋一任云南安抚制置使。”

  他其实想说的是等自己有势力了,但一介小小县尉,确实还没有招揽别人的资格。

  果不其然,高长寿摆手笑了笑。

  “当时我投奔吕文德,他嘴上说得好听,却只问如何再从西南买马,其余无半点支持,又诓我北上送死。幸而遇到你,这次北上并非全无收获。

  我们得到了兀良合台在西南的兵力布置,他也许很快会带大军离开,我可趁机起兵,若顺利,将与你前后合击兀良合台,你我再次并肩对敌。”

  “我不看好。”李瑕道:“兀良合台不重要,蒙古换谁坐镇大理都一样。重要的是段兴智知蒙古势大,铁了心当蒙古国的云南总管,你斗不过他。”

  高长寿摇了摇头,道:“你心志坚定,为何却劝我放弃?”

  “段兴智有蒙古支持,你却赤手空拳亳无倚仗,绝无成功可能。谁会支持你复国?若支持你,也只能支持你还镇云南。那,你此生最多也只能成为一个云南制置使或总管。”

  李瑕说到这里,总结了一句,道:“复国毫无希望,早点想明白吧,立志的方向对了,努力才有用。”

  高长寿默然了一会,道:“我知你有大抱负。但,我也是。”

  李瑕没说话,意思却很明显。

  他不贬低高长寿,但却极自信。

  高长寿笑了笑,道:“这段时日,我在你身上学到很多,我想回去试试。”

  “也好。我只给你建议,选择该由你做。”李瑕道,“你保重就行。”

  他把想说的说了,不再多劝,但转头看了一眼高明月。

  她正立在栏杆边,依旧沉静。

  “放心吧,我在北面尚且不死,回到故国,能否成事不提,总不会有性命之忧。”高长寿道。

  他说着,留意到李瑕的目光,似有还想说些别的。

  但最后,高长寿只是道:“方才我已联络好了愿意西行的商船,明日启程,此一别……也无妨,若我召集义军,很快就能再见。”

  “好。”

  ……

  一行人转回驿馆。

  到城门时,只见有几个苗人正扛着麻袋入城,其中还有个苗族姑娘穿得十分鲜艳。

  李瑕想了想,让其他人先回去,自称要去办些事。

  这天,李瑕直到傍晚才回来。

  刘金锁见他回来,不由大笑道:“小郎君见到漂亮小娘子,一路跟着去看了?该带上我一起啊!”

  旁人却只觉不合时宜,懒得理他。

  他们已多了些离别前的低沉气氛,吃过饭,各自回屋歇下。

  高明月与韩巧儿一屋,两人拉着手低声说话,仿佛永远说不完。

  忽听敲门声响起。

  不等她们问,李瑕的声音已传过来。

  “是我。”

  韩巧儿忙跑去开了门,喜道:“李哥哥,你怎么来啦?”

  李瑕道:“给你买了好吃的,你去找韩老拿吧。”

  “好。李哥哥劝劝高姐姐,让他们不要走好不好?”

  “嗯,去吧。”

  韩巧儿很乖巧,直接就跑开了。

  高明月独自坐在那,显得有些慌。

  “我不进来。”李瑕道,“站门口和你聊几句吧。”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