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宋 第145章 幕僚

小说:终宋 作者:怪诞的表哥 更新时间:2021-11-30 07:39: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违背那所谓的圣谕,会成为叛臣,会失去辛苦所得的一切。

  这念头才在李瑕脑中转过,他突然想到另一点。

  在丁大全、贾似道的庇护下,还有人能请到圣谕把自己带走,对方岂是简单人?

  至此,李瑕才不管什么圣谕不圣谕。

  他确定如果走进前面那扇门,会死,或生不如死。

  于是,毫不犹豫抢刀、杀人。

  但对方十余人围上来,他很快也中了三刀。

  来不及体会痛或不痛,他倾刻又杀一人,冲过包围。

  这大宋临安城内的兵士,在面对仅有一个凶狠敌人时十余人竟显得笨拙而惊慌,一时未能拦住他。

  李瑕弃刀,踩上巷边的蓄水大缸,一跃,双手攀上墙顶。

  瓦片砸在他头上,他用力撑起身体爬上院墙。

  腿上又中了一刀。

  李瑕吃痛,跳进一座大宅,拖着伤腿蹒跚而行。

  突然又想到了乔琚。

  脑海中,乔琚瘫在高楼的栏杆边,不停地说着话,求他帮忙止血。

  “信我,赵宋不值得……”

  如今李瑕也是浑身伤口,血流不止,忽然有了不同的感悟。

  曾经听到的话,一句句再次回荡开来。

  “小郎君在北面更容易站住脚,宋廷这边如何说呢,只怕是很难出头。”

  “你说你不是岳飞、余玠,哼,你还远没他们的地位、能耐。”

  “你见过几个北归人能在大宋出头的?”

  “……”

  当时听说余玠自尽,只觉这人心态不好,手握重兵尚不能反抗。

  此时方知,是被逼到何等绝望处境?才会选择服毒自尽。

  李瑕不懂自己为何在这关头还在想这些,但思绪就是不停涌进脑子里,刻骨铭心。

  他满以为就差三两天,能等到一个大宋最低阶的文官任命,恰就在这时,吃了一个极深刻的教训。

  就是陷在北面之时,也没被逼到如此狼狈过。

  身后“嗒”的几声响,已有追兵攀上院墙,追了上来……

  ~~

  “废物,十几个人围一个人,还让他翻了墙。”

  全永坚骂了一声,对手下兵士很失望。

  但歌舞升平的临安兵丁也就这般了,不是稀奇事。

  全永坚很快接受了这一点,反正李瑕逃不掉。

  “你们翻过去追;你们去守住门……你,让所有人都出来围住这座院子,李瑕已杀了两人,大胆搜捕。”

  “是!”

  “这是谁的院子?”

  “禀使臣,这也是荣王的别院,安置府中幕僚的。”

  “那更好,进去吧。”

  忽听院子里传来一声惨叫。

  全永坚认为是手下人已将李瑕一只手砍了下来。

  很快,又是一声惨叫。

  全永坚脚步迅速,从大门绕进院子,赶到墙边一看,只见地上倒着两具尸体,又是自己的人。

  “该死,还挺能打的,追。”

  随着那血迹往前走,一路到了个小池边,只见三五人正在到处张望。

  “李瑕呢?”

  “小人们追到这里,血迹断了,正在找!”

  全永坚盯着水池皱了皱眉,道:“仔细搜……”

  然而,小半个时辰过去,全永坚已将整个别院都搜过一遍,竟找不到李瑕的踪迹。

  “不可能,这不可能,地方就这么大,他重伤之下不可能逃走……到底去了哪里?”

  “禀使臣!西面院墙下发现一个狗洞,周围草丛有踩踏过的痕迹,找到一两滴血迹……”

  “你们几个,追!”

  全永坚脚步飞快,赶到狗洞附近一瞧,皱了皱眉,隐隐觉得不对。

  “李瑕不该这么快找到这狗洞。”他站起身,四下看了看,又吩咐道:“让所有荣王幕僚呆在屋中,我亲自搜……”

  ~~

  “吱呀”一声,又一扇屋门被打开。

  全永坚恭恭敬敬行了一礼,道:“梦窗先生,有礼了,晚辈正在搜捕逃犯。”

  “咳……咳……全使臣不必多礼,老夫听说了此事,进来搜吧。”

  “梦窗先生这是生病了?”

  “老夫昨夜与荣王唱词回来后贪凉,洗了凉水,咳咳……染了些风寒,只怕过了病气给你。”

  “晚辈回头送些药来。”

  “荣王已赐了药,在熬了,进来搜吧,莫嫌药味太重。”

  “是。”全永坚道:“你们几个,搜,仔细些,莫碰坏了梦窗先生的物件。”

  “无妨,无妨,只要不翻书稿即可。”

  全永坚又道:“说来也巧,前日晚辈还听人唱梦窗先生的词,‘伤心千里江南,怨曲重招,断魂在否’,晚辈听哭了。”

  “羁泊之人作些自怨之词罢了……”

  两人又聊了一会诗词,屋子里也被搜过一遍。

  “使臣,没有。”

  “走吧。”全永坚道:“梦窗先生,晚辈告辞。”

  “不送……”

  吴文英看着全永坚带人离开,不慌不忙关上门,栓上。

  他推开书柜,吃力地掀开下面的木板,下面有个大洞。

  李瑕正蜷着身子缩在里面,因失血过多而唇色苍白,但还是醒着。

  “你若撑不住,睡一觉无妨。”吴文英低声道,“只要信得过老夫。”

  李瑕没说话,却是点点头。

  他身上的伤口已简单包扎过,吴文英扶他上了榻,又重新上药包扎一遍,将带血的血条丢到正在熬药的火炉里烧了。

  其后,吴文英又舀了一碗药,喂李瑕喝了。

  “歇着吧,晚些再谈。”

  ……

  李瑕迷迷糊糊睡了一觉,再醒来时精神已好了不少。

  他睁开眼看去,只见吴文英正倚在躺椅上磕睡。

  这老人五六十岁模样,身穿襕衫,头戴巾帽,看起来脸上有愁苦之色,皱纹很多,也很深。

  李瑕没叫醒他,起身观察了一会环境,拿起一本正在编撰的《梦窗集》书稿看着。

  一会之后,外面忽有敲门声响起。

  吴文英惊醒过来。

  “是饭菜来了?咳咳……”

  他咳了咳,向李瑕点点头,往外屋走去。

  很快,外屋传来对话声。

  “梦窗先生的病如何了?这闷热天气染了风寒可难受。”

  “是啊,外面可还在搜捕?”

  “还有少许人留着,其他人往更远处去了,这事也真是怪了,人还能插翅飞了?”

  “……”

  吴文英与来人聊完,端着饭菜回了里屋,搁在桌上。

  李瑕放下手中词集,行礼,低声道:“谢先生救命之恩。”

  “老夫吴文英,字君特,号梦窗。”

  李瑕刚看了《梦窗集》,也看到了其中几句有名的句子。

  “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

  “人去秋千闲挂月,马停杨柳倦嘶风。”

  这些词李瑕以前并不会背,也不知作者是何人,但隐约听说过。

  于是大概知道这吴文英是个传世词人。

  “谢过梦窗先生。”

  吴文英扶住李瑕,不让他行礼,道:“你幼时,老夫曾见过你两次,一转眼,都这般大了。看来你是不记得了?”

  “是。”

  “先坐吧。”吴文英扶着李瑕坐下,道:“你有伤在身,不必说话,但可放心,你父李墉李守垣,曾是老夫的学生。”

  他说着,指了指书柜,又道:“四个月前,你父也曾藏身于此。今日,老夫虽也想救你,可惜本没有办法,只能一直暗中盯着。幸而,你运气不错,正好逃到了这别院来。”

  “运气不错”四字入耳,李瑕感觉很糟糕,因为下次未必就有这样好的运气。

  他极讨厌这种一无所知、完全被动的处境。

  必须要有所反省了,该学会更多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