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宋 第106章 归客

小说:终宋 作者:怪诞的表哥 更新时间:2021-11-30 07:39: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刘纯。”汪庚没有别的反应,喃喃一声,记了下来。

  李瑕笑了一下,道:“轮到你了。”

  汪庚摊了摊手,道:“我真不知道剩下的一人是谁。”

  他说完,凝视着李瑕的眼,又道:“但你知道,对吧?”

  李瑕道:“你再说个消息,我再给你一个名字。”

  汪庚道:“还有别人在找他们,至少两批,加上你我,至少四批人。”

  李瑕道:“你不实诚,给的全是没用的消息。”

  “你说的,一人给一条,只要是真的,不管对方有没有用。”汪庚道:“我说的都是真的。”

  “都是谁在找他们?”

  “此事与贾似道有关。”汪庚道,“再给我一个名字。”

  李瑕道:“聂平。”

  汪庚点点头,问道:“聂仲由、林子、刘金锁、聂平、刘纯,最后是这五人回来了?”

  “看起来是,只有聂仲由还没现身。”

  “聂平和刘纯你们捉到了?”

  “没有。”

  “情报在聂仲由手上?”

  “很可能。”李瑕道。

  “你知道的有点多啊。”汪庚笑了笑。

  他忽然向旁边看了一眼,手指偷偷做了个动作。

  下一刻,李瑕淡淡道:“敢动我?只怕我背后的人你们得罪不起。”

  汪庚冷笑一声,道:“这临安城里,还没有我们得罪不起的。”

  “你是不小心透露了身份,还是故意误导我?”李瑕问了一句,又道:“有时候,看靠山有多大,只要看办事的人有多大本事。”

  “呵。”

  李瑕道:“说实话,你们本事一般,得到的消息也少得可怜。全是从两淮、两浙的正规渠道来的。在我眼里,真不是我得罪不起的人。”

  汪庚道:“你少他娘诈我!”

  “诈你?这临安城里,最不能得罪的可不是哪位相公。”

  “哈。”

  汪庚讥笑一声,却是抬起手,摆了摆。

  这是一个“别动手”的动作。

  李瑕微微一笑,道:“你人不错,再送你一条消息吧。”

  汪庚问道:“什么?”

  “有人知道的比我们都多,因为他们与北面有勾结。”

  李瑕说着,朝天上拱了拱手,道:“我要的不是情报,要的是查清此事。”

  汪庚眼睛一亮,问道:“你们在查谁?”

  “你猜。”

  ~~

  右相府斜对面的小宅院叫“映日园”,名叫“徐鹤行”的高瘦青年正站在园中高楼之上,眯着眼,注视着巷子中的情景。

  名叫“钟希磬”的微胖中年人走了上来,身后跟着一人。

  钟希磬指了指身后那人,道:“这老汉是个牢头,认得李瑕。对了,你叫什么来着?”

  “小人刘丙,钱塘县牢牢头。”

  “认得李瑕?”徐鹤行转过头,瞥了刘丙一眼。

  刘丙忙应道:“是,李瑕当时就是被关在小人那。”

  “盯紧了右相府大门,看到李瑕来了就说。”

  “是。”刘丙应道。

  徐鹤行说罢,继续盯着小巷。

  钟希磬笑道:“你在看什么?这般盯着,也不怕成了斗鸡眼。”

  他顺着徐鹤行的目光看去,“哦”了一声,道:“这两人又是谁的探子?也在盯右相府?”

  “不知道。”

  “拿了?”

  “不。”徐鹤行道:“李瑕还没出现,别惊动右相。”

  “该死。到底是谁的人那么蠢,先捉了两个小喽罗打草惊蛇,不然李瑕一去清河坊我们就可以杀了。”

  “是啊,不知哪家派的蠢材。”

  “如今事情难办了。”钟希磬感慨一声,问道:“这两人,到底是轮换还是接头?怎聊这么久?你说他们打探到什么了没有?”

  “他们像是互相不认识。”

  “什么意思?”

  徐鹤行道:“我觉得他们不像一伙的,像在交易。”

  “哈?何意?”钟希磬轻笑道:“难道两批人还能互相透消息?那他们怎好将我落下了。”

  “他们聊完了。”

  “我们还没聊完。”

  徐鹤行忽然皱了皱眉,喃喃道:“那人的身形,我像是在哪见过。”

  “当然见过,几批人都一起盯李瑕盯了这么多天,当然……”

  “等等,你看……他是在往右相府大门走?”

  “好像是……”

  两人目光望去,只见那道颀长笔挺的身影已经走到了右相府的大门附近,灯笼的光亮一点点笼罩了他。

  徐鹤行喃喃道:“两天前清河坊茶摊?”

  “李瑕?”徐鹤行忽然一把拎起刘丙的衣领,喝道:“认人,那是不是李瑕?!”

  “啊?快认人啊你这牢头!”钟希磬大急,骂道:“该死,竟还有这种事,眼皮子底下……”

  刘丙又惊又怕,眯起一双眼睛,喃喃道:“认不清啊,太远,太黑了……等等……是李瑕!就是李瑕!”

  “怎么没人拦?那群废物在做什么?!”

  “该死,他们以为他是别家的探子。”

  “快!派人去杀了他,别让他见到右相!”

  钟希磬迅速把手指放进嘴里,用力一吹。

  一声鸟叫划破夜空……

  ~~

  右相府前,有人抬着轿子到了大门处。

  程元凤快要出门上朝了。

  隔着三十余步,李瑕正在走过去,脑子里回想着今夜得到的线索。

  至少有两批人在盯着相府,更夫那批人显得散漫、无序,也没有太大的杀意。

  因此李瑕才会去试探他,果然,他们的情报来源在宋境,不知道在北方发生的事。

  还知道了林子与刘金锁就在他们手上,并且没有招供。

  这批人目的是捉人,为了抢夺情报?

  ……

  忽然,一声鸟叫响起。

  李瑕听到有急促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

  他抬起头,看向了右相府斜对面的那座小楼。

  此时,路边的灯笼已照到了李瑕的脸。

  一瞬间他又思考了许多。

  他知道,小楼上面这批人认出他的长相了。

  那他们必然是从北面得到了消息,知道是“李瑕”回来了,才会带了人来辩认。

  这批人与北面勾结,要杀人灭口?

  ……

  李瑕得出了判断,转过头,只见右相府的大门已缓缓打开。

  他算好了的,只要在这一刻冲过去,就可见到程元凤,躲过追杀。

  ~~

  斜对面的阁楼上,徐鹤行下令道:“放弩,射杀了李瑕。”

  钟希磬一惊,问道:“当着右相的面杀?!”

  “杀了。”

  “可这……”

  钟希磬犹豫了一下,又吹了一声口哨。

  下一刻,有马蹄声从巷子里传来。

  “又是谁来了?”

  钟希磬放下放哨的手,眯着眼,注视着,只见一名汉子策马拐进了巷子。

  他脑中迅速分析起来……那汉子的马很累,满是泥浆,跑了很久了,是从远处来的,连夜进的城?

  “那人好像是……”

  “是他吗?”

  徐鹤行将手按在了栏杆上,半边身子都探了出去,死死盯着策马而来那人。

  “是他……”

  ~~

  “保护右相!”

  一声大喝响起。

  右相府前,几名护卫猛得回过头,警惕起来。

  黑暗中,两个持弩对着李瑕的人迅速窜开。

  李瑕回过头,看着那策马奔过来的人,也是眯起了眼。

  他眼神中泛起了一些疑惑之色。

  “是你?”

  ~~

  小楼上,徐鹤行重重在栏杆上一拍。

  “是他,聂仲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