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宋 第65章 龙湖

小说:终宋 作者:怪诞的表哥 更新时间:2021-10-04 02:36: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好个小贼,原来是在龙湖上,难怪追了半天人影都没见着。”

  雷三喜恨恨骂着,心中却又有些感慨。

  此时想来,李瑕的行动路线也清晰了,无非是让殷六郎拿了令牌去城门,然后马上就找了船只。

  如此,既能躲过搜捕,还能继续在宛丘观察形势。

  说来简单,但这种处变不惊的心态却不是每个人都有的。

  雷三喜愈发重视李瑕,迅速把一道道指令传达下去,调派所有人手过来围追堵截。

  越来越多人向龙湖奔来……

  ~~

  龙湖环绕着陈州宛丘,有东南西北四条堤道把这万亩大湖分割为四片水域。

  西北“柳湖”、东北“东湖”、西南“弦歌湖”、东南“南坛湖”。

  四湖当中,属东湖最大。

  李瑕的小船就在东湖上。

  他将船划到岸边,那边高长寿已策马冲了上来。

  “接!”

  李瑕大喊一声,拿起绳索奋力掷过去。

  高长寿不用他提醒,跳下马匹,立刻捉住绳索拼命拉,把船只拉到岸边。

  小船才靠岸,两个正在附近搜捕的敌兵已骑马冲了过来。

  李瑕持剑跃上岸,一剑刺入一名敌兵的大腿,就地一滚,躲过对方的长矛,左手握住对方的长矛一拉,右手又是一剑,将对方刺落马下。

  “快上船。”

  高长寿却不立刻登船,而是手持大理刀劈翻一个敌兵。

  他早已受伤,半边身子都是血淋淋,但还是冲着高明月大喊道:“快!”

  高明月这小姑娘骑术竟是十分了得,她的马匹虽载着她与韩巧儿两人,加起来却还没有刘金锁一半的重量,控马跑得飞快,仅比聂仲由与林子稍慢。

  那边又有两骑敌兵赶来,聂仲由、林子当即冲过去厮杀。

  高明月也不多事,奔至岸边,抱着韩巧儿下马,当先跳上船只。

  高长寿见她登了船,瞪了聂仲由一眼,跃上船只,只向李瑕喊道:“快!上船!”

  这一切只发生在顷刻之间,刘金锁、白苍山、洱子也纷纷赶到。

  忽听一声悲鸣,韩承绪跨下的马匹因失血过多,轰然摔倒在地。

  他苍老的身躯在地上滚了一圈,慌忙爬起,踉踉跄跄向这边跑来。

  刘纯因怀疑李瑕是叛徒而犹豫了一会,又中了一箭落在后面,此时便策马超过了韩承绪,赶到岸边。

  “快走!”刘纯大喊。

  “过来!”聂仲由转头向韩承绪大喊。

  李瑕目光一扫,刹那间估算了韩承绪、大股追兵与岸边的距离,方才冲了过去。

  与他一起重新冲回去的还有林子。

  而在同一时间,刘纯已拉住聂仲由,喊道:“走啊!别管老头了!”

  两人还在推搡,一骑敌兵飞马赶上,长矛刺落,在聂仲由身上捅出一个血窟窿。

  聂仲由闷哼一声,握住长矛猛地一推,把对方推翻在地,甩开刘纯拉在他身上的手,扑上前,一刀剁在那敌兵脖子上。

  他也不管身上鲜血长流的伤口,一转身,向刘纯大吼道:“你能不能冷静点!还要害死多少人才够!”

  刘纯见了他那满是悲愤、通红的双眼,愣了一愣,竟像是呆立住了。

  此时李瑕与林子已扶着韩承绪跃上小船。

  “走啊!”

  刘金锁长枪飞舞,大步跳上船。

  小船被这壮汉一砸,剧烈摇晃不停。

  “走。”聂仲由一把揽过有些呆滞住的刘纯,扑上小船。

  “嗖”的一声,几支箭矢钉在他们前一刻所在的地方。

  “快!向湖心划!”

  高长寿与洱子用力一撑长篙。

  小船才离开岸边,岸上已有一声大吼传来。

  “放箭!”

  “快趴下!”

  “嗖嗖嗖……”

  箭如雨下。

  小船在湖面上飘荡着,沐浴在箭雨之中。

  “跑不掉的……”

  “我来!”

  洱子站起身,撑起长篙,并用身子将高长寿挡着。

  有箭射中了他,他闷哼一声,也不说话,只奋力撑船。这矮壮的大理汉子平日里话就不多。

  高长寿才要起来,刘金锁忽然一把抢过他手中的长篙。

  “你有啥力气,看我的。”

  “噗……”

  一支利箭射入刘金锁的肩胛,他却是哼都不哼,把船调转了一个方向,用他高大的身子挡着诸人。

  “噗噗”又是两声响。

  却是白苍山站到了刘金锁身后,顷刻就中了两箭。他身材并不高大,但偏是站在那里,挡住了比他强壮得多的刘金锁。

  刘金锁再要转身,白苍山的双手已按住他的肩。

  “你撑船,我就是个无用的老书生……”

  “噗……”

  “我们被人卖了!”

  箭雨的破风声、箭矢刺入体内的轻呼声中,有人开口喊道。

  是刘纯。

  他站起身,站到了刘金锁与洱子之间,挡住了船中诸人。

  “但不是李瑕……咳……我先前说得不对,是我错了。还有,我从来不怕……咳……从来不怕死……”

  “放箭!”岸上又是一声大吼。

  第二轮箭雨毫不留情地袭来。

  “噗噗噗噗噗噗……”

  血不停流在小船上……

  ~~

  颍州。

  “可知我是如何查到了你?自己看吧。”

  张弘道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田奎,随手把一份卷宗丢了过去。

  田奎翻开那宗卷,身子一颤,再抬起头来,已是面如死灰。

  这卷宗赫然是宋廷所载的关于他的一切情报,其中还有当时余玠调任四川时给枢密院的密折,纸面泛黄、字迹犹存,那是余玠请宋廷保护他田奎。

  可如今,余玠已逝,这些文书竟到了这里?

  张弘道叹息一声,道:“我知你是真心投效,之所以给你看这个,是告诉你不必再对宋廷心怀愧疚了。你看,他们把你卖得多干净。”

  “我……”

  “你不明白为什么,是吗?”张弘道轻声问道,“你不明白,你为他们出生入死,他们为何要如此对你?”

  “我……我不明白……”

  “因为你的恩人余玠死了,还是冤死的。他一死,冤案一出,宋廷如何能再信任你?即使你有情况传回,真假如何分辩?那他们留着你又有何用?”

  “可我……可我十五年来做了那么多……”

  “谁在乎?”

  田奎默然。

  “哦,他们还可以把你拿出来,告诉聂仲由‘看,在北边有细作接应,放心去吧’,这便是你对他们最后的用处,用你骗那些人来送死。然后,你也去死,对了,还有你全家。”

  张弘道说着,扶起田奎,又道:“想想你所做的一切,你把父母妻儿置在最危险的处境里,每天胆战心惊,最后得到的是什么?背叛,还是最彻底的背叛,连我都替你感到心寒……”

  田奎放声大哭。

  张弘道轻轻拍着他的肩,耐心等他哭完,等到他眼中悲恸之色渐去、泛起深深的恨意。

  “去吧,向颍州的蒙古镇守官检举邸琮,从此往后,踏踏实实地替我办事。”

  “谢五郎,小人明白了,若非五郎,小人已被宋廷……剥皮拆骨。”

  ……

  天地浩大。

  颍州城内,田奎抹干了脸上的泪痕,对着张弘道重重磕了个头。

  龙湖之上,箭矢如暴雨般袭落。

  聂仲由红肿的双眼里泪热长流,身上的窟窿里血如泉涌。

  他想要站起来,刘纯却死死摁着他,只是摁着他,没有再叨叨一句话,眼神却越来越呆滞。

  终于,聂仲由站起身,而刘纯也倒了下去。

  尸体掉入湖中,“噗通”一声响。

  “放箭!”岸边又是一声大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