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宋 第37章 临江仙

小说:终宋 作者:怪诞的表哥 更新时间:2021-09-19 14:47:4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雅间中,眼看杨慎起身走了出去,林叙懒洋洋地倚着椅背、拈着酒杯,向周南道:“这可不像你周远疆的作风。”

  “什么?”

  “你从不带外人与我们聚会。”

  周南略有些神秘地笑了笑,道:“同修不一样,他词才之雄,一时罕俪,我绝非吹捧。”

  “有多雄才?”

  “这么说吧,只论这一首词,已有遗山先生的功力。”

  林叙这才坐直,问道:“真的?几成?”

  周南道:“我是说,他已有遗山先生的功力。”

  林叙放下酒杯,直视周南。

  “周远疆,你成功挑起我的好奇了,还不快念。”

  周南笑了笑,道:“我是要等酒到酣时,以杨同修这首词,作为今日酒宴的……”

  “废话少说,快念。”林叙用袖子扫了了扫衣襟,道:“我已酒酣。”

  “简章还没回来。”

  “我多听一次罢了,有什么关系。”

  “那好吧。”周南站起身,整理了袖子,缓缓道:“这是一首《临江仙》,安道且听好了。”

  他清了清嗓,踱了两步,终于开口吟起来。

  林叙本想再斟一杯酒,但第一句入耳,手里的酒壶已不自觉停了下来。

  ……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

  涡江江水缓缓流淌,临江的高楼之上,几滴血飞溅而出,迎风消散。

  乔琚才转过身,杨慎一把拔出匕首,又是“噗”的一下捅进他的小腹。

  “噗。”

  乔琚习武刻苦,然而猝不及防之下再伸手想去抢那匕首竟是连着两次都没抢到。

  杨慎刺的速度实在太快,又是有心算无心。

  乔琚感到生机尽去,手中再无力气。

  “别捅了……别捅了……我不喊……”

  杨慎竟还想再捅,乔琚终于握住他的手,但已不能再争夺匕首。

  “我必死了……别捅了……听我说……”

  乔琚放开手,带血的手想要去扶住杨慎的肩,想抱住杨慎,以支撑住身体。

  但杨慎握着匕首退了一步,不愿身上的一袭白衣沾到血迹。

  “我不喊……别捅了……你是谁的人?赤那……还是宋人?”

  杨慎不答,此时才转头向走廊方向看了一眼,不慌不忙地把门关起来。

  “是宋人吧……这不是赤那的作风……”

  乔琚气若游虚地说着,努力摁着自己的伤口止血。

  但三处伤口,他摁不过来。

  他只觉神志迷糊,恨不能马上闭上眼睡一觉,但强大的意志力还在支撑着他,求一线生机。

  “真的……赵宋不值得你卖命……真的不值……我来给你引见张帅,他会赏识你……救我……我起誓……绝不追究……从此以后,你我生死以共……”

  杨慎道:“你居然还不死。”

  “帮我摁住伤口……我怀里有金创药……救我……赵宋真不值得……脱脱,是你吧?脱脱……刺杀是小道……你太盲信于刺杀了……早晚必有反噬……我可以帮你……”

  杨慎蹲下身,看着气若游虚的乔琚,像是在自自语地说了一句。

  “提兵百万西湖上?汉奸。”

  “我不是汉奸……不是……”乔琚想摇头,但摇不动,只不停喃喃道:“我不是……我们可以成为好朋友……”

  似乎是不想看乔琚这双满是乞求的眼睛,杨慎伸手,捂住了他的眼。

  “是你说过的,我们是生死敌国。”

  乔琚用最后的力气道:“脱脱……告诉我……你的真名是什……”

  杨慎已再次刺出匕首,又在乔琚心口补了一刀,同时嘴里低声回答了一句。

  “李瑕。”

  ~~

  纵使乔琚有着极顽强的生命力,终于还是闭上了眼。

  黑暗中,他仿佛回到了张家学馆听着陵川先生讲学,一回头,只见张文静偷偷趴在窗边。

  少女的眼眸带着认真,那么美,连发丝都让他觉得心动……

  明明还有那么多的事没做,那么多……

  ~~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雅间中,周南一首词吟完,气氛安静了下来。

  林叙保持着那端着酒壶的姿势,良久才把酒壶放下。

  “是非成败转头空。”他喃喃念叨了一句,苦笑起来,眼眶已发了红,低声道:“说是……文章本天成,诗词讲天赋……我辈白首穷经,只怕一辈子也做不出这样的词来。”

  “是啊。”周南长叹。

  “慷慨悲壮、淡泊宁静……杨慎杨同修,他才十八岁啊,竟有这样的雄浑词力……”

  “遗山先生作那首雁丘词时,不过也才十六岁。”

  “遗山先生乃我北方文雄,数百年来有几人可比肩?而这首《临江仙》词意更深,一少年,竟能有如此苍凉旷达之心境?”

  “杨用修绝世之姿,往后诗词成就,或可追李青莲、苏眉山。”

  好一会,林叙品读着那首词中的意蕴,最后举起酒杯,道:“我先前还怪远疆带外人来赴宴,此时方知,能与同修饮酒,是我这等庸才三生之幸……”

  林叙这人也怪,一杯酒饮尽,马上抛开刚才的自怨自艾,爽朗一笑,又问道:“远疆是如何结识了这样的旷世奇才?”

  周南遂重新落座,侃侃说了起来。

  “你也知道,我那间书院,向来是不禁外人来旁听的,昨日,我正与学生们讲《中庸》,便见他站在窗外。他那气度,自是让人格外注意……”

  ~~

  凭栏处,李瑕丢下匕首,拿乔琚的衣服擦干手,在乔琚身上搜了起来。

  一瓶金创药、一枚银锭、一道令牌、一块玉佩、一张婚书……最后还有一个荷包,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块铜制的小梳子,看起来有些年头了。

  李瑕不慌不忙把这些东西收好,起身回到走廊。

  他一路走到楼梯处,见到有两个小厮正坐在下面磕瓜子。

  他们是乔琚身边的人,来时周南与他们打过招呼。

  “简章兄让你们去买本遗山先生的诗集。”李瑕道:“记住,要有那首‘中州万古英雄气’,最新的。”

  那两个小厮方才就见过李瑕与周南一起上楼,也不起疑,有一人站起身来恭敬地应了。

  “是,小人就这去。”

  李瑕也颇为客气,笑道:“你们俩一起去吧,多找两家,这诗集不好找。”

  “是,劳杨郎君传话了。”

  “不客气,你们也别急,我们还要喝一会。”

  支走这两人,李瑕踱步下楼,并不马上离开,而是先去洗干净手,又绕到酒楼的杂物间里,拿起灯油与酒到处泼了,捡起火石点了几条蜡烛,斜放在一条布匹上……

  仔细看了一会之后,李瑕才离开杂物间,关上门。

  路上见有个厨子正躲在楼梯下偷偷睡觉,他走上前踢了对方一脚。

  “别睡了,掌柜的叫你过去找他。”

  那厨子猛地惊醒,一转头,只看到一个走远了的背影。

  做完这一切,李瑕重新转回楼上雅间。

  站在门外,隐隐听到里面周南在说话。

  “我总觉得,用修是故意与我接近,他谈间有意无意总提起张家和简章,想来是知道张家显赫,有心投效,这才向我展示才华,盼我能为他引见。君子成人之美,故而今日带他来见简章。”

  “如此高才,想有用武之地,难免的。”

  “是啊,助他一把,又有何妨……”

  李瑕听他们说到这里,推门进去,拱手道:“两位兄长,久等了。”

  “用修竟是一人回来的?我正与安道说你那首词。”周南笑道,“对了,简章呢?”

  李瑕一边往里走,一边道:“我方才出去想与乔兄聊两句,但他似乎遇到朋友了,支开了我,让我唤他的小厮去买本诗集。”

  “朋友?”周南沉吟道,“简章还有什么朋友?”

  “不知,隐约听到他与人说什么‘赤那’,但我也未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