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宋 第16章 藏舟浦

小说:终宋 作者:怪诞的表哥 更新时间:2021-09-09 00:30: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次日,陆凤台派人在城中搜捕逃犯,闹出了不小的动静。

  由此,庐州城某处屋子里,高长寿踱了几步,缓缓道:“看来杨雄确实是逃出来了,却不知是真的,还是他们使诈?”

  白苍山抚须沉吟道:“若说是真的,未免也太轻易了……但若说是假的,宋廷中确有重臣支持我们复国,派人攘助也不稀奇。”

  “那日在街上举着信物那年轻人?”

  “有可能是他。”白苍山道,“但这里是在淮右,他们未必保得了我们。据洱子说,他们一行人所住的承平客栈都被人盯着,又见那年轻人似与陆凤台有来往,此人值不值得相信还难说……”

  话到这里,名叫洱子的矮壮汉子已赶了回来,快步到他们面前,语速飞快地低声道:“我看到记号了……”

  ~~

  临近傍晚,承平客栈中,聂仲由站在院子里向远处望着,最后目光落在一座茶楼的屋檐上。

  茶楼中,陆凤台也在看着聂仲由。

  彼此曾是并肩作战的同袍,如今站在不同立场上……那也就这样吧。

  太阳渐渐西落,陆凤台站起身,喃喃了一句:“看来他不会有动作了……”

  确定了这件事,他往城郊藏舟浦行去。

  藏舟浦乃是庐州八景之一,称作“草色藏舟”。

  三国时,张辽之所以能在逍遥津大破孙权,就是在前一年就料到孙权会来,于是开凿了藏舟浦,把战船隐藏于此。

  如今这里花竹繁茂,成了一处佳景,南淝河从此流过,河边港汊密布、芦苇丛生。

  但等天色完全暗下来,景色便显得荒凉起来。

  陆凤台在周围布置好人手,却并未离得太近,以免惊动了那些大理人。

  他们藏身在芦苇丛中,抬起头向外望去,能看到李瑕与杨雄正站在河边等待。

  许久,有四个身影从芦苇丛中出来。

  陆凤台皱了皱眉,因为他竟然不知道他们是何时藏身在这里面的。

  他抬了抬手,示意部下缓缓包围。

  那四人颇为警惕,一边向李瑕与杨雄走,一边问着话。

  “杨雄,是你吗?”

  “是,这位李瑕兄弟救了我,他是吕太尉派来的人,有信物为证。”

  “太好了!敢问李兄弟可还有同伴?”

  那边两拔人说着话,越来越近。

  这边陆凤台轻轻迈着脚步,带人缓缓逼近。他努力屏住自己的呼吸,生怕惊动了这些追寻已久的逃犯……

  忽然。

  “有埋伏!走!”

  “好你个小狼崽子!”

  月光下,一个矮壮的身影扬刀向一个修长的身影劈去。

  那是洱子在挥砍李瑕。

  “拿下!”陆凤台大喊一声。

  官兵们再也顾不得隐藏行迹,迅速冲上去。

  陆凤台目光看去,见李瑕向后退着、避过洱子的一刀,摔倒在地。

  接着,那些大理人竟是从芦苇丛中拉出一只小舟,迅速爬了上去,篙子一撑就离了岸。

  “中计了!快走……”

  “火把照亮!别让他们逃了!”陆凤台大吼道,“给我盯紧了,别放走任何一个人!”

  很快,官兵们点起火把,追到了岸边。

  只见小舟上站着五个人,正拼命地划桨、撑篙,试图从南淝河行舟逃脱。

  “下水追!”

  “是!”

  一声声“噗通”声响起,许多官兵跃入水中,奋力游向那艘小舟。

  陆凤台布置妥当,这才转头看向李瑕,见他已从地上站了起来,倒是没受伤。

  此时小舟已经在南淝河上行了一大段,后面是坠着许多官兵游泳,陆凤台一挥手,领着剩下的官兵在岸上追过去。

  李瑕快步跟在陆凤台身后。

  “他们太警觉了。”

  “他们逃不掉的。”陆凤台道,眼神里满是自信。

  ……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月亮躲进云里又出来,月光时而明亮、时而黯淡,小舟上的五个身影始终没有脱离官兵的视线。

  这意味着他们确实逃不掉了。

  许久,五人的动作迟缓下来,他们已渐渐乏力,而官兵也越追越近。

  陆凤台脚步渐缓,忽然转头向李瑕说道:“你很聪明,可惜,你这是兵行险招,他们注定逃不掉的。”

  因为马上要捉住那些人了,他已放松了许多,但眼神中也带上了一些失望之色。

  “什么?”

  “我说什么你心里明白,这次不是他们太警觉,而是你提醒他们逃的。”陆凤台道:“我却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做,你明知道我们是对的。”

  李瑕沉默着。

  “李瑕,我真的很欣赏你。哪怕你骗了我,我也觉得你这次做得很漂亮,先是猜到了我已捉住一人,行一招反间计助杨雄脱困,再用记号提醒高长寿准备船只,对吗?”

  李瑕摇了摇头。

  陆凤台又拍了拍他的手臂,道:“算了,不承认也好。我就当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反正最后也拿下这些人了,我还是可以记你首功,往后我们兄弟一起在淮右为国效力,好吗?”

  他说罢,笑了笑,再次看向河中,只见已有官兵攀上了小舟……

  有人举着火把向这边跑来。

  “都头在这里吗?!”

  陆凤台转过头,问道:“何事?”

  “小的下午跟丢了聂平,想要禀报却一直未能找到都头……”

  “聂平?”陆凤台摆了摆手,淡淡道:“不重要了。”

  他不再理会这个手下,朝河中喊道:“捉活口!”

  忽然,舟上有人大喊道:“陆凤台!我犯了什么事你要捉我?!”

  陆凤台一愣,竟是有些呆住。

  ……

  夜风很凉,南淝河上水波粼粼,河畔芦苇丛生。

  河上的小舟被官兵牵着往河畔漂来。

  陆凤台瞪大了眼,就着火把与月光看清了舟上的人……

  “封妙手、马秋阳、武烔、封小莺、刘怒。”

  他念着这一个个名字,怒气渐盛,大喝道:“你们英略社是什么意思?!”

  “我问你,你问我?”

  名叫封妙手的英略杜成员站在小舟之上,整理了一下衣袍,道:“我等趁着月夜泛舟,你无故缉拿我等,你是什么个意思?!”

  陆凤台张了张嘴,一时竟是答不出来。

  他转身看向李瑕,眼中失望之色愈浓,问道:“杨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