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王泽又迟到了。

  当然,说他迟到,其实也不准确。

  毕竟,他还是按时打卡了的。

  只不过,按宋平对大家的要求,他确实是迟到了。

  因为,上班时间都到了,他还没有进入工作状态……

  而不出意外的是,他也一下子就成为了人群中的焦点。

  “王泽,你昨天咋想的,昨天那么好的机会,你居然都不好好把握……”

  “就是,你就算不想去巴结人家,也没必要得罪人家啊……”

  “小敏你还好意思说,昨天要不是你乱插嘴,王泽也不可能得罪唐师姐……”

  “我又不是故意的,泽哥你不会怪我吧,要不我一会儿去跟宋师兄解释一下吧……”

  “就是,我在老宋那里也能说上几句话的……”

  看着两人你一我一语的,搞得王泽都差点感动起来了。

  要知道,现在大家都知道他得罪了唐莹莹。

  在这个时侯跟他说话,搞不好就被迁怒了。

  而这两位,不但没有跟大家一起孤立他,反而还上来安慰他。

  这也算得上是患难见真情了。

  当然,感动归感动,他也不可能真让人家去帮他求情。

  “魏哥,小敏,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这件事情,你们就别插手了,我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你们不要学我……”

  虽然,他也觉得,自己多半是在这家宗派呆不下去了。

  但是,在这之前,该薅的羊毛,还得继续薅下去。

  真要让你们把人劝回去了,自己上哪里薅羊毛去。

  果然,没过多久,宋平就出现了。

  “王泽,你来我办公室一趟……”

  ……

  看着王泽跟着离去,现场自然又是一阵议论纷纷。

  “王泽也太刚了吧……”

  “其实,王泽这人其实还是不错的的……”

  “是啊,我都没想到,他昨天居然真的敢不加班……”

  “就是可惜了,惹到唐师姐……”

  “哎,他最后要是能服一下软,其实也没什么的……”

  昨天的情形,大家其实也都看出来了。

  当时的情形,王泽如果能够服个软的话,人家也不可能真的就把他开掉。

  没想到,他居然不服软。

  虽然,大家对这种人,都感到不值。

  但不得不说的是,这种人还是很让人佩服的。

  特别是,王泽站出来反抗无条件加班这种不合理要求,也算是做了大家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大家心中,还是很解气的。

  当然,要让大家站出来帮他说话,那肯定也是不敢的。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大家再看王泽的背影时,都不由产生了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特别是昨天插话的这个妹子。

  要知道,在她看来,王泽昨天之所以会得罪唐莹莹,其实跟她也有一些关系。

  她还真没有想到,王泽居然把事情全部扛下了。

  如果不是觉得自己的颜值配不上对方,她甚至都想着以身相许了。

  不过,现在说这些都没用了。

  得罪了首席真传,王泽肯定没有继续留下来的道理。

  随着王泽进了宋平的办公室,所有人都忍不住把耳朵给悄悄的竖了起来……

  不过,让大家感到意外的是,王泽进了办公室后,大家想象中的激烈对抗的局面,并没有出现……

  不但没有激烈对抗,甚至连争吵训斥的声音都没有。

  所有人都忍不住面面相觑了起来。

  要知道,宋平在平时可不是什么和善的人。

  这也算是各大宗派的惯例了。

  那些宗派中的高层修真者,平时对大家都是保持着一幅和善的面孔。

  但这些低层的管事,对他们可是动辙喝骂,甚至,在一些小型宗派中,这些低层管事直接动手打人都有可能。

  在大家看来,王泽让宋平丢了这么大一个面子,怎么也得发泄两句吧。

  结果,让大家还真没想到,办公室中,却是一片风平浪静。

  所有人都忍不住感到一阵奇怪……

  ……

  实际上,王泽现在,一样有些奇怪。

  他来到办公室时,还以为对方怎么着也得骂他两句。

  他甚至都已经在心里做好了骂回去,顺便再薅点羊毛的准备了。

  结果让他没想到的是,对方居然又不按套路出牌。

  “现在是上班时间,咱们可以谈一下你这个策划案了吧?”

  看到到王泽进来后,宋平心平气和的说了一句。

  “咔擦……”

  王泽忍不住愣了一下,直到房门被关上,他才回过神来。

  他也连忙点了一下头。

  对方没提加班的事儿,自己确实也没道理反驳啊。

  再说了,只要还让自己继续摸鱼的宗派,那就是好宗派。

  “我这边倒没问题,只不过,那唐师姐那边……”

  “唐师姐不是小气的人……”

  宋平大手一挥,说道:“唐师姐说了,你只要把这个策划案好好做出来,她不会计较之前的事情……”

  说到这里,他忍不住笑了笑。

  “当然,你要是不放心,等哪天唐师姐有空了,我也可以带你去跟她当面道个歉,说不定,她心情一好,还能继续推荐你去当内门弟子呢……”

  “啥?”

  王泽忍不住一愣。

  她还要继续推荐自己去做内门弟子?

  这人怕不是有点啥毛病吧。

  当然,这话他肯定没办法直接说出来。

  毕竟,有点违背常理。

  他想了想,认真的说道:“我又没有错,我为什么要道歉?”

  “嗯?”

  听到他这样一说,宋平并没有生气,而是反问道:

  “道理是这个道理,但你就不怕,以后一辈子都翻不了身么?”

  他这可不是瞎说。

  要知道,唐莹莹可是金丹真人,而且还是上品金丹。

  这种天才修真者,只要不死于天劫之下,活个千儿八百年,都是稀松平常。

  所以,在正常人看来,像王泽这样的普通修真者,真要是把人家得罪狠了,是完全有可能被压得一辈子都翻不了身的。

  然而王泽却不这样想。

  他现在就一个念头,还有这样的好事?

  要知道,他现在就算能够留下来,其实还是有点隐患的。

  他之前写的那个提案……

  在这个世界,因为环境不一样,他之前写的那个策划案,虽然不一定能够成功。

  但凡事不就怕个万一么。

  这个节目,在前世终究是火过了的。

  万一在这个世界成功了,那他不就要坐蜡了么?

  在这种情况下,要是有唐莹莹这样一位金丹期的修士来压着自己,他简直做梦都能笑醒。

  只不过,人家都露出和解的意思了,自己该怎么拒绝呢?

  总不能跟人说,因为你要推荐我成为内门弟子,所以我就坚决不接受和解吧?

  真这样说的话,傻子都知道有问题。

  他想了想,说道:“在我心中,对就是对,错就是错,如果只是因为对方是金丹真人,就要让我违背我做人的原则去认错,恕我做不到!”

  王泽也是突然想到,自己可以给自己立一个人设嘛。

  如果在正常情况下,遇到眼前这种情况,自己确实是不好死硬到底。

  毕竟,人家都没有赶尽杀绝的意思,自己还要不依不饶,也确实有点不合理。

  但要是给自己立一个宁折不弯的人设呢?

  有了这个人设后,自己坚决不服软,是不是也变得合理了起来?

  “我真是个天才!”

  王泽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一个赞。

  然后,宋平也给他点了一个赞……

  讲真的,他当这个外务管事也有些年头了,还真没有见过这么刚的。

  “你就一点都不怕么?”

  “我行得正,坐得端,我为什么要怕?”

  王泽这话,说得那叫一个理直气壮。

  他发现,只要自己塑造好这样一个宁折不弯的形象后,之前担心的问题,全都迎刃而解了。

  毕竟,在职场中,试问有哪位上级会喜欢这种啥事儿都要坚持原则的人呢?

  以后,自己就算是不小心,靠瞎猫碰到死耗子的动气做出了一点成绩,也肯定不可能有机会升职加薪。

  所以,自己现在,完全没有任何后顾之忧了。

  至于这样,会不会引起宋平的不满,那他就管不着了。

  话说,这一会儿,自己拒绝了对方好几次了,对方居然也没有给自己提供点信仰值……

  他现在,巴不得对方再来点怒火……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些吧!

  他这样想着。

  只不过,让他意外的是,无论他怎么看,都没有在对方的脸上看到任何生气的迹像。

  他反而是看到了一双透露着热忱的眼睛,正直勾勾的看着他……

  王泽当场就吓了一大跳。

  这人怕不是也有点毛病吧?

  s..book3516919717371.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修仙打工人能有什么坏心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