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兵图谱 164、懂一门手艺是多么重要(第二更)

小说:神兵图谱 作者:乐不思薯片 更新时间:2022-04-18 20:22: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祝融九姓的家主,不是没见过好东西。

  虽然祝融天仙凡有别,帝尊平时鲜少现世,但是祝融九姓的家主,毕竟是祝融天顶尖的存在,他们是有资格接触到最顶尖的存在的。

  一看到周恕祭出的那一把长剑,众人就已经清晰地意识到,这不是一件寻常的先天神兵!

  “这是?”

  曹家家主瞳孔收缩,沉声道,“洞天神兵?”

  “仅次于先天神器的洞天神兵?”

  其他家主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祝融九姓,每一家,都有一件先天神器镇族,那是先天而生的神器,并非人力能够打造。

  而先天神器之下,最强大的神兵,便是洞天神兵!

  众家主都知道洞天神兵的存在,但是他们从来没有亲眼见过。

  “传闻帝尊麾下大将,手上所用的就是洞天神兵,我们各家的先祖,当年也曾有洞天神兵,但是那些洞天神兵,并未传承下来。”

  曹家家主沉声道,“董家主,你连洞天神兵的铸造之术,都掌握了?”

  曹家家主眼中精光四射,洞天神兵,和先天神兵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存在。

  如果是先天神兵只是让他动心,那么洞天神兵,他势在必得!

  虽然说身为曹家家主,他能够操控曹家的镇族神器,但是神器不能轻动,他平时不可能随便动用镇族神器。

  发生什么事情,他需要与人动手的时候,一般还是用的先天神兵。

  先天神兵,可显不出来他曹家家主,与其他人的区别。

  如果能有一件洞天神兵,那么,这格调,顿时就上来了。

  祝融天鲜少发生那种生死大战,但是对一家家主来说,最重要的,还是这个格调!

  “没错。”

  周恕傲然说道,“洞天神兵的铸造,可是比先天神兵的铸造难了不止百倍。”

  “不过幸好,有董家先祖庇佑,我终于还是成功地领悟了其中的诀窍。”

  “我,可以铸造洞天神兵!”

  此一出,众家主再次倒吸了一口凉气。

  竟然真的可以!

  董家家主,这是要起飞啊!

  众人都是有些羡慕地看向周恕,这一波,简直装到无以复加啊。

  “董家主,我要请你为我铸造一件独一无二的洞天神兵,多少钱都可以!”

  曹家家主呼吸粗重,沉声道,“我曹家,愿意拿出来足够的诚意!”

  周恕嘴角微微一扬,又一个助攻。

  “曹家主,我要把话说在前面,洞天神兵,绝非先天神兵可比,一件洞天神兵的耗费,可能比先天神兵,多了百倍不止。”

  周恕开口道。

  “我清楚,那都不是问题。”

  曹家家主正色道,“铸兵材料的问题,董家主完全不需要担心,你需要多少铸兵材料,曹某就给你找多少铸兵材料!我曹家,还是有一些积蓄的!”

  周恕最喜欢听的,就是这种话。

  要多少,有多少!

  你们有多少,本王就要多少!

  要是不把你们榨干,那我周恕,岂不是没本事?

  “好,曹家主你一件!”

  周恕笑着说道,“董某精力有限,百年之内,怕只能铸造三把洞天神兵,现在曹家主占了一件,还有别的家主,想要洞天神兵吗?”

  “什么?”

  众家主都是一愣。

  之前的先天神兵,可是说要多少有多少,怎么到了洞天神兵,百年之内就只能铸造三件?

  我们这么多家主,只有三件,那怎么够分?

  “我芈家要一件!”

  芈家家主毫不犹豫地大声道,“董家主,我芈家有的是铸兵材料,你只需要给我个清单,我立马就让人送来,天黑之前,铸兵材料就能到了董家主你的手里!”

  芈家家主还是那么财大气粗。

  “好,芈家一件。”

  周恕拍手道,“还有最后一件!”

  不用周恕说,众人也知道那是最后一件。

  “我芈家——”

  芈家家主刚想开口说最后一件,他芈家也占了。

  反正他芈家有钱……

  但是旋即,其他家主要杀人的目光,就落在了芈家家主的身上。

  他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脖子,惹不起啊。

  咱芈家虽然有钱,但也不能犯众怒啊。

  还是先要一件洞天神兵吧,大不了回头再去找董家主私下商量,看能不能多买几把。

  “我彭家——”

  “你们彭家有那么多铸兵材料吗?我秃家……”

  “我己家……”

  “我妘家……”

  除了曹家和芈家,其他各家争了起来。

  就剩下一把洞天神兵了,各家互不相让,不断地抬高价格。

  看得芈家家主眼皮子都是突突直跳,这些家主,这是不把钱当钱啊。

  他们也是真有钱啊,我芈家,自愧不如。

  芈家家主暗自得意,幸好自己抢的早,要不然,剩下这最后一把,肯定也得跟他们抢得头破血流。

  周恕脸上一直带着笑容,他们出的价格,当然是越高越好。

  但是也不能让他们这么一直争下去,万一出得价格,他们付不起怎么办?

  眼看着差不多了,周恕轻轻咳嗽一声,开口道,“既然彭家家主如此诚心,那这第三件洞天神兵的名额,便是彭家的了。”

  “不是啊,我妘家出价不比彭家低啊。”

  一个家主不满地说道。

  “我己家的价格,比彭家高了三成啊!”

  另一個家主也是不满。

  “董家主,虽然说你要把东西卖给谁那是你自己的自由,但是伱把我们众人找来,也不能这么戏弄我们吧?”

  那几个家主都是生气地说道。

  “各位先不要生气,听我说完。”

  周恕笑着说道,“彭家是什么情况,各位应该清楚。”

  “彭家主,董某无礼了。彭家的情况,与我董家相差仿佛,就算好一些,也有限,彭家能够拿出来多少东西,按照我董家的情况,我心中有数。”

  周恕一本正经地说道,“彭家家主拿出来的东西,已经是彭家能够拿出来的极限,但是对各位来说,怕是未必。”

  “一个人有一万两银子,他们拿出来一百五十两,和有一个人只有一百两银子,却拿出来一百两银子,各位觉得,哪一个,更有诚心?”

  众人都是皱起了眉头,还能这么算的吗?

  你有银子不赚?

  只有彭家家主,一脸感动。

  “没错,我彭家,愿意为了这洞天神兵付出所有,你们谁能跟我比?”

  彭家家主大声道。

  他看着周恕,颇有一种知己的感觉。

  这董家家主,以前看他很不顺眼,现在才知道,这是一个好人啊,他是我的知己啊!

  以后我彭家,一定要与董家好好来往,互为臂助。

  “董家主,这不合道理吧?不是说好的价高者得吗?”

  一个家主不悦地说道。

  这又不是找娘们,谈什么诚意?

  我们出价高,这就是真理!

  “是啊,你刚刚可是亲口说了,价高者得!”

  另一个家主说道。

  祝融天多少年没有出现过洞天神兵,他们岂能让这洞天神兵,落到别人的手里?

  “我们现在出价高,这最后一把洞天神兵,理所应当给我们,董家主,你不能不讲规矩吧。”

  谷醶

  那几个没有抢到洞天神兵的家主连成一气,怒视周恕和彭家家主,开口道。

  曹家家主和芈家家主已经得偿所愿,他们两个像是看戏一般,坐在一边看热闹。

  在场还有一个看热闹的人,那就是木治星。

  木治星眼珠子滴溜溜直转,心里也不知道在打什么坏主意。

  眼看着周恕把这些人玩弄于股掌之间,木治星越是羡慕啊。

  这真是把他们卖了,他们还帮着周恕数钱呢。

  这不要他们的钱,他们都不乐意!、

  天下竟然还有这样的傻子!

  “唉——”

  周恕叹了口气,看向彭家家主,有些抱歉地说道,“彭家主,你我交情深厚,我本来想要拉你一把,但是你看……”

  彭家家主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不过他还是开口说道,“董家主,不管你怎么决定,你的情谊,我已经感受到了,从今以后,你董家主,就是彭某的亲兄弟,你有什么事情,彭某刀山火海,绝无二话!”

  其他人都是撇撇嘴,没钱就没钱,攀什么交情!

  说这种便宜话,谁不会?

  “董家主,大家都是朋友,生意归生意,不影响交情,我己家,愿意再加一成。”

  一个家主开口道。

  “再加一成倒也不需要。”

  周恕摇摇头,开口说道,“是这样,因为董某参悟铸兵之术,略有所得,但是呢,铸兵之术博大精深,就算是董某,也只是刚刚跨过了门槛而已,需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

  “咱们九家呢,都有镇族神器,那先天神器,蕴含天地至理,如果能够参悟一二,对我的铸兵之术,也是大有帮助的……”

  己家家主眉头一皱,“董家主你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我就是在想,如果方便的话,己家主的镇族神器,能不能借董某参悟几日。”

  周恕笑着开口道,“如果董某的铸兵之术能够再做提升,那么说不准,百年之内,我能多铸造一两件洞天神兵,那样的话,各位也就不用争抢了,人人都会有。”

  “你想要我己家的镇族神器?”

  己家家主脸色一沉。

  周恕有些无奈,这些人,怎么听不懂人话的吗?

  我说的是借,借懂吗?

  “己家主这是从何说起?”

  周恕耐心地说道,“我怎么可能想要己家的镇族神器呢?我只是想借来参悟几日。”

  “己家主不放心的话,你可以留在我们董家,等我参悟完毕,你拿到镇族神器再离开便是。”

  “你们己家的镇族神器,又岂是外人能够轻易夺走的?”

  “己家主你有所不知,咱们这些铸兵师呢,一旦入了门径,那对铸兵,就是充满了兴趣,看到什么神兵呢,都想钻研一二,更不用说此等先天神器了。”

  周恕叹了口气,悠悠说道,“不光是己家的镇族神器,其他各家的镇族神器,董某都想看一看,摸一摸啊。”

  “各位,咱们大家都知道,祝融九姓,九大镇族神器,那都是当年各家先祖追随帝尊的时候,立下滔天大功才被帝尊赏赐下来的。”

  “换了你们,难道不想钻研一下吗?”

  众家主都是皱起了眉头,他们不是铸兵师,不知道周恕这种心思。

  不过听起来,好像是有一些道理。

  “借去参悟几日?”

  那己家家主眉头紧皱,事关镇族神器,由不得他不慎重。

  镇族神器,可是关系到己家的生死存亡,绝对不能有失。

  不过话说回来,只是借给董家家主参悟几日,倒也不是不行,毕竟如董家家主所说,他们己家的镇族神器,又岂是外人能够随随便便夺走的?

  这不可能的嘛。

  在一定的距离内,他随时可以收回己家的镇族神器。

  而且没有己家血脉,是不可能激活己家的镇族神器的。

  “如果董家主将第三件洞天神兵的名额给我己家,参悟我己家的镇族神器,也可以。不过呢。”

  己家家主眼神一转,开口道,“这个洞天神兵的价格,可就不能这么高了,毕竟我己家的镇族神器,可是比洞天神兵高级多了。”

  这己家家主,也有自己的小算盘。

  “哼,小家子气。”

  另外一边,妘家家主开口了,“董家主,我妘家出一样的价格,并且妘家的镇族神器,借给你参悟,想参悟几日就参悟几日!”

  木治星看得心中赞叹,他娘的,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自己辛辛苦苦在祝融天算计了这么久,一件镇族神器都没有到手。

  结果呢?

  人家周恕只是说几句话,就忽悠地这些家主,直接把镇族神器给送了上来!

  这他娘的说好了是借,只不过借走了,还会不会还,那就说不准了。

  肯定不会还的好吧!

  这些祝融天的家伙啊,还真是些二傻子!

  “要不,回头我也去学几手铸兵之术?这他娘的有一门手艺,也太吃香了!”

  木治星忍不住又骂了一句脏话,他可从来没有想到,铸兵之术,也能这么吃香。

  要是早知道这样,他早就学几手铸兵之术了。

  当然,他也知道,换了别的铸兵师,也不可能像周恕这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这可不是简单地懂不懂铸兵之术的问题。

  只是懂铸兵之术,那也不过是个手艺人而已,虽然吃香,但也做不到让九家家主把镇族神器双手奉上。

  说到底,还得看人啊。

  木治星眼睛发亮,咱木治星,也不赖,提前就已经跟周王爷做好了交易,这镇族神器到手,还是归我木治星。

  “姓妘的,你是故意的对不对?”

  己家家主大怒道,“你想打架是不是?我己家奉陪到底!”

  他刚刚开出的价格,这妘家家主立马就出更高的价格,这不是针对他是什么?

  “己家主,价高者得,天经地义,你如果不服气,可以继续出价啊。”

  妘家家主冷笑道,“出不起价格,那就不要阻碍别人得到洞天神兵。”

  几个家主你来我往,争吵了足足半个多时辰。

  终于最后还是己家胜出,得到了最后一件洞天神兵。

  不对,应该是购买最后一件洞天神兵的权力。

  说到底,周恕只是说了几句话,几个家主连洞天神兵的影子都还没有见到呢,他们就争了个头破血流。

  这整个过程,看得曹越目瞪口呆,就算是木治星,也是看得无比赞叹。

  曹家、芈家、己家,三家得到了周恕的许诺,只需要他们提供铸兵材料,周恕便会为他们铸造一件洞天神兵。

  曹家和芈家还好,己家付出的代价,是将自家的镇族神器让周恕参悟三年。

  眼看着自己付出的代价,明显比曹家和芈家更高,己家家主看向曹家家主和芈家家主的目光就有些不善了。

  凭什么大家得到的东西一样,你们付出的比我少?

  不患寡,而患不均。

  其他几个没有抢过己家的家主,同样是满心不爽,他们没抢到,凭什么曹家和芈家能抢到?就凭他们有钱?

  “董家主,我们觉得,既然己家家主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那你们董家,就应该一视同仁。”

  一个家主冷冷地说道,说话之间,还斜眼看了一眼曹家家主和芈家家主。

  “这——”

  周恕一脸为难地说道。

  “我们都觉得,必须一视同仁,否则的话,我们不服!”

  那几个家主冷冷地说道。

  “曹家主,芈家主,你们看——”

  周恕一脸为难地说道,“我们董家势单力弱,实在是犯不起众怒啊。”

  曹家家主和芈家家主冷哼一声。

  “有些小人,自己本事不怎么样,但就是见不得别人好。”

  芈家家主冷笑道,“董家主,芈某不会让你为难,不就是同样的价格吗?我芈家没有意见,你们想拿捏我芈家,做你们的春秋大梦吧,洞天神兵,肯定是老子的!”

  曹家家主也是面色冷峻,冷冷地开口道,“一视同仁,没有什么问题,董家主不需要为难,只要你能拿出洞天神兵,这个代价,我曹家,出得起。”

  事情进展得比周恕预料地更加顺利,他没有想到,曹家和芈家会这么容易就答应这个条件。

  这么一来,九大神器,自己就可以到手四个了。

  不过剩下的五件,可就略微有些麻烦了。

  周恕知道,过犹不及,这一次,他的收获已经足够大了,如果再奢求更多,那就容易引人怀疑了。

  现在,还不到他抛弃董家家主身份的时候,这个身份,还有剩余价值可以压榨呢。

  “各位,生意已经谈成了,那么,铸兵材料,各位就先支付一下吧,我董家,也好尽快开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