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兵图谱 166、别国不收,我大夏收,别国不养,我大夏养(第三更)

小说:神兵图谱 作者:乐不思薯片 更新时间:2022-02-15 06:36: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小忙,真的只是个小忙而已。”

  周恕一本正经地说道,“对你来说,绝对是举手之劳!”

  “不帮!”

  白芊芊斩钉截铁地说道,“你少给我蹬鼻子上脸,我要是再帮你任何一个忙,我白芊芊就是狗!”

  “白姑娘,千万不要这么说自己……”

  周恕有些无语地说道。

  他虽然不知道白芊芊的妖兽真身是什么,但是他可以肯定,白芊芊肯定不是狗妖。

  不过话说回来,她要真是狗……

  犬娘?

  周恕心里呸呸两声,自己这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呢。

  “石长生,你给我记住了,虽然我让你暂时借住在这里,但是你跟我,可没有任何的关系,你不要用任何理由来跟我套近乎!”

  “我跟你不熟,不会帮你任何忙!你也给我免开尊口!”

  白芊芊清脆的声音如同机关炮一般,噼里啪啦地说了一大通。

  “我本来以为,你一个妖兽,也能铸造虎魄刀那样的神通,就想着邀请你一块研习一下当年丹山赤水天的铸兵之术呢,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算了吧,我也不想强人所难。”

  周恕耸耸肩,随意地开口说道。

  白芊芊刚刚迈出去的脚步,猛地停顿在空中。

  “丹山赤水天的铸兵传承,你有?”白芊芊看着石长生,正色问道。

  “是了,你石长生当年和丹山赤水天之主很熟,他陨落之前,把传承交给你,也不是不可能。”

  不等周恕说什么,白芊芊自己已经把事情脑补齐全了。

  不得不说,脑补这种事,没有最强,只有更强。

  周恕虽然听到了白芊芊的嘟嘟囔囔,但是他没有一点解释的意思。

  “白姑娘,请你抓紧给我划定地域,并且帮我加速时间,我还要钻研铸兵之术呢。”

  周恕好像揭过去之前的那一茬,不再提丹山赤水天传承的事情,径自开口说道。

  “我虽然答应了你,到哪可没说什么时候,我得好好想想,把你放在什么地方。”

  白芊芊理直气壮地说道。

  “我可是很着急的,万一我等不及了——”

  周恕神色淡然地说道。

  白芊芊顿时变成了斗败的小母鸡,她真是傻了,明知道石长生这么无耻,竟然还和石长生这么废话。

  自己还能指望石长生讲规矩吗?

  自己就不该跟他这么多废话。

  “你就一个人,十丈方圆足够了吧?”

  白芊芊说着,双手瞬间打出无数个玄妙的法诀。

  只见一道从天而降的光幕,将方圆十丈的范围尽数笼罩在内。

  那光幕之上,有光线流转,似乎是发生了某种神奇的事情。

  周恕看得有趣,这就是白芊芊调用的妖兽祖庭内的时间法则。

  催动妖兽祖庭的时间法则,对白芊芊的负担也是极大,仅仅数息时间,白芊芊那虚幻的身影,就变得更加虚幻了,仿佛随时可能要彻底消散一般。

  她擦了一把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开口说道,“石长生,事情可就到这里了,从现在开始,我不认你,你也不认识我,等你躲够了,你就给我滚出妖兽祖庭去!”

  她语十分不客气,但周恕没有丝毫的介意。

  “算了,本以为你能铸造虎魄刀,也算是同道中人,但没想到白姑娘原来也是个俗人啊。”周恕摇头晃脑地说道,“白姑娘请吧。”

  “丫呸!”

  白芊芊不屑地说道,“谁是人?姑奶奶我才不是人呢!”

  周恕:“……”

  这话听起来有点像骂人,但好像还真是那么一回事,人家白芊芊又不是人,说她俗人,她能在乎才怪呢。

  虽然白芊芊布置的地方,简陋了一些,看起来像是画地为牢似的。

  但对周恕来说,无所谓。

  反正他也不是来度假的,只要能铸兵就行,其他的,可以不在乎。

  周恕瞥了一眼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站在不远处像是在监视他一样的白芊芊,嘴角微微一样。

  只见他不知道从哪里取出来一块玉牌,这玉牌,是当初从纪陆天手下的九天九部手里得来的,里面有着丹山赤水天所有的藏书。

  后来周恕还曾经把这个给十国联军里的铸兵师用过,不过他一直觉得纪陆天这家伙有什么阴谋,所以对这玩意儿一直抱有极大的警惕。

  这次为了忽悠白芊芊,他直接把这东西给亮了出来。

  看着周恕唤出王座,看到那琳琅满目的珍贵典籍,白芊芊眼睛都直了,要不是她只是一个虚体,怕是连口水都流下来了。

  她之前说得满不在乎,但是对她这个野生的妖兽铸兵师来说,丹山赤水天的铸兵传承,那可是有极大的吸引力的。

  “咦?白姑娘,你怎么还在呢?”

  周恕翻阅了半晌,回头看向白芊芊,像是才发现他没有走一样,诧异地说道。

  “白姑娘你对这个有兴趣?”

  周恕把丹山赤水天的武库收起来,在手上抛着玉牌,开口道。

  “你如果真想翻阅一下,只需要帮我一个小忙就行。”

  周恕旧事重提。

  白芊芊鼻端发出一声轻哼,她昂着头,开口道,“为了避免你在我这里待的时间太长,惹我烦心,我想了想,还是帮你把事情解决了,然后你快点滚蛋。”

  女人,口是心非!

  周恕腹诽道,脸上却是带着笑容,“那可多谢白姑娘了。”

  对免费的劳动力,未来可能成为打工人的人,周恕还是表现出一种如沐春风般的态度。

  “我要铸兵,所以需要白姑娘你帮忙搭把手,帮我处理一些铸兵材料……”

  周恕毫不客气地开口吩咐道。

  至于丹山赤水天的朱兵之术传承,给她又如何,就这白芊芊的性格,恐怕也不会主动与人族为敌。

  ……

  妖兽祖庭内,一人一妖忙活着铸兵,外面的世界,却是已经乱做了一团。

  洞天陆续出世,并且大开山门,对外招收弟子。

  虽然目前看来没有对十国政权造成什么影响,但是大开山门招收弟子,直接就把十国的人才给吸引过去了,这可是釜底抽薪啊。

  但是十国皇室,面对这种情况根本就是没有丝毫办法,突破地仙境的希望,没有哪个武者能够拒绝得了。

  是洞天,能给武者带来这个希望。

  大夏,元封帝坐在朝堂之上,下方的众臣已经吵成了一团。

  “陛下,万万不可让那一支军队进入我大夏境内啊。”

  一个老臣,满脸沉重地说道。

  “那一支对军,人员复杂,别国都不敢接受,就是因为说不准啊,我们大夏,冒不了那个风险啊。”

  那老臣义正词严地说道。

  “放屁!”

  一个大胡子喝骂道,“蒙大将军他们百死归来,你们要把他们拒之门外?”

  “他们为了护国卫家,不惜性命的与妖兽厮杀,最终就是得到这种待遇?”

  “陛下,我认为,我们不但要接收,还得大张旗鼓地迎接勇士们回家!”

  大胡子张夫之大声道,“我们要让天下人知道,他们为人族的付出,没有白费,我们没有忘记他们!”

  元封帝端坐龙椅之上,面色沉静如水。

  “可有镇南王的消息?”

  下方争吵之中,元封帝沉吟良久,缓缓地开口道。

  “没有。”

  神捕司大统领马凤章沉声道,“自那日王爷惊鸿一瞥,然后被虚陵洞天的人带走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消息。”

  “臣试图和虚陵洞天的人进行交涉,但是他们十分狂妄,根本不给臣机会。”

  马凤章一脸苦笑,洞天现世,他这个神捕司大统领是最忙的,各种牛鬼蛇神都跳了出来,天下都要大乱了。

  最重要的是,关于洞天的消息,他神捕司,根本就是束手无策。

  洞天在哪里,他们有多大的实力等等,神捕司都一无所知,而且还无从调查。

  “小郡主呢?“

  元封帝沉声问道。

  “根据情报,王爷被虚陵洞天的人带走之后,小郡主也离开了军营,她应该是要回来京城的,以小郡主的修为,照理说应该早就到了,但是自她离开军营之后,也失去了行踪。”

  马凤章苦涩地说道,“臣怀疑,小郡主,可能也是出了意外。”

  “你怀疑?可能?”

  元封帝的眼神之中已经充满了怒火,“马凤章,你的情报工作,就是这么做的吗?”

  “小郡主的修为,这天下谁能让她出意外?”

  元封帝拍着龙椅的扶手怒喝道。

  朝堂之上的争吵都停顿下来,一时间变得鸦雀无声。

  如果是以前,确实可能没有。

  但是现在洞天出世啊,不知道有多少高手出现,小郡主虽然厉害,但也不敢说就天下无敌啊。

  “我大夏的王爷,被人无故带走,生死下落不明!我大夏的小郡主,也可能出了意外,一个小女娃,竟然也有人能下此毒手,这是对我们大夏的挑衅!”

  元封帝腾地站了起来,“你们能忍,朕,忍不了!”

  “传令,朕要亲自出城,迎接大军凯旋!”

  元封帝满脸坚定,“为人族流血的英雄,朕,绝对不能再让他们流泪!”

  “别国不收,我大夏收,别国不养,我大夏养!他们,都是我大夏的勇士,我大夏的英雄!”

  “马凤章!”

  元封帝喝道。

  “臣在!”

  马凤章拱手沉声道。

  “这些出征的勇士,他们的家眷,无论在哪一国,只要他们愿意,便把他们接到我大夏境内,你神捕司,负责保护他们的安全!”

  元封帝沉声道。

  “臣,领命!”

  马凤章表情凝重,沉声道,“臣以性命发誓,必定完成任务!”

  “张夫之!”

  元封帝点点头,再次大喝。

  “在!”

  兵部尚书,大胡子张夫之大声道。

  “兵部行文,我要犒赏大军!”

  元封帝大声道,“金银珠宝,荣华富贵,我大夏绝不吝惜,这些勇士,要得到他们应该得到的一切!”

  “臣,领命!”

  张夫之兴奋地大叫道。

  “陛下——”

  之前反对的那老臣脸色大变,叫道。

  “朕心意已决,若有哪位爱卿觉得朕的做法不对,那也无妨,朕允许你们有不同的看法。”

  元封帝目光扫过朝堂,冷冷地说道,“但所有不同的看法,都给我保留,谁若是敢在此事上出了篓子,那就莫要怪朕不念君臣情谊!”

  “这一次,朕便独断专行一回,谁要是觉得忍不了,那朕允许你们辞官归乡!”

  元封帝昂首挺胸地站在龙椅之前,他登基数十年,从未从此强势过。

  大夏众臣,一时间都有些恍惚了,这还是他们印象中那个有点优柔寡断的老好人元封帝吗?

  这样的元封帝,好像也挺不错的。

  ……

  一直万人左右的军队,停驻在一处山石裸露的山丘之上,所有人的脸色都是有些难看。

  “蒙兄,前面就是大夏了,你确定我们真的要这么做吗?”

  王牧开口说道,他的精神状态非常不好,整个人都显得有些颓废。

  之前,虚陵洞天解除了对他们的囚禁之后,接下来,他们便被大秦给驱逐出境。

  包括王牧、王信这些大秦之人在内,一并驱逐。

  理由是他们能从妖界活着回来,不合常理,必定是与妖界的妖兽有所勾结,如今妖界的妖兽大军压境,为防万一,不准他们待在大秦。

  不止如此,离开大秦之后,他们一路走来,已经被多个国家明确告知,让他们尽快离开他们的国境。

  这让所有人都有些心灰意冷。

  如今大夏,已经是最后一个国家了。

  “蒙兄,实在不行,我们就杀回妖界,最不济,也能占据一处立身之地。”

  王牧满脸苦涩,他从来也想不到,会有如今的一天。

  “王兄,别人我不知道,但我大夏的陛下,不会放弃我们的。”

  蒙白沉声道。

  “我以前也是这样想的。”

  王牧苦涩地道。

  他做大秦上将军的时候,何曾想过还有这么一天?他到现在都不明白,陛下为什么要如此做。

  “不一样的,陛下和秦帝不一样。”

  蒙白点到为止,并没有过度地刺激王牧,他开口说道,“已经走到了这里,总要试一试,若是大夏也不准我们入境,那就听王兄你的,我们再回妖界,杀他一个天翻地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