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兵图谱 137、宝物去哪了,妖界内讧(第一更,求订阅求月票)

小说:神兵图谱 作者:乐不思薯片 更新时间:2022-02-15 06:36: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妖庆被一个圆形的光罩笼罩着悬浮在半空之中,他一睁眼,就看到面前有数十个大妖,还有那些曾与他竞争妖界圣子的妖兽。

  短暂的疑惑之后,他心中涌起一股羞耻感。

  他现在这个样子,岂不是被妖兽围观了?

  忽然,他看到对面的妖兽群中走出一个妖兽,那个妖兽,在妖兽群中显得异常地瞩目。

  之所以瞩目,不是因为那个妖兽多么地出众。

  而是因为,他太弱了……

  在一众资深大妖之中,夹杂着一个武道一品的妖兽,实在是让人无法不注意到。

  周恕自然也是注意到了。

  “你就是他的族人?”

  周恕皱着眉头说道,“你们这也太不重视了吧?竟然派一个一品妖兽过来,你以为,你有资格跟我谈判?”

  “既然你们这么不当回事,那我也可以不当回事了,他,可以去死了。”

  周恕冷冷一哼,空中那个光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缩小。

  虽然那光罩看起来只是薄薄一层,但是谁都不怀疑它能把妖庆给挤成一个肉团。

  “大人且慢!”

  那一品妖兽大喊道,“我家主人是因为有要事在身,脱不开身,所以才让我替他而来,我家主人说了,只要把这个交给大人,大人一定会谅解他的!”

  那一品妖兽一边喊着,一边从怀里摸出一个东西。

  周恕的目光落在妖一的手上。

  没错,这个一品妖兽,赫然正是当初纪陆天派去虎力妖王领地上,帮他铸兵的那个妖一。

  周恕也没想到,妖庆都被人绑架了,纪陆天夫妇竟然这么大心脏,只派了妖一过来。

  人家其他各族,最起码也是来一个大妖巅峰的存在。

  周恕有些好奇地看向妖一取出的东西,他好奇的是纪陆天在搞什么鬼。

  妖一从怀里取出来的,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而是一个巴掌大小的锦囊。

  “大人——”

  妖一双手捧着锦囊,一脸恭敬地递了过来。

  周恕眉毛一挑,锦囊这种东西,他还真是很久没有见到过了。

  抬手一抓,那锦囊已经飞入了手中。

  周恕十分谨慎地用灵元包裹双手,这才把锦囊打开。

  那锦囊并没有什么神奇之处,打开之后,周恕从里面抽出来一张白纸。

  白纸之上,龙飞凤舞地写着一个大字。

  “存!”

  那字写得非常漂亮,一看看去,周恕就感觉到一种特殊的意境扑面而来。

  一时间,他好像看到了一片尸山血海,无情无尽的厮杀声扑面而来,眼前一片赤红,他甚至分不清楚厮杀声是从哪个方向传来的。

  好像四面八方,都是敌人,但是眼前,却又看不到敌人。

  下一刻,周恕浑身一个颤抖,意识恢复清醒。

  短短片刻,他竟然浑身都被吓出了一声冷汗。

  他神色凝重地看着那白纸上的字。

  那字上面带的意境没有丝毫的杀意,纪陆天,只是用它来传递某种信息。

  这个信息,周恕接收到了,但是他没明白!

  “那应该是一个战场,尸山血海,到底是哪里?”

  周恕皱着眉头,他没看懂纪陆天传递的信息,那是因为,他并非真正的石长生!

  纪陆天想通过那个字,给石长生传递消息,那他应该是确定,石长生看到之后,会明白其中的含义,会放了妖庆。

  但是这一次纪陆天只怕是没有算到,这个石长生,也是假的。

  “大人——”

  妖一有些忐忑地说道。

  一个连妖王都敢无视的高手,他面对起来,真的是有些不安啊。

  正常情况下,他一个小小的一品妖兽,根本就没有资格接触这等强者。

  周恕的目光落在妖一身上,他明显感觉到妖一的身体在微微颤抖。

  周恕沉吟起来,假装自己看懂了,然后放了妖庆呢?

  还是,不管不顾呢?

  这是一个问题。

  “赎金呢?”

  沉吟片刻,周恕缓缓地开口说道。

  管他那么多呢,他又不是石长生,纪陆天想凭一个字就把妖庆给救走,那也想得太美了。

  没看到其他妖兽都带来了多少好东西吗?

  “啊?”

  妖一一脸惊讶,“大人,我家主人,不是给你了——”

  他指了指周恕手上的锦囊。

  “就凭这个,就想把他换走?”

  周恕手腕一抖,腾地一道火焰,那张纸燃烧起来,片刻之后,就化作一片灰烬,消散在风中。

  妖一表情凝固,双眼之中充满了恐慌。

  “要是没有赎金的话,那你可以滚了,他的命,就是我的了。”

  周恕冷冷地说道。

  那包裹着妖庆的光罩,缓缓地向着周恕移动过去。

  “大人,等等啊。”

  妖一着急道,“请你再给我一点时间,我马上回去禀报我家主人!”

  “机会只有一次,既然你们没有抓住,那就不会再有。”

  周恕冷冷地说道,“给你第二次机会,那是对这些交了赎金的妖兽的不公。”

  “回去告诉你的主人,准备后事吧。”

  周恕抬起手,手掌一握,轰然一声,只见光罩内的妖庆,满脸痛苦,坚持了眨眼功夫,然后爆成一团血雾,死无全尸。

  妖一吓得一下子瘫倒在地。

  那些妖王和大妖也都是皱了皱眉头。

  这石长生,手段也太狠了一些吧,人都没说不付赎金,只是说回去禀报,这就直接下杀手了?

  腹诽的同时,他们也有些庆幸,幸亏他们来的时候做好了准备,否则的话,要是自己族中晚辈落得妖庆一般的下场,他们此来,岂不是要空手而归了。

  “诸位,都救回来了,动手!”

  眼见最后一个妖庆被杀了,大妖妖北大喝道。

  “慢着!”

  敖妖王喝道,妖界圣子候选者是都被救回来了,但是还有貔貅大人呢!

  貔貅大人才是最重要的好吧。

  如果貔貅大人出了什么意外,那后果,可是会非常严重的。

  制止了妖北等大妖,敖妖王盯着周恕,冷冷地开口道,“石长生,我要赎回貔貅大人,你开价吧。”

  “哦?”

  周恕似笑非笑,开口道,“貔貅可不是那些妖界圣子的候选,他的价格可不一般。”

  “我知道。”

  敖妖王冷声道,“你只管开价,其他的事情,不需要你担心!”

  敖妖王一脸自信,在场的,可有妖界十大妖王,他就不信,还有他们十个付不起的赎金!

  “大气,真不愧是妖界第一妖王。”

  周恕啧啧称赞道,“我都有点后悔呢,怎么就让你逃出我的手掌了呢?”

  敖妖王脸色一黑,被石长生活捉,是他这辈子最大的一个污点。

  若不是貔貅大人还在他的手上,敖妖王现在就忍不住要招呼在场所有妖兽一拥而上,拼死也要把石长生留在这里。

  “既然你们这么诚心诚意,那我要是不开价,岂不是说我石长生不讲究?”

  周恕似笑非笑地说道,“以貔貅的身份和修为,百倍于这些妖界圣子候选的赎金,不算过分吧?”

  “不过分。”

  敖妖王竟然很是赞同地点点头。

  这,确实不过分。

  貔貅大人的身份,岂是一百个妖界圣子候选能比的?

  “天狗,鹤元!”

  敖妖王看向天狗妖王和鹤元妖王等妖王。

  短暂地离开妖兽祖庭的中间,敖妖王已经向他们解释过貔貅的来历。

  众妖王都已经知道,如果貔貅死在这里,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

  所以他们没有犹豫,纷纷把自己身上的东西交到了敖妖王的手里。

  敖妖王把十个妖王身上的天材地宝汇总起来,扔到已经堆积如山的天材地宝上。

  几十个资深大妖带来的赎金,加上十大妖王给出的赎金,将方圆数百丈的空地之上,全都堆满了。

  这些大妖和妖王也是有意为之,他们把赎金堆在空地上,而不是送到周恕身边,是因为他们本就没打算给周恕带走这些东西的机会。

  只要周恕看到了这些东西,把他们的后辈放了,他们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

  一旦那个时候,他们就会立马对周恕发动攻击,他根本就不会有带走那些天材地宝的机会!

  “够了吧?貔貅大人在哪里?”

  敖妖王死死盯着周恕,沉声道。

  “你说呢?”

  周恕诡异地一笑,“多谢你们的天材地宝了,咱们后会有期。”

  周恕哈哈笑着,他的身影,以肉眼可见地速度,渐渐变得虚幻起来,然后在众妖王和大妖的注视下,彻底消散在空中。

  刚刚和他们交谈了半天的石长生,只是一道虚影?

  所有的妖王和资深大妖全都傻眼了。

  还好,他们要救的妖兽已经救回来了,赎金也没有让石长生带走。

  可是不对啊,石长生折腾这么半天,什么好处都没得到,他图什么呢?

  众妖王和资深大妖都是皱起了眉头。

  “不好了!”

  忽然,一个妖兽大喊道。

  众妖王和资深大妖都是闻声看去,只见刚才堆满了方圆百丈之地的天材地宝,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已经消失不见了!

  “谁看到它们是什么时候消失的了?”

  敖妖王脸上的怒火几乎已经要压制不住了,他掏空了自己的空空兽,结果也没能救出貔貅大人,现在东西也没有了,那岂不是人财两空?

  “没有。”

  众妖兽都是摇摇头,他们根本就没有听到一点动静。

  “他是怎么做到的?”

  自身大妖妖北倒吸了一口凉气,沉声道。

  如此手段,真是匪夷所思,可叹他们还想着对付石长生呢,他们这么多妖兽,连人家的手段都没搞清楚,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对手好吧。

  “敖妖王,这石长生,到底是什么来头?”

  妖北看向敖妖王,沉声道,“我们与人族斗争上千年,从来没有听说人族还有这等强者,他们不是连一品之上的强者都没有吗?”

  “为什么会突然冒出来一个如此人族强者?”

  “我怎么知道?”

  敖妖王没好气地说道,他还想知道呢,貔貅大人肯定是知道的,但是貔貅大人现在也被石长生暗算了,他又能问谁去。

  “人族不是没有过强者,只是现在的人族没有而已。”

  敖妖王沉声道,“追究他的来历没有意义,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他,把我们的东西,还有貔貅大人,给带回来!”

  “怎么找?我们连他是怎么把赎金带走的都不知道。”

  一个妖兽苦笑道,那么多的赎金,绝对不是一只空空兽能够装得下的。

  况且他们这么多妖王,这么多大妖,如果对方是用空空兽装走这些赎金的,那根本不可能瞒得过他们的感知。

  那些宝贝,到底去哪里了?

  众妖兽不约而同地闪身来到刚刚堆积赎金的地方,四下探查起来。

  半晌之后,所有妖兽重新聚到了一起,他们没有发现一点蛛丝马迹,这就好像那些宝物,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

  众妖兽甚至都有些怀疑,他们到底有没有把那么多宝物拿出来过。

  要不是他们自己身上的空空兽都已经空了,他们还真以为,刚刚发生的一切,都只是他们的幻觉而已。

  “你们说,会不会是妖祖帮了他?”

  一个妖兽忽然开口说道。

  众妖兽的目光,全都投向了神殿中妖祖的雕像。

  之前,好像确实是妖祖的雕像射出一道光芒,将他们的后辈拘禁在空中。

  “妖祖为什么要帮一个人族来对付我们妖兽?这不合理啊。”

  一个妖兽道。

  “不可能是妖祖。”

  敖妖王沉声道,“妖祖已经失踪了无数年,这妖兽祖庭,是妖祖留下庇护我们妖兽的,之前那只是石长生的障眼法而已。”

  “他就是为了让我们产生这种猜疑!”

  “把敖妖王你倒是说说,他是怎么把赎金带走的?”

  一个妖王有些不甘心地说道,“那些赎金,可是我们各族珍藏多年的宝物,就这么没了,我们可是损失大了。”

  “是啊,敖妖王,我等的后辈,都是来选拔妖界圣子的,照理说,你等妖王,应该要负责他们的安全的,现在不但死了那么多妖兽,更是让我等蒙受如此损失,敖妖王你们是不是应该给我们一个交待?”

  大妖妖北沉声道。

  所有的资深大妖都站到妖北的背后,和他一条战线地盯着众妖王。

  “哼,妖界圣子,是给我们选的吗?”

  天狗妖王站出来冷冷地说道,“是不是我等妖王太长时间没有出来走动了,你们已经忘了,这妖界,到底是谁说了算!”

  十大妖王身上都是散发出恐怖的气息,他们十个站在一起,和那些资深大妖对峙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