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兵图谱 25、威胁也能如此清新脱俗吗(第三更,求订阅求月票)

小说:神兵图谱 作者:乐不思薯片 更新时间:2022-02-15 06:36: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我说了啊,你不信。”

  殷玉珠一脸无辜,可怜巴巴地说道。

  “你说你们这些后辈,怎么都这么暴躁呢?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

  “你,过去!”

  陆文霜冷冰冰地开口道,用剑尖指了指刚刚数百百战穿甲兵消失的方向。

  便在之前,一千百战穿甲兵按照约定,跟着殷玉珠来到这个地方,然后开始开山挖石。

  在此之前,米子温也是反复检查过周围的环境,确定了没有危险之后,才开始履行雇佣兵的职责。

  一开始还好,开山挖石对全都是入品武者的百战穿甲兵来说并不算什么困难的事情。

  沿着山壁往里挖了数丈之后,他们就开始时不时从山壁里挖出一件件的兵器。

  那些兵器,大都是损毁的残兵,不过偶尔也挖出一两件看起来还算完好的兵器。

  虽然百战穿甲兵只是雇佣兵,挖出来的东西都是别人的,但是挖出来的东西越多,他们也越是兴奋,干活的尽头都充足了许多。

  如此挖了两天,便在刚才,他们按照往日一般还在继续挖掘,结果就是突然之间,近半百战穿甲兵,突兀地消失不见!

  没有战斗,没有丝毫的动静,几百人,就这么活生生地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要不是亲眼所见,米子温甚至都不会相信这种事情的发生!

  事情发生之后,米子温第一时间就冲到了那数百人消失的地方。

  结果一无所获,什么都没有发现。

  眼看着陆文霜把殷玉珠往百战穿甲兵失踪的地方逼去,米子温并没有阻止,他也想看看,刚刚他过去没什么发现,殷玉珠过去,会不会像失踪的数百人一般,也突兀地消失。

  殷玉珠翻着白眼,一边走一边说道,“我可不是怕你们,我是想证明给你们看,我是无辜的。”

  “祖奶奶我要是想害你们,用得着费这么大功夫吗?以祖奶奶我的修为,真不是瞧不起你们,我一个人,就能虐打你们全部,全部!”

  殷玉珠念念叨叨,她走到之前数百人突兀消失的地方,左右溜达几步,还不断地蹦跳两下。

  “怎么样?看到了吧,没事!”

  殷玉珠开口道,“我都说了,根本与我无关,我怎么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消失?说不准是他们刚刚碰了不该碰的东西——”

  “这地方是你带我们来的,这些东西,也是你让我们挖的,这里有什么不该碰的东西,你会不知道?”

  米子温冷冷地说道,“殷姑娘,我们也不用废话了,这么跟你说吧,离营之前,我得了军令,若是我觉得不对,对你,有先斩后奏之权。”

  “也就是说,我现在杀了你,不会有任何人会说什么,也不会有人替你出头。”

  米子温一脸杀气,百战穿甲兵一共才多少人?

  这一下子少了数百人,哪怕当初从十国演武战场来到妖界,厮杀连连的时候,百战穿甲兵都没有损耗过这么多。

  这让米子温那个恨啊,二弟都已经千叮万嘱让自己小心殷玉珠了,为什么还是出了这种问题呢?

  米子温宁愿遇上一支妖界大军杀个你死我活,也不想看到自己的兵,这么生死不明地消失不见。

  “你可别吓唬我。”

  殷玉珠不屑地撇撇嘴,“祖奶奶我可不是吓大的,大不了咱们一拍两散,谁怕谁?”

  殷玉珠身上气势不显,但是她毕竟是武道一品的强者,不管是米子温还是陆文霜,都不敢对她有任何的轻视。

  纵然殷玉珠从来没有在他们面前出过手,但是任何一个武道一品,都非等闲存在。

  何况殷玉珠这种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怪物,谁知道她的实力会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

  “你们呀。”

  殷玉珠手指指指点点,开口说道,“连敌我都分不清楚,整天要打要杀的,偏偏还没有那种本事,祖奶奶我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你们才好。”

  “你们与其怀疑我,还不如好好查一查,这地方有没有什么问题!”

  “哼,这地方是你带我们来的,有什么问题你不知道?”

  陆文霜冷哼道。

  “你这话可就不讲道理啊。”

  殷玉珠撇嘴道,“我带你们来这里,是因为我知道这里有好东西,你们也看到了,这里确实有很多好东西不是吗?”

  “至于这些东西是谁留下的,那我可就不知道了。我哪里知道这里有什么稀奇古怪?”

  陆文霜冷哼一声,这个女人颠三倒四,说话不真不实,要是真相信她,那可就是傻了。

  “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就敢带我们来?你就敢说,这里没有什么危险?”

  陆文霜冷冷地说道,“我不想听你废话,你若是再不说实话,那就剑下见分说吧。”

  陆文霜早就想试试这殷玉珠的深浅了,大家都是武道一品,你就算活得时间久一点,也未必就比我强多少!

  米子温身上的气势也是含而不发,殷玉珠说的话,他一句也不信,如果不能把那数百兄弟寻回,那就算拼死一战,他也不会让这殷玉珠好受。

  “好吧好吧,真是怕了你们了。”

  殷玉珠举起双手,有些无奈地说道,“这里,乃是丹山赤水天的遗址。”

  “丹山赤水天?”

  米子温脸色微变,沉声道。

  “没错,就是你那个丹山赤水天。”

  殷玉珠开口说道,“你们那个王爷手上的铜牌,便是丹山赤水天的身份凭依,在当年很有用,不过现在,已经没用啦。”

  丹山赤水天的事情,米子温在营地的时候是参加了会议的,而陆文霜,却是从未听说过这个。

  她有些疑惑地看向了米子温。

  “萧将军在扫荡营地附近一个鼠妖部落的时候,发现了一个身份铜牌,上面刻着丹山赤水天几个字。”

  米子温解释道,“我们怀疑,丹山赤水天可能是一个宗门或者组织之类的。”

  “要么说你们孤陋寡闻呢,上古时期,是没有国家存在的,那个时候,只有宗门,这丹山赤水天,便是一个以铸兵为业的宗门。”

  殷玉珠开口道,“你们就当它是一个小型国家来理解就是了,你们发现的那张地图呢,就是丹山赤水天内部的地形图。”

  “你既然知道这些,那为何不早说?”

  米子温皱眉道。

  在营地里的时候,殷玉珠可没说这些!

  “你们也没问我啊。”

  殷玉珠理直气壮地说道,“难不成祖奶奶我还得舔着脸凑到你们跟前,跟你们说我知道这地图是哪里。”

  “就算我说了,你们会相信吗?”

  “就好像我现在告诉你们,这座山乃是当年丹山赤水天残留的遗址,你们相信吗?”

  “当然不相信。”

  米子温冷哼道,“丹山赤水天既然是人族宗门,那它的遗址,怎么会在妖界?而且这里的地形,和那地图上的,截然不同。”

  “都说了是遗址,遗址懂吗?”

  殷玉珠拍着光洁的额头,无语道,“只有这座山是丹山赤水天的遗址,周围其他地方可不是。”

  “丹山赤水天跟你们想得不一样,它不在妖界,也不在十国大陆,不在天上,也不在地下。”

  “它破碎的时候,七零八落,有一座山落在这里,有什么奇怪的?”

  “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些?以前不说,你现在又告诉我们这些,是什么意思?”

  米子温皱眉道。

  “祖奶奶我活了千年,吃过的盐比你们吃过的米都多,我知道的事情,多了。”

  殷玉珠脸带骄傲地说道,“告诉你们这些,无外乎是祖奶奶我不想被人冤枉,虽然你们冤枉我,我也不会掉一根头发。”

  米子温和陆文霜对视一眼,他们不知道殷玉珠说的这些是真是假。

  “你继续说,这里还有什么秘密!”

  米子温沉声道,从目前的这些信息来看,他依旧看不出来那数百百战穿甲兵到底为什么会失踪。

  “我找你们来,不就是打算把这座山给挖开,然后看看丹山赤水天有什么秘密吗?”

  殷玉珠没好气地说道。

  “你——”

  以陆文霜清冷的性子,都被殷玉珠气得火冒三丈,感觉她好像说了很多,但仔细一想,根本一点有价值的东西都没有!

  就算知道丹山赤水天是上古宗门,就算知道这一座山是丹山赤水天的遗址,那又如何呢?

  对找回数百百战穿甲兵,没有丝毫的帮助!

  陆文霜一想到出发之前师父特意交待自己盯好了殷玉珠,结果就出了这种岔子,师父会怎么看她?

  她好不容易在师父那里重新建立起来的印象,会不会崩塌?

  这该死的女人!

  “殷姑娘,我就问你一句话,我那些百战穿甲兵兄弟,还有没有幸存的可能。”

  米子温冷冷地说道。

  “想知道,把这座山全都挖开了不就知道了吗?”

  殷玉珠说道,“他们在这里失踪,很显然和这座山有脱不开的关系,正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

  米子温盯着殷玉珠,眉头紧皱。

  他敢肯定,这殷玉珠,必定还知道什么。

  但是她不肯说,米子温拿她也是没有办法。

  殷玉珠乃是一品高手,就算彻底翻脸,他们也未必真能杀得了她,至于严刑拷问,那就更不可能了。

  他们所有人加起来,也没把握能活捉殷玉珠。

  能够做到这一点的,整个营地内,怕也只有周恕一个人吧。

  “小米啊,加把劲,这座山也没多大,用不了几天就能全部挖开了。”

  殷玉珠继续说道,“动作快一点,说不准你那些兄弟都还活着呢。”

  殷玉珠的话让米子温脸色一沉,“殷姑娘,我向你保证,如果我那些兄弟有什么三长两短,那不管此事与你到底有没有关系,这个仇,我都会算在你的头上!”

  “不讲道理不是女人的特权吗?”

  殷玉珠眨着眼睛,不解地道。

  “我米子温现在或许不是你的对手,拿你没有办法。”

  米子温不接她的话茬,自顾自继续说道,“但是我二弟,杀你如杀鸡仔,到时候,我米子温舍了这张脸不要,也会求我二弟将你斩杀,以报这数百兄弟的在天之灵!”

  米子温一脸郑重,语之间掷地有声。

  殷玉珠翻着白眼,一脸无语,威胁人,也能威胁得如此清新脱俗吗?

  “我要是你呢,现在就抓紧把山挖开,说不准还能把人救回来。”

  殷玉珠撇着嘴道,祖奶奶我会怕你威胁?

  米子温冷哼一声,他自然听得出来,殷玉珠意有所指,不过听起来,那失踪的数百兄弟,起码现在应该还活着。

  “挖!”

  米子温咬咬牙,冲着身后剩余的百战穿甲兵沉声道。

  在殷玉珠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米子温冲着一个士兵使了个眼色,那士兵趁着众人散开挖山之际,悄无声息地离开,朝着华夏阁妖界分阁的营地摸去。

  米子温也没有注意到,在背对着他的时候,殷玉珠的眼神之中闪过一抹狡黠之意,像是一只偷了鸡的狐狸一般。

  ……

  华夏阁妖界分阁之内,周恕看着掉落在地上的残渣,眉头微微皱起。

  又失败了。

  没有了杨洪的运气加成,他一连尝试了几次,都没能再铸造出一把先天神兵,每次总是会遇到一些这样那样的问题,最后都会导致兵器直接崩溃。

  “理论上没有问题,为什么就是不行呢。”

  周恕皱眉思索,他在脑海中回忆着刚刚的每一步动作,试图发现失败的原因。

  可惜神兵图谱一直在升级,要不然按照以往的经验,他铸造出赤霄剑,神兵图谱就会将之收录其中,并且会自动优化它的铸造方法。

  现在神兵图谱用不了,他就只能自己慢慢摸索了。

  不过既然成功过一次,他自信自己总会把这先天神兵的铸兵之术给完善出来的,就算没有神兵图谱,他周恕,现在也是顶尖的铸兵师了,神兵图谱,如今对周恕来说,更多的只是他刷奖励提升修为的工具。

  “阁主,米探花派了人回来,说是有重要的事情禀告,你看——”

  就在周恕准备再尝试一次的时候,史松涛的声音从外面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