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兵图谱 20、先天神兵和后天兵器(第一更,求订阅求月票)

小说:神兵图谱 作者:乐不思薯片 更新时间:2022-02-15 06:36: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一个乾坤镯,让十国大陆的战争氛围被冲淡了许多。

  周恕临走之前那一波爆发,不知道带走了多少妖兽的性命。

  剩下的那些妖兽,在十国大军的围攻之下,已经被剿杀得干干净净。

  妖界这第一次入侵,以完败告终。

  总体来说,十国,算是大获全胜。

  除了大魏京城惨被屠城,其余各国虽然有所损伤,但总体来说损伤并不算太大,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

  打扫完战场之后,众帝很是默契地没有提魏武帝的事情。

  至于大魏以后会怎么样,等以后真正没有了妖界的威胁再说。

  现在大魏还有群臣,还有大魏皇室的幸存者,大魏的残局,自然由他们来收拾。

  怀着悔恨之情,赵帝等人各自返回自己的国家。

  元封帝和殷无忧,也踏上了返回大夏的路途。

  “女儿啊,虽然你是铸兵司大司空,但是向各国售卖兵器这么大的事情,你是不是应该和父皇我商量商量再决定呢?”

  回大夏的路上,元封帝语重心长地开口道。

  “父皇,我说了啊,这不是大夏铸兵司的事情,是华夏阁的事情。”

  殷无忧正色道。

  “华夏阁,不是大夏铸兵司的华夏阁吗?”

  元封帝黑着脸说道。

  “不一样的。”

  殷无忧摇摇头,“就跟乾坤镯一样,它是华夏阁妖界分阁出品的,和大夏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元封帝:“……”

  几个意思?我现在怎么这么乱呢?

  华夏阁妖界分阁?

  那是什么玩意儿?

  “父皇,你别想那么多了,咱们大夏已经占了天大的便宜,再想太多,可就有点人心不足蛇吞象了。”

  殷无忧安慰元封帝道。

  元封帝又是下意识地捂住胸口,“女儿,你到底是哪一边的?”

  “我是道理一边的啊。”

  殷无忧理直气壮地说道。

  元封帝只感觉浑身漏风,他翻着白眼说道,“退一万步讲,那个乾坤镯,你好歹给父皇一点暗示啊,要是早知道它是什么,父皇就算倾家荡产,也会把五个乾坤镯都买下来的。”

  “为什么要倾家荡产呢?”

  殷无忧反问道,“乾坤镯不值钱的,之前只是为了唬住他们而已。”

  “父皇你想要的话,回头我给你拿几个便是了。”

  乾坤镯,在华夏阁妖界分阁都快成为标配了,大将人手一个,殷无忧想要的话,多了不好说,十个八个还是有的。

  “不值钱?”

  元封帝惊讶道。

  “是啊,周恕说,不考虑版权的话,一个乾坤镯,造价也就是百十两银子吧。”

  殷无忧道。

  “版权?”

  元封帝咂摸着这两个字的意思。

  “这可是机密,父皇你可不要让外人知道啊。”

  “总之呢,我们华夏阁可以帮助十国抵御妖界,但不能无偿付出——”

  元封帝:“……”

  ……

  妖界,那黑洞收缩成一个黑点,然后消失在空中。

  所有的妖兽都傻眼了,说好的入侵十国大陆,他们都还没有看到十国大陆是什么样子呢,通道就没了?

  这要是妖王们知道了,不得勃然大怒吗?

  众妖兽一想到那后果,全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快看,有流星!”

  不知道哪个妖兽大吼了一声。

  天空只见一道流光闪过。

  所有妖兽都按照妖界的习俗,双手放在胸前,默默地祈祷,祈祷妖王们的惩罚不要太重了……

  “轰隆——”一声,周恕重重地砸在地面之上。

  他仰面朝天躺在一个深达数丈的大坑之内,双目紧闭,身体还不时抽搐一下,看起来有些凄惨。

  周恕意识浑浑噩噩,整个人一会儿感觉像是落入冰冷的海水之中,一会儿又像是身处火焰山中,冷热交替的变化,让他脸色青一阵红一阵。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恕整个人好像重归母胎中一般,他仿佛看到了生命从一个细胞,开始演变,生出四肢头颅,渐渐地变成一个小婴儿,然后长大成人。

  他整个人像是神游物外一般,看遍生命的历程,如此又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意识恢复一线清明。

  周恕抓住那一线清明,意识之中,观想五岳真形图,轰隆巨响声中,五座大山出现在意识之中,将识海之内的波澜全都镇压而下。

  不知不觉之间,周恕盘膝而坐,身边表面亮起微微的金光,体内灵元不断涌动,他身上的伤势,也以肉眼可见地速度开始愈合。

  修补两界缺口,远比周恕之前所预想的要危险得多。

  他之前在十国演武战场的时候,也曾经动用过大魏镇国鼎,那一次大魏镇国鼎调用的力量虽然庞大,但完全在他的控制之中。

  但是这一次,或许是十鼎齐聚的原因,大魏镇国鼎调用的力量,远远超出了周恕能够掌控的范围。

  哪怕他施展了神通横扫千军,面对大魏镇国鼎调动的力量,也像是小孩挥舞大锤一般,未伤人,先伤己。

  强大的力量反噬,几乎让他的身体支离破碎,也差点冲散了他的意识。

  幸好周恕的龙象般若功和金钟罩都已经圆满大成,肉身坚固无比,加上近来他又修炼了八九玄功,这才勉强保持肉身没有崩坏。

  纵然如此,若不是有五岳真形观想图,他也抓不住那一线清明。

  不管怎么说,他总算是扛过来了,而且大有收获!

  第一次,周恕感觉自己不是因为神兵图谱的反馈而实力大增。

  他感觉自己隐隐约约之间,甚至想要突破武道一品,踏足石长生所说的陆地神仙之境。

  不过这一步,终归还是没能跨出去。

  “之前神兵图谱好像发生了异变,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恕回想起之前他调用大魏镇国鼎的力量去补缺口的时候,就在他隐约看到两界壁障全景的时候,神兵图谱忽然出现,然后金光大放,害得他差点失控。

  这种情况,以前可是从未发生过的。

  心念一动,神兵图谱浮现在眼前。

  原本是彩色的神兵图谱,现在却像是变成了黑白的一般,又像是周恕前世的手机应用等待安装的样子。

  神兵图谱的封面上,还有一个长条,那长条的一端,有一截是光亮的。

  一瞬间,周恕已经看明白了,神兵图谱在升级!

  一个图谱,还能升级?

  周恕心中闪过一个念头,不过神兵图谱并非寻常书籍图谱,它到底有什么来头周恕也不知道,都能给出奖励,那么升级,好像也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周恕观察了半晌,那进度条前进的速度非常缓慢,看起来,神兵图谱想要升级完毕,没有十天半个月,怕是完成不了的。

  “神兵图谱升级的时候无法打开,那不知道这时候我铸造的兵器如果击杀成功,还会不会有奖励。”

  周恕一边想着,一边控制着神兵图谱在眼前消失。

  神兵图谱升级的事情,非他可以控制,多想也是无益,周恕倒是有些期待,不知道升级以后的神兵图谱,会变成什么样子。

  他把神兵图谱的事情暂时放到一边,脑海中回忆起之前对十国大陆和妖界之间壁障的惊鸿一瞥。

  那一瞥,虽然时间非常短暂,但是周恕也发现了很多微妙的东西。

  “两界,是人为分隔而成,也不知道这么做的人,到底有什么目的。”

  周恕沉吟道,“要说是为了保护人族,但它却在抽取十国大陆的天地灵气,若不是如此,十国大陆或许也不至于这么多年连个陆地神仙都没出。”

  “可要说它是为了圈养人族,它有的的确确保护了十国免收妖界屠戮。”

  周恕想得脑袋都大了,也没想出来个什么。

  “算了,信息太少,想也想不出来什么。”周恕自自语道,这种感觉有阴谋的事情,本来也不是他擅长的。

  “不过当时惊鸿一瞥,倒是让我看出来一丝镇国鼎的端倪。”

  周恕摸着下巴,眼中精芒闪烁。

  他擅长的,在于铸兵。

  当时催动大魏镇国鼎的时候,他几乎和大魏镇国鼎人鼎合一。

  也是那时候,他窥探到一些镇国鼎的秘密。

  这秘密,或许在秦帝、元封帝那些镇国鼎的主人看来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但周恕是铸兵师,而且是天底下最顶尖的铸兵师之一!

  何况他并不是十国大陆土生土长的人,他的思维,完全不受十国大陆的限制。

  这也让他的思路不受局限,从中想到了一些什么。

  “我一直试图铸造出一把真正拥有十二正经和奇经八脉的兵器,但是却没有想到,那条路,本来就是错的。”

  周恕沉吟道。

  十国大陆铸兵,入品兵器,乃是在兵器内部以星路模拟人体经脉,星路越多,也意味着兵器的经脉越多,兵器的品级也就越高。

  十国大陆的铸兵师,一直以来都在追求一个境界,那就是让一件兵器拥有完整的经脉系统,也就是拥有十二正经和奇经八脉全部。

  但是迄今为止,从来没有铸兵师成功过。

  便是最好的天品兵器,始终也是差了一条星路。

  在此之前,周恕铸兵也是沿着这个路子再走。

  便是不久之前,他还和李成良等铸兵大匠一起讨论,如何增强兵器的强度,让它能够承受更多的星路。

  但是现在他发现,这条路,根本就是错的!

  一条错误的道路,怎么可能走得通呢?

  他们再努力,也是不可能让一件兵器拥有完整的十二正经和奇经八脉的!

  “兵器铸成之后,再点星定路,在兵器内部构造经脉,是为兵器入品。”

  周恕自自语,“这其实相当于后天在兵器内部强行构造出经脉来,也就是说,这是对兵器进行的后天改造。”

  “但经脉,乃是先天而生。人在没出生以前,甚至在发育之初,就已经有了经脉,等兵器成形之后再去点星定路,这乃是后天所为。”

  “想要让一把兵器拥有完整的十二正经和奇经八脉,那应该在兵器成形以前,先定星路!”

  “有物混成,先天地而生。这才是真正的入品兵器!或者,可以说,先天神兵!”

  “十国大陆的所为入品,其实不过是阉割之后的残次品,乃是后天兵器。”

  “所为天地玄黄四品,不过是有人可以划分出来迷惑人的视线,都是残废,还分什么等级?”

  “镇国鼎,乃至那把长生剑,应该都是先天神兵。但十国大陆的铸兵师似乎都并不知道此事。”

  “十国大陆,曾有先天神兵的铸造之法,但好像被人刻意隐瞒了。十国大陆的铸兵师并不知道此事,千百年来,他们一直在苦苦寻求完善后天兵器的方法,若是他们知道先天神兵的存在,本不应该如此。”

  周恕的脑海之中,渐渐地理出了一条思路。

  铸兵一道他是行家里手,窥一斑而知全貌,他几乎可以肯定,他所猜想的这些,应该没有错。

  或许称呼不一样,但先天神兵,以前确确实实有人铸造出来过!

  只是不知道,这先天神兵的铸造之法,是因为太难了所以失传,还是有人刻意给隐瞒了。

  “不管之前的人怎么称呼,反正在我看来,就是先天神兵和后天兵器。”

  周恕沉吟着,“不管是失传了,还是被人隐瞒了,我既然知道了方向,那就一定可以把先天神兵的铸造之法重新研究出来!”

  “现在十国大陆没有先天神兵和后天兵器的说法,那便由我来创造这个吧。”

  “过去的归过去,现在,乃是我周恕的时代。”

  “第一把先天兵器,将会由我亲手铸造出来!我会开创一个属于先天兵器的时代出来,任何想要阻止我的,都会被我碾碎!”

  “有了先天兵器,妖界再想入侵十国大陆,那就是痴人说梦!”

  周恕背脊挺直,眼神之中暴射出宛若实质的光芒,他一身斗志昂扬,便是先天神兵的铸造之法已经失传,他也一定要重新创造出来。

  一想到这些,他就感觉浑身干劲十足,再也不想浪费任何时间,身形一晃,冲天而起,朝着华夏阁妖界分阁的方向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