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妖庆没有被吓住,而是直接出手。

  甚至哪个胆大的妖兽,当时敢向周恕出手,说不得,那妖兽就能捡个大漏了。

  施展了神通横扫千军之后,周恕的状态,可以说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以后最脆弱的时候。

  就算是一个不入品的妖兽,也能轻易要了他的命。

  而这个神通横扫千军,能够持续的时间又太短,想要凭借它灭杀妖界大军,是不现实的。

  现在能暂时把妖庆给吓得退军,已经是超出他的预料范围了。

  不过这样做,后患也是无穷。

  妖庆被吓退了,如果下一次妖界再有人过来,修为只怕就要远超乎妖庆了。

  华夏阁十国演武战场分阁之内,妖不齐坐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之前战斗的时候,殷无忧把他打晕,并且用石头把他埋了起来。

  不过他妖兽之体,强横异常,比殷无忧预料的,要早醒过来许多。

  当时他从石头堆里爬出来,本事打算召集自己的手下逃出去的。

  结果他正好看到,周恕一剑灭杀上百妖兽,然后顺手宰了妖计的场面……

  这可是把他给彻底吓傻了。

  那可是妖计啊!

  妖界年青一代,实力能排进前百的存在!

  这一次降临此界的妖界高手,妖计的实力,足以排进前五!

  这样的存在,被人一剑给斩杀了?

  妖不齐之前虽然被周恕活捉了,但妖不齐一直以为是他大意了,周恕的修为,就算比他强一点,也是强的有限。

  但是现在,他知道自己错了,错的离谱!

  他甚至都怀疑,周恕一直以来都是在伪装,他故意如此,就是想让自己招来援兵,然后被他灭杀……

  一剑斩杀妖计,除了那位大人亲自过来,谁能打得过他?

  妖不齐心中满是绝望,他现在觉得,什么瓮中捉鳖,人家这是在请君入瓮好吧!

  ……

  一日之后,周恕从虚弱状态恢复过来。

  他走出房间,营地周围,已经被史松涛等人打扫干净,连破损的墙头,也已经修补好了。

  被杀鸡儆猴的妖不齐,虽然没有人压制他,他也没敢逃,而是老老实实地命令手下的妖兽配合史松涛的命令。

  这才是营地能这么快收拾干净的原因。

  梅无伤等人人人带伤,但依旧站的笔直,等待着周恕讲话。

  周恕的目光在众人身上扫过。

  近百人的队伍,如今只剩下三十多人,一战之下,折损大半。

  就这剩下的三十多人,也是人人带伤。

  伤势最轻的,反倒是之前几乎不成人样的梅无伤!

  周恕心中叹了口气,这是一群残兵啊。

  之前他之所以着急升级巨阙剑,就是因为凭他们这些人,是挡不住妖界大军的。

  一旦开展,他被妖庆缠住,剩下这些人,面对五千妖兽大军,很快便会全军覆没。

  他也是希望巨阙剑升品之后,他能有机会快速打败妖庆,然后出手对付妖兽大军。

  现在巨阙剑升品之后,效果好得出奇,尤其是新得的神通横扫千军。

  如果不是这神通横扫千军,让他短时间内修为暴涨十倍,就算他把巨阙剑升品成功,最后的结果,也是大夏众人死伤殆尽。

  现在能有这种结果,已经是非常不错的了。

  战争,从来都是这般残酷的。

  “大家可还有再战之力?”

  周恕沉声道。

  十国演武战场,三年之内,是出不去的。

  也就是说,就算离开这里,他们也是无法逃出去的,早晚还是要面对妖界大军。

  在这里,只有一方彻底死绝了,另外一方,才会彻底安全下来。

  周恕以前对这个并没有太多的概念,这一战之后,他才真正意识到其中的残酷。

  “王爷,我们还能战!”

  梅无伤等人沉声道。

  “大家都很好。”

  周恕点点头,说道,“我现在,有个任务要交给大家。”

  “王爷请吩咐,我等就算拼了这条命,也一定完成任务!”

  众人齐声道。

  “我有在先,这个任务可能会很危险,你们可能真的会死在途中,如果你们不愿意,我不会强求。”

  周恕道。

  “王爷,当兵打仗吃饷,要是怕战死,我们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梅无伤道,“之前的战斗,我们这些人,可是一步都没有退过!”

  “是本王说错话了,大家都是好样的。”

  周恕道,“那本王就不再矫情,直接说了。”

  “此次妖界大军降临的力量,远远超过以往十国演武,所以,不止我大夏,其余各国,现在的情况也不会太妙。”

  “不过我们管不了那么多。我们只能先顾着自己。”

  “大夏的大军,被妖界大军冲散,现在分散各处,各自为战,这就会给妖界大军逐个击破的机会,所以我们现在需要将大家召集起来,一起对抗妖界大军!”

  “如今我们与大军失去联络,传音石也不知道为何而失效,所以联络大军,就得依靠诸位。”

  周恕说到这里,众人已经知道周恕的意思了。

  要与大夏其他军队联系,现在只能靠人。

  也就是靠他们,离开营地,去找寻其他大军的踪迹,然后告知他们,镇南王再次建造了营地的事情。

  如今整个空间之内,到处都是妖界大军,而大夏各军,不知道隐藏在什么地方,想要找到他们,哪有那么容易。

  大概率的情况是还没有找到大夏的军队,就已经遇到了妖界的大军。

  孤身在营地之外,一旦遇到妖界大军,那绝对是百死无生的事情。

  所以周恕才说,这个任务,很危险。

  “王爷,我等即刻便去找寻大军踪迹。”

  梅无伤拱手道,“只要找到大军,我们便让他们朝着这里聚集……”

  “也没有那么着急。”

  周恕摇摇头,说道,“大家先养好伤再出发,我也给大家准备一些必须的东西。”

  “副阁主,你随我来,我需要你帮忙。”

  周恕叫道。

  “来了!”

  史松涛兴奋地道。

  他现在一听周恕说需要帮忙,他整个人就有些亢奋。

  之前帮助周恕给巨阙剑升品,他绝对是收益良多,他现在甚至想要以师礼来对待周恕。

  有机会给周恕当铸兵助手,对史松涛来说,就是一次铸兵之术进步的机会。

  打下手怎么了?一般人还干不了呢!

  ……

  距离华夏阁十国演武战场分阁不知道多远的地方,一个双眼赤红颜色的人,步步向前。

  密密麻麻的羽箭从四面八方射来。

  距离他身体还有数寸的时候,陡然调转方向,原路返回。

  周围的士兵,仿佛被收割一般,一个的倒下。

  而那人的速度,自始至终从没有放慢分毫。

  如果周恕在这里,一定能够看得出来,那双眼赤红颜色的,是一个人形妖兽。

  而围攻他的,赫然是大梁的军队。

  大梁军队的主帅,一个颇有儒将风范的中年男人,手握长剑,脸上充满了哀痛之色。

  “韩大志!”

  那大梁主帅沉声道。

  “末将在!”

  周恕曾经见过的大梁飞熊军将领韩大志,红着眼睛应道。

  “你与大夏镇南王有过交往,大夏的军队,在北方,你带人,去投靠他们吧。”

  “大帅!”

  韩大志嘶哑着声音道。

  “大梁军,完了。”

  大梁主帅双目泣血。

  “我拦住他,你们能逃掉几个,就逃几个吧。”

  大梁主帅身上爆发出惊天气势,他举起长剑,对准了那个人形妖兽,身形如闪电,瞬间到了那人形妖兽跟前。

  大梁主帅,乃是武道一品的修为。

  也是此时十国演武战场空间内,大梁仅存的一个武道一品!

  其他武道一品,已经在不久之前,死在了眼前这个人形妖兽的手里。

  眼见大梁主帅攻来,那人形妖兽嘴角微微扬起,他抬起手,轻轻握住了大梁主帅手中的剑。

  “轰——”

  肉眼可见的冲击波,以他们为中心,向着四周扩散开来。

  那天品兵器的长剑,咔嚓一声,剑身之上,出现一道道裂纹。

  大梁主帅脸上出现惊骇之色。

  接着,那长剑已经嘣碎,噗噗几声轻响,断掉的剑身,射入大梁主帅的胸前,然后从他背后射出。

  一连射穿了不知道多少大梁士兵的身体,然后才势头消尽,掉落在了地上。

  “大帅!”

  韩大志目眦欲裂,大吼道。

  “走!”

  大梁主帅用最后一口气喊道,“去大夏,为我大梁,留一点火种!”

  大梁主帅浑身是血,他大吼一声,双手合抱,朝着那人形妖兽扑去,轰隆一声,他整个人爆炸开来。

  那人形妖兽身上泛起一道光芒,将大梁主帅自爆的威能挡在身体数寸之外。

  一个武道一品,牺牲自己的性命,竟然没能给这人形妖兽带来丝毫的伤害。

  那人形妖兽,看都没看大梁主帅自爆留下的一地血肉,他抬头看了一眼带着一队人冲入山林之中的韩大志。

  数里的距离,对他来说,其实相当于不存在一般。

  不过他似乎并没有追击的打算。

  他挥了挥手,一道龙卷风一般的劲气,肆虐整个战场,一时间,战场成了人间地狱,所有还留在战场上的大梁士兵,直接被那绞肉机一般的狂暴劲气给绞成了粉碎。

  “大夏吗?”

  那人形妖兽看向韩大志等人消失的方向,自自语道,“妖庆传来的消息,那个斩杀了妖计的高手,好像就是大夏之人。”

  “本想先会会十国最强的大秦,既然如此,那就先去会会大夏吧。”

  “希望大夏能给我一个惊喜,不要像这大梁这么弱。”

  这人形妖兽,竟然没有随行的大军,他就这么孤身一人,一步一步朝着北方走去,看似走得很慢,但数息之后,已经在数里之外。

  至于韩大志那些溃败的梁军,那人形妖兽,根本连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韩大志眼睁睁地看着那人形妖兽,从他们身边踏步而过。

  他都已经做好了拼死一战的准备,结果那人形妖兽,像是没看到他们一把,只是把挡在他前行路上的几个士兵踏成了肉泥,然后,他就扬长而出。

  韩大志握紧了拳头,终究还是没敢主动出手。

  他看了看身边仅存的十几个梁军,欲哭无泪。

  他们大梁,就只剩下这些人了。

  这一次十国演武,他们全军覆没了!

  “韩将军,我们现在怎么办,还要不要去大夏?”

  一个大梁士兵泪流满面,一脸惊恐地说道。

  那恐怖的妖兽去了大夏,他们再跟过去,不是去送死吗?

  他们可不认为,大夏,能是那恐怖妖兽的对手。

  “去!为什么不去!”

  韩大志咬牙切齿地道,“不去大夏,我们能去哪里?”

  “就凭我们这些人,随便一支妖兽大军,都能让我们死无葬身之地!”

  “我们可以去大秦,他们可以庇护我们……”

  一个大梁士兵弱弱地说道。

  “大秦?你们以为,大秦谁能挡得住这个妖兽?”

  韩大志道,“在这战场上,如果有人能挡得住那个妖兽,那就只有一个人!”

  “大夏现在还不知道妖界来敌中有这么一个恐怖的存在。他们没有防备之下,极有可能会步我大梁的后尘。”

  韩大志沉声说道,“我们现在必须要把这个消息告诉大夏的军队,让他们提早准备。”

  “可是,我们的速度,不可能比那妖兽更快啊。”

  一个大梁士兵道。

  “他速度是快,但他不一定能比我们先找到大夏军队。”

  韩大志冷笑道,“大帅临死之前说的北方,根本就是骗他的!大夏的军队,是在我们的西南方,北方,是大魏和大陈的地方!”

  大魏和大陈,关系和大梁都不好,大梁主帅临死之前,也算是坑了他们一把。

  那些大梁士兵,彼此对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神中明显松了一口气。

  “韩将军,那我们快点走吧。”

  大梁众士兵道。

  他们已经被吓破了胆子,一点都不想在这里逗留。

  “走!”

  韩大志回头看了一眼之前战场的方向,双目流下一行血泪。

  “大帅,你放心,我一定会活下去!我们大梁,不会倒下的!大梁军,不会倒下!”

  韩大志咬紧牙关,决然地钻入山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