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兵图谱 207、赢了,虎豹狼骑军(第三更,求订阅求月票)

小说:神兵图谱 作者:乐不思薯片 更新时间:2022-02-15 06:36: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轰——”

  徐市的身形凌空飞出去数丈,他身上猛然爆发出强烈的气势,光芒闪烁,他一个翻身,落在地上。

  一声巨响,他双脚陷入地面数寸,地面都轰隆震颤了一下。

  徐市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掌,脸上闪过不可置信的神色。

  其余所有人也都看傻眼了。

  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

  武道一品的徐市,被武道五品的侯爷,一拳给打飞了?

  我们不是在做梦吧?

  这怎么可能呢?

  王牧和蒙白这两个在场的武道一品,也都皱起了眉头。

  他们看得出来,之前徐市并没有施展全力。

  不管是第一招,第二招,还是第三招。

  徐市都是在应付而已。

  不过就算没施展全力的武道一品,那也是武道一品。

  况且在周恕那一拳击中徐市的时候,他们很明显看出来徐市已经在调动灵元。

  只不过在他爆发之前,他就已经被周恕给击飞出去了。

  武道一品的反应,何其之快,这种事情,在他们看来,基本上是不可能发生的。

  “徐大人,三招已过,你怎么说?”

  周恕的声音,在鸦雀无声的函谷关中响了起来,让众人回过神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两人身上。

  是啊,三招已过。

  刚刚周恕虽然一拳把徐市打飞了,但徐市应该没有受伤吧?

  众人忽然反应过来啊,打飞,和打伤,完全是两个概念啊。

  徐市这是给周恕面子,故意假装被打飞,好让周恕能有个台阶下来?

  毕竟一个武道五品,能一拳打飞一个武道一品,足够吹一辈子牛了。

  反正他们之前的约定是,只要周恕三招打伤不了徐市,那他就必须帮助徐市修炼炼铁手。

  徐市这么做,最多只是丢点面子,甚至连面子都不会丢,谁会相信,一个武道五品,真的能一拳打飞武道一品呢?

  在众人的注视下,徐市的表情竟然变得有些苦涩。

  “幽州候,果然了不起。”

  徐市苦笑着开口道。

  众人再次愣住了,什么意思?

  “我输了。”

  徐市继续说道,整个人都好像萎靡了数分,给人的感觉是整个人都要垮下来一般。

  “愿赌服输,幽州候三招伤了徐某,徐某自是不再纠缠。”

  徐市沉声说道。

  所有人都傻眼了,连王牧都皱起了眉头。

  徐市受伤了?

  这怎么可能呢?

  “徐大人!”

  王牧是最清楚实际情况的,他看着徐市,沉声道。

  这个玩笑,开不得啊!

  徐市苦笑着摇摇头,对着王牧举起了右手。

  只见他右手的小指,呈现一个诡异的弯折,赫然是已经骨折了。

  小指骨折,对武道一品的强者来说,算不了什么伤势,以他们的身体,很快就能恢复过来。

  如果是真正的战斗,这点小伤,根本影响不了他们的实际战斗力。

  但是受伤了,就是受伤了。

  徐市和周恕的约定,就是三招他不受伤,周恕才会帮他修炼炼铁手。

  从两人约定的意义上来讲,徐市,是货真价实地输了。

  王牧瞳孔收缩,他虽然不敢相信,但事实已经摆在了眼前。

  “大将军,我们走!”

  周恕顶着徐市和王牧,沉声道。

  蒙白点点头,一抬手,大夏使团,开始缓缓地向前走。

  他们从徐市和王牧身边路过,又路过了大秦函谷关的守军。

  所有人都全神戒备,唯恐大秦方面的人出手阻拦。

  但是徐市和王牧一直没有说话,王信挠挠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们都不说话,大秦守军,自然也不会擅自行动。

  就这么,大夏使团三千人,距离函谷关出口越来越近。

  只要走出函谷关,他们就能离开大秦国境。

  到时候,大秦军队就算再想阻拦,也没有那么容易了。

  他们如果擅自过境,那就是挑衅大梁了,大梁纵然势弱,也不会坐视这种事情发生的。

  “幽州候!”

  眼看着大夏使团,已经要跨过函谷关,就要进入大梁境内。

  忽然,徐市的声音响起。

  “徐大人还有什么话要说?”

  周恕头也不回地问道。

  “徐某一人生死荣辱算不得什么,我输了,自此徐市不会再纠缠,但大秦,不会放弃。”

  周恕:“……”

  几个意思?

  你不纠缠了?大秦还会派别人过来?

  你们他么的是牛皮糖吗?

  感情本侯爷刚才费了这么大功夫,都白费了?

  真要逼得本侯爷再斩一个一品你们才肯罢休?

  “若非万不得已,我大秦也不愿意做如此之事。”

  徐市继续说道,“幽州候,请你三思!”

  “三思,我三思你个鬼!”

  周恕怒了。

  “徐市,你回去告诉秦帝,有一有二不能有三,我的忍耐可是已经到极限了。”

  周恕冷声道,“大秦如果再敢派人来骚扰我,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勿怪我之不预!武道一品,也不是杀不死的,大魏的萧顺之,就是先例!”

  说话,他策马向前,大夏使团毫不停留,很快便全都出了函谷关,进入了大梁的境内。

  徐市和王牧看着大夏使团渐行渐远,彼此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神中的复杂。

  “你真的伤了?”

  王牧忍不住道。

  “你怀疑我?”

  徐市冷哼道,“他的灵元修为,确实只有武道五品,但是他的肉身力量,绝对不止五品那么简单,要么是他天生神力,要么就专门锤炼过肉身。”

  “据传幽州候修炼的,乃是大夏的玄皇玉书,当年大夏玄皇,便是以肉身强横著称——”

  王牧沉吟道。

  “说那些已经没用了,是我轻敌了。”

  徐市沉声道,如果他一上来就把周恕当真正的对手来对待,那就算周恕肉身力量超过五品,想要伤到他,也是不可能的。

  说到底,还是他太轻敌了。

  “徐大人啊徐大人,你一向稳重,怎么——”

  王牧叹息道。

  徐市冷哼一声,他怎么能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呢?

  “你说,现在该怎么办吧。”

  王牧道。

  大夏一直担心大秦会动兵,其实大秦做到之前那些,就已经是极限了,他们其实并不敢真的和大夏使团动手。

  说不敢,也不太准确。

  准确地说,他们现在不想和大夏真的翻脸。

  现在大秦形势紧张,他们一边要报复大魏,一边还要处理自身的事情,说是焦头烂额也不为过。

  如果再与大夏翻脸,那可真的是火上浇油了。

  所以他们也在拿捏着尺度,不敢逼迫太甚。

  “硬的不行,那就只能来软的了。”

  徐市叹了口气,说道,“你与大夏使团接触较多,幽州候有什么喜好吗?”

  “不知道。”

  王牧摇头道,“大夏的公主,都给他做贴身护卫,你以为,投其所好这方法,能有用吗?他会缺什么吗?”

  徐市叹气,摇头。

  在秦都的时候,他就试着招揽过周恕。

  但是锦衣玉食、荣华富贵,甚至是如花美眷,他似乎都不少。

  徐市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能拿什么来打动周恕的心。

  “徐大人,炼铁手,你自己真的练不成?”

  王牧说道。

  “练不成。”

  徐市摇摇头,“实在没有办法,那就只能——”

  徐市眼神中闪过一抹狠厉之色。

  “大秦现在内忧外患,不宜直接和大夏翻脸。”

  徐市冷冷地说道,“但是现在,大夏使团已经进入了大梁境内,如果他们出了什么意外,可就与我们大秦没有关系了。”

  王牧皱起了眉头,“真的要如此?”

  “如果没有炼铁手,最多三个月,镇国鼎必出大事,若有炼铁手,我有把握把这个时间延长一年半载。”

  徐市沉声道。

  王牧叹了口气,他对周恕的观感,还算不错。

  但是为了大秦,也只能如此了。

  ……

  “幽州候,你和公主殿下还有陆文霜,入夜之后,立刻就走,不要惊动任何人。”

  蒙白表情凝重地说道,“我会做一些假象,让人以为你们还在使团当中。”

  “大将军,有这个必要吗?咱们现在都已经离开大秦了。”

  周恕道。

  “你还太年轻,不了解大秦。”

  蒙白摇摇头,“按照大秦以往的作风,我们根本不可能如此顺利地离开大秦。”

  “但是偏偏我们就这么顺利地离开了!这只能说明,大秦出事了!而且这事,还不小。”

  “那不正好?他们国内出事了,岂不是更没有精力顾及我们了?”

  周恕问道。

  “恰恰相反!”

  蒙白沉声道,“幽州候你也看出来了,他们对你的炼铁手,势在必得,这说明,你的炼铁手,或许能帮他们解决一些问题。”

  “这种情况下,大秦都能忍住没直接动用大兵,你觉得是因为什么呢?”

  周恕上辈子只是个普普通通的打工人,这辈子虽然有了点本事,但说实话,什么国家大势,什么阴谋诡计,都不是他擅长的东西。

  谁说每个华夏人都擅长官场谋略的,普通人,根本就一窍不通的好吧。

  一个普通人,穿越回古代就变成老谋深算的官场大亨,那不是闹呢吗?

  见周恕摇头,蒙白继续解释道,“这说明,他们自己的麻烦很大,并不想直接和我们大夏翻脸。”

  “我们先假设大秦内部遇到一些问题,现在他们又在对大魏动兵,这种情况下,如果我大夏再出兵,对大秦来说,会不会是一场灭顶之灾?”

  虽然说名义上有十国盟约,彼此之间不能随便侵略,但这么多年下来,各国之间的纷争,就一直没有少过。

  “大将军你是说,大秦不想和我们大夏翻脸,所以他们虽然想要我的炼铁手,但是始终没有动用大军将我们大夏使团给灭掉,一直只是想办法来交易?”

  周恕沉吟道。

  “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

  蒙白说道,“如果能顺利交换到炼铁手,大秦现在也顾不上为难我们。”

  “但是,”

  蒙白看了周恕一眼,“你的炼铁手,好像没有那么容易修炼,这么一来,你本人,就变成了他们的目标!”

  “他们不愿意与大夏翻脸,所以在大秦境内,始终没有真正地动手。”

  “现在我们已经离开了大秦,如果再出了什么意外,那可就与大秦没有关系了!”

  “如果我是秦帝,我一定会派人,在大梁境内,将你掳走,最好也将大夏使团直接灭掉。”

  “如此一来,大夏和大梁,怕是要起一番纠缠,到时候,各国的目光,就不会集中在大秦身上了。”

  蒙白一番解说,让周恕背后发凉。

  这些人,整天都在想什么啊。

  看来,自己还是太天真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走了,你们怎么办?”

  周恕皱眉道,他在想,要不要给大秦一个惨痛的教训。

  “哼,我蒙白纵横沙场数十年,也不是什么人说拿捏就能拿捏的。”

  蒙白冷哼一声,“想要灭掉大夏使团,还得看他们有没有这个本事!”

  “有大将军你在,我们也还有两千护卫军,大秦就算动手,毕竟是在大魏境内,他们还能派出数万大军不成?”

  周恕说道,“咱们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我走与不走,又有什么关系呢?”

  “沙场对敌,谁都不敢说绝对不败。”

  蒙白摇摇头,说道,“你是铸兵师,杀敌不是你应该做的事情,留在这里冒险,不值得。”

  “如果你在这里出了意外,那就算以后我们能替你报仇,那又有什么意义呢?”

  “使团众人,你不用担心,我会尽力保全他们。”

  蒙白沉声道,“再者,退一万步来讲,如果万一我们落败,你不在这里,大秦也没有赶尽杀绝的理由了,这对你,对使团的其他人,都是一件好事。”

  周恕皱着眉头,正在犹豫要不要告诉蒙白他的真正实力。

  忽然,一声虎狼一般的啸声,从远处传来。

  蒙白脸色顿时一变。

  “来不及了。”

  蒙白沉声道,“他们来了。”

  周恕抬起头,看向虎啸之声传来的方向。

  “他们是谁?”

  目光穿透夜色,周恕仿佛看到了远处的山林之中,一道道黑影正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疾驰而来。

  “大秦,虎豹狼骑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