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兵图谱 202、大秦打工人(第一更,求订阅求月票)

小说:神兵图谱 作者:乐不思薯片 更新时间:2022-02-15 06:36: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幽州候,你是认真的?”

  王牧看着周恕递过来的厚厚的一沓纸,脸色有些发黑。

  “王大将军你看我像开玩笑吗?”

  周恕说道,“生意嘛,正所谓漫天要价就地还钱,王大将军要是觉得我要价高了呢,可以还价嘛,真要是谈不拢,那王大将军你不买就是了,我还能强卖不成?”

  王牧眯着眼,死死盯着周恕。

  周恕一脸轻松。价码他开了,剩下的,就看大秦的了。

  你们要是出不起钱呢,那就别叽叽歪歪地拦路。

  或者你们直接不要脸,来硬抢,那我周恕的剑,也不是吃素的。

  看着周恕的表情,王牧重重哼了一声。

  他可是亲眼看着周恕让整个大夏使团中几乎所有人,都把自己想要的东西给写了下来。

  他手上这几十页的白纸黑字,就是这么来的!

  他根本就是把他们大秦当成了冤大头!

  王牧犹豫着,要不要干脆下个黑手,把周恕给劫回去算了!

  但是看了一眼旁边虎视眈眈的蒙白,他就暂时把这个心思收起来了。

  蒙白现在也是武道一品高手,暂时阻拦一下自己,还是能够做到的。

  大夏使团中,还有一个武道二品,一个武道三品。

  真要是硬来,打赢大夏使团没问题,但想要把周恕活捉带走,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很好!”

  王牧重重地哼了一声,“你稍等片刻!”

  王牧调转马头,回到军中。

  过了几乎有半个时辰,就在周恕等得有些不耐烦的时候,王牧再次从军中出来。

  他策马来到大夏使团前面。

  “你的条件,陛下答应了!”

  王牧沉声道,“所有的东西,在你们离开大秦国境之前,便会送到,炼铁手,你可以交给我了!”

  答应了?

  周恕有些错愕,心中则是有些震惊。

  炼铁手,虽然是绝世神功,但就算周恕自己看起来,它也值不了这么多钱。

  刚才他交给王牧的那些清单,根本就没指望大秦能够能答应。

  大夏使团,足有三千人啊,三千人的愿望清单,大秦眼睛都不眨地答应了?

  这几乎相当于直接清空了三千人的购物车啊。

  那得多少钱?

  炼铁手有这么值钱?

  周恕有些自我怀疑,难道他没搞清楚炼铁手的价值?

  “王大将军,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不是我信不过你——”

  周恕沉吟道。

  大秦能答应他的条件,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这也太扯了,大秦再有钱,他们不过日子了吗?

  他怀疑大秦在忽悠他。

  等他把炼铁手交了出去,大秦就赖账不付钱。

  按照大秦的作风,这种事情,他们还真有可能做得出来。

  大军拦路的事情的做出来了,赖个账,还不是小意思?

  “本将军会留在大夏使团中当人质,你不用担心大秦会赖账。”

  王牧直接打断他的话。

  “幽州候,我大秦的诚意,已经摆在了这里,你不要试图挑战我们大秦的底线!”

  王牧的声音,已经充满了杀气。

  早一日拿到炼铁手,徐市就可以早一日开始修炼,他们根本等不及!

  周恕也感受到王牧身上的杀气,再刺激他,搞不好他真的要暴走的。

  “既然王大将军这么说了,那我便给你一个面子。”

  周恕说道。

  “等等。”

  蒙白忽然开口道,“王兄,炼铁手,现在给你带走没有问题,但你既然说了你留下做人质,那咱们就得先小人,后君子了。”

  “还请王兄自封修为,要不然,一个武道一品的强者来做人质,那可不像人质的样子。”

  蒙白盯着王牧,如果王牧拒绝,那他不会让周恕把炼铁手交出来的。

  王牧眯起眼睛,冷哼道,“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说话间,王牧身上的灵元剧烈波动了一阵,然后迅速收敛下去。

  “得罪!”

  蒙白也不生气,他面色平静地上前一步,又在王牧身上点了几下,彻底封死了他的修为。

  那三千大秦精兵看着这一幕,一个个脸上都是闪过怒意,但王牧没有说话,他们没有任何人动弹一下。

  大秦军容之盛,可见一斑。

  “王大将军,我把炼铁手的修炼方法笔录出来,你派哪位兄弟送回秦都?”

  眼见王牧真的把自己当了人质,周恕也不再矫情,开口说道。

  做生意,就得有做生意的讲究,人家大秦已经做到这一步了,他再推脱,那就不是做生意的态度了。

  “副将!”

  王牧喝道。

  三千大秦精兵之中,一个精壮男子越众而出。

  “末将在!”

  “你知道该怎么做了?”

  王牧冷冷地说道。

  “三千锐士死绝,东西也一定送回秦都!”

  那副将沉声道。

  周恕翻了个白眼,搞得这么隆重,这里距离秦都,也就百里好吧,能有什么危险。

  他从殷无忧手里接过纸笔,就在马背上奋笔疾书,片刻之后,他便把炼铁手的修炼功法写完,抖了抖,顺手递给王牧。

  王牧小心翼翼地把那几张纸折起来,然后珍而重之地递给了副将。

  看到他们这样子,周恕再一次怀疑,这炼铁手,是不是卖得便宜了?

  不过想想,好像——还真不便宜……

  三千大秦锐士,珍而重之地护送着周恕手书的炼铁手修炼方法,纵马奔回秦都。

  而大秦上将军王牧,自封修为,留在大夏使团之中,充当起人质。

  这种事情,周恕自己想想,都有些魔幻的感觉。

  为了一个炼铁手,大秦至于吗?

  “王兄,旅途寂寞,不如你我手谈一局如何?”

  蒙白把王牧邀请上了马车。

  虽然说王牧现在是抵押物,但毕竟是身份在这里摆着呢,也不能太过折辱于他。

  王牧自然没有意见,他气势十足地登上了蒙白的马车。傲然的样子,完全不像一个人质。

  在和周恕擦身而过的时候,周恕似乎抬了一下手。

  王牧眉头微皱,继续向前。

  周恕隐晦地把一个头发收了起来,心里乐开了花。

  大秦上将军王牧的头发啊。

  要不是他自封修为,想拿到他的头发,还真不太容易。

  话说周恕现在虽然不太敢施展庄周梦蝶心法,但随着他修为的提高,他早晚会不用担心庄周梦蝶心法的后遗症。

  有这王牧的头发,他以后就随时能够入梦王牧。

  别的不说,王牧的兵法,还是很有价值的嘛。

  “侯爷——”

  陈吉来到周恕身边,一脸敬佩地看向周恕。

  大秦上将军王牧都做了人质,这等事情,他简直想都不敢想!

  但侯爷偏偏把它变成了现实!

  这一趟出使,这是风云变幻,他整个人都有些晕乎乎的感觉。

  一想到之前亲手写下的那个清单,大秦真的答应了,他就感觉自己心跳加速。

  像侯爷所说,发财的机会,一辈子可能只有一次。

  这一次,自己应该就能把青龙偃月刀的钱还清了吧?

  也不对,青龙偃月刀是侯爷给的,这次发财的机会,也是侯爷给得,用这笔钱偿还青龙偃月刀的钱,不合适吧?

  陈吉感觉自己欠周恕的,好像已经还不清了。

  “陈将军,继续前行。”

  周恕拍拍陈吉的肩膀,一脸轻松地道。

  陈吉点点头,欠侯爷的怎么还,还是以后再说吧。

  他整顿护卫军,继续当先开路。

  这一趟出使得了这么大的好处,他岂能不用心做事?

  “周恕,你有什么心愿吗?”

  使团继续前行,殷无忧策马与周恕并肩,忽然开口问道。

  “什么心愿?”

  周恕疑惑道。

  “就是你有什么特别想要的东西,或者特别想做的事情。”

  殷无忧说道。

  “问这个干什么?”

  周恕道。

  “没什么,就随便问问。”

  殷无忧把额头飘下的发丝拢了拢,若无其事地问道。

  “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算不算?”

  周恕开玩笑道。

  殷无忧眨着明亮的大眼,一脸疑惑。

  周恕有些尴尬地笑笑,好吧,这话有点装大了。

  “心愿吗?”

  周恕思索起来。

  他有什么心愿?

  铸兵,变强,让天下到处都有他的打工人。

  这算是心愿吗?

  或许是吧。

  除了这些,他还想干什么?

  他扭头看向殷无忧——

  “那个,我现在的心愿呢——”

  周恕说道。

  “什么?”

  殷无忧急切地问道。

  “你猜?”

  周恕哈哈大笑。

  殷无忧气得直想跺脚,又是这可恶的你猜!

  我哪里能猜得着!

  ……

  或许是因为大秦得偿所愿,拿到了炼铁手的修炼方法,亦或者是大秦上将军王牧在大夏使团中当人质,反正大夏使团接下来的旅程十分顺利。

  数日之后,他们已经距离函谷关越来越近。

  这一日,一队秦军的士兵追上了大夏使团。

  他们不是来找麻烦的,而是来送东西的。

  数十个硕大的木箱往大夏使团的营地内一扔,然后他们掉头就走,其间那么多士兵,愣是一句话都没说。

  “这是第一批。”

  蒙白的马车内,传来王牧的声音。

  王牧虽然是来当人质的,但是他一点人质的自觉都没有。

  每天除了吃就是睡,醒着的时候,就是找蒙白对弈。

  看他那悠闲的样子,周恕十分怀疑他是借机给自己放了个假!

  带薪休假,还能顺便给秦帝解忧,多好的事情!

  真亏他能拉得下来脸!

  有了第一批东西以后,接下来每隔两日,便会有一队秦兵送数十个箱子过来。

  不得不说,周恕当初要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大夏使团三千人,人人都写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少则一两件,多则三四件。

  虽然大部分人都没敢狮子大开口漫天要价,但这么多人,加起来也是一笔庞大的物资。

  到后来,因为箱子太多,大夏使团的行进速度都受到了拖累。

  这么多东西,反倒是成了幸福的烦恼。

  最后周恕干脆把东西全都发下去,谁要的,谁来背。

  幸福的烦恼,也让各人自己去烦恼去了。

  当然了,属于他的那一份,并不需要他自己来背。

  有的是人抢着帮他背。

  “王大将军,我说你不会是假公济私,故意来当人质的吧?”

  大夏使团安营扎寨修整,王牧坐在篝火旁边,有烤好的肉送来,他毫不客气地大快朵颐。

  武道一品不愧是武道一品,不但抢得快,吃得更快。

  而且吃得还多!

  他一人吃得量,都能赶上十个八个普通士兵的饭量了。

  看得周恕眼皮子直跳,这些天,王牧可是一直这么吃的。

  人家虽然是人质,但咱大夏也得讲人道,不能让人吃不饱不是?

  结果,亏本了……

  早知道大秦这么干脆就把东西送来了,那还要什么人质?

  这纯粹是招来一个饭桶!

  “没有我当人质,你放心先把炼铁手的修炼方法交给大秦?”

  王牧不以为意地说道。

  虽然大夏使团一直在赶路,但王牧确实感觉很舒坦。

  每天什么都不用操心,什么都不用干,他已经不记得多久没有过过这样的日子了。

  大秦上将军,虽然位高权重,但哪一天能够掉以轻心?

  反倒是在这大夏使团之中,他是真的什么都不用操心了。

  反正当人质,也是公干!

  “王大将军,现在东西也快交齐了,要不,你回吧。”

  周恕说道。

  虽然养活一个人也花不了多少钱,但蚊子腿也是肉不是。

  “做事要有头有尾,既然我承诺了你们,那就把你们送到函谷关。”

  王牧理直气壮地说道。

  周恕翻了个白眼,你是大秦的上将军好吧,当人质还当上瘾了?

  想这么吃白饭,真当本侯爷是吃素的?

  本侯爷这趟来大秦,正愁没找到几个打工人呢,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

  “王大将军,你怎么说也是大秦的上将军,用的剑也太普通了,根本配不上你的身份嘛。”

  周恕目光落在王牧腰间的长剑上面。

  王牧翻了个白眼,我的剑还一般?

  我这可是天品兵器谱第九的名剑!

  不就是没有过击杀武道一品的战绩吗?

  有这战绩的兵器,天下一共有几件?

  “哼,蒙大将军还是你们大夏的三军统帅呢,他连把像样的兵器都没有呢,你有什么脸面说我?”

  王牧没好气地说道。

  蒙白有些无语,说话就说话,你扯上我干什么?

  我重伤多年,早就不与人动手了,就算我当年没受伤之前,也只是武道二品的修为,没有天品兵器傍身,不是很正常吗?

  “谁说我们蒙大将军没有拿得出手的兵器了?”

  周恕摇头道,“我们蒙大将军的兵器,可比你这把剑,强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