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周恕和殷无忧、陆文霜的身影消失在视野范围内,杨洪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啪——”

  他抽了自己一个耳光。

  杨洪啊杨洪,你明明知道这个侯爷是个什么德行,为什么这么容易就被感动了呢?

  现在好了吧,这么大一个坑,自己就跳进来了。

  唉!

  要是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会这么选!

  他看着手上的墨眉剑,脸上露出豁出去的神色。

  为了墨眉,死也值得!

  况且,也不一定会死不是?

  ……

  和周恕一路往回走,殷无忧表情有些古怪,陆文霜虽然还是面无表情,但眼底深处,还是掩饰不住那一抹好奇。

  “周恕,你为什么让杨洪去——”

  殷无忧终于忍不住了,开口问道。

  她本就是心中藏不住事的姑娘。

  “别问,问也不告诉你。”

  周恕头也不回地说道。

  “哼!”

  殷无忧气得狠狠跺了跺脚,不说就不说,我还不稀罕呢!

  她用眼神瞥了一眼陆文霜,“小陆师姐,你知道吗?”

  “你都不知道,我知道什么?”

  陆文霜用眼神回应道。

  “老史啊,你还在这里?找我有事?”

  回到房间,周恕发现史松涛还在。

  史松涛翻了个白眼,这个正使,还真是什么都不关心!

  “侯爷,大秦那边让人来通知了。”

  史松涛开口道,“明日秦帝会与十国会谈,商议确定最后的十国演武举办人选。”

  “就这事?”

  周恕笑道,“他们有没有说,要用什么方式来决定?”

  “这倒是没有。”

  史松涛摇摇头,“好像是要各国决议。”

  虽然说大秦做为上一届的东道主,有权利决定用什么方式选出这一任东道主,但他们的方式,也得让其他国家服气才行。

  之前设置那九关,就已经让各国有些意见。

  要不是大秦国力强横,只怕早就已经有国家跳出来反对了。

  现在虽然大家都没有明面上反对,但是大秦如果再有类似的举动,场面只怕就不会太好看了。

  “就这事?”

  周恕不以为意地说道,“这点小事,用不着通知我。”

  这还是小事?

  我们这次出使,不就是为了这件事吗?

  史松涛腹诽着,开口继续说道,“还有一件事,大秦军器局大监徐市,请侯爷你前去赴宴。”

  说着,史松涛还解释了一下。

  大秦的军器局,和大夏的铸兵司相仿,军器局大监,相当于铸兵司的大司空。

  而且大秦军器局大监,品级比大夏铸兵司的大司空还要高,是正二品的官职,可谓是位高权重。

  “哦?”

  周恕心头微微一动,他来大秦,有一个主要的目的,就是给自己找几个打工人。

  这大秦军器局的大监,主管大秦兵器的铸造,要是和他做点交易——

  周恕旋即摇摇头,和大秦军器局的大监做交易,不说有没有风险了,对大夏来说,那不是相当于叛国了?

  大夏对自己还算不错,丢几件入品兵器在大秦也就算了,和大秦的军器局扯上关系,可不是太讲究。

  “他是邀请了各国使团,还是只邀请了我们?”

  周恕问道。

  “不是邀请了我们,是邀请了侯爷你。”

  史松涛郑重地道,“徐市是以私人身份邀请的侯爷你,他本身也是大秦最出名的铸兵大匠,他是想和侯爷你交流一下铸兵之术。”

  “交流铸兵之术?”

  周恕眉头微微一皱,“我一个铸兵师,和铸兵大匠有什么交流的?”

  侯爷你这个铸兵师,那是一般的铸兵师吗?

  史松涛腹诽道,黄品兵器谱前十都快被你一个人承包了,谁会把你当成普通的铸兵师呢?

  只怕铸兵大匠,也得敬你三分!

  “如果侯爷不愿意去赴宴,那我就派人去告诉徐市一声。”

  史松涛说道。

  “等等。”

  周恕叫住史松涛,沉吟一会儿,开口道,“咱们远来是客,直接拒绝了,也显得不太好,什么时间?”

  “今天晚上。”

  史松涛道。

  “行吧,那我就去一趟吧。”

  周恕沉吟道,“他们没说只能我一个人去吧?”

  “请柬是给侯爷你一个人的,不过倒也没说只准侯爷你一个人前去赴宴。”

  史松涛想了想,说道。

  “既然如此,那你就随我一起去吧,我们一起去见识见识,大秦的铸兵大匠,有什么水准。”

  周恕前去赴宴,殷无忧和陆文霜,肯定是要跟着去的。

  她们两个,现在根本就把自己当成了周恕的贴身护卫,回到大夏之前,她们会一直贴身保护周恕。

  除此之外,随行的还有史松涛和陈吉。

  史松涛是个添头,而陈吉,当然也是为了保护周恕。

  虽然说有殷无忧和陆文霜在,真要有她们两个对付不了的敌人,他陈吉也是白搭。

  不过万一碰到一些不入流的对手,总不能让两位姑娘动手不是?

  徐市身为大秦军器局大监,堂堂正二品朝廷大员,他的住处,却异常地低调。

  走进一条幽静的小巷,一处简单的二进小院,便是徐市的家。

  他这个家,甚至都比不上当初米子温送周恕的那个庭院大。

  “寒舍简陋,让周侯爷见笑了。”

  徐市得到门房的禀告,亲自来到门口把周恕等人迎了进去。

  周恕打量着这徐市,徐市看起来普普通通,身高普通,样貌普通,身上的气势也很不明显。

  如果走在大街上,不刻意观察的话,甚至会把他当成一个普通人。

  但是周恕在他身上,感觉到一种危险的感觉。

  他心中有些微凛。

  能让他感觉到危险的,起码也得是武道一品的强者!

  以周恕现在的修为,一般的武道一品,都未必会让他感觉到危险。

  要知道,大魏国师萧顺之,当初还是武道一品的时候,都被周恕击败斩杀!

  周恕现在可是比那时候强多了。

  他的龙象般若功和金钟罩,已经双双突破到了圆满境界。

  不夸张的说,现在的周恕,如果再遇到全盛时期的萧顺之,他能轻而易举地把萧顺之斩杀。

  大魏国师萧顺之,那可不是等闲之辈。

  便是在天下的一品高手中,萧顺之也是数得上号的。

  周恕甚至以为,现在整个大陆,能威胁到他的人,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现在这徐市竟然给他带来一种危险的感觉,简直让他觉得不可思议!

  来此之前,周恕特意了解过这徐市的资料。

  徐市名声不显,虽然身为大秦军器局大监,但他十分低调。

  倒是有传说他武道修为不低,但他从未在人前出手,所以对他的修为,众说纷纭,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

  周恕原本以为这徐市是个一心铸兵的学术型官员,现在见了面,他才知道,这徐市,绝不简单!

  他绝对有武道一品的修为!

  而且在武道一品当中,也绝对算是强者!

  “徐大人客气了。”

  周恕不动声色,拱手说道,“久闻徐大人之名,能有幸拜访徐大人,周某不胜荣幸。”

  “我不过是个庸碌之辈,当不得周侯爷此。”

  徐市笑着说道,“周侯爷才是人中龙凤,百炼环首刀、斩马刀,大夏龙雀刀,让人叹为观止啊。”

  “大秦的戈、矛,还有劲弩,才是独步天下,周某自叹不如。”

  周恕嘴上也是说着套话。

  这种场合,不就是商业互吹吗?

  落座之后,宾主尽欢。

  徐市毕竟是二品大员,设宴招待客人,自然不会太过寒酸。

  各种大秦的美食,不断送上宴席,其中更有各种大秦特有的妖兽肉类。

  周恕虽然见惯了美食,但也是大开眼界,吃得不亦乐乎。

  “周侯爷,咱们大秦的美食,可还吃得惯?”

  徐市笑呵呵地说道。

  “不错。”

  周恕道,妖兽的肉,听着让人有点不适,不过别说,无论烧烤还是煎炒,味道都十分不错。

  “侯爷喜欢就好。”

  徐市笑着说道,“周侯爷你觉得我们大秦的风物如何?”

  “都挺好。”

  周恕往嘴里扔了一块妖兽烤肉,随口说道。

  “不是徐某自夸,我大秦,无论风物,还是其他,都不弱于任何国家。”

  徐市继续说道,脸上有些骄傲,“最主要的是,我大秦以法治国,有功必赏,有功必重赏。”

  周恕有些疑惑地看了徐市一眼,你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

  叫我来,不会就是想让我听你吹嘘大秦有多好,有多强吧?

  坐在周恕身边的殷无忧眼睛微微眯起,她心里有种不太妙的感觉,这徐市,似乎别有用意啊。

  “周侯爷既然也觉得我大秦风物好,那何不考虑一下,以后留在我们大秦呢?”

  徐市扫了一眼周恕带来的殷无忧、史松涛等人,轻描淡写地说道。

  “啪——”

  殷无忧脸色大怒,猛地一拍桌子,就要起身。

  周恕一把握住她的手腕,用力摇摇头。

  被周恕握住手腕,感觉到那双大手传来的热力,殷无忧心中的怒火忽然不翼而飞,整个人身体都有些发热,更是再也站不起来。

  “徐大人,你这可就不太讲究了。”

  周恕缓缓地开口道,“我可是大夏使团的正使,你当着我这些同僚的面这么说话,莫非想让我回去之后被人猜忌?”

  “周侯爷误会了。”

  徐市摇摇头,“徐某是诚心邀请。”

  “以周侯爷你的本事,若留在我大秦,我大秦必以国公之位相待。”

  除了周恕以外,殷无忧、陆文霜、陈吉和史松涛同时皱起了眉头。

  徐市这话的意思,周恕的本事,在大秦可以做个国公,但大夏,却只是个侯爷,这是大夏亏待了周恕?

  “是吗?”

  周恕嘴角微扬,说道,“公爷,听着还不赖。”

  “周恕!”

  殷无忧有些急了。

  周恕握着她手腕的手微微用力,微笑着冲她摇摇头。

  徐市注意到周恕的小动作,笑着开口道,“年少慕艾,周侯爷也是个风流之人啊。我大秦有两位公主殿下,乃是孪生姐妹,年方十六,姿容秀丽,若周侯爷愿意留在大秦——”

  “闭嘴!”

  殷无忧忍无可忍,怒喝道。

  “铿锵——”

  陆文霜更加干脆,背后的长剑已经出鞘,隔着桌子,遥遥指向徐市。

  徐市面色不变,脸带微笑地看着周恕。

  “别冲动。”

  周恕把殷无忧拉回座位上,又对着陆文霜道。

  “徐大人,你这离间计,用的可是有些过分了。”

  周恕继续道,“如果你在说这种话,那我可要告辞了。”

  “不说了。”

  徐市笑道,举起酒杯,“年纪大了,就喜欢胡乱语,得罪了。”

  他一饮而尽,以示歉意。

  接下来,徐市果然半句不提招揽的事情,而是和周恕聊着一些关于铸兵方面的事情。

  徐市是铸兵大匠,见多识广,和周恕聊得相当投契。

  殷无忧越看越是恼火,这徐市什么意思?

  先用荣华富贵,又用美人计,现在又投其所好?

  老贼!

  惹急了本公主,本公主一剑刺死你!

  “周侯爷,我大秦有一门秘传功法,名曰八荒火神功。”

  徐市笑着说道,“此功法,与我等铸兵师,乃是天作之合。”

  “修炼八荒火神功,体内可以自生真火,无需铸造炉,无需真火火种,随时随地,即可铸兵。”

  “哦?”

  周恕脸上露出惊奇之色,“还有这种功法?”

  “有的。”

  徐市点点头,“徐某修炼的,便是这八荒火神功。”

  他抬起手,腾地一声,掌心腾起一道尺许高的火焰。

  那火焰距离他掌心三寸,似乎凭空燃烧一般。

  “控火吗?”

  周恕神色有些古怪地道。

  “巧了,我也修炼了一门功法,徐大人看看,它的效果如何?”

  周恕抬起右手,随着他的动作,他的手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了赤红之色。

  徐市微微一愣,这是什么功法?他的手掌,怎么像是变成了熔岩?

  只见周恕那变成赤红色的手掌,掌心向天,轻轻一握。

  他掌心之上那一道火焰,突然不听使唤,朝着周恕的手掌飞了过去。

  他心中大惊,正待运功,那一道火焰,已经落入周恕的手掌中,在他掌心之上,不断变换出各种形状。

  而他,已然感知不到那一道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