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兵图谱 175、死而复生(第二更,求订阅求月票)

小说:神兵图谱 作者:乐不思薯片 更新时间:2022-02-15 06:36: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蒙白的话,周恕只当成商业互吹。

  他可从来没说过,自己这次出使一定要怎么怎么样,一定要达到什么目标之类的。

  什么大夏第一铸兵师,周恕可不是那种别人吹捧他两句就脑袋发晕的人。

  没好处的事情,他才不干。

  经过韩大志这一个小插曲,大夏使团行进的速度更快了,仅仅用了不到一天的时间,他们就赶到了函谷关外。

  所谓函谷关,其实是一道峡谷。

  那峡谷宽达数量,更是有百里之长,两边都是高耸的悬崖峭壁,造化之奇,令人惊叹。

  大夏使团来到函谷关外的时候,这里已经有不少人安营扎寨。

  史松涛见多识广,给周恕简单介绍了一下。

  这里有大梁的使团,还有大夏的死对头大魏的使团,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三个国家的使团。

  大陆十国,大半国家的使团,都已经到了。

  周恕也看到了韩大志所说的封锁函谷关是什么意思。

  在函谷关的入口处,有身穿黑色盔甲的大秦士兵把守,密密麻麻地一眼都看不到头。

  函谷关的入口本来就那么宽,如今大秦士兵把守,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各国的使团想要过去,必须得得到对方的放行才行。

  “史副使,你去问问,怎么才能过去。”

  周恕现在当领导已经有些得心应手了,很简单嘛,就是能让别人做的,自己绝不动手,把自己当个废物就行了……

  史松涛也不拒绝,他现在已经习惯了,很多时候他都有个错觉,自己才是这使团的一把手。

  什么事都是他来做!

  史松涛带着两个礼部的官员去和大秦方面沟通,周恕则是好奇地打量起其他各国的使团。

  他的目光,有意无意地落在大魏使团的营地内。

  就在他观察大魏营地的时候,忽然那中军大帐中走出来一个人。

  一看到那人,周恕的瞳孔猛然收缩。

  他坐在马背上的身体,都顺便绷直。

  陆文霜注意到他的身体反应,还以为有了敌人,右手一抬,已经握住了肩头露出的剑柄,整个人瞬间变成了一把锋利的剑。

  下一刻,她脸上就露出疑惑之色,她没有发现附近又敌人啊。

  顺着周恕的目光向前看去,正好看到大魏的营地之中,一个身穿白衣,身形修长的青年,正冲着他们的方向微笑点头。

  “你认识?”

  陆文霜开口道。

  周恕瞥了她一眼,陆文霜可不是个多话的人,这一路上,她说过的话就不超过十句!

  “沈约!”

  周恕皱着眉头道,“他曾经做为大魏使团副使出使大夏,我与他有过几面之缘!”

  周恕的语气十分平静,但他的心里,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

  沈约!

  竟然是沈约!

  他想起之前幽州事件之后,杨洪曾经跟他说过,他们神捕司追到大魏使团之后,曾经见过沈约。

  那个时候他没有当回事,还以为神捕司见到的是有人假扮的。

  毕竟这个世界也有易容之术,杨洪那些人对沈约又不是很熟悉,瞒过他们不难。

  现在看来,杨洪他们,确实是见到了沈约!

  周恕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他竟然还能再见到沈约!

  当初,沈约确实已经死在了他的巨阙剑之下,连神兵图谱都给了反馈,他怎么可能没死呢?

  若当时死在自己剑下的不是沈约,那又是谁呢?

  虽然隔着老远,但是周恕确定,大魏使团营地内的那个,确确实实就是沈约,那个曾经和他比过铸兵的沈约!

  但是当时他斩杀的那个沈约,气息也没有丝毫的问题,他当时十分确定,那个人就是沈约!

  两个沈约?

  “陆副使,这世上有没有死而复生之术?”

  周恕沉声问道。

  “没有。”

  陆文霜冷冷地说道。

  没有死而复生之术,那现在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就算沈约有个双胞胎兄弟,两人的气息也不可能完全一样啊。

  要是这个世界有死而复生之术,但是陆文霜不知道,那也不太可能。

  陆文霜不是普通人,她是青州陆氏的大小姐,大夏第一武道天才,如果真有死而复生之术,她不可能不知道。

  大魏军营中的沈约,遥遥冲着周恕拱拱手,一副老朋友重逢的样子。

  周恕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如果说这个沈约真的死而复生了,那自己的秘密是不是就保不住了?

  那沈约冲着周恕拱手之后,已经迈着悠闲的步子走入另外一个营帐之内,自始至终,他的态度都显得十分友好,没有一点威胁之意。

  周恕皱眉思索片刻,面色严峻地来到蒙白的马车前。

  “大将军,我有事想要喝你谈一谈!”

  周恕沉声道。

  “上来吧。”

  蒙白的声音传来。

  那始终守在马车上的车夫让开一道缝,周恕跃上马车,钻进车厢之前,回头对陆文霜道。

  “守好周围,不要让人靠近!”

  陆文霜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周恕钻进马车,把车帘重新拉好。

  蒙白裹着一条毛毯,有些奇怪地看着周恕。

  “问清楚大秦设置的问题了?”

  蒙白开口道。

  “史副使去打听了。”

  周恕摇摇头,“大将军,我现在有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这里方便吗?”

  “说就可以。”

  蒙白道,“我这马车是特别打造的,隔音还不错。”

  周恕点点头,压低声音,沉声道,“大将军,我看到了沈约!”

  “沈约?”

  蒙白有些疑惑。

  “大魏兵部尚书之子,沈约!”

  “我知道他是大魏兵部尚书之子。”

  蒙白说道,“他这次在大魏的使团呢?”

  蒙白对大魏的兵部尚书还是很了解的,而且之前还有过米子温那一档子事,他自然知道大魏兵部尚书还有一个儿子叫沈约。

  “大将军你知道我之前曾经被大魏国师掳走过一次吧?”

  周恕道。

  蒙白点点头,目光自然而然地落在周恕背后的巨阙剑上。

  “当初我亲眼看到,沈约被巨阙剑斩杀。”

  周恕表情严肃地说道。

  “你确定?”

  蒙白的表情也变得凝重起来。

  “确定!”

  周恕正色道。

  “我想知道,这世上到底有没有死而复生之术!”

  周恕再次问道。

  他现在很想搞清楚,沈约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果他真的是死而复生,那自己的秘密是不是已经暴露?

  是不是再杀他一次呢?

  “死而复生,闻所未闻。”

  蒙白脸上露出思索之色,摇头道。

  死而复生之术,他从来没有听说过。

  陆文霜没听说过,蒙白也没听过,难道这世上真的没有死而复生之术吗?

  周恕眉头紧皱,他心中已经开始计划,再杀一次沈约!

  现在当务之急,是先确定,沈约如果真的是死而复生,那他记不记得他是自己杀的?

  如果他把自己的秘密爆出来,自己应该怎么应对?

  “此事先不要着急。”

  蒙白沉吟道,“不管沈约是不是死而复生,此事应该都不是近日才发生的。”

  “大魏之前并未向我们大夏发起刁难,说明就算沈约是死而复生,其中也有很大的问题。”

  “退一万步讲,杀他沈约的,是那神秘高手,那神秘高手是不是我大夏之人,谁也不能确定,他们就算想找人报仇,也找不到我们大夏头上。”

  蒙白说道。

  周恕心里翻了个白眼,沈约是报复不到大夏头上,他会报复到我头上啊。

  如果沈约是死而复生,而且还记得他是怎么死的,那他就一定记得,杀他的人是谁。

  这种情况下,沈约报仇会找谁不是一目了然的事情吗?

  “此事我会想办法调查一下,你现在不用担心他。”

  蒙白继续说道,“你做好出使的事情便是了,这一次,就算是萧顺之亲自出手,也没可能把你掳走的。”

  周恕一头黑线,他是担心大魏把他掳走吗?

  真把他掳走了还好了呢,他再杀他们一次。

  不过话说回来,沈约死而复生了,萧顺之,不会也活过来了吧?

  周恕忽然想起来,大魏国师萧顺之的死讯一直没有传开。

  而且大夏当初好像并没有把萧顺之的尸身给收集起来。

  当初在幽州,他斩杀了萧顺之之后,忙着去救人了,事后也没想着毁尸灭迹。

  现在想想,当时确实有些草率了。

  “有些不对劲。”

  周恕心中沉吟道。

  他想起来当时萧顺之死后,他的饮血狂刀还丢在了现场,但是事后没听说大夏得到了饮血狂刀。

  一件天品兵器,如果大夏真的得到了,他怎么也能听到一点消息。

  难不成,萧顺之也没死?

  不对,没死是不可能的,当时神兵图谱都给了反馈了。

  他可能是死而复生!

  大魏到底藏了什么秘密,竟然能让人死而复生!

  他们要是真的掌握了如此手段,那岂不是要天下无敌了?

  这种手段,是不是和当时幽并二州的情况有些关系呢?

  周恕想到,当初大魏突然用手段把幽并二州输给大夏,本身就是有些诡异。

  如果不是周恕阴错阳差地解开了幽州的迷雾,幽并二州,只怕现在还无人可以走出来呢。

  周恕皱眉思索,外面已经传来了史松涛的声音。

  “侯爷,大将军,大秦设置的关卡,我已经问清楚了。”

  “好了,先不要想沈约的事情了,先处理使团的事情。”

  蒙白拍了拍蒙白的肩膀,说道。

  周恕应付地点点头,他打开车帘,对着外面道。

  “他们想怎么玩?”

  史松涛脸色一黑,这是玩吗?

  “大秦说了,从函谷关到大秦京城,他们一共设置了九道关卡。各国使团想要抵达大秦京城,需要一路破关。”

  “能走到大秦京城的,便有资格争夺最后十国演武的举办地,否则,淘汰出局。”

  “按照他们的规则,各国使团,闯关之人最多只能有九人。其他人,可以在函谷关外等候,也可以另行前往大秦京城等候。”

  史松涛把他打听来的机制简单地解释了一番。

  周恕和蒙白的眉头都是皱了起来。

  使团要分成两部分?

  最多九人去闯关,其余人不能同行?

  那岂不是,闯关之人连护卫都不能带?

  万一过程中有危险怎么办?

  “闯关自愿,生死自负。”

  史松涛继续说道。

  蒙白眉头微皱,周恕对大夏的意义非同一般,若只是出使大秦,危险完全在可控范围内。

  但如果分开,那危险,就完全不可控了。

  如果周恕出了什么意外,大夏便是能拿到十国演武的举行资格,那也是得不偿失。

  蒙白不顾老弱之身,也要随使团出使,目的就是要确保周恕不出意外。

  必要情况下,他甚至决定用自己做饵,也要保证周恕的安全。

  大夏军神蒙白,足以把所有的火力都吸引过来。

  只要他现身,敌人估计都会把注意力放到他身上,到时候,周恕脱身的几率,便会大大增加。

  但是现在大秦玩这一手,直接把他的计划全部打乱了。

  九人去闯关,其中肯定要有铸兵师,毕竟关卡的设置,都与铸兵有关。

  这样一来,九人中能安插几个护卫?

  而且这种情况下,大夏也是根本不可能派出武道一品来保护周恕他们的。

  武道一品去保护一个铸兵师?那不是告诉敌人周恕有多重要吗?

  敌人还不得想方设法地弄死他?

  一时间,蒙白都有些犹豫了,是继续前进呢,还是现在就放弃,直接打道回府呢?

  “他们有没有说,这九道关卡,都是什么内容?”

  蒙白思索着,就听到周恕已经开口问道。

  “后面的还不知道,但是第一关,是辨别铸兵材料。”

  史松涛开口道,“大秦在函谷关内布置了也军营,军营里有各种铸兵材料,第一关要做的,便是从中选出一些铸兵材料,然后带着上路。”

  “这第一关选择的铸兵材料,便是后面几关的基础,后面不会再有机会补充材料,如果到时候需要铸兵,就只能用第一关选择的材料。”

  “我觉得,我们这一关,必须要尽可能地多选一些铸兵材料带着上路,要不然后面需要铸兵的时候,材料不够可就麻烦了。”

  史松涛补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