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兵图谱 170、用剑的人,不一般(第一更,求订阅求月票)

小说:神兵图谱 作者:乐不思薯片 更新时间:2022-02-15 06:36: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幽州侯府,厅里明明有好几个人,但却安静地掉一根在地上都能听到。

  “用剑的人,一般。”

  这句话好像还回荡在空气当中。

  那些奉命保护周恕的高手脸上表情有些古怪,他们纷纷拱拱手,然后迅速消失不见。

  周恕甚至听到他们压抑的笑声。

  麻蛋的,被一个小丫头给鄙视了?

  什么叫剑好,剑法也好,用剑的人一般?

  这就是明摆着说我人不行,配不上巨阙剑和惊天十八剑呗?

  刚刚本侯爷是输了一招,但那是因为本侯爷没拿出真本事来!

  本侯爷要真动手,你这样的,也就是一招的事情!

  周恕心里有些郁闷。

  比武输还是赢他完全不在意,但是被一个小丫头鄙视了,让他有些不爽。

  刚刚和陆文霜动手,他连龙象般若功都没动用,只是用了灵元武道八品的力量。

  这种力量,连使用巨阙剑都有些费劲,施展惊天十八剑自然也受了很大的影响。

  陆文霜虽然也把修为压制到武道八品,但她的剑道修为几乎完美无瑕,此消彼长,周恕输了一招,一点都不奇怪!

  但偏偏,他还没法解释!

  除非他愿意暴露自己的实力把陆文霜打一顿!

  但是那样,麻烦更多。

  “算了,男子汉大丈夫,不跟你一个小女子计较。”

  周恕有些郁闷地道。

  “见过侯爷。”

  把那点不爽甩出脑海,周恕看向了尹承山。

  尹承山见周恕看来,连忙拱手道。

  “尹将军你怎么来了?”

  周恕笑着开口道,“对了,这次大夏使团,你是不是也在其中?”

  他一直闭关铸兵,有段日子没见过尹承山了,他还好奇尹承山他们在大夏演武中的表现如何呢。

  “是。”

  尹承山点头道,“本来尹某早就想过来跟侯爷你说一声了,不过侯爷你一直在闭关……”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周恕道,“你来的正好。”

  “这巨阙剑,我先收回来了。”

  他举起手上的巨阙剑,开口道。

  尹承山眼神中闪过一抹失落,但他也知道,巨阙剑,本就是周恕借给他的,能让他用一段时间,就已经是恩赐了,他不该奢望更多。

  “尹将军你是用刀的,一直用剑,也不称手,正好,我近来铸造了一把刀,你试试是否趁手。”

  周恕笑着继续道。

  尹承山一愣,旋即脸上浮现出不可置信地神色。

  “侯爷——”

  “别跟我说什么矫情的话,我受不了!”

  周恕连忙打断他,一边让管家去取刀,一边说道。

  “上次拿了你的玄铁金晶,当时我就说过,有机会帮你铸一把入品兵器,现在正好,我觉得这把刀,也挺适合你的。”

  周恕说道。

  眼见尹承山一脸感动,似乎还想说些什么。

  周恕继续道,“你也不用感动,我可不是做好人,兵器给你,但是得付钱!”

  “应该的。”

  尹承山连忙道,“尹某便是砸锅卖铁,也肯定不能让侯爷你吃亏。”

  “砸锅卖铁倒也不至于,你手上有多少钱付多少钱,剩下的,等你什么时候有了再说。”

  周恕大手一挥。

  尹承山眼眶发红,堂堂七尺男儿,竟然被感动地快要落泪了。

  侯爷这是顾忌我的面子啊,入品兵器,从来不愁卖,谁会接受这种分批付款呢?

  侯爷这是在照顾我啊!

  “看刀,先看刀!”

  周恕受不了太肉麻的场面,他又不是做好人好事。

  拿了他的兵器,就得乖乖给他当打工人。

  算起来,他还是赚了的。

  幸好管家已经把熔金落日刀拿了过来,周恕接过来,随手丢给了尹承山。

  “这把刀叫熔金落日刀,是根据以前的铸兵配方铸造的,听人说以前有个姓佟的将军曾经用过,不过后来毁掉了。”

  周恕说道,“你试试刀,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抓紧问。”

  尹承山伸手接住那几乎有一人高的赤金色大刀,虽然还没试,但光看这刀的造型,就威力不凡。

  第一眼他就已经喜欢上了这把刀。

  “好刀!”

  尹承山双手握住刀兵,挽了几个刀花。

  然后他试探性地输出一道灵元。

  “熔金落日刀内有两条星路,分别是……”

  周恕朗声道。

  入品兵器之所以是入品兵器,便在于它内部的星路。

  一般情况下,一个武者得到一把入品兵器,得自己来摸索其中的星路变化,就好像武者修炼之处,先要修炼出气感,感应到体内的经脉一般。

  这个过程,便是和兵器磨合的过程。

  时间长短,那就得看个人的资质和水平了。

  毕竟入品兵器没有自带说明书,武者也看不到它内部的构造,只能用灵元来进行摸索,难度虽然比铸兵师定位点星容易一些,但也令许多武者头疼万分。

  现在有周恕当面讲解,尹承山完全不需要自己再去摸索熔金落日刀内部的星路。

  他灵元流动,在熔金落日刀内部的星路中循环往复。

  片刻之后,他就已经感觉自己和熔金落日刀融为一体,那熔金落日刀,好像变成了他手臂的延伸一般。

  “唰唰——”

  尹承山舞动熔金落日刀,刀光漫天,挥洒不定。

  “好刀!”

  尹承山再次大声赞道,要不是这里是幽州侯府,他早就忍不住仰天大笑了。

  “好什么好?”

  周恕不屑地撇撇嘴,道,“连黄品兵器谱前十都没进,算什么好?”

  尹承山有些尴尬地笑笑,没进黄品兵器谱前十就不算好吗?

  我以前用的那入品兵器,估计得在黄品兵器谱上排到几千名了吧?

  那对侯爷你来说,岂不是垃圾?

  这熔金落日刀,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好了!

  他宝贝似的把熔金落日刀抱在怀里。

  “侯爷,这熔金落日刀,多少钱?”

  他之前来找周恕求刀,准备了一块玄铁金晶,还有千两黄金。

  这几乎已经是他能够拿出来的全部身家了。

  原本他只是想求一把普通的入品兵器就行了。

  但这把熔金落日刀,尹承山虽然不清楚它在黄品兵器谱上的具体排名,但他猜想,肯定能进前一百!

  黄品兵器谱上排名前百的兵器,那可都是价值不菲。

  一块玄铁金晶加千两黄金,肯定是不够的。

  尹承山也有些发愁了,钱不够,怎么办呢?

  这熔金落日刀,自己肯定不会放弃的,那就只能厚着脸皮接受侯爷分期付款的善意了。

  “你看着给。”

  周恕不以为意地说道。

  他对入品兵器的定价,一直都不是很擅长。

  反正只要不让他亏本就行,他本来就没指望通过铸兵来赚钱。

  对他来说,提升实力才是最大的赚头。

  钱,只不过是顺道而为罢了。

  “我看着给?”

  尹承山一愣,差点没给周恕跪下

  侯爷待我,何其厚重也!

  “侯爷,此去大秦,我尹承山这条命,就是侯爷的了,只要我尹承山不死,任何人休想伤到侯爷一根汗毛!”

  尹承山对着周恕行了一个军礼,右拳锤了锤左边的肩膀,沉声道。

  “这是一千两金票,剩下的,我会尽快付给侯爷!”

  尹承山说完,头也不回地抱着他的熔金落日刀走了。

  整个过程中,周恕愣是没找到插嘴的机会。

  “他这是什么意思?怎么好端端要死要活的?”

  周恕看了看管家,纳闷道。

  管家无语望天。

  我收回我原来的话,原来天才都是不正常的。

  我家侯爷,也是个不正常的……

  他竟然不知道,多少武者会愿意为了一把上佳的入品兵器而卖命!

  侯府之外,陆文霜走在大道之上。

  忽然,她的脚步猛地停下。

  一道发丝,从她左耳出飘落下来。

  陆文霜一伸手,将那发丝捏在纤细的手指之间,发丝切面光滑,似被利刃切断一般。

  她瞳孔猛然收缩,其内好像有无数身影不远跃动。

  若是有人能够看到她瞳孔内的情景,一定能够看得出来,那些人影,赫然是她之前和周恕交手的过程。

  一招一式,全都在她意识中重演,分毫不差。

  “原来如此,惊天十八剑,还真是惊天。”

  陆文霜喃喃自语,“我错了,用剑的人,也好。”

  “若他用的是更趁手的剑,五步之内,除非我爆发超过武道七品的修为,否则他都能和我同归于尽!”

  想到这个可能,陆文霜非但没有沮丧,眼神中反倒冒出期待的光芒。

  “他,有资格调动我。”

  “周恕,等你成就宗师之后,期待与你真正一战!”

  陆文霜回头看了一眼幽州侯府的方向,喃喃自语道。

  “阿嚏——”

  幽州侯府的周恕打了一个喷嚏。

  他是不知道陆文霜在想什么,要是知道,他一定会跟陆文霜说,大妹子,别想太多,哥不跟你计较那是哥大度,你要是再懂事,哥会教你做人的。

  “管家,这些天府里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尹承山走了,周恕也没有立刻返回铸造房内,而是看向管家问道。

  “有不少大人前来拜访侯爷,名字我都记下来了,侯爷可以看一看。”

  管家开口说道,“然后宫里的赵公公来送过一次任命书,没让我打扰侯爷。”

  周恕点点头,开口道,“对了,赵公公有没有说,大夏使团什么时候出发?”

  “是后日出发。”管家道,“本来我想着明日侯爷再不出关,便试着唤一唤侯爷的。”

  “这么快?”

  周恕有些错愕道。

  “不快了。”管家道,“侯爷你闭关已经有一个月了。”

  “这么久了吗?”

  周恕沉浸在铸兵之中,还真是忽略了时间的流逝。

  铸造房中没有日月,他根本不知道过了多久了。

  “可惜时间太短,我如此这般赶工,也没铸造出几把兵器。”

  周恕有些遗憾地道,“看来只能到了大秦再想想办法了。”

  若是制式兵器,一个月时间,他都能铸造几百把了。

  可惜入品兵器铸造起来比制式兵器复杂不止百倍,便是周恕,铸造速度也快不到哪里去。

  这还是他完全不用担心铸兵材料供应的前提下呢。

  一个月时间,终究还是太短了,要是给他半年时间准备,或许能够让他更满意一点。

  不过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再过半年,只怕十国演武都要进行了,那时候再出使大秦,黄花菜都凉了。

  “管家,出使要准备些什么东西吗?大秦那边的气候怎么样?”

  周恕一边想着兵器的事情,一边随口问道。

  “一应杂物,已经准备妥当,是公主府那边来人帮忙准备的。”

  管家说道。

  “公主府?大司空最近有没有过来?”周恕抬头道。

  “老奴已经好几日没有见过公主殿下了。”

  管家躬身道。

  “回头我出发之后,你帮我谢谢她。”

  周恕沉吟道,“公主府虽然不缺什么,但是到时候你也往那边送点瓜果点心之类的,也算是咱们侯府的一点心意。”

  投桃报李,人家公主府都帮自己准备行李了,自己总得有点表示不是。

  “我醒的了。”

  管家点点头,应承道。

  “还有什么事吗?”

  周恕继续问道。

  “史松涛史大人又来过一次。”管家开口道,“他说希望侯爷能在出发之前去一趟使团,跟使团里的人熟悉一下。”

  “使团的人在哪里集合的?”

  周恕问道,马上要出发了,他确实应该见一见使团的人,怎么说自己也是一把手不是。

  管家说了一个地址,是史松涛留下的。

  周恕点点头,反正后天才出发,明天去和使团的人见见面也不迟。

  “大将军府也派人来过,请侯爷出发之前过去一趟。”

  管家继续说道,“大将军说有些事情,需要和侯爷交待一下。”

  “让人准备马车,我等会儿就去大将军府看看。”

  周恕沉吟道。

  蒙大将军是这次出使的定海神针,他得先去见一见才行。

  “还有——”

  管家答应着,一边吩咐小厮去准备马车,一边继续说道。

  “大爷前两天留了些银票,让侯爷你路上用……”

  管家取出一个小小的木匣子递给周恕,木匣子里是一叠厚厚的银票,面额都是一千两,看厚度,起码有二十张!

  至少两万两银子!

  周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