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兵图谱 95、没有破绽(第三更)

小说:神兵图谱 作者:乐不思薯片 更新时间:2021-08-24 10:36: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一个没有缺点的人,要么是圣人,要么就是伪君子!

  朱传峰是圣人?

  打死周恕周恕都不相信!

  最起码,在周恕这几次接触来看,朱传峰就完全和圣人不沾边!

  是铸兵司的资料有问题?

  那倒也未必。

  铸兵司的资料虽然详细,但也谈不上巨细无遗,或许很多东西,铸兵司觉得没有必要记录在案。

  毕竟就算前世信息发达的时代,官员的政审都做不到这一点,更何况是这个世界了。

  大夏朝廷再强,也不可能把朱传峰的一切都调查出来。

  这只能说明,朱传峰那个家伙,隐藏得够深。

  “几无弱点,不代表没有缺点。”周恕自自语道,“不过知道他的缺点又怎么样呢,没用。”

  周恕又不是真想了解朱传峰这个人,他是想扳倒朱传峰,免得他总是找自己麻烦!

  “肯定有什么我忽略的地方。”

  周恕直觉朱传峰身上有大问题,虽然不知道这问题到底是什么,但他相信自己的直觉。

  他把朱传峰的资料翻到第一页,然后再次逐字逐句地看了起来。

  两个时辰之后,周恕猛地从纸堆里抬起头来。

  他快速地把书翻到前面,然后迅速翻到其中一页。

  看了一会儿,他又快速翻动,如此,连续看了几页之后,他眉头皱得更紧了。

  “朱传峰出道以来,曾经九次提及他的老师,但这九次,没有一次真正提到他老师的名字!”

  “如果一开始如他所说,他怕给老师丢脸,所以不说名字,那他成了最年轻的铸兵大匠以后,绝对是光耀门楣,无论如何也不会给师门丢脸的!”

  “那时候,他为什么还不说他恩师的名字?”

  “难道说他那个老师有问题?”

  “可如果他老师有问题,大夏朝廷能查不出来?”

  他想过朱传峰当初救的那个铸兵师会不会是敌国的铸兵师,但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

  如果是敌国的铸兵师,那在朱传峰刚刚出道的时候,大夏朝廷只怕就已经查到了,那样的话,他们不会放任朱传峰成长起来的。

  大夏朝廷没管,说明朱传峰当初救的那个铸兵师,没有问题。

  可为什么资料中,那位铸兵师连名字都没有留下?

  这不合常理。

  除非是有人刻意隐去了那位铸兵师的名字。

  朱传峰能够做到这一点?

  他能够做到不提及恩师的名字,但要说他能够篡改铸兵司的资料,尤其是他自身的资料,这种可能性,并不大。

  如果有人在遮掩朱传峰恩师的名字,那这个人,或许是——

  皇帝?

  “可是皇帝为什么会这么做?除非那个铸兵师有问题!”

  问题又回到了原点,如果那个铸兵师有问题,大夏朝廷为什么任由他的传人成长起来呢?

  等等!

  那个铸兵师有问题,未必代表他是敌国的铸兵师啊!

  他如果是大夏的铸兵师,只是因为某种原因惹恼了皇帝,那皇帝可能不愿意看到他的名字,但不至于怀疑他的传人是内奸密探,这就能解释大夏朝廷为什么没有在朱传峰成长起来之前弄死他了。

  如果是这样,倒是能够解释通为什么朱传峰当年所救的那个铸兵师没有名字记录在案。

  “那么,这一点就没有问题了?”

  周恕眉头紧皱,他始终觉得这里有些蹊跷。

  “到底有什么问题呢?”

  周恕不断地翻阅着资料。

  “一个铸兵师,如果不是犯了滔天大罪,怎么会让皇帝都不愿意见到他的名字呢?”

  “问题是,铸兵师虽然有些身份,但能犯下什么滔天大罪呢?”

  照理说,铸兵师还够不上激怒皇帝的级别啊。

  铸兵大匠倒是有些可能。

  难道朱传峰当初救的,是个铸兵大匠?

  但这样的话,资料中应该明确记录才对啊。

  周恕抽丝剥茧地推理着,终于,他发现了一个疑点!

  “其师死后,朱传峰扶恩师灵柩回京,葬于西山之上。”

  不对劲,如果之前的推测为真,朱传峰的恩师得罪了皇帝,那他还敢扶灵柩回京?

  况且,西山,貌似是皇陵所在吧?

  朱传峰的恩师是皇族?

  周恕脑海中瞬间拼凑出一个故事,皇族之中,有一个天资纵横的皇子,这位皇子不但武道修为高超,而且是一个铸兵师。

  他在争夺帝位的时候不幸落败,出逃的时候,被一个乡间铁匠所救,然后收其为徒,奈何自身伤势太重,在收徒之后便死了。

  之后他临终前所收的徒弟,铸兵天赋竟然异常出众,一路高歌猛进。

  当今皇帝念在他的份上,对他的弟子暗中多有照顾,这才有了他弟子成为最年轻铸兵师的结果。

  “一切好像都很顺啊。”

  周恕苦笑摇头,这样,似乎一切都能说得通了。

  问题是,这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啊。

  费了半天劲,就证明朱传峰没问题?

  “不对,如果他师父当初真的是因为争夺帝位而死,朱传峰藏了那么多兵器,不会是想为他师父报仇吧?”

  周恕心道。

  不过随即,他自己就摇摇头,这种可能不说没有,但也不大。

  兵器再强,也得看谁用。

  七把天品兵器,确实十分了得,但也得朱传峰凑齐七个能用它们的人才行。

  就算有那么七个高手,想要刺杀元封帝,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况且,他看朱传峰也不像那种为了替别人报仇不顾一切的人。

  “头疼啊,难道朱传峰真的虚伪到一点破绽都没有吗?”

  周恕捏着眉心,暗自道。

  但从这些资料上,还真是分析不出来什么,就如资料上所说,朱传峰,几无弱点。

  或许他唯一的弱点,就是武道修为太低。

  当然,这个太低,也是相对而。

  除非武道三品之上的高手,否则根本靠近不了朱传峰,朱传峰那亲弟弟,就有武道四品的修为。

  他府上,武道四五品的护卫,也着实有那么几个。

  铸兵大匠,本就不依赖于自身的武道修为,他们的根本,在于铸兵,在于通过铸兵结交的人脉!

  “难道说真要用那个办法?”

  周恕抬头向窗外看了一眼,他本意是想通过铸兵司的资料,看能不能找到朱传峰的破绽。

  能扳倒他最好,就算不能,也得让他以后不能再纠缠自己。

  但是现在看来,单凭这些资料,根本无法做到这些。

  不能先下手为强,那就只能后下手遭殃?

  周恕怎么可能坐以待毙!

  “有些风险,但不大。”

  周恕看着夜空,心中想到。

  “等麻烦上门,一旦麻烦来了,反倒更加麻烦。”

  周恕皱眉想到,“既然避无可避,不如掌握主动!”

  他思索片刻,起身取了一把秋水雁翎刀,随手挂在腰间,抬脚向外走去。

  周恕身为零号工坊主事,自然是有资格自由出入工坊的。

  他刚刚离开工坊的大门,立马就感受到一道目光落在身上。

  仿佛没有察觉一般,周恕继续前行。

  一直等他走出去老远,一道黑色的身影,才从一棵大树上悄无声息地滑落下来。

  那人的眼睛中闪过一抹疑惑之色,不过很快,他身形如烟,追了上去。

  整个过程中,远处工坊门口的守卫,完全没有注意到这道人影。

  其实周恕之前回来的时候,就感觉到有人在窥探他。

  一开始他还以为是错觉,后来他重复几次出入工坊门口,才最终确定,确实有人在窥探他!

  要不是他修炼了五岳真形观想图,灵觉比之前有了长足进步,单凭他的五感,还真是不一定能够发现这人。

  一旦他发现了,他很快便确定了对方的身份!

  朱传峰的弟弟!

  武道四品的高手!

  竟然亲自出马来监视自己了!

  朱传峰,果然动真格的了!

  越是如此,周恕越觉得朱传峰有问题!

  否则的话,单纯收一个铸兵学徒为徒,哪怕这个铸兵学徒是工坊主事,也完全犯不着如此做为!

  武道四品的高手,周恕曾经遇到过,不但遇到过,还交过手!

  交手的结果,自然是周恕胜出了。

  与那一次相比,周恕的龙象般若功修为没变,但他的金钟罩,突破到了第七关。

  而且,他现在还修炼了五岳真形观想图。

  综合实力,比那一次强了何止三成!

  再交手,周恕完全有把握不受伤就把那个刺客砍死。

  朱传峰的弟弟,修为未必比之前那个武道四品的刺客强,就算强,也是强点有限。

  真要是动手,周恕觉得自己的胜算更大。

  夜色如水,周恕走在静悄悄的官道上,远处常安城的城墙隐约可见,像是黑暗中的一条长龙一般。

  他一步一步地数着步子,忽然耳朵微微一动。

  来了!

  他嘴角微微一扬。

  朱传志身形如同鬼魅,脚不沾地地出现在周恕身后不远处,看着周恕的背影,他有些疑惑,大晚上的,他这是要去做什么?

  这个念头一闪而没,朱传志随即想到了自家大哥的吩咐。

  夜黑风高,空无一人,正是最好的动手机会啊。

  一念至此,他没有丝毫犹豫,身形一晃,直接落在了周恕的前方。

  s..book3447619706537.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神兵图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