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兵图谱 24、零号工坊

小说:神兵图谱 作者:乐不思薯片 更新时间:2021-08-16 16:13:0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有什么问题?

  有问题吗?

  周恕也不知道自己是该回答有问题呢,还是没问题呢。

  他只是想要一碗水,结果上天直接给了他一个西湖啊。

  工坊主事?

  听起来好像有点意思……

  可是自己明明是想要低调的啊……

  肖宗水混了十几年才混个工坊主事,自己一步登天就和他平齐了,怎么感觉有点小爽呢?

  “大司空,有个小问题。”周恕并没有被这点暗爽冲昏了头脑,他沉吟道,“这零号工坊,要承担的任务量,是多少?”

  铸兵司的每一个工坊,都要承担铸兵司的铸造任务的。

  就以九十七号工坊来说,每个月为了完成铸造任务,所有的铸兵学徒,就要累死累活的日夜赶工。

  按照殷无忧的说法,这个所谓的零号工坊,除了他之外,连一个铸兵学徒都没有。

  这种情况下,如果还要承担铸造任务,那他是不是主事,又有什么区别呢?

  到时候,只怕就算当主事,也得像铸兵学徒一样日夜赶任务。

  殷无忧嘴角微微上扬,眼神中闪过一抹狡黠之色。

  “既然是铸兵司的工坊,自然是不能例外的。”殷无忧开口道,“百炼环首刀,是你创造出来的,那百炼环首刀的铸造,便交给你的零号工坊了。”

  “鉴于百炼环首刀的重要性,零号工坊,目前来说只需要承担百炼环首刀的铸造任务,其余时间,你可以自行安排,若是能够研制出其他的新式兵器,本宫,还有圣上,一定不会让你吃亏的。”

  殷无忧说道。

  只需要?还其他时间?

  大夏的骑兵阵营,少说也有上万人,上万人都装备上百炼环首刀,那得需要铸造多少把?

  他一个人,累死累活都不一定能行,还有其他时间?

  小姑娘看着眉清目秀,心肠也是够黑的啊。

  “大司空,我一人之力,是不可能完成百炼环首刀的铸造任务的。”

  “你刚才也看到了,我铸造一把百炼环首刀最少也需要两个时辰,而且铸造完还得休息一个时辰,一天满打满算,铸造三把已经是极限了。”

  “就算日夜不休,我一年又能铸造多少呢?这相对于大夏的骑兵阵营来说,微不足道。”

  “我不是说了吗?你可以去招揽人手。”殷无忧道,“零号工坊的铸兵学徒,同样享受铸兵司铸兵学徒的待遇,你尽管报上来,银钱一分钱都不会少。”

  “你能招揽的铸兵学徒越多,你就越轻松嘛。”

  你说的轻松!

  周恕真想说给她听,你堂堂铸兵司大司空,到底懂不懂啊。

  铸兵学徒,也不是大街上随便拉回来个人就能干得了的。

  铸造,是个技术活,铸兵司工坊内的铸兵学徒,大部分都是子承父业,家传的吃饭本事。

  少数新招进来的,也得培训好几个月才能真正上手。

  世代都是铸兵学徒的,现在早就已经加入了工坊,他难道去挖墙角?

  人家在别的工坊干得好好地,自己又给不了更大的好处,人家凭什么被挖?

  至于培养新的铸兵学徒,他哪有那个工夫!

  “大司空,还有一个问题,零号工坊,有没有自己的地盘?”

  周恕深吸一口气。

  如果殷无忧给他一个否定的回答,那他也会给殷无忧一个否定的回答。

  没人,没地,这个零号工坊的主事,谁愿意干谁干,反正他不干!

  “自然是有的。”殷无忧说道,“铸兵司手里,还有一块没用的地方,可以交给零号工坊,你放心,建设所需的银钱,司里来出。”

  这大概算是一个好消息吧,起码还有块地盘。

  而且如果殷无忧说得都能做到,那钱也不是问题。

  有钱,有地,虽然没人,但也不是不能试一试。

  周恕一身秘密,待在工坊里,到处都需要小心,如果他当了工坊主事,那一座工坊内,他就是土皇帝,想做什么,他完全能够之主。

  这样一来,他身上秘密被人发现的几率可就小得多了。

  而且,身为工坊主事,他自然不用再住铸兵学徒那样的狗窝,肖宗水的住处,可是华丽得很呢。

  除了要承担点铸造任务的压力,当这个主事,好像还不错。

  任务的压力?

  当铸兵学徒就没有压力了吗?

  那些任务,最终还不是要压到铸兵学徒的头上?

  “大司空,最后一个问题!”

  周恕沉声道。

  “如果其他工坊的铸兵学徒,有人愿意加入我零号工坊,但是其他工坊的主事不愿意放人,怎么办?”

  一座工坊,不是一个人能撑得起来的。

  就算周恕一身是铁,又能打多少钉?

  所以挖墙脚,肯定是免不了的。

  而挖墙脚,势必会和其他工坊主事产生冲突,所以周恕必须得给自己要一把“尚方宝剑”!

  “如果是铸兵学徒自愿的,其他主事不得阻止。这一点,我会告诉其他工坊主事。”

  殷无忧说道。

  “你问的够多了,现在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这零号工坊的主事,你做,还是不做?”

  “如果不做,本宫也不会逼你,百炼环首刀,也照样属于你,不过你得把铸兵秘方交给我,我安排其他工坊来铸造。”

  百炼环首刀对大夏是有战略意义的,殷无忧虽然允诺了它的所有权归属周恕,但不代表她会任由百炼环首刀闲置。

  最多就是铸兵司每铸造一把百炼环首刀,就给周恕分一笔钱就是了。

  “你是不是男人啊,做不做痛快点,别像个娘们一样磨磨唧唧的!”

  孙公平忍不住插嘴道。

  周恕和殷无忧同时狠狠瞪了他一眼,不会说话就别说话!

  “做,为什么不做?”

  周恕说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能做主事,干嘛还要做学徒?”

  “不过大司空,我有一个要求。”

  “说吧,本宫今天心情好,如果不是很过分,本宫或许会答应你。”

  殷无忧还提着那把百炼环首刀,她的心已经飞回到宫里,她甚至能够想到,父皇见到这把刀之后,会多么高兴。

  “零号工坊的建造,我想按照我自己的意思来。”

  周恕说道。

  “随你。”殷无忧无所谓地说道,“不过我有在先,工坊建造的费用是有一定之规的,你按照自己的意思来建没有问题,只要不逾越规矩,没人会管你,但是这超出的费用,你得自己承担。”

  工坊主事,在自己的工坊内有很大的自主权,不过一般情况下,也没有哪个主事会自己花钱在工坊里搞建设。

  花自己的钱给公家建设,万一调走了,岂不是给他人做嫁衣了?

  不过周恕倒是不甚在意,他当上工坊主事已经是个意外了,短时间以内,应该不会调动的。

  再说了,他现在虽然没多少钱,但马上就会有钱了啊。

  百炼环首刀的所有权,那可是摇钱树啊。

  “那就没问题了!”周恕说道,“这零号工坊的主事,我干了!”

  “大司空放心,我一定积极进取,用心钻研,多多地创造新式兵器,为我大夏的强大,添砖加瓦!”

  殷无忧满意地点点头,“记住你说得话。本宫现在就回宫,你的任命状,很快就会下来,到时候,会有人带你去零号工坊的地址。”

  殷无忧说完,提着百炼环首刀就走了。

  她一走,肖宗水也有些尴尬,他狠狠瞪了周恕一眼,一甩衣袖,快步离去。

  “这肖扒皮,还敢瞪我!”

  周恕被气笑了。

  “周主事,今日之日,多有得罪,程某他日定当负荆请罪,告辞。”

  程勇拱拱手,开口道。

  说完,他领着手下的虎贲军,也是快步离去。

  周恕反应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程勇口中的周主事是在称呼自己。

  “行了,别发愣了,人已经走了。”

  周恕忽然感觉自己的肩膀被人拍了拍,却是孙公平揽住自己的肩膀,一副自来熟的样子说道。

  “你现在是铸兵司工坊主事了,官儿虽不大,但程勇不敢得罪你的。”

  孙公平说道,“最迟明天,虎贲军一定会给你送一份大礼的。”

  “另外,百炼环首刀的消息一旦传开,不知道会有多少将军闻着味就来了,到时候,你的门槛怕都要被踏破了。”

  “你看咱们也是认识一场,应该算是朋友了吧?正所谓朋友有通财之义,你看你发达了,是不是帮兄弟我一把?”

  “兄弟我最近要找铸兵师铸造一把合适的入品兵器,手头有点紧,你先借我一点,回头我加倍还你。”

  “没有,不借!”

  周恕干脆地说道,不知道这孙公平哪里来的自信,自己跟他很熟吗?

  “你现在没有,不过很快就会有了,我不着急,等几天也没问题。”

  孙公平嘿嘿一笑,堂堂入品武者,一点架子都没有。

  “我可是九品武者,未来超过老马,成就宗师也不是不可能,你现在借我,那就能拥有一位未来大宗师的友谊,绝对是稳赚不赔的买卖,要不是看你顺眼,别人我还不给他们机会呢。”

  “没有。有也不借。”

  周恕斩钉截铁地说道,“你再跟着我,我可要叫人了!”

  “肯定是今天发生太多事情,让你昏了头了,今晚你再想想,大宗师的友谊啊,过了这个村可没有这个店了。明天我再来找你啊。”

  孙公平纵身一跃,一个跟头,消失在屋脊之上。

  周恕翻了个白眼,看了看还昏迷在地的李二狗。

  亓山直接被孙公平击毙,重伤的李二狗,却始终没有人关注。

  在那些大人物眼里,一个铸兵学徒的死活,无关紧要。

  周恕叹了口气,这才是这个世界的真相啊,不够强大,随时都可能落到这种地步,戒之戒之。

  背弃李二狗,大人物可以不管不问,他却做不到见死不救……

  s..book3447619568346.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神兵图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