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瀚赵贞芳朕 125【宣教大同】

小说:赵瀚赵贞芳朕 作者:王梓钧 更新时间:2021-08-11 05:44:3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船儿快要抵达永阳镇,众人都收拾东西,陆陆续续走到船头。

  过了禾水与泸水的交汇处,费纯便指着前方说:“禾水两岸,都是咱们的地盘!”

  刘子仁看着两岸郁郁葱葱的秧苗,惊叹道:“一路坐船过来,这里的秧苗涨势最好。”

  费元鉴有些迷糊:“我怎没看出来?”

  刘子仁解释道:“你不要只看挨着河道的,要往更远的地方看。你看远处那些水田,秧苗颜色都青翠得很,沿途其他州县,只要离水源较远的,已经旱得有些偏黄了。”

  “这里没有春旱吗?”费元鉴疑惑道。

  “也旱了,你看两边河道。”徐颖往岸边指去。

  水位明显降了许多,退水之后的河岸,还能看到干掉的污泥。

  很快,他们就目睹了热闹场面。

  由于河中水位下降许多,水车已经无法正常提水。于是十多人站在河边,用木桶打水一路传到岸上,再将水倒进引水渠中,以方便水渠附近的水田灌溉。

  一直流到水渠尽头,还临时挖了蓄水坑。更远地方的村民,可以在水坑里挑水,不必走远路跑到河边来。

  刘子仁咧嘴笑道:“我喜欢这里。”

  “官民一心。”徐颖评价道。

  这种搞法看似简单,却必须要有威望的人来组织。否则的话,水渠沿线不知要起多少纠纷,甚至有可能因为抢水而集体斗殴。

  从铅山一路坐船而来,居然只有永阳镇能够做到。

  “换班了,换班了!”

  又一批人来到河边,之前提水的那些,则笑嘻嘻上岸,互相之间有说有笑。

  有半吊子宣教官在河边说:“看到没有,这就是农会的用处,不比你们挑水浇田便利百倍?这农会,是大同会帮咱们农民组建的……嗯,”宣教官突然卡壳了,低头翻阅小本本,继续说道,“农会,就是咱们农民的会社。农民的会社,就是要帮农民做事……”

  “萧相公,你就别再念了,跟和尚念经一样。”有村民吐槽道。

  “哈哈哈哈!”

  众人顿时大笑,把宣教官当成说书的。

  这位萧相公,是出自永阳萧氏的童生,业务显然还不是很熟练。他继续翻阅小本本说:“什么是天下大同……”

  “人人有田耕,人人有饭吃,人人有衣穿!”一个村民已经学会抢答,“天天念,天天念,我都会背了。”

  又是一阵哄笑。

  姓萧的宣教官终于生气:“你们不要打岔,我还没说完呢!”

  “萧相公你说。”村民们笑道。

  宣教官昂首挺胸,在河边走来走去,一边走一边说:“什么是人人有田耕?天下田亩,被皇亲国戚占了,被文武官员占了,被勋贵士绅占了。你占几万亩,他占几千亩,咱老百姓就没田耕,只能做佃户给地主耕田。你们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是!”

  村民们齐呼,没有再说笑捣乱。

  宣教官也没再看小本本,负手踱步道:“地主手里有地,他就能欺负佃户。田租说定多少就定多少,灾荒歉收,他大斗进小斗出。他还放印子钱,月息五分算少的,月息七八分都有。佃户一年忙到头,收成全是地主的,自己吃都吃不饱。是不是这个道理?”

  “是!”

  村民们一边提水,一边抽出功夫大喊。

  宣教官继续说道:“佃户这么惨,自己有地的就过得好?只要不是大地主,都没有好日子过。”

  “这朝廷年年加赋,知县也变着法摊派。还有那一条鞭法,只收银子,不收粮食。佃户不必交田赋,小地主却要交的。只有几十亩地的小地主,有时没银子交鞭税咋办?只能用粮去钱粮铺换银子,又要被大地主趁机坑一遭。”

  “这一条鞭法,本意是好的,把田赋和杂税都算进去了。交了一条鞭税,就不该再交别的杂税。可到现在,鞭税交完又有杂税,等于杂税收了两次。许多杂税,它还不收银子,让农民把粮食自己送去县衙。嘿,皂吏用脚一踢,能给你踢撒好几斤。又污你粮食没装满,硬要你把粮补上。坏得很!”

  这位宣教官,估计就是小地主出身,说起自身的遭遇,咬牙切齿、满腔愤怒。

  宣教官继续说道:“你们是佃户,我是小地主,咱们都是苦命人。就拿我家来说,一共三十多亩地,不算家里的孩童,也要养活八口人,平摊下来一人只有四亩地。四亩地,交税纳粮之后,还能剩下多少?我还要读书,有时候买纸都没钱。两年前,我去府里考道试,只能住那种大通铺。一间房几十个人,里面都是下力的,汗味、脚臭味把我给熏晕了,走进考场脑子都是迷糊的!”

  “哈哈哈哈!”

  村民们又是一阵哄笑。

  宣教官又说道:“我身上就几个饼,写文章的时候没注意,把饼子都打翻了。我一个一个捡起来,拍掉灰尘就那样吃。考道试要请廪生作保,廪保银子又是一笔花销,等回来的路上,我连坐船的钱都不够,只能硬走回家。中间还要过河,过河的钱也不够。我就傻坐在渡口,坐了一个下午。艄公见我可怜,说半价送我过去……我是读书人不假,可我容易吗?撑船的艄公都觉我可怜,呜呜呜呜……”

  说着说着,宣教官愈发觉得委屈,竟然蹲在河边哭起来。

  村民们终于不笑了,闭上嘴巴认真提水。

  哭了一场,宣教官又站起来,擦干眼泪说:“这人人有田耕,不是说佃户给地主耕田就行,也不是说小地主给自家耕田就行。咱们不仅要耕自己的田,还得不给官府交苛捐杂税。要有田种,种了田还要能吃饱,还有钱买布缝衣裳穿。这才是,人人有田耕,人人有饭吃,人人有衣穿!”

  “说得好!”

  村民们开始欢呼。

  宣教官又说道:“赵先生来了,给佃户们分田,也给小地主减轻赋税。官府肯定不乐意,因为贪不了咱们的血汗。所以呀,咱们就该每家出壮丁,跟着赵先生一起打仗。所以呀,赵先生组建农会,让农民种更多粮食,大家都能过得好。大家给赵先生纳粮,赵先生才能养兵,才能保住咱们的田。只有那样,才能人人有田耕,人人有饭吃,人人有衣穿。做到这样了,就是天下大同!天下大同万岁!”

  “天下大同万岁!”

  “天下大同万岁!”

  “天下大同万岁!”

  村民们跟着呐喊,然后干得更加卖力。

  宣教官说得嗓子冒烟,就地坐下来喝水,然后继续翻阅小本本。

  费纯带着众人登岸,一些村民正在镇上赶集。

  集市之中,也有宣教官在演讲。许多农民也不急着买东西,就围在那里聆听,人群里不时爆发出喝彩声。

  徐颖和刘子仁两家人,都是半佃户半自耕农,只路过时听了一阵,便流露出无限的向往。

  费纯说道:“永阳镇公所在镇上,总兵府却在附近村中,以前是一个大地主的宅子。前院是总兵府的办公衙门,后院只住着瀚哥和庞先生,后院许多房间还空着。今天咱们都住进去,明天再给大家安排别的住处。”

  赵瀚正在总兵府衙门办公,费纯没有去打扰,直接把人带到后院。

  费如兰和丫鬟惜月,则来到赵瀚住的院子。

  “这里怎冷冷清清的?”费如兰责怪道,觉得赵瀚没有被伺候好。

  费纯解释说:“瀚哥不要人伺候,院里只有一个丫鬟,一个婆子。丫鬟也不叫丫鬟,叫女佣,瀚哥不许任何人养家奴。惜月姐姐……”

  费如兰愕然,随即说道:“你且详细讲讲。”

  费纯就把大同思想简略说了一通,又讲述赵瀚的各种政策。

  费如兰沉默许久,把惜月叫回房里,说道:“你的身契,在我娘那里,也不便拿回来。既然瀚哥儿有规矩,那就当身契不存在,我给你重新定个工契。以后你不是丫鬟,也做那甚么女佣……”

  “小姐,”惜月噗通跪下,连连磕头道,“奴婢生是小姐的人,死也是小姐的鬼!”

  费如兰不禁笑道:“我要一个女鬼作甚?莫要这样,瀚哥儿还不准跪,你快快起来说话。”

  惜月小心翼翼站起。

  “我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给反贼便是贼婆子,”费如兰自己说着就笑起来,“活了快二十年,一直想着自己的夫君,会是个满腹经纶的书生,还真没想过是胆大包天的反贼。这反贼规矩古怪得很,细细想来却有道理。他定下来的规矩,我总不能带头坏了吧?”

  惜月扭捏不安,却又有些向往,今后可以不给人下跪了,而且还是没有卖身契的自由人。

  一老一小两个女佣,得知女主人来了,也放下活计过来拜见。

  “夫人!”

  两人道了一个福礼,忍不住偷偷打量夫人,果然生得俊俏端庄,配得上咱们赵先生。

  费如兰微笑问:“你们叫什么名字?跟了赵先生多久?”

  年轻女佣说:“我叫黄招弟,从武兴镇来的,跟着先生大半年了。”

  老婆子说:“我叫黄李氏,也大半年了。”

  “都姓黄啊,”费如兰让惜月取来些铜钱,“初次见面,且拿去喝茶。”

  “谢夫人。”

  两个女佣颇为高兴,觉得眼前这位夫人,比赵先生出手更大方。

  惜月则有些生气,差点出口斥责,因为她们领赏钱时,居然没有跪下来谢恩。混熟了或许可以,但第一次见面,收主人的礼物必须跪谢!

  费如兰脸上笑容依旧,又询问几句情况,便带着她们收拾院子。

  甚至屋里的摆设,都很有些讲究。

  两个女佣佩服不已,觉得夫人太厉害了。同样的东西,只挪一下位置,看起来似乎就顺眼得多。

  当赵瀚下班回来,家里已经焕然一新,就连犄角旯旮都擦得干干净净。

  虽然赵瀚对此没啥要求,但感觉是还是非常舒心,劳累一天的疲惫瞬间消失。

  (感谢小喵喵向前衝、genius945的盟主打仗,也感谢各位书友的打赏和支持。顺便求一下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