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瀚赵贞芳朕 111【狂生?】

小说:赵瀚赵贞芳朕 作者:王梓钧 更新时间:2021-08-11 05:44:3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白鹭洲书院,位于江心洲上,有渡船可以过去。

  萧焕跟随赵瀚前往渡口,边走边说:“先生欲得人才,大可不必去白鹭洲,便是去了也无济于事。”

  “为何?”赵瀚问道。

  萧焕解释道:“白鹭洲书院之中,真正的俊杰皆为举人。而今这些举人,正在赴京考试的途中,至少明年五月才能回来。”

  “忙着造反,倒把这茬忘了,”赵瀚不由自嘲而笑,又问,“秀才里就没有什么杰出者吗?”

  萧焕反问道:“即便有,难道将他们绑去造反?”

  “倒也是,世家子怎能从贼?”赵瀚叹息一声,“唉,既然来了,怎也要去看看,那可是文丞相(文天祥)少年读书之地。”

  踏上渡船,不到片刻,赵瀚已来到白鹭洲。

  白鹭洲书院由于位于江心,多次毁于大水,眼前这书院重建于万历十九年。

  这是一个建筑群,屹立于山水之间。

  从正门进去,迎面便是三坊,分别供奉大儒(立德)、忠烈(立节)和名臣(立功)。

  学房十区的老师和学生,还在洲上的都被“请”来。

  一群士子站在那里,对着赵瀚怒目而视。

  赵瀚没有理会他们,而是作揖祭拜三坊先贤,又在供奉节臣的地方,找到了文天祥的神主牌位。

  “拿纸笔来!”赵瀚说道。

  士卒早有准备,捧着笔墨纸砚上前。

  被反贼堵在书院不得离开,士子们本来极为愤慨。见赵瀚拜了三坊先贤,众人稍微有些改观,觉得这个反贼也非一无是处。

  此刻赵瀚提笔写字,诸多士子又颇为好奇。

  放下毛笔,赵瀚转身问道:“白鹭洲书院的山长呢?”

  一个年轻士子笑道:“随巡抚杀贼去了,在三江口督运粮草。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

  “那倒是不巧,回头我再去找他,”赵瀚也不生气,反问笑问,“此人颇为胆大,是何来历?”

  萧焕介绍道:“安福县举人欧阳蒸,祖籍湖广潜江。”

  赵瀚有些惊讶:“你连他的祖籍都知道?看来很有名气啊。”

  萧焕解释说:“这位是神童,也是个狂生,早就名震吉安了。十三岁取神童试,十八岁中举,至今也没考上进士。他此时本该进京赴考,却不知为何还留在吉安。”

  “怎么个狂法?”赵瀚问道。

  “他写了一篇文章,我还会背诵呢,”萧焕当即朗诵道,“平生作老蠹鱼,不肯干死案头萤。私憾千古少真读书人,从来儒学者皆保阙守残,党枯护朽,以致成古不化,持论多迂。胪传发冢则诗礼为梯,白昼攫金则科第首祸。内寇外贼,皆以我辈为口实,而读书种子似绝矣!”

  翻译成白话,大意为:儒生多抱残守缺,结党营私,思想迂腐。诗书只是做官的敲门砖,科举只是为了方便捞钱。外贼内寇起事,都拿此类读书人当借口,说是被贪官庸官给逼反的。真正的读书人,似乎已经没有了。

  赵瀚哈哈大笑:“此真读书人也!”

  萧焕立即给赵瀚泼冷水:“先生,此人不可能从贼,欧阳氏乃地方大族。”

  欧阳蒸的祖父虽只是乡绅,连秀才都没有考上,可前来上任的官员,却各种被忽悠着结亲。长子娶了提学使的女儿,次子娶了巡按御史的女儿,三子娶了知府的女儿。欧阳蒸的父亲是四子,当时娶了知县的女儿,这位知县后来做到山东参政。

  一个官绅姻亲网络,就此成型。

  赵瀚把自己写的对联,派人递给欧阳蒸,问道:“此字可还看得?”

  “犹留正气参天地,永剩丹心照古今,”欧阳蒸把对联内容念完,冷笑着直接撕碎,“一个反贼,也配题写文丞相?文丞相若泉下有知,死不瞑目矣!”

  见赵瀚所写对联被撕毁,诸生顿时惊骇莫名,害怕惹得赵瀚当场杀人。

  赵瀚没有动怒,而是问道:“我只在黄家镇起事,并未四处裹挟。为何仅数月时间,半个庐陵县皆反?我从梅塘镇一路过来,只杀几个臭名昭著的地主,为何这些地方的百姓也跟着造反?”

  欧阳蒸不敢回答,因为他知道是什么原因。

  “哼,实话都不敢说,沽名钓誉之徒!”赵瀚说完就走,他只是来拜祭文天祥的。

  感觉自己被一个反贼鄙视,欧阳蒸忍不住说:“皆贪官污吏,盘剥百姓过度。我辈读书人,若能金榜题名,必定勤修德政,令百姓安居乐业。”

  赵瀚停下脚步,问道:“佃户算不算百姓?”

  “当然是百姓。”欧阳蒸说。

  赵瀚冷笑道:“佃户没有土地,被地主重租重息压榨,另有移耕、冬牲、豆粿、送仓等诸多苛例。就算没有贪官污吏盘剥,他们能活得下去吗?你勤修德政,能让地主减租减息,能让地主取消苛例?”

  移耕,以押租方式夺佃,不提前交租子就收回佃田。

  冬牲,每逢冬至节日,佃户必须给地主送礼,多为鸡鸭鹅等家禽。

  豆粿,过年的时候,佃户必须给地主送糍粑。

  送仓,把田赋运去县衙,本该是地主的责任,却全部转嫁到佃户身上,让佃户承担粮耗、火耗损失。

  这些玩法五花八门,在赣南那边,佃户嫁女都得给地主送礼,疑似是初夜权的文明变种。

  面对赵瀚的质问,欧阳蒸无以对,因为他家就是大地主。

  赵瀚讽刺道:“你说儒生抱残守缺,多为迂阔之辈,你自己不就是吗?你无非清醒一些,可也只是清醒,你为天下苍生做过什么?”

  “我……”欧阳蒸双手紧握,想要驳斥这反贼,却又找不到说辞。

  因为赵瀚讲的那些话,正是他平时苦闷的原因!

  他知道这朝廷没救了,也知道症结所在,可他对此毫无办法。

  历史上,此人崇祯十年中进士,被外放为江都知县,顶着朝廷压力不加赋税,也不向百姓征收剿饷。又组织修筑堤坝,开挖河渠。清理县中积案,尽量消除冤狱。后来调任滑县,又以怀柔手段,让数万盗贼(沦为匪寇的流民)归顺,分配土地给这些流民耕种。

  崇祯上吊自杀,欧阳蒸跟着自杀,被同事给救起,大病一场。

  同年,欧阳蒸投降满清。在主持河南乡试期间,有考生把“皇叔父多尔衮”写成“王叔父多尔衮”,欧阳蒸被牵连下狱,这也是清朝第一场文字狱。

  这是个非常典型传统文臣,神童出身,年轻时满腔抱负,做官时保境安民。也曾追随崇祯自杀,死过一次开始惜身,投降外寇毫无心理负担。

  赵瀚没有再跟士子们扯淡,离开之际,突然说道:“把那狂生捆走,让他看看我是如何治民的!”

  欧阳蒸还想挣扎,直接被士兵按在地上,五花大绑带离白鹭洲。

  渡船上。

  萧焕笑嘻嘻说:“宪文老弟,你也别害怕,赵先生不会轻易杀人的。”

  欧阳蒸的手脚全被捆住,怒视萧焕道:“你枉为士子,竟然投靠一个反贼!”

  萧焕感慨道:“我可不像你,家世显赫,能够无忧无虑考科举。为了给父亲治病,只能硬着头皮借印子钱,又被迫给打行做讼棍。你且说说,我都做了打行的牛马,再投降反贼又有甚奇怪的?”

  “毫无读书人气节,你真该死!”欧阳蒸鄙夷道。

  萧焕又变得嬉皮笑脸:“我若有气节,早就饿死了,今日还能跟你说话?”

  欧阳蒸说道:“我若是你,便跳进赣江一死了之!”

  萧焕冷笑道:“你死无所谓,家中父母有的是人伺候。可要是我死了,留下老娘你来养?孤儿寡母你来养?你这世家子,说得倒是轻巧!”

  欧阳蒸无以为,这里牵扯到孝道,不可以随便乱说。

  萧焕指着城南码头:“你看那里,街市已然恢复,逃走的商船也回来装货了。你可见过这样的反贼?”

  欧阳蒸挣扎着坐起,果然看到码头繁华依旧。

  他面露惊骇之色,将赵瀚视为朝廷心腹大患。能攻下府城不劫掠,反而迅速恢复秩序,可非什么普通的反贼!

  赵瀚此刻立于船头,正在观察码头的情况。

  萧焕指着赵瀚,低声说:“宪文老弟,此为雄主,你可相信?”

  “此为贼寇也!”欧阳蒸还在嘴硬。

  “迂腐,”萧焕鄙视道,“如今之朝廷,已然大厦将倾。你们这些蠢货,目光何其短浅,迟早被塌下来的老房子压死。假以时日,吾主必定一扫宇内,重造那朗朗乾坤!”

  欧阳蒸讥笑道:“你还想做开国宰相?怕是要被诛灭功臣!”

  萧焕乐呵呵说:“你休想使什么离间计,若是能做开国功臣,被诛九族又如何?至少老子风光过,不比做打行的讼棍强上百倍?”

  “狂悖之徒!疯子!”欧阳蒸唾骂。

  萧焕反问:“世上谁人不疯癫?”

  就在二人说话之间,南城外突然闹腾起来。

  却是陈茂生已经进城,带着政工人员,挨家挨户宣传大同思想,许多没有牵挂的家奴踊跃从军。

  顺便,把旧主暴打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