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瀚赵贞芳朕 036【脑溢血】

小说:赵瀚赵贞芳朕 作者:王梓钧 更新时间:2021-08-11 05:44:3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早在宋元,江西便是戏窝子。

  江西人周德清,独力制定《中原音韵》,结束元曲创作的混乱现象,被誉为“曲韵之祖”。

  江西人魏良辅,吸收江浙地方戏腔调,改良昆山腔唱法,创出一种新式唱腔,被誉为“昆曲鼻祖”。

  江西人汤显祖,一代戏曲大家,自不用过多赘述。

  费松年平生有两大爱好:一是美食,二是戏曲。

  年近八十高龄,身体胖成一个球,他也没有别的可享受,每天吃饱了便听戏而已。

  “几曲屏山展,残眉黛深浅。为甚衾儿里不住的柔肠转……”

  费松年半躺在椅子上,手指敲着肥肚皮,跟着戏台上的旦角一起唱。

  唱着唱着,有些口干舌燥,轻轻抬起一根手指,家奴立即把茶壶嘴塞过来。

  润润喉咙,费松年继续摇头晃脑。

  “老爷,老爷,不好了!”一个家奴惊慌奔至。

  费松年皱眉道:“祖宅起火了?何事敢来扰爷听戏?老老实实站着,天大的事情,等我把戏听完再说!”

  那家奴焦急等待,可横竖没忍住,展开大字报,举在费松年面前:“老爷还是先看看吧。”

  费松年好奇瞟了一眼,突然双眼圆瞪,挣扎着坐起来,抢到手里仔细阅读。

  读着读着,顿觉气血上涌,整个人几欲晕倒。

  他六十多岁得子,本就心里有所怀疑。只不过,随着儿子年龄渐长,愈发像自己小时候,如此才彻底安心下来。

  并且为此骄傲,自诩宝刀不老!

  可这份大字报说,妻子张氏勾引侄孙。若真是哪个侄孙的种,长得像他似乎也正常,毕竟费氏子孙同出一脉。

  费松年浑身发抖,喝问道:“这东西哪来的!”

  家奴回答说:“贴在三人阁坊的立柱上。”

  三人阁坊!

  三人阁坊!

  那是费氏为了彰显威风,宣告家族出了首辅,专门建在最热闹地区的牌坊!

  整个铅山县,就数那里人最多。

  老婆勾引侄孙的文章,居然贴在三人阁坊,岂不是被江南数省商贾都看到了?

  “轰!”

  费松年突然倒下,从椅子滚到地上,耳朵和鼻子出血,瞳孔渐渐变得散大。

  “老爷!”

  “老爷你怎么了?”

  “快快去请大夫,老爷晕过去了!”

  年近八十岁的大胖子,能活到这年纪已是不易,此刻高血压直接冲得脑溢血了。

  医生还没请来,费松年已经断气。

  不管是赵瀚,还是庞春来,他们都没想过,竟会把人当场给气死。

  “老爷,老爷,你死了我可怎么活啊!”

  张氏闻讯赶来,趴在那里哭天抢地,身后站着私塾小霸王费元鉴同学。

  费元鉴反而没什么悲痛感,他跟父亲年龄相差悬殊,从小是被乳母悉心带大。而且,父亲整天泡在戏班子里,父子俩连一起吃饭的时间都少。

  费元鉴下意识扫视众人,发现身边的那些家奴,都用一种异样眼神看着自己。

  对,我应该哭,否则就是不孝顺。

  “爹啊,爹啊……”费元鉴扑过去嚎啕大哭,可惜演技实在太差,不但完全挤不出泪水,就连悲痛表情也显得很僵硬。

  突然,张氏起身指着戏台:“都是这些下贱胚子,唱戏,唱戏,成天只知唱戏,勾得老爷魂都没了,如今更是把命都勾走了。来人啦,把他们从老爷那里骗的银钱,统统都给我搜回来,再把他们给我打将出去!”

  费松年一生共纳有八妾,其中七妾都是戏子出身,张氏早就忍受了几十年。

  费松年平时对戏子们很好,整个戏班子都视其为亲人长辈,此刻许多戏子正围在旁边痛哭。

  他们是真情实意在哭,既哭费松年意外去世,又哭自己以后找不到这么好的主家。

  可张氏的一番语,把戏子们都听傻了,哪有搜回以往赏钱的做法?

  家奴们立即出动,提着棍子驱打戏子,逼迫他们赶快交出钱财。

  “哇!呜呜呜呜……”

  张氏重新趴回去,继续在那儿悲伤痛哭。

  她的贴身侍女,终于拿来大字报,低声提醒说:“夫人,别急着哭,你先看看这个。”

  许多家奴捂嘴偷笑,甚至感到幸灾乐祸。

  不要以为大族出身,就有多少风度涵养,虐待家奴的事情随处可见。

  明末江南奴变,甚至有家奴杀死主人,提着主人脑袋去官府自首。说是不堪受辱,要跟主人同归于尽,可见平时被欺负到什么程度。

  张氏不明真相,抹着眼泪看去,还没看完纸上内容,就感到一阵天旋地转。

  “夫人也晕倒了!”

  全家上下,鸡飞狗跳。

  戏子们趁机收拾行头逃跑,有的家奴也跑回主人屋中,偷窃一些金银饰品藏起来。

  费元鉴毕竟年幼,搞不明白状况,好奇的捡起那份大字报。

  然后,人傻了。

  我真不是亲生的?

  那我的亲生父亲是谁?

  张氏很快醒转过来,睁眼第一句话,就是嘶声哭喊:“我不活了……”

  她起身便往戏台下的水池跳,被忠心的家奴死死拉住。

  其实跳下去也无所谓,池水顶多淹没膝盖,也就冬天太冷容易感冒。

  ……

  河口镇,街边茶馆。

  “你们听说了吗?费太公的儿子,不是他亲生的!”

  “哪个费太公?”

  “就是生得很胖,家里养戏班子,六十多岁得子那个。”

  “嘿,我早就说过,六十多岁哪还能生儿子?”

  “奸夫是谁?”

  “定是他家的家奴。”

  “不是家奴,是他的侄孙。”

  “婶奶奶跟侄孙?还生了个儿子?”

  “可不是?”

  “唉哟,这可得天打雷劈!”

  “何止呢?那张氏五十多岁了,上次我在码头见她,白净得跟小妇人一样,还涂脂抹粉一看就不守妇道。我听说啊,她不止是勾引侄孙,还跟家里的戏班子有染呢。”

  “费太公也不是什么正经东西,经常穿着戏服扮女人。你们还记得不,年初有次庙会,费太公穿着女人戏服就出来了。听说他好男色,七十多岁了老不修,跟戏班子里的男人打得火热。”

  “我知道,我知道,有个名角叫李胜,听说经常跟费太公、张氏同睡一张床。”

  “啧啧啧,听起来就脏耳朵。”

  “……”

  河口镇热闹得很,街面和码头都在疯传,而且各种添油加醋。

  庞春来的桃色文章,写得非常概括。

  可那些市井传播者,却自动补齐细节,甚至确定好几位男主角,由此衍生出十多个不同版本。

  南来北往的商旅们,本来长途跋涉颇为疲乏,这回终于有了让他们兴奋的谈资。

  还有客商,在路过牌坊的时候,讥笑着呸过去口水。

  婶奶奶勾引侄孙,还生下一个孽种,简直就该天打雷劈!

  费氏子弟,不论主宗,还是旁系,得知消息都连忙跑开,没脸在镇上被人指指点点,纷纷回到家中将此事告之长辈。

  ……

  含珠书院。

  费元禄傻傻看着大字报,先是暴怒,继而阴沉,最后骂道:“这个庞蔚然,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枉我当初善心收留他!”

  “山长,听说书院各处贴了十几张,要不要派人去收回来?”仆从提醒道。

  费元禄一脸郁闷:“收得回白纸黑字,收得回谣人心吗?既在书院贴了,想必河口镇也贴了。”

  费元禄直奔费映环的房间,敲门半天,魏剑雄出来开门,费大少爷尚在里面穿衣打哈欠。

  “日上三竿了,美中还在睡呢?”费元禄冷着脸说。

  美中,大昭,都是费映环的表字。

  费映环嘿嘿笑道:“叔父莫怪,侄儿昨晚看书耽搁了时辰。”

  费元禄把大字报递过去:“美中且看看吧。”

  费映环本来睡眼惺忪,看了两段立即精神振奋,不由夸赞:“好文采!看似通俗直白,却得小说家三昧,只片语便令人浮想联翩。”

  这是文采的事儿吗?

  费元禄听得满额头黑线。

  如此不着调的晚辈,费元禄很想一脚踹过去。他压下怒火,吩咐魏剑雄:“你先出去,把门关好。”

  魏剑雄带门而出,屋里只剩两人。

  费元禄说:“此荒唐谣,多半已传遍河口镇。”

  便是费映环的性格,也不由瞠目结舌,惊呼道:“费氏之名,怕要响彻江南了!”

  “什么响彻江南?你好歹是映字辈唯一的举人,说话用词能不能正经一点!”费元禄感觉心好累。

  费映环坐在床边慢悠悠穿鞋,笑着说:“侄儿正经一点,就能阻止谣散播?铅山费氏,腌臜事还少吗?我看闹开了也好,可以借机整顿一番门风。”

  费元禄面露赞许之色:“美中虽然性格轻佻,但不愧是我费家的千里驹,所思所想正合我意。”

  “叔父请明。”费映环还在慢悠悠穿鞋。

  费元禄说道:“若欲整顿费氏门风,当从整顿含珠书院做起。若欲整顿含珠书院,当拿回被各支侵占的学田、学产。纵观天下豪门大族,哪有霸占自家学田的?简直就是不要脸!美中可愿助我?”

  费映环笑道:“侄儿悠闲惯了,恐怕帮不上什么忙。”

  “美中可做含珠书院的副山长。”费元禄立即开出价码。

  费映环哭丧着脸:“叔父,侄儿真不想管,族中乱七八糟的事太多了,一旦沾上今后就别想清净。”

  费元禄说道:“我那位老叔叔(费松年),此番丢尽费氏颜面,总得给族里一个说法。他在河口有家铺面还不错,不知美中是否看得上?”

  “叔父休要多说,侄儿是那样的人吗?”

  费映环一脸怒容,旋即又义不容辞道:“既然叔父想要整顿门风,侄儿自当鼎力相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