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印 第14章 第十四章

小说:牙印 作者:时星草 更新时间:2020-10-18 04:27: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直到坐上飞机,迟绿还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她没想过博延会来送她。更甚至说,就算是送,她也没想过他是这样送。

  迟绿侧头,看着旁边位置上在看手机的男人。

  察觉到她目光,博延瞥了她眼,摁灭手机屏幕:“怎么了?”

  他神态淡然,语气平静,全然不知自己这个行为给迟绿带来了多大影响。

  迟绿抬起眼睫望着他,抿了抿唇:“刚刚忘了问,你明天不用上班?”

  博延:“……”

  他像是有片刻的无语,默了默才说:“嗯。”

  闻,迟绿也不知道要问什么了。

  她偏头去看窗外,深夜机场略显寂寥,路灯光影绰绰下,偶尔能看见一两个还在工作岗位的人。

  旁边的人没再说话,博延偏了偏头,目光落在她侧脸,再往前。

  她在看外面,博延在看她。

  迟绿没问博延为什么送自己,博延也没说理由。但在两人内心,都一清二楚。

  迟绿知道他的用意,博延也知道她为什么不问。

  在他们之间有很多东西,不需要过多明,一个举动一个眼神,便互相懂了。

  ……

  圆圆瞅着过道另一边的两人,有些为难。

  她有事要跟迟绿说,但博延又和她换了位置,且这会的两人像形成了一个包围圈,不允许任何人进去。

  她纠结几秒,只能用手机给迟绿发消息。

  圆圆:迟绿姐!闻总助理给我发信息了。

  手机一震,迟绿回了神。

  她点开看了眼,笑着回复:说什么了?

  圆圆:晚上的秀,你的出场顺序可能会换。

  迟绿一怔,稍稍有些意外。

  她这次回去的这份工作,是好几个月前便定下来的,也是她合作过很多次的一个品牌。

  从迟绿拿下几大周刊封面后,这个品牌大秀的开场模特和闭场模特,她必然会占一个位置,鲜少发生改变。就算是改变,也不可能在临时要走秀才改。

  博延看她神色不对,压着声问:“出什么事了?”

  “没有。”迟绿回神。

  她想了想,让圆圆把和闻昊助理的聊天对话发给她。

  看完聊天对话后,迟绿心里有了猜测。

  她即将合约到期,如果是从前,公司必然会帮忙尽力争取。但现在不一定了。

  迟绿摆明了不再续约。如果品牌方想换的人和迟绿同公司,且是签了长约的模特,公司会优先把好的资源给谁,大家都心知肚明。

  想了想,迟绿倒也不觉得难过。

  他们这个行业就是这样,竞争激烈,除了自身能力之外,同样的也需要背景资源。有人有公司愿意捧,自然会更好。

  她给圆圆回了个‘落地再说’,便摁灭了屏幕。

  博延看她一连串动作,也没问什么。她想说自然会说,不愿意说的问了也没用。

  迟绿回完消息,盯着窗外夜空看了会,突然问:“博老师。”

  她没转头,自自语说:“你买了回程机票吗。”

  博延手一顿,应了声:“买了。”

  “什么时间的?”迟绿转头,和他对上视线。

  博延盯着她看了片刻,低声道:“你希望我是什么时间,机票就是什么时间。”

  闻,迟绿笑了起来。

  莫名其妙地,她心情突然好了。

  她慢悠悠“哦”了声,开玩笑说:“那我想你一个月之后呢,也可以吗?”

  博延:“……”

  他静了片刻,淡声道:“抱歉,可能不行。”

  迟绿睇他眼,佯装生气道:“那你还说我想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

  “……”

  博延目光直直地看着她,不急不缓说:“嗯,你不会。”

  他说的‘你不会’,是指迟绿不会让他一个月后再回来。

  他了解迟绿,迟绿也了解他。他们这两年有很多东西没变,但也有很多东西变了。至少在思想上,都变得成熟了。

  迟绿无,撇撇嘴说:“哦。”

  她确实不会让博延这么做。迟绿再任性,也不会把博延陷于两难之地。除非是在两人都无法自控,不得已的事情上。

  博延看她这样,只觉得有趣。他笑了笑,神色温柔了几分。

  “看完你的秀回。”

  迟绿一怔,意外看他:“你要去看秀?”

  博延:“你刚刚不是想邀请我去?”

  “……”

  不得不说,迟绿的所有心思,博延都摸得一清二楚。

  她刚刚确实是这样想的。迟绿想让博延看这场时装秀。这一场秀对她,有不一样的意义。

  迟绿做了两年多的模特,走过无数场大秀,在国外生活了两年多。

  落地后的这场秀,会是她在这里生活工作的完美落幕。之后虽还可能会回来登上同样的t台,但意义不同,也可能不会再有今日风光。

  她来到这里的首场秀博延没看过,最后这场,她想让他看一看。

  迟绿沉默了会,垂下眼说:“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博延弯了下唇,“嗯,因为我是你的博老师。”

  迟绿被逗笑,把那些烦心事暂时抛到脑后,用轻松态度对他。

  “自恋。”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她小声道:“博老师就有预知能力吗?”

  博延扬眉:“不能。”

  他顿了下,低声道:“但你的大部分想法,我能预知。”

  也正是因为这样,博延才不会逼她。

  迟绿:“……”

  -

  两人坐一起小声聊着,没过分举动,更没去谈及未来的那些事。

  他们心照不宣,只谈此刻。

  后面聊得累了,迟绿打着哈欠睡了过去。

  博延拿着毯子给她盖上,目光有些贪恋地落在她脸颊,缓缓往下。

  飞机上大部分人都在睡觉,机舱内的灯也全都关了,只有小窗户外有浅浅淡淡的月光洒进。

  圆圆中途睡醒想去上厕所时,不经意看到了过道另一边的情况。

  她愣了片刻,心虚地闭上眼。没几秒,又小心翼翼地往旁边看了过去。

  ……

  -

  落地后,三人刚想去机场内取行李,圆圆便扯着迟绿嘟囔了一句:“迟绿姐,我先去个洗手间,待会来找你们。”

  迟绿:“……”

  看圆圆小跑的背影,她一头雾水。这是有多急,在飞机上为什么不去?

  “走吧。”迟绿看博延:“去拿行李。”

  博延眯了眯眼,低低应了声:“嗯。”

  落地正好是清晨,曙光浮现。清晨的风吹得格外舒服。

  迟绿还有些倦意,跟在博延身后什么也没管。

  “待会怎么走?”

  博延低头看她。

  迟绿“啊”了声,指了指说:“圆圆有联系公司同事,有人过来接的。”

  博延点了下头。

  拿上行李,三个人上了车去酒店。

  迟绿在这边租的房子离秀场远,一般情况下她都住秀场附近的酒店,比较方便。

  司机和迟绿圆圆都认识,时不时能跟两人交流几句。

  博延听着迟绿那一口流畅的法语,有片刻的恍惚。

  终归还是错过了很多。

  -

  到酒店后,迟绿没时间再和博延多聊。

  她要先去和设计师见面,要和公司沟通,还要去秀场提前排练。

  “博老师。”

  迟绿抬眸看他:“我得先走了。”

  博延点点头:“去吧。”

  他垂下眼看她:“注意安全,晚上我会过去。”

  迟绿莞尔:“好。”

  她仰头看他,抿了抿唇说:“晚上见。”

  博延看她匆匆忙忙背影,在原地站了片刻,这才抬脚离开。

  迟绿去忙,博延在酒店也没闲着。他出国前有做安排,但很多事还是需要等他去处理。

  徐铭泽看到视频里的男人,喊了声:“博总,您到了?”

  博延抬抬眼:“嗯,现在是什么情况”

  他落地后看到的消息,他们公司前段时间的一款产品发生爆炸,有人受了轻伤。

  徐铭泽快速道:“我已经安排了人第一时间过去,人现在还在医院。”

  博延看了眼:“受伤情况如何?”

  徐铭泽:“手臂有烧伤,具体情况还不清楚。”

  博延点点头,“网上情况如何?”

  “大面积舆论控制住了,但依旧有不少声音在抗议,官网出现了很多客户退货。”

  “声明呢?”博延看他:“先安抚受害者情绪,所有费用我们承担,把声明发出去,回收所有有问题产品,退款换货都接受。”

  徐铭泽:“知道。”

  他沉默了几秒,看着博延:“博总,半小时前您父亲来了电话。”

  博延敲键盘的手一滞,眼神凌厉看他。

  徐铭泽讪讪:“他让您回家一趟。”

  博延轻哂,淡漠道:“再说,先把事情交代下去,其他的我回来处理。”

  “明白。”

  徐铭泽看他:“您什么时候回?”

  博延静默几秒,刚想说明天。徐铭泽那边的电话响起。

  一分钟后,徐铭泽放下电话,神色复杂地看着博延。

  “博总。”

  博延抬了抬眼睫,低声问:“出现了第二位受害人?”

  徐铭泽:“是。”

  博延没再多停留,沉声道:“把人送去医院,安排人照顾,其他的事按照我说的做,舆论那边我给程总打个电话,我马上回来。”

  徐铭泽:“明白。”

  博延一点也没敢耽搁,把电脑重新塞进行李箱,行色匆匆进了电梯。

  从这一刻起,他电话没再停过。

  到机场后,博延刚想给迟绿打电话,迟绿先看到了消息。

  “你现在在哪?”

  博延闭了闭眼,低声道:“抱歉,我在机场。”

  迟绿“嗯”了声,直接道:“工作要紧,这件事对公司会有很大影响吧?”

  “可能。”

  博延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低声安抚:“不是什么大事,我会处理好。”

  迟绿应了声:“好。”

  她沉默几秒,浅声说:“位置我给你留着,留到下次。”

  博延呼吸一滞,轻笑了声:“好。”

  他声音有些低有些沉:“下次绝不爽约。”

  迟绿:“马上上飞机了吗?”

  “差不多。”博延看了看时间:“有其他电话过来,我先处理。”

  他安静须臾,低声道:“迟绿。”

  迟绿一愣,下意识应着:“什么。”

  博延看着周围的陌生环境,听着断断续续传来的陌生国度语,沉声道:“什么时候决定回来,跟我说一声。”

  迟绿眼睫一颤。

  他熟悉的声音传来,“博老师过来接你回家。”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