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印 第13章 第十三章

小说:牙印 作者:时星草 更新时间:2020-10-18 04:27: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办公室有人进进出出,时不时有微弱声音传来。

  迟绿中途醒过一次,之后又沉沉睡了过去。

  再醒来,是被旁边的声音吵醒的。

  迟绿迷迷瞪瞪地想翻身,脚一动便踢到了温热的物体。她微滞,慢吞吞睁开眼去看坐在沙发边的男人。

  博延侧脸隐于夜色之下,办公室内的灯不知道何时被关上,只有大屏幕还在播放的电影光时不时擦过他脸颊,让迟绿依稀能看清他的面部轮廓,精致且流畅。

  他穿着白色衬衫,弓着身子,露出了后背线条,肌肉若隐若现。

  迟绿的目光往旁边挪动,瞥到了他手里拿着的东西,是一本书。

  他此刻这样,让她想到了第一次见到他的模样。

  -

  迟绿认识博延,在高二那年,她和博盈成了同桌。

  两人之前就认识,但仅仅是泛泛之交,碰见会打声招呼的关系。当了同桌后,她们才渐渐熟络。

  迟绿知道博盈有个哥哥,时不时能听到她对哥哥的评价,大多数古板无趣没意思,说他太冷血,竟然对她这个妹妹见死不救,父母还总是拿他们兄妹做比较。

  迟绿那会对博延兴趣不大,她以前挺羡慕人家有哥哥的,可听博盈评价后,她突然觉得没有兄弟姐妹也挺好。

  再之后,听博盈骂博延,她还会附和几句,一起帮小姐妹diss他。

  这也导致她第一次见博延时,心虚感骤增,好几天都过得惶惶不安。

  两人第一次见,是在博家。

  那次是迟绿父母出差,照顾她的阿姨家里出了点事,不得不请假回家。

  知道迟绿的事后,博盈对她提出邀请,让她去她家住几天。她父母也出差了,只有阿姨早晚在家给做饭。

  迟绿从小到大都没和朋友一起住过,听博盈说着,兴趣很大。

  她跟父母说了声,便回家收拾东西,去了博盈家。

  他们两家住的并不远,属于同一别墅区,只是分开了一南一北。

  去博盈家的路上,两人畅想着美好未来。

  父母都不在家,阿姨也不太会管,两个人晚上能一起看杂志上的男明星,还能偷偷摸摸地熬夜看电视……在高中阶段,做这些都只能躲在房间藏在被子里,唯恐被父母发现。

  两人高高兴兴聊着,脸上挂着笑。

  在博盈把门打开的那一刹那,笑僵在脸颊。

  博盈望着客厅里的人,大声问:“哥!你怎么在家?”

  闻,迟绿下意识抬了眼。她眸子里的笑还没收敛,眼角弯弯地,唇角也往上翘着,喜悦又兴奋。

  一抬眼,她便和博延对上了目光。

  他身子前倾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本书。在听到动静后,他掀起眼皮往门口看了过来。

  傍晚时候的夕阳从落地窗外洒进,落在地板上被切割成碎片。随着男人动作,阳光扫过他脸颊,衬得柔和了几分。

  他五官轮廓立体,英眉挺鼻,瞳仁深邃勾人,留着细碎的黑色短发,看上去英俊且精致。

  往这边看的时候,他眼尾上挑着,和她有些类似的那双眼睛里,写满了坦荡,和迟绿的心虚截然不同。

  博延瞥了眼迟绿,把注意力放回自己妹妹身上。

  “嗯?”他声音淡淡,懒散问:“我不能在家?”

  博盈噎住:“……不是。”

  她不解:“你回家为什么不说一声?”

  这一回来,她和迟绿的计划都要被打乱。

  博延轻挑了下眉梢,没理会她的话。他再次把目光放在迟绿身上,注意到迟绿的拘谨,转开头问了声:“同学?”

  博盈“啊”了声,这才想起:“对啊,我同桌迟绿。”

  她给迟绿介绍:“迟绿,这是我哥博延。”

  迟绿偷偷瞥了眼博延,抿着唇角喊:“博延哥哥。”

  博延笑了下:“你好。”

  博盈看他这样,挡在迟绿面前:“哥,你回家多久啊?”

  博延:“怎么?”

  博盈回头看了眼迟绿,小声道:“你等我会。”

  说完,她推着博延进了旁边的房间。

  再出来时,博延看了看迟绿:“迟叔叔他们出差了?”

  迟绿点点头:“嗯。”

  她拽着书包的带子紧了紧。

  察觉到她的紧张,博延轻笑了声:“不用紧张,哥哥不吃人。”

  迟绿:“……”

  他莞尔,弯了下唇:“在家安心住着,要什么跟博盈说,当自己家一样。”

  “嗯。”迟绿讷讷答应:“打扰了。”

  博延:“我还有事,你们玩。”他转头去看博盈:“有急事给我打电话。”

  “哦。”博盈摆摆手:“快走快走。”

  博延:“……”

  到博延离开,迟绿才放松下来。

  博盈看她这样,忍俊不禁:“迟绿你那么紧张干嘛?”

  迟绿瞥了她眼,慢悠悠道:“心虚。”

  “啊?”

  迟绿默了默,小声说:“以前帮你骂他太多了。”

  “……”

  那次,迟绿在博家住了四五天。博延除了每天给博盈打电话之外,一直没回家。

  迟绿知道,他是怕她不自在。

  第二次见面,他是父母请来的家教老师。她对他的称呼也从只叫过一次的博延哥哥变成了博老师,之后再没改过。

  -

  “醒了?”察觉到她动静,男人侧眸看了过来,和以前一样。

  迟绿“嗯”了声,没动。

  博延看她这样,看了眼手机时间:“饿不饿?”

  迟绿小幅度地点了点头。

  博延:“……”

  他紧盯着迟绿,有了不好的猜想:“做噩梦了?”

  “不是。”迟绿沉默了会,倒也没藏着:“刚刚想到了我们第一次见面那会。”

  博延一滞,明显没想她会提这个。

  他“嗯”了声,语气平静问:“然后呢。”

  迟绿抬眸看他,好奇道:“我后来听博盈说你那几天都住酒店,你为什么不回家住?”

  这个问题之前就想问,但一直忘记。

  闻,博延笑了下。

  他往沙发背上靠着,思绪放松,神色散漫,“你那会看我的眼神,让我觉得我住家里的话,你会做噩梦。”

  迟绿:“……我哪有?”

  博延也不拆穿她,她那会紧张又心虚。小手拉着书包带,唇色发白,警惕还恐慌。仿佛他往前走近两步,她就要拿起电话叫警察。

  迟绿看他不说话模样,有些不自在。

  她别开眼,含糊不清说:“我就是没想到博盈的哥哥原来那么帅。”

  博延很轻地笑了下,目光直直看她,揭穿她:“帅你还每天躲被子里看男明星杂志?”

  他顿了下,一字一顿补充:“还看到流鼻血。”

  “……”

  迟绿太阳穴突突跳了下,恼羞成怒:“博延!”

  博延勾了下嘴角:“嗯?”

  迟绿的那些羞耻旧事被翻出来,想也没想踹了他一脚:“你闭嘴,我流鼻血是因为上火。”

  “哦。”博延抬了抬眼,“冬天也上火?”

  迟绿:“……”

  她安静了几秒,破罐子破摔道:“不是行了吧,我垂涎人家的腹肌不行吗,你吃醋啊?”

  话一说完,迟绿就后悔了。她闭了闭眼,怀疑自己是没睡醒才会如此。

  她嘴唇动了动,刚想转开话题,便听到了博延声音。

  他轻哂了声,像是自嘲:“是。”

  迟绿愣住。

  她抿了抿唇,眼睫轻颤:“哦。”

  她深呼吸了一下,含糊不清道:“我那只是欣赏的垂涎,不是真正的喜欢。”

  怕博延在这件事上多计较,迟绿快速道:“我饿了,你忙完了吗?”

  “嗯。”博延站了起来,扫了眼外面天色:“回去吧。”

  迟绿点点头。

  -

  办公大楼静悄悄的,这会已经十点了。

  迟绿跟着博延去停车场,回去路上,博延还打了电话让人送吃的过去。

  到家后,迟绿和他安静用餐,吃完各回各的房间。

  一天,又这么悄悄地溜走了。

  时间过得很快,迟绿回国的这几天,时不时能在微博上看到自己身影。推荐阅读sm..s..

  到后面两天,她哪也没去,每天就在博延公寓做咸鱼。

  一晃,到了要回去的这天。

  早上起来,迟绿意外在家看到了博延。她扶着的手顿了下,诧异看他:“你没去上班?”

  博延抬眸看了她眼:“待会去。”

  迟绿“哦”了声,想了想说:“我晚点去我助理那边。”

  博延手上动作一滞,不明所以看她:“几点去机场?”

  “十一点过去就行。”

  圆圆买的机票是晚上一点多的。

  博延颔首,淡声问:“去助理那边有事?”

  “陪她吃个饭,顺便谈谈工作。”

  博延应了声,没再多问,“注意安全,有问题给我和徐助理打电话都可以。”

  “好。”

  博延没在家里多停留,没一会就走了。

  他走后没多久,迟绿磨磨蹭蹭收拾好了行李。

  临出门前,她依依不舍地回头看了眼。在这里住了四五天,迟绿已经舍不得走了。她不知道,如果自己之前没有定下来的工作,现在是不是已经坚定了要留下来的念头。

  季清影过来接她,看着她那张写满了不快乐的脸,笑了笑:“别走了吧。”

  她指了指:“你就算是在博老师公寓住一辈子,他也不会赶人。”

  迟绿闷闷“嗯”了声,突然说:“清影。”

  “怎么了?”季清影侧目看她。

  迟绿沉默了许久,轻声问:“如果我现在就往前奔赴,他们会怪我吗。”

  季清影怔住。

  她嘴唇翕动,好半天说不出话。

  “迟绿,我觉得——”

  话还没说完,迟绿又自自语道:“其实我真的挺怕的,怕到回来了都不敢去看他们,就担心他们会怪我,质问我,骂我没良心,为什么还不和他断干净,为什么还要和他们有来往。”

  季清影听着她的低喃声,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她作为旁观者都能感到的揪心,迟绿又何尝不是每天都处于煎熬中。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也不知道要让她如何去选择。

  迟绿站着的路口,只有两条道可选。

  每一条,她都不想选。一边是她的亲情,一边是她的爱情。没有人逼迫她做选择,可越是这样,她越难抉择。

  季清影伸手,摸了摸她脑袋:“觉得为难的话,就先不想。”

  “嗯。”迟绿咬着唇,侧眸望着窗外:“陪我去一趟墓园吧,临走前去看看他们。”

  “好。”

  两人去了墓园,从墓园离开后,迟绿变得安静。

  季清影也没打扰她,把她送到助理那边才离开。两人之间,很多东西都不要过多明。

  圆圆定了个酒店,方便两人睡到晚上再去机场。

  迟绿给博延发了个信息,便把手机调成了静音模式。她谁也不想搭理,只想一个人安安静静待一会。

  圆圆看她心情不好,自觉戴上耳机在客厅看剧,也不吵她。

  -

  晚上十一点。

  迟绿和圆圆出现在机场,她神色疲倦,比熬了两天夜还夸张。

  “迟绿姐,你去那边坐一会,我去办托运。”

  “不用。”迟绿淡淡说:“一起吧。”

  办理好托运,过了安检,两人进了贵宾室。

  和回来时不一样,迟绿这会一点都不想听见吵闹声音。

  “迟绿姐,我去给你买杯咖啡吧。”

  迟绿点头。

  看着圆圆出去后,迟绿才拿出自己一下午都没看的手机点开。一点开,她便看到了很多未读消息。

  有朋友的工作伙伴的,还有博延的。

  迟绿垂眸看着博延的微信头像,迟疑了许久,还是点了进去。

  博延给她发的消息不多,就那么两三条。问她吃饭没,让她检查好证件。

  迟绿翻了下,竟然没看到他问她到没到机场,一路平安的话。

  她想了想,这人可能是生气了。迟绿笑了下,无奈又觉得无力。

  她盯着两人聊天界面看了许久,思索着要不要回消息,回什么内容。她敲了半天又删除,正想不回了,手机突然震动。

  迟绿低头一看,是博延的消息。

  博延:想说什么?

  迟绿:没什么,点错了。

  博延:是吗。

  迟绿:嗯。

  消息发过去许久,迟绿也没得到回复。

  她刚想摁灭屏幕,鼻息间先闻到了熟悉味道,紧跟着男人低沉的声音落下。

  “我不信。”

  迟绿一怔,错愕抬头。

  两人视线交汇,博延穿着黑色长裤浅色衬衫站在她面前,身形颀长,惹人注目。

  他垂眼望着她,从她手中抽出手机,摁灭屏幕又还给她。

  “你——”

  “没想好就下次说。”博延顿了顿,淡声道:“我有时间等。”

  “不是。”迟绿猛地回过神来:“你怎么在这?”

  “你要出差?”

  博延侧眸看她,“不是。”

  迟绿愣怔几秒,忽然反应了过来。

  “你——”

  博延“嗯”了声,语气平静道:“送你。”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