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印 第12章 第十二章

小说:牙印 作者:时星草 更新时间:2020-10-18 04:27: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如果不是时机和地点都不对,徐铭泽真想唱一句歌。

  ——这个世界随时都要崩塌。

  而‘这个世界’或许还能改为‘我的世界’。他今天出门一定没看黄历,不然怎么会遇上这种事呢。

  对着两人视线,徐铭泽有些心虚。

  他轻眨了眨眼,喊了声:“博总,迟小姐。”

  迟绿用余光瞅了眼旁边男人的神色,弯了弯唇:“徐助。”

  徐铭泽精神一震,目光直直地看她。

  迟绿忍笑,为了不让氛围那么尴尬,低声道:“可以帮我泡杯咖啡吗?”

  徐铭泽眼睛一亮,连忙道:“当然可以。”

  他偷偷看了眼博延,小声问:“博总,您要吗。”

  “嗯。”博延没和他多计较,也知道迟绿在给徐铭泽台阶下。

  他顿了下,神色寡淡交代:“去楼下买,其中一杯把浓缩换成低因,牛奶换燕麦奶。”

  听到博延的话,徐铭泽和旁边的助理皆是一愣。

  博延爱喝的咖啡他们知道,不是这样的。那么这个附加的定制,自然是给迟绿的。

  说完,博延也没理会外面人的惊讶,转身往办公室走。

  迟绿笑了下,跟了进去。

  相对于其他人的愣怔,她倒是不觉得意外。她和博延之间有很多外人无法窥探了解的默契,即便分开多年,那些习惯默契也依然存在。

  -

  博延办公室比迟绿想象的要温暖。

  不是她预想的黑白灰三个色调,虽然这几个颜色占了大半位置,但因为一侧有一整面墙的书柜,书柜前有一张浅色沙发的缘故,整体显得柔和了许久。

  迟绿环视看了一圈,指了指:“你怎么会在办公室弄一面墙书柜?”

  博延稍顿,从抽屉里走出遥控递给她:“那边有幕布。”

  “啊?”

  迟绿愣怔片刻,这才认真观察。在书柜前方的顶端,有投影幕布缓缓降下,能让人随时随地看剧看电影。

  ……

  她仰头望着面前的幕布,有些东西突然从脑中翻了出来。

  迟绿大学时,博延正在江城那边工作,两人异地。

  基本上每个周末,迟绿都会去找他。那会博延忙,没太多的时间陪她逛街看电影,过正常情侣的小生活。

  迟绿也不生气,他在家忙的时候,她枕在博延腿上,捧着手机看电影刷剧,时不时还看他写的小说,也很快乐。

  那会博延很穷。博家父母为了锻炼他,直接把他卡全停了,每个月就领着工资过日子,房子也是租的,小小的出租屋,逼仄又陈旧。

  迟绿偶尔也会抱怨。

  她脾气上来时,一点都不讲理。能给博延定一百条罪。

  印象最深的是,她很少和博延去电影院看电影,看电影太费时间,他挤不出空。

  那天吵架是看到朋友圈同学发和男朋友一起看电影照片,她有些羡慕,让博延陪她。

  博延对她的要求从不拒绝,也答应了陪她出门。但因为临时遇到了事,两人电影泡汤,迟绿伤心又难过,控制不住和他发了脾气。

  吵完架气消了,迟绿开始道歉。

  在这种小事上,博延很少和她生气,也不太会去计较。他对迟绿向来都是能宠则宠,不能宠讲道理让她消气。

  那次的架吵完,在下一次迟绿去找他的时候,他的小房间变了。

  原本只有基本生活物品的小房间,多了投影幕布和小书柜,还有一张只能坐下两个人的小沙发。

  小沙发旁还有一盏她之前加入购物车的落地灯,精致又漂亮。

  迟绿怔怔地看着,不明所以望着旁边的男人,“你怎么——”

  博延垂下桃花眼看她,眸子里倒映出她傻愣愣的样子。

  “不喜欢?”

  “不是。”迟绿瞪大眼看他:“你这花了多少钱啊!你的卡不是都停了吗?”

  其实博延卡停了后,还是有自己的金库,存款还不少。但他不用,他说下底层历练,便全部都像一个刚毕业的学生一样,没钱没存款,每个月拿着工资抠抠搜搜的过日子。

  博延挑眉:“嗯?”

  他笑,捏了捏她脸问:“这么看不起我?”

  迟绿:“你怎么突然买这些?”

  博延“嗯”了声,语调懒散:“不买的话,怕有人又跟我闹脾气。”

  他拉着迟绿到小沙发坐下,支着下巴道:“我没时间陪你经常去电影院,但可以在家陪你。”

  他侧眸望着她,“只不过博老师可能会有事忙,只能在旁边陪你一起这样看行吗?”

  迟绿闷闷地“嗯”了声,往他身上爬:“行。”

  博延笑,把人抱怀里:“又不开心了?”

  “没有。”迟绿埋头在他脖颈处,闷闷道:“我就是觉得,现在的博老师太憋屈了,我心疼。”

  博延哭笑不得,揉了揉她头发,语带笑意说:“觉得博老师可怜?”

  “嗯。”

  博延安静了几秒,提醒迟绿:“其实也有办法让博老师不那么可怜。”

  迟绿“啊”了声,从他脖颈处抬起头:“是什么?”

  她瞳眸潋滟,像是蕴了水光。

  博延勾了勾唇角,垂下眼看着她水润润的唇,暗示意味十足。

  迟绿气急败坏,拍了他一巴掌:“我和你说认真的。”

  博延轻笑了声,抓着她的手放在脖子上,低头吻了上去,含糊不清道:“博老师也是认真的。”

  他的吻落在她唇角,脸颊,调笑意味强烈:“别人没有博老师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

  后来,博延不再体验人生,多了时间和精力陪她。

  两人走过很多电影院,也看过很多。但迟绿对那个小出租屋的感情,却依旧浓烈。

  有时提到未来,迟绿也不要求别的,就希望家里有小电影院。除了家,她还霸道要求博延的办公室也要有,这样她去陪他上班,也不会觉得无聊。

  迟绿一直知道,博延是个说到能做到的人。无论什么事,他只要承诺过,便一定会坚守。

  他对迟绿的爱是热烈的,是横跨漫长岁月,也依旧长存的。

  -

  耳边突然有了陌生声音,把迟绿从回忆中拉出。

  她抿了抿唇,眼睫轻颤地望着面前这一切:“什么时候弄的?”

  博延抬了抬眼看她:“搬来之前。”

  从决定这间做办公室,博延便和设计交涉过。这办公室的大部分细节,是他监督完成的。

  迟绿“嗯”了声,顺势到后面椅子坐下。

  “那我在这看电影不会打扰到你吗?”

  博延瞥了她眼,语气平静:“不会。”

  “……哦。”

  莫名其妙地,又冷场了。

  博延把遥控递给她,低声道:“想看就看,不想看休息会,我还有点事要忙。”

  他顿了下:“估计要到十点。”

  迟绿听出了他的话外之音,她应了声,避开他灼热的目光:“我看看电影吧。”

  听到她的答案,博延很轻地笑了下:“好。”

  他回到办公桌那边,开始工作。

  迟绿看了他两眼,收回目光还真认真找电影看了。

  博延办公室安的这个玩意,不是普通的投影幕布,是和电影院一样的私人影院,没有任何区别。

  迟绿看了会,选了一部刚上映几天的国外电影。

  她刚点开没一会,徐铭泽便回来了。

  徐铭泽为了不丢掉饭碗,除了给两人买咖啡之外,还特别贴心地买了两份甜品。

  “迟小姐。”

  他一进办公室,便看到了不远处开起的小电影屏幕。

  徐铭泽扬了扬眉,瞅了眼心思深沉的老板一眼。

  这小电影院他知道。但他没问过,他知道博延之前是编剧,自然而然的认为这是他的爱好。可现在看,徐铭泽发现自己想错了。

  从他做博延助理到现在,基本没看博延开这玩意,唯一不小心看到的两次,他也不是在看电影,而是在看秀。

  一想到这,徐铭泽恍然大悟。

  他猛地眨了眨眼,忽然发现了老板的大秘密。

  “徐助。”

  博延看着直愣愣望着自己的人,皱了皱眉:“你可以出去了。”

  徐铭泽:“……”

  他猛地回神,点点头:“博总迟小姐慢用。”临走前,他看着迟绿笑盈盈道:“迟小姐还需要什么随时叫我。”

  迟绿还没回答,博延冷淡的声音再次响起:“你很闲?”

  徐铭泽一个机灵,快速道:“不不不,博总你们忙。”

  “……”

  迟绿看他跑走的背影,无声弯了弯唇:“博延。”

  博延抬了抬眼皮看她。

  迟绿忍笑,心情放松了很多:“你怎么对你助理这么凶?”

  博延:“……”

  “我很凶?”

  迟绿点点头:“你自己没觉得?”

  博延顿了顿,直勾勾看她:“是吗,我觉得还好。”

  迟绿噎了噎,小声说:“徐助理挺可爱的,你可以对他温柔一点。”

  博延握着笔的手一顿,在‘延’字上划出了长长的一条。

  他哂了声,点点头道:“可以。”

  他当然能对徐助温柔点。

  回到办公桌的徐铭泽,刚觉得自己逃过一劫,便看到了老板消息。

  博延面无表情地把部分邮件转给他,并附:明天上班前把这些资料汇总交给我。

  徐铭泽:?

  博延:有问题?

  透着电脑屏幕,徐铭泽感受到了死亡威胁:没有的博总,我保证完成任务。

  消息发送出去,徐铭泽深深地叹了口气。

  “徐助,又怎么了?”

  徐铭泽冷冷看了眼同事:“没事。”

  他摆摆手:“不用管我,让我自生自灭一会。”

  同事:“那你去吧。”

  徐铭泽:“……”

  -

  办公室安静了下来,除了博延时不时敲键盘的声音外,便只剩电影声调。

  没再听到窸窸窣窣的动静,博延抬起了眼。他拿着手里的笔转了两圈,起身走近。

  迟绿睡着了。

  她侧躺在沙发上,身体蜷缩在一起,睡得并不放松。

  博延盯着她睡颜看了须臾,拿过一侧的薄毯给她盖上。手机端sm..

  他在旁边盯着她看了许久,伸手想抚平她紧锁的眉毛。

  手刚伸出去,迟绿翻了个身。博延身子一僵,手悬在空中。

  好一会,注意到迟绿没醒后,博延才又靠近了一点点。

  他注视着她的睡颜,手指滑过她脸颊,没多停留。

  大约过了半分钟,迟绿额间有了温热触感。

  仅一瞬,感觉消失。再之后是特意放轻的脚步声。

  迟绿眼睫轻颤,垂落的手不自然扬起,指腹轻轻碰了碰还留有余温的额间,又欲盖弥彰地放下。

  在博延看不见的地方,她把自己藏于薄毯下,轻咬了咬指尖。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