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印 第11章 第十一章

小说:牙印 作者:时星草 更新时间:2020-10-18 04:27: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上车后,迟绿自觉把安全带系上。

  她偏头看了眼旁边的男人,脸上的笑在电梯里便收敛了不少。

  注意到她目光,博延睇了她一眼,面无表情问:“想说什么?”

  迟绿沉默了会,看着午后刺眼的阳光:“你公司真没事?”

  博延:“……”

  “嗯。”他发动引擎,眉眼专注地看着前方,淡声道:“公司不止我一个人。”

  迟绿笑了下,没再问下去。博延回来是为了谁,她清楚,博延也知道她清楚。

  安静了会,迟绿的手机铃声响起,是圆圆电话。

  “迟绿姐。”那边传来圆圆轻快的声音。

  迟绿“嗯”了声,垂着眼看着大腿上放着的包,“怎么了?”

  圆圆这会正在看票,有点儿纠结:“我们买哪天机票啊?”

  迟绿想了想:“周一的吧。”

  明天是周五,她想多在国内待一天。

  “会不会有点赶?”圆圆忧心道:“周一晚上的话,下飞机后你没休息时间了。”

  “不用。”迟绿淡淡说:“在飞机上睡就行。”

  闻,圆圆也不好再劝。

  “好,那我买周一晚上的,我上午回北城找你。”

  “嗯。”

  几分钟后,迟绿收到了航班信息短信。

  她看了眼时间,刚想摁灭屏幕,一侧传来男人声音:“哪个航班?”

  迟绿一怔,没犹豫地说了航班号。

  博延点点头,“知道了。”

  迟绿“嗯”了声,也没问你是不是想送我。她和博延有很多东西很多事,都有着他们不用语表达的心照不宣。

  想着,迟绿有些高兴又有点难过。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再次心无芥蒂的回到从前。

  察觉到旁边人的安静,博延扫了她眼,没出声打扰。

  迟绿和几年前相比,变了不少,但又好像没变。有时候的一些小表情和以往一模一样,但又不同。

  她是有收敛的,和以往的无理取闹差别很大。要换作从前,她绝不可能这么规规矩矩地坐在副驾驶。

  前方红灯,博延轻踩下刹车。

  窗外的阳光透着车窗照进来,给人一种说不出的闷热感。

  “晚点有没有想去的地方?”

  旁边的人突然出声,把走神的迟绿拉了回来。

  她眨了眨眼,错愕看着博延:“你不回公司了?”

  博延没应话。

  迟绿莞尔,解释说:“我不知道会谈多久,你要在那边等我?”

  博延给了她一个眼神。

  迟绿心虚地摸了下鼻尖,低头笑笑:“结束了再说。”

  “嗯。”

  -

  见面的地方是咖啡厅,迟绿到的时候,对方已经在等着了。

  看到迟绿身影,林静仪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她刚想说话,又注意到了博延。

  林静仪神色诧异望着两人,还没来得及出声,迟绿先喊了声:“抱歉,我来晚了。”

  林静仪摇摇头,指了指说:“是我早到了,坐吧。”

  她多看了眼博延,迟疑道:“这位是——”

  博延没吭声。

  迟绿抿唇:“博延。”

  林静仪:“……”

  她当然认识博延,她刚刚想问的是这两位是什么关系。不过看迟绿不想提,她也就不再好奇。

  “博总,好久不见。”

  博延颔首。

  迟绿愣住,眼神在两人身上打转:“你们认识?”

  林静仪点头,刚想说之前在一个秀场上遇见过,博延便打断了。

  他应了声,神色寡淡道:“一面之缘。”

  迟绿:“这样。”

  博延看她:“结束了给我电话。”

  “……”迟绿无半晌,启唇道:“好。”

  看着博延走出咖啡厅,迟绿才收回目光。一转头,她便对上了林静仪含笑的眸子。

  迟绿清了清嗓,熟稔道:“林姐,我们也好久没见了。”

  她之前和林静仪见过,在国外的时装秀上。那会迟绿在模特圈还没名字,林静仪却是国内模特圈知名的经纪人。

  当时迟绿遇到了突发状况,林静仪顺手帮了她一把。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迟绿才会选择来跟她见面。

  林静仪笑了笑,上下打量着她:“比两年前自信多了。”

  迟绿眨眼:“谢谢林姐,当年你如果没帮我,我现在也不会站在这。”

  林静仪比迟绿大十岁,见过的接触过的人都比迟绿多。她眼睛毒,在看人这件事上从没走眼。

  当年帮迟绿,一个是看到了她的韧性和倔强,另一个自然也是发现了她的潜力。林静仪当时没别的想法,就算是她看走眼,迟绿发展不好,她也没什么损失,就当做了件好事。

  在他们这个圈子里,多帮个人总比多得罪一个人好。

  “举手之劳。”林静仪朝她眨眨眼,开玩笑说:“再说我早算到有今天,那会也是为了未来做准备。”

  迟绿哭笑不得:“您那会就能算到我会回国发展?”

  林静仪挑眉:“是啊。”

  迟绿笑着摇头,没把她这话放在心上。无论林静仪说的是真是假,对当时的迟绿来说,她就是给她雪中送炭的人。

  两人扯了会旧事,自然而然地提到了今天的重点。

  在最开始回国前,迟绿有念头回国发展,但这个念头并不坚定。到见到博延后,这个欲|念愈发强烈,她想即便是回国后会丢失很多东西,她也还是会义无反顾地选择回来。

  两人聊了许久,林静仪看她:“真就这么决定了?”

  “嗯。”迟绿抿了口咖啡,“总要回来的。”

  林静仪盯着她看了会,笑着问:“闻总那边没挽留?”

  迟绿:“……”

  她瞥了她一眼,故意问:“挽留了,那要不我还是留在原来公司?”

  林静仪被她的话噎住,连忙道:“那不行,我要签下你。”

  闻,迟绿弯了弯唇角:“谢谢林姐这么看得起我。”

  林静仪睇她眼,突然问:“能不能探探隐私?”

  迟绿无奈:“问博延?”

  林静仪点头,肯定说:“你回国是为了他吧。”

  迟绿没否认,淡声道:“一半一半。”

  至于另一半,是为了自己。她自私,即便是发生了那样的事,她还是想和博延在一起,有属于他们的未来。

  -

  谈完后,林静仪送她出去。

  刚出了咖啡厅大门,迟绿便看到博延从另一边赶了过来。

  林静仪顺着她目光看了眼,低声道:“博总很喜欢你。”

  “啊?”

  迟绿错愕看她:“怎么突然这么说?”

  林静仪笑笑,突然想到了那年在时装秀上见到的博延。当时她还觉得奇怪,为什么博延会出现在那里,现在看一切都是有迹可循的。

  “没什么。”

  林静仪暗示道:“答案要去自己找。”

  迟绿:“……?”

  她狐疑看着林静仪,总觉得有点怪怪的。

  林静仪忽视她的目光,喊了声:“博总。”

  博延走近,从她手里把迟绿接了过去:“嗯。”

  他垂眸看着,淡淡道:“多谢。”

  林静仪扬扬眉:“客气。”她看迟绿:“先走了,有其他事电话联系。”

  “好。”

  回到车里,迟绿看到了后座的电脑和文件。

  她怔了下,有些意外。

  博延给她关上车门,这才绕到驾驶座上车。

  一上车,他便注意到了迟绿的眼神。

  “看什么?”推荐阅读sm..s..

  “你是不是很忙?”迟绿直勾勾望着他:“刚刚在忙?”

  博延瞥了眼没来得及收拾的资料,没再否认。

  “临时有点突发事件。”

  迟绿“哦”了声,看了眼时间:“你之前是不是问我结束后想去哪?”

  “嗯。”

  博延驱车上路,抬眸直视前方:“有想去的地方?”

  “有的。”

  迟绿有些紧张的抿了抿唇:“博汇的办公大楼,是不是换过?”

  博延眉心一跳,意外看她。

  对上他的眼,迟绿偏头去看窗外,“那么惊讶吗?我也是看新闻的好不好。”

  博延:“不是。”

  他只是意外迟绿会提公司。

  迟绿“嗯”了声,扯了扯扣的有些紧的安全带,轻声道:“那去你公司看看吧。”

  她抬眼,目光平静地和博延对视:“我还挺好奇的。”

  博延没立刻答应。

  车内安静了许久,才响起他低沉的声音:“不用勉强自己。”

  至于为什么勉强,两人内心都清楚。

  迟绿睇他眼,撑着手腕靠在车窗玻璃上,漫不经心道:“不勉强,我真挺好奇的。”

  她停顿了下,故意说:“如果你觉得为难,那就算了。”

  “……”

  博延知道她在激自己,可就算是知道,他也舍不得让她有自己不愿意带她去的感觉。

  无论是去哪,只要迟绿想,博延都愿意陪她。

  -

  博汇现在的总部处于市中心区域,一整栋大楼都是他们家的。连大楼名字,也写的博汇地产。

  博汇早年间是做地产的,近些年才开始发展其他行业。特别是在博延接手后,他主打开发了电子产品,信息科技等,甚至连和博汇扯不上半点关系的时尚方面,博汇也略有涉及。

  迟绿看着越来越靠近的博汇大楼,想到了之前看过的新闻。

  博延刚宣布退出编剧圈时,上过好几次热搜。

  很多人觉得遗憾看不到更多好故事了,但更多的是调侃博延。说他要回家继承家产等等。

  唯一一次不是因编剧身份上热搜的,是因为博汇总部搬家。

  在博延接手后的第一个月,博汇搬离了从成立之初便办公的地址。

  这是很多人没想到也没想过的。

  据说有大师曾公开表明,博汇之所以发展好,是因最初的创业地址选得好,那个位置风水佳,在那里办公会让博汇永远上升。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博汇办公地址一直没变。甚至于还把周边全发展了起来,变得越来越好。

  但博延一接手就开始换地址,当时是引起过股东不满的。

  可博延力排众己,强硬且强势地换了办公总部。

  刚换时,很多人预测博汇要完,各方面业绩,发展之路不可能再像之前一样顺畅。但几个月后,他们被打脸了。

  博汇不仅没后退,反而在卯着劲往前冲。口碑越来越好,业绩更是完全吊打往年记录。

  ……

  车子停下。

  迟绿转头看了眼,到停车场了。

  她跟着博延下车,抓着他手臂往电梯那边走。越靠近电梯,她心跳突然加快。

  博延感受着她的紧张,停下脚步。

  “怎么不走了?”

  迟绿仰头看他。

  博延目光沉沉地望着她,“你确定要去?”

  迟绿:“现在问是不是晚了点。”

  她微微笑,望着他问:“他们在公司吗?”

  博延怔怔道:“不在。”

  “哦。”迟绿点头:“那走吧。”

  她不在意说:“既然都不在,我为什么不去?”

  博延看她往前挪动的身躯,闭了闭眼跟了上去,“你别后悔。”

  闻,迟绿笑:“我后悔什么。”

  她尽量让自己放松下来,睇他眼问:“该不会是你在办公室藏了美女秘书,不想让我见到吧?”

  博延:“……”

  公司忙,徐铭泽这个小助理更忙。

  他和其他助理稍稍有些不同,他负责的项目多,博延如果有事,那些不那么重要的文件,他有权代理。

  一整个下午,他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

  又解决完一件大事,徐铭泽靠在椅背上闭眼喝水,感慨说:“唉,助理不好做啊。特别是做博总助理。”

  哪有人丢下一大堆事跑了的。

  旁边的林助笑:“你也不怕博总听到。”

  徐铭泽:“怕什么,博总今天不会再回来。”

  林助挑眉,“你这么确定?”

  徐铭泽点点头,自信道:“当然。”

  他瞅着一侧林助理,总觉得自己一个人憋得有些难受,想找个人瞎扯几句。

  他想了想,突然说:“我记得你说过你喜欢迟绿是不是?”

  有次聚餐还是什么时候,这个助理说过。

  林助点头:“对啊,迟绿是我女神。徐助理你还记得呢?”

  徐铭泽:“当然。”

  他默了默,突然说:“不过呢,我觉得你该换女神了。”

  “为什么?”

  徐铭泽“啧”了声,悠悠道:“因为博总正在你女神面前刷好感,这也是为什么他今天不会再回来的原因。”

  话音一落,耳畔传来同事的惊悚声。

  “博……博总。”

  徐铭泽眼皮猛地一跳,一抬眼就看到了不远处的博延和迟绿。

  两人正垂眼望着他,神色莫测。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