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印 第9章 第九章

小说:牙印 作者:时星草 更新时间:2020-10-18 04:27: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迟绿被她话击中,瞬间清醒。

  她不可置信望着她,咬牙道:“季清影,你谈恋爱后学坏了啊。”

  季清影靠在门口笑,并不承认:“我哪有。”

  她对迟绿眨了眨眼,笑着说:“我指的是桌上的早餐,你没吃?”

  迟绿:“……”

  她一点都不信她没点别的暗示意思。

  季清影看她这样,唇角往上牵了牵,“行行行,带你去吃饭。”

  迟绿睇她眼,跟着笑了起来:“走,你请客。”

  “没问题。”

  -

  大中午时间,迟绿想吃火锅,被季清影拒绝了。

  “晚上再吃火锅。”

  迟绿免为其难点点头,张望着:“那吃椰子□□,好久没吃了。”

  以前大学时候,她和季清影还有另一好友陈新语,常吃的就那么几家,火锅椰子鸡烤鱼,三个人口味相近,在吃的上从不会有任何异议。

  想到这,迟绿转头看她:“新语什么时候回来?”

  季清影和她一起上楼,浅声道:“估计还要半个月。”

  陈新语在设计公司上班,前段时间拿到了培训名额进修去了。

  迟绿点点头,“那我们碰不上了。”

  季清影拉椅子的手一顿,诧异看她:“还走?”

  “……”

  迟绿知道她在担心什么。她弯唇笑笑,看着玻璃外来来往往的行人,浅声道:“还会回来的。”

  季清影“嗯”了声,抬眸和她对视:“这一次又打算悄悄走?”

  闻,迟绿认输:“我错了,别翻旧账。”

  她笑盈盈道:“临走前让你送可以吧。”

  季清影:“我不和博老师抢工作。”

  “……哦。”

  点好菜,季清影敛眸看她:“你和博老师……有什么打算?”

  迟绿一怔,苦涩笑笑:“再说吧。”

  看她这样,季清影也不好多问。

  每个人都有过去。季清影清楚的知道横亘在迟绿和博延之间的,不是轻而易举能跨过去的障碍。

  她沉默了会,轻声道:“不知道答案的话,就先交给时间。”

  迟绿弯唇一笑:“我知道。”

  时间会是最好的解决方式。

  迟绿遇到的那些事,如果她不自己说服自己去释怀,没有人能劝得动。

  吃过东西,两人在商场里逛了一圈。

  莫名其妙地,迟绿走到了电影院门口。

  季清影瞥了眼不远的宣传海报,笑了笑说:“有博老师编剧的一部电影还在播,要不要进去看看?”

  迟绿:“要。”

  两人买票进了电影院。

  坐在椅子上,迟绿才把口罩和帽子摘下。

  季清影看她这样,感慨说:“做公众人物的感觉怎么样?”

  迟绿想了想,“除了偶尔会被拍之外,其他的都很好。”

  季清影忍笑:“我昨晚在微博上看见你了。”

  迟绿莞尔,自恋说:“没办法,人长得太美了总是引人关注。”

  季清影:“……”

  两人小声聊着,到电影开场后,季清影没再打扰迟绿。

  她之前和男朋友一起看过这部电影,今天再来纯粹是为了陪迟绿。她知道迟绿想来,也知道她为什么想来。

  季清影想,当年迟绿离开时她和陈新语,博延等人怨都很多,也骂过她没良心。但他们又都知道,她有不得已的苦衷。

  现在回来,她想尽可能地弥补那些她曾遗失的时光。

  博延的故事能力很强,他有缜密的逻辑思维,有丰富的文化底蕴。文字和故事,都是他与生俱来的。

  这一点,迟绿比任何人清楚。

  当年博延最开始写故事,一个是为了解压,另一个是迟绿喜欢看。

  博延有很多天马行空的故事,能每天给她说一个。迟绿想听什么的,他就编什么。

  只有她想不到,没有他写不出的。

  再后来,他被迟绿拾掇着写长篇故事。博延拒绝不了她,那会也正好在自己故事里找到了释放压力的方式,也就做了。

  第一篇故事是很短的一部悬疑片,二十万字。迟绿看得津津有味,拿着去投出版。

  最初没有任何出版社想要。但她不气馁,锲而不舍地一次次投递。

  最后有出版社看上了,但给的费用却很低,说是只有卖的好加印才会涨价。

  两人都不差钱,也就答应了。

  出版后,迟绿为了加印,专门注册了一个微博,用来抽奖送书。博延的第一本出版书,她买了上千本。

  后来那本书突然被很多知名读书博主推荐,从而爆红。也是这个原因,在迟绿出国后,博延任性做了近两年编剧。

  在国外,迟绿控制不住想他的时候,会买他的书,会看他写出来的电影故事。

  那些故事里,藏着他们似有似无的联系和寄托。

  -

  从电影院出来,季清影看她红红的眼睛,把墨镜递给她。

  “现在想去哪?”

  迟绿想了想,“书店。”

  季清影:“……”

  两人相视一笑,去了楼下书店。

  ……

  到傍晚,两人才从书店出来。

  季清影带迟绿去吃火锅,中途还特意问了声:“多叫两个人?”

  迟绿知道她想叫谁,不在意道:“随你。”

  没多久,博延和傅致便过来了。

  迟绿抬眸,望着身上还穿着西装的男人,不自觉地走了神。

  博延穿西装于她而,就是有种特殊魅力。

  注意到她目光,博延顿了下,垂眼望了过来。他脸上没什么特别表情,就很淡很淡,仿佛昨晚的那些都不复存在。

  迟绿怔了下想着,也确实是。从昨晚那两句话出来后,他们恢复到了博总和迟小姐的局面,又可能还多了点别的。

  “博老师。”

  季清影笑了笑:“穿西装来吃火锅啊。”

  博延拉开迟绿旁边的椅子坐下,淡淡道:“没来得及换。”

  他一坐下,迟绿便闻到了他身上很淡的烟味。

  迟绿眼睫一颤,拿过面前的杯子抿了口茶。

  季清影看着两人,和傅致对视眼,有些无奈。

  傅致出声:“先点菜。”

  四个人的餐桌,比季清影预想的还要安静。她原本以为把两个人凑一起能缓和下他们之间的关系,但没想还有点弄巧成拙。

  “待会吃完有没有想去的地方?”

  迟绿刚想说没有,但又觉得自己和博延回去肯定是自顾自忙。

  “有什么好玩的?”

  傅致瞥了眼对面的人,出声道:“有个朋友的酒吧还不错。”

  博延抬眸睇他眼,警告意思十足。

  傅致耸耸肩,直接忽视他目光。

  迟绿眼睛一亮,爽快道:“好啊,那就去酒吧吧。”

  季清影看博延黑沉沉的脸,闷笑声:“嗯。”

  四个人转战酒吧。

  季清影等人对这儿熟,也不担心有什么意外。

  迟绿跟着去楼上包厢坐了会,觉得无聊。她看了看和男朋友靠一起的好友,非常懂事道:“清影,我去楼下玩玩。”

  “好。”

  进酒吧没多久,博延便接了个电话出去了。

  迟绿也没特意去找他,径直下了楼。她往吧台那边走,顺便要了一杯调酒。

  迟绿盯着调酒师东西,无声笑了下。

  “小姐笑什么?”

  迟绿莞尔,指着说:“我也会这个。”

  调酒师讶异看她,在看到她这张有点熟悉的脸后,猜测道:“你是演员?”

  “……不是。”迟绿笑:“你们酒吧经常有演员来?”

  调酒师点头:“是的,我们酒吧私密性好,很多艺人都喜欢来这。”

  这个迟绿倒是不清楚。

  她笑笑,解释道:“我不是演员。”

  调酒师点头,和她搭话:“那怎么会学调酒?”

  怎么啊?

  迟绿慵懒一笑,是因为她觉得有意思。那会刚成年,对什么都有兴趣,什么也都想尝试。

  有次她和博盈去偷偷摸摸去酒吧,当时觉得给她们调酒的调酒师很酷。在博延过来逮她们,她还念念不忘,夸人家厉害。

  博延吃醋,送她到家门口时候,倾身吻了下来,吮着她的唇一遍一遍问:“谁比较厉害。”

  迟绿觉得幼稚。

  再后来博延突然就去学了调酒,迟绿知道时候很是无语。

  当时博延怎么说的。

  迟绿回忆着,他懒散地勾了下唇角,桃花眼弯了下,对她说:“谁让我们家小学生对什么都感兴趣,博老师不学担心她被乱七八糟的人骗走。”

  思及此,迟绿突然很想笑。

  那时候的她和博延,和现在完全不同。两人都是直接大胆的,想做什么做什么,没有任何顾忌。

  她正想着,旁边来了人。

  迟绿一怔,侧眸去看他。博延神色寡淡,和她对视了一眼,又漫不经心转开了。

  “博老师。”调酒师热情打招呼:“要喝点什么?”

  博延看了眼他手里调的酒,淡淡道:“和她一样。”

  调酒师一愣,诧异望着两人:“小姐是博老师朋友?”

  迟绿听着‘朋友’二字,笑了笑说:“得博老师承认才行。”

  博延扫了她眼,“不是。”

  调酒师:“……”

  迟绿脸上的笑一僵,看着推过来的玻璃杯抿了抿唇。她没再出声,刚想拿起酒杯,手腕便被男人压住。

  博延眸色沉沉看她,淡淡说:“这杯酒度数很高。”

  迟绿看他这样,气不打一处来。他们两人间到底谁对谁错其实说不清,但这会她就是想任性。

  “博老师家是不是住海边的?”

  博延眼也没抬,不紧不慢道:“我家住哪你应该很清楚。”

  迟绿噎住。

  她提着一口气,瞪大眼看他:“你——”

  博延从调酒师那重新拿了一杯酒,换了只手递给她:“尝尝这个。”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迟绿瞥了眼:“你把我当什么,你说喝这个就喝这个?”

  博延不出声,就这么目光沉沉地注视着她。

  迟绿被他看得不自在,用力想把自己手腕从他掌心睁开,但无奈力量悬殊。

  “博延!”

  她气鼓鼓喊了声。

  博延“嗯”了声,“听得见。”

  迟绿看他云淡风轻模样,真觉得自己输了。她怎么就不能端着点,怎么屡屡在他面前受挫。

  两人僵持着。

  博延看她紧抿着唇角模样,别开眼松了手:“喝吧。”

  迟绿一怔。

  调酒师连忙解释:“小姐,博老师不让你喝其实是因为这款酒后劲很足,一般不是常喝酒的女孩喝了会头疼一整天。”

  迟绿一愣,她有头疼毛病。以前博延带她看过很多医生,但都无法缓解。

  她顿了顿,“嗯”了声:“我就尝一下。”

  喝了一小口,迟绿也没逞强再喝。她看了眼博延递过来的那杯酒,端起喝了一小半。

  两人坐在把台上,安静地抿着酒,谁也不先说话。

  调酒师一会看看这个一会看看那个,觉得非常不对劲。

  他刚想说话,博延突然开口:“她是迟绿。”

  调酒师:“啊?”

  迟绿也转头看他,神色诧异。

  她皱了下眉,刚想说话,调酒师眼睛一亮,突然震惊道:“你就是那个姜总他们经常说的,甩了博老师的迟小姐?”

  迟绿:“……”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