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印 第6章 第六章

小说:牙印 作者:时星草 更新时间:2020-10-18 04:27: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品牌大秀向来备受关注,受邀参加的人很多,重量级的人也不少。

  傍晚时候,来现场看秀的人还有部分上了热搜,引来更多网友关注。

  化好妆后,迟绿看了眼微博。她收到了不少私信和评论,问她是不是回国了,要走今晚这场夏季的品牌秀。

  迟绿笑了下,挑了个评论回复:回国了,会参加。

  她走开场秀的消息对外还是消息封闭状态,但再晚点,消息便会传开,也不用过度瞒着。

  迟绿虽不怎么爱发微博,也不怎么和粉丝互动,但她实力和名气摆在那,喜欢和追逐她的人依旧很多。

  回完,迟绿点进热搜话题。

  她刷了一会,还刷到了一张博延的侧脸照片。看背景是在秀场,应该是有工作人员偷偷拍了发出去的。

  迟绿盯着看了片刻,点开大图。

  照片是随手拍的,有点儿糊,但即便是糊也挡不住博延那与生俱来的气场。他站在忙忙碌碌的人群中,身形挺括,下颔微敛,眉眼专注地在看东西。

  因为带了#博老师超话#的缘故,这条微博下有上千的评论。

  迟绿瞅了眼,全是小女孩们在下面哭。

  ——这就是不做编剧回家继承千亿家产的博老师吗!

  ——草惹!博老师怎么比前两天在发布会上看还要帅啊。

  ——呜呜呜我理想老公博钰。

  ——把博老师是妖孽打在公屏上。

  ——让我做做梦,博老师现在就是我老公。

  ……

  透过文字,迟绿大概都能想象出敲下这些可爱文字的女生时的神情。瞳仁里漾开笑,唇角上扬,是无法掩饰的喜悦。和几年前的她一样。

  那个时候,迟绿也经常这样对博延犯花痴。

  一想到过去,迟绿又有些说不清的情绪。

  她下意识想去找找真实存在的人,刚抬眼,她便撞进了男人的深邃的眸眼里。

  迟绿一怔,在博延准备挪开目光之前喊了句:“博总。”

  她展颜开笑,指了指不远处的保温杯:“可以帮我拿下杯子吗,我行动不便。”

  不远处的桌子上放着一白色保温杯,迟绿跳着过去也能拿到。但这会,她就是想让博延拿。

  博延扫了眼,起身走了过去。

  递给迟绿之前,他下意识拧开了瓶盖。

  博延蹙眉,刚想再把盖子盖回去,迟绿已经笑盈盈接了过去,浅笑问:“谢谢博总,你怎么知道我拧不开瓶盖?”

  博延:“……”

  她就是在明知故问。

  以前娇气时候,不仅连瓶盖不愿意拧,有时候连水都要博延喂到她嘴边。

  但很奇怪,迟绿只在博延面前作。在其他人面前,她又是个战斗士一样的人物,什么都会做,什么都能行。

  喝了两口水润嗓子,迟绿看了看手机时间,得寸进尺:“博总,我还想去洗手间。”

  博延:“……你助理呢。”

  “在忙。”迟绿脸不红心不跳的撒谎:“不好喊她。”

  两人僵持片刻,博延敛回目光,淡声道:“坐轮椅去。”

  “……不。”

  迟绿想也不想拒绝,指了指乱糟糟的后台:“轮椅不好过,这地上全是可能会用到的物品。”

  每次秀场的后台,乱得都跟狗窝一样。衣服鞋子等物品随意丢,没有人有时间来整理。

  博延沉默几秒,低头看她:“你想怎么去。”

  迟绿轻眨了下眼,小声说:“你扶我过去就行。”

  博延没再拒绝。

  看着两人姿势暧昧离开,孟巧的脸色难看了几分。

  她扯了扯唇,嘲讽道:“博汇的博总,也这么傻白甜?”

  徐清妍听着,冷嗤:“孟姐,我们现在还在人家地盘上,说话注意点。”

  孟巧抿了下唇,剜了她一眼:“迟绿都在哪学的本事。”

  徐清妍眼都没抬,和旁边的设计师说了两句,顺口道:“我就当你这话是夸迟绿了。”

  孟巧一哽,“你——”

  她刚要说话,闻昊从另一边过来。他环视看了一圈,低声问:“迟绿呢。”

  闻,孟巧冷哼:“闻总,迟绿和博总走了,去了哪我们也不清楚。”

  闻昊:“……”

  他“嗯”了声,淡淡道:“好好准备,马上上台了。”

  孟巧看他神色淡然,气不打一处来。她深呼吸了下,保持自己完美形象:“好,放心吧闻总。”

  闻昊应了声,又匆匆离开。

  孟巧一转头,便对上了徐清妍似笑非笑的目光。

  “孟姐,加油哦。”

  “……”

  _

  品牌大秀正式开始。

  音乐声响起时,有人穿着品牌最新款的秋季服装从里走了出来。

  迟绿是开场模特。

  她这两年在国外声名大噪,是出了名的国际名模。每一场秀,无论大还是小,她都走的很完美。

  博延虽是场地出租人,但很多事他不需要管,也不需要去盯着,江城这边有专门人处理。他留下,仅仅只有一个原因。

  迟绿走出来时,他坐在正对着的位置上,能清楚清晰的看到她的一举一动。

  每一个踩点,每一个细微的表情,甚至于连手臂摆动,他都看得一清二楚。

  在t台上的迟绿,一点都不娇气。她穿着高跟鞋,穿着新款秋装,走得有气场也有气势。一点都不像脚崴了的模样。

  徐铭泽是头一回近距离看迟绿走秀,他坐在博延旁边,看她走过他们这边,低声道:“迟小姐专业水平满分。”

  博延没搭腔,但他内心是认可的。迟绿就这样,只要她想做的,再难她也会百分百去完成。

  徐铭泽看博延认真模样,也不再说什么。

  到迟绿走完全程消失不见,博延才收回落在t台上的目光。

  手机一震,是他妹妹博盈发来的消息。

  博盈:哥??

  博延:?

  博盈:迟小绿回国了?你还在现场看她走秀??

  博延:有问题?

  博盈:…………你说呢,她回国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现在买机票飞回去还来得及吗?

  博延:来不及。

  博盈:……你们复合了?

  博延:?

  博盈:哦对不起说错了,我应该问,你们现在是和好了?

  博延看她消息半晌,没回复直接关了手机。

  而此刻博盈,正对着国内某场大秀的直播陷入了茫然。

  这两人谈恋爱瞒着她,和好也瞒着她。她还算不算是他们俩之间的最强助攻了!

  ……

  大秀完美落幕。

  最后全部模特重新走出来时,现场气氛到达了最高点。

  博延看着舞台上眼睛弯弯的人,眸子里有一闪而过的笑。

  很快地,他又掩饰了过去。

  -

  结束后,模特们换下了华丽的服装,卸下了面具一样的妆容。

  迟绿刚折腾完,圆圆便从另一边冒了出来。

  “迟绿姐。”她举着酸奶递给她:“喝点吧,待会低血糖了。”

  迟绿一笑,接过喝了几口。

  “谢了。”

  圆圆笑,凑在她旁边说:“闻总刚刚在找你。”

  迟绿挑眉:“找我做什么?”

  “他跟我说要带你去参加宴会,让你回酒店换套裙子。”

  迟绿:“……”

  她愣了愣,看了看自己的脚:“他是人吗?”

  圆圆:“?”

  迟绿指了指:“你去帮我拒绝吧,我脚没受伤可以陪他去,但现在我就不去了。”

  圆圆点头:“你要不给他打个电话说?”

  迟绿睇她眼,神色倦倦道:“不要。”

  圆圆:“……”

  决定不去宴会后,迟绿让圆圆推着轮椅把自己送出了外边。

  今天抵达秀场的媒体和观众也都离开了,秀场外变得冷清不少。手机端sm..

  这会刚初夏,晚风吹得很舒服。

  迟绿手机一震,是闻昊打来的电话。

  “你不去宴会?”

  “嗯。”迟绿抬头眺望着不远处的街道,轻声道:“闻总,我脚都受伤了您还这样压榨员工,是不是有点不应该。”

  闻昊一顿,低声道:“你可以坐轮椅来。”

  “……”迟绿一哽,无语道:“我不想明天上头条。”

  闻昊笑,提醒她说:“你现在已经在头条了。”

  “啊?”

  “怎么,对自己这么没信心?”闻昊语带笑意说:“国际名模迟绿回国大秀,完美落幕,还不值得上热搜?”

  当然,主要的重点是这场大秀是迟绿在成为国际名模后,第一次在自己的国家走的。

  算是她的初次。

  迟绿怔松片刻,笑了笑:“那先谢过闻总给我这样的机会。”

  说着,迟绿用余光看到了不远处走过来的人,快速道:“闻总,宴会玩得开心,我先回酒店休息了。”

  闻昊还想说点什么,迟绿已经利落地挂断了电话。

  “……”

  她收起手机,望着出现的人。

  “博老师。”

  博延一怔,知道她改变称呼的用意在哪。博总是迟绿对他生气的叫法,代表着陌生,可博老师不是。

  这个词对两人来说,有太多暧昧和禁忌的回忆了。

  最开始迟绿叫博延博老师,不是因为他做了编剧,也不是因为其他。而是实实在在的,他当过迟绿一段时间的家教老师。

  两人初次见面,迟绿穿着裙子,扎着高马尾从沙发上站起来,乖巧又稚气满满地喊他‘博老师’。

  后来他不当她老师了,迟绿的称呼依旧没改。

  再后来两人恋爱,她时常用‘老师’二字调侃他,让他规矩点,别越界。老师要有老师的样子,老师怎么能对学生有非分之想呢。

  ……

  思及此,博延看着她的视线变得灼热。

  两人对视片刻,她仰头看他:“我没地方去了,收留我一下?”

  博延稍顿,“不是要回酒店?”

  迟绿扬眉,哦这人听到了她刚刚的话。

  “是啊。”她说:“回酒店收拾东西,之前定了晚上的机票离开,酒店续住到晚上十二点。”

  她故意停顿了下:“但脚受伤了机票退了,我助理因为放假太高兴,忘记给我办酒店续住了。”

  说完后,博延没吱声。

  迟绿瞅着他,敛了敛眸道:“不过没事,博老师不愿意帮忙的话,我让——”

  “什么机票?”

  她话突然被打断。

  迟绿一愣,看着男人黑沉沉的脸眨了眨眼,立马反应过来:“没什么。”

  闻,博延定定看她。

  几秒后,他冷嗤:“我今晚回北城。”

  迟绿“啊”了声,有些意外。

  她抿了抿唇,小声道:“哦,那就——”

  博延冷冰冰打断她的话,面无表情说:“如果你不介意,可以一起。”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