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印 第5章 第五章

小说:牙印 作者:时星草 更新时间:2020-10-18 04:27: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回到车里,迟绿正在和季清影打电话。

  “没什么大事,就崴了下。”迟绿靠在一侧笑,“担心什么,又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听到这话,博延关门的手一顿。

  季清影无奈:“晚上还走秀吗?”

  “走啊。”迟绿不在意说:“只是崴脚,一点点痛我能坚持。”

  注意到博延目光,迟绿有点儿虚。她清了清嗓,和季清影长话短说:“我先挂了,这边还有点事。”

  “注意点,实在不行找博老师帮忙。”

  “……嗯。”

  挂了电话,博延把安全带扣紧,看向徐铭泽:“回秀场。”

  徐铭泽瞥了眼他放在副驾驶下面的纸袋,点了点头:“好的博总。”

  迟绿看着旁边空了的位置,忽然间有些难过。

  所以博延刚刚下车其实没什么大事,只是找了个借口换位置?

  如果是从前,迟绿绝不这样想,但现在她不确定了。

  两年多的时间,很多东西都变了。

  迟绿一路走神想着,什么时候车停下也没发现。

  “到了?”

  她回过神来,看向前面的男人。

  博延没搭腔,推开车门下去。

  迟绿一怔,正想拖着残废的脚跟着下车时,车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博延的手扶着车门,手指修长且白,格外引人注目。迟绿盯着看了几秒,抬头看他。

  两人目光交汇。

  迟绿被他看着,心跳有点儿快。她怔松着,刚想搭话,博延冷冰冰的声音从头顶落下。

  “下车。”

  迟绿:“……”

  本来博延不说话,她是打算规规矩矩下车的。但这会,她又不想了。

  迟绿直视他,指了指自己还肿着的脚,一板一眼说:“博老师,我脚还在痛。”

  博延眼神一冷,迟绿也不怕他。

  她眼睛弯了弯,唇角往上一牵,笑盈盈道:“博老师好人做到底,把我带进去吧。”

  博延盯着她看了几秒,在迟绿以为他要拒绝时,他忽地一笑,“可以。”

  迟绿一怔,有些意外。

  她顿了顿,低声道:“那——”

  话还没说完,另一边传来徐铭泽的声音:“博总,轮椅拿来了。”

  博延“嗯”了声,侧了侧身:“放着。”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迟绿:“……”

  她看着徐铭泽手里推着的黑色轮椅,用无声抗议。

  可惜的是,博延根本没在意她愿意还是不愿意。他弯下腰,在迟绿没反应过来之前,就把她放在了轮椅上。

  “把人送进去。”博延站在一侧,语气淡漠。

  徐铭泽哽了下,默默点头:“迟小姐,走吧。”

  看着两人离开,博延在原地站了会,抽了根烟。

  他其实很少抽烟,也没烟瘾。年轻时候会抽,但迟绿不太喜欢,他也就戒了。

  一想到那没良心的,博延自嘲笑了下。

  -

  回到秀场,迟绿脸色不太好。

  圆圆拿着东西从另一边跑来,气喘吁吁道:“迟绿姐,你总算回来了。”

  刚刚他们去医院那会,圆圆追出去时只看到了车尾气。

  迟绿“嗯”了声,看她一脸紧张模样,“怎么跑这么快,我又不会跑。”

  圆圆:“……你刚刚就跑了。”

  迟绿噎住。

  圆圆蹲下,掀开她裤脚看了看:“医生怎么说啊?”

  “没大事。”迟绿抬头看着不远处来回踩点的同行,淡淡道:“轻微的扭伤。”

  圆圆拧眉,瞅了她眼:“闻总让我问你,晚上的秀要不要——”

  “不要。”没等圆圆说完,迟绿便打断了。她知道圆圆要说什么。

  迟绿安静几秒,脚不由自主地跟着音乐节拍动了起来:“我会走完,不会出现任何问题,我保证。”

  圆圆叹气:“闻总也是担心你的脚。”

  闻,迟绿笑了笑,桃花眼璀璨勾人。

  “我知道。”她撑着下巴眺望着t台,淡淡说:“我有分寸。”

  看她这样,圆圆也不打算劝了。

  她看了下迟绿脚上穿的鞋,是刚刚崴脚后工作人员找的一双拖鞋,不是新的,且样式有点儿丑。

  迟绿爱美,如果不是迫不得已,这会早换上漂亮高跟鞋了。

  圆圆正想着,迟绿抬头看她:“对了,去给我买双鞋。”

  圆圆:“我正想说。”

  迟绿笑了下,指着说:“我忍这拖鞋小半天了,你买双舒服漂亮的过来。”

  “好。”

  把圆圆打发走,迟绿和过来打招呼的同行聊了两句。

  徐清妍接过助理的水抿了抿,围着她转了两圈,笑着问:“你是不是今天出门没看黄历,这也能摔跤。”

  她顿了下,继续问:“感觉怎么样?”

  迟绿失笑,开玩笑说:“没断。”

  徐清妍:“……”

  她无睇她眼,“还走吗?”

  迟绿点头:“当然。”

  徐清妍莞尔,抬了抬下巴指着不远处往这边看的女人,笑着说:“那孟巧要失望咯。”

  迟绿哭笑不得,剜她眼:“你是在挑拨离间吗?”

  徐清妍给她翻了个白眼。

  迟绿笑,但也知道她说的是事实。

  她和徐清妍还有孟巧,是一家公司的签约模特。迟绿和徐清妍晚于孟巧进公司,两人没签约时,孟巧是公司力推也力捧的模特,当过好几个秀场的开闭场模特。

  但在迟绿和徐清妍签约不久后,这些资源大多落在了两人身上。这次也一样,迟绿是这个秀场定下的开场模特,徐清妍是闭场模特。

  如果迟绿不走,这个开场的机会,不意外地会落在孟巧身上。

  两人闲扯两句,并不怎么把这事放在心上。

  徐清妍没多陪她闲聊,知道她没大碍后又回到了t台上排练。

  没多久,圆圆便提着袋子回来了。

  “迟绿姐,给你买的这双,你看看喜不喜欢。”

  迟绿侧头,正想调侃说‘圆圆买的我都喜欢’时,先注意到了纸袋上的品牌logo。

  她愣怔几秒,抿了下唇:“怎么买这个牌子的鞋?”

  圆圆一愣,垂下飘忽的眼神道:“你不喜欢吗?不喜欢的话我再去换一双。”

  “不用。”迟绿顿了下,笑着说:“这是我以前最爱的一个品牌,好久没穿他们家的鞋了,附近就有专柜吗?”

  圆圆含糊不清应着:“嗯呢。”

  迟绿心思都在鞋上,也没注意她的不对劲。她伸出手,笑了笑说:“给我吧。”

  圆圆买的是一双浅白色的平底拖鞋,款式简单但又不失精致,是很多人喜欢的一款设计。实物漂亮,舒适度极佳。迟绿以前有过一双一模一样的。

  换上新鞋,迟绿觉得自己心情都好了不少。

  她环视看了一圈,想了想问:“你看到博总了吗?”

  “啊?”圆圆一惊,瞪大眼摆手,慌乱道:“没有没有,我怎么会看到博总呢。”

  迟绿:“......”

  她皱眉,不明所以看她:“我随口问的,你那么紧张做什么?”

  圆圆眨了眨眼,心虚道:“博总气场太强,我怕。”

  “......”

  迟绿沉默了会,自自语说:“这倒是。”

  男人现在的气场,让她都有些不敢惹了。

  安静了片刻,迟绿看向圆圆:“对了,把晚上的机票退了吧。”

  圆圆瞪大眼,惊讶道:“不回去了?”

  “……最近的工作也不是很要紧,我想在国内多待几天。”她笑了笑,望着圆圆说:“晚点结束了给你放假,你也回家看看。”

  “那谁照顾你?”

  迟绿挑眉,余光瞥到了再次出现的男人,神神秘秘道:“有人照顾。”

  圆圆:“……”

  -

  品牌大秀,参加的人不少。

  除了同个圈子的,还有不少富家太太千金也都到了,受邀参加的明星也不少。

  迟绿在所有模特到齐时候,上台和大家排练了两次。

  她要做的事,谁都劝不住。

  排练结束,模特们开始化妆换秀场服装。

  后台忙碌且慌乱,各种声音充斥在耳边。

  迟绿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在老师化妆时候还能闭眼休息几分钟。

  “迟绿。”

  耳畔传来声音,迟绿眼睫颤了颤,缓缓睁开。她侧目看向来人,抬了抬眉梢:“有事?”

  孟巧看她云淡风轻模样,淡淡道:“你确定要上台?”

  迟绿:“你说呢。”

  孟巧哽了下,冷冷道:“你别中途出什么岔子。”

  闻,迟绿无声勾了下唇,眸子里全是冷漠,“这个不劳烦费心。”

  孟巧冷哼,气呼呼道:“最好是。”

  迟绿无,看旁边僵住的化妆师,粲然一笑问:“继续吧。”

  “不生气?”化妆师和她是老搭档了,稍稍了解一丁点内情。

  迟绿“嗯”了声,“我从不把时间浪费在不相干的人身上。”

  后台依旧忙碌。

  博延单手插兜站在角落,听着陈思云和徐铭泽汇报的秀场情况,冷冷淡淡答应着。

  “安全第一。”他侧目看向陈思云:“那位工作人员在哪?”

  陈思云一顿,低声道:“在外面等着。”

  她深呼吸了一下,低声道:“博总,人已经知道自己错了,您看能不能网开一面。”

  博延收回落在迟绿那边的目光,淡淡说:“做事不够严谨,想让我怎么网开一面?”

  他冷嗤道:“模特的脚多重要,陈经理不清楚?”

  陈思云:“……”

  她抿了下唇,轻声道:“抱歉,是我的问题。”

  “确实是。”博延扫了一圈后台,冷漠无情道:“今晚工作结束,陈经理记得交一份检讨。”

  徐铭泽在旁边听着,都有些于心不忍。

  他心想,如果今天受伤的不是迟绿,博延应该不至于惩罚的这么狠。

  他抬眸看了看迟绿那边,暗戳戳摇头想着——终归是红颜祸水呐。

  迟绿打了个喷嚏。

  圆圆一脸紧张问:“迟绿姐,你该不会感冒了吧?”

  “……没有。”迟绿揉了揉鼻子,精神满满道:“可能是有人在骂我。”

  圆圆:“……哦。”read3;